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诤无遮拦
诤无遮拦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004
  • 关注人气: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高希希:甜蜜蜜的三国梦

(2010-05-27 10:46:59)
标签:

高希希

三国演义

甜蜜蜜

娱乐

高希希:甜蜜蜜的三国梦

 

 

“臣受命之日”

 

 

2007年11月,筹备两年多的新版《三国演义》又出岔子了。

 

 

先是从立项时便参与筹备剧的总导演陈家林上半年突然以身体原因请辞,并举荐曾执导过《秦始皇》等剧的阎建钢接任总导演。而接替总导演的阎建钢这时也宣布退出剧组,同时,他还撤出了自己公司对新版《三国演义》的投资。阎表示,退出原因是“和个别投资方难以在操作层面达成一致”。 

 

 

“这时候,陈建斌把本子抵到了高导的手里,说你看看吧。他想在里面演曹操啊,都快想疯了”,高希希的太太白玉,对笔者一声长叹。从《结婚十年》到《光荣岁月》,陈建斌和高希希已经是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况且论中戏的缘分,高太太和陈建斌还算“同年”:1990年,白玉前脚考进导演系,“来自乌鲁木齐的陈建斌就进了中戏学表演了”。

 

 

本子交到高希希手上那晚,他几乎兴奋没睡觉。“一本《三国》就在他肚子里,我说看吧,不是你的别争,是你的,总归跑不了。”白玉回忆说。而高希希跟《三国演义》那“做下的病”则要推到他的童年。白玉说由于高希希父亲在文革时“成分不好”,他的童年几乎是在母亲和奶奶地拉扯下长大的,“当时他妈妈准备改嫁,拉着高希希去看他爸爸最后一眼,妈妈说爸爸要去远方了,你只能看,不能喊,否则爸爸就会挨打……可是他隔着好远看到了父亲的背影,一下子还是叫出声了,妈妈赶紧捂他的嘴,也就在那一刻,妈妈觉得不能改嫁了,因为儿子只有一个爸爸。”

 

 

没有父亲的看护,白玉说在女人呵护下长大的高希希“其实人非常细腻、敏感,别看他说话大大咧咧的,还经常还吐个脏字啥的”。高希希也不隐瞒自己幼年的经历,但他说这事时很爷们儿,“我早早就明白,自己是家里唯一的男人。”

 

 

当男人还是男孩的时候,高希希除了调皮捣蛋,能安生一会的时候就是在街边的小人书摊上看连环画了。他说没有马扎,就蹲在那,他硬是看完了上世纪60年代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那套《三国演义》,“60本,从《虎牢关》到《三国归晋》,一本没落”由于长在艺术家庭,高希希当时甚至能区分出上海那一代老画师们纤毫间笔法上的不同,“陈光镒画的和汪玉山画的就不一样。”

 

 

除此之外,奶奶抱着孙孙在膝上,常讲的也是“三国”。高希希说老人家最喜欢讲桃园结义、三顾茅庐、白帝托孤这些章节,“她其实在我小时候就在给我灌输一种价值观,做人要厚道。”回忆时有点怅然,因为长大后从《三国》中读出的味道更倒向李宗吾的《厚黑学》,“刘备摔孩子,是不是在叼买人心?”让他吧咂了好久,但他说自己不敢在新版《三国》中“走的太远”,“你不能和老百姓最基本的价值认同对着干!”

 

 

白玉说,新版《三国》耗时近两年,投资1.5个亿,随着拍摄的进行,总预算也不断攀升,“当时剧组光是盒饭就已欠账近60万食堂负责对高希希说不能再赊账了,再赊食堂得关门了没和我商量,卡上取出20万先垫了”这段经历,高希希说不想再提,他说笔者既然也爱看三国,就该知道《出师表》,“臣受命之日,寝不安席,食不甘味……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5月2日起,由高希希执导的86集新版《三国》将在安徽等四家卫视每晚两集连播,桃园三结义被秒杀、貂蝉最终被曹操属下杀死等情节上的改编不断引发质疑。该剧导演高希希在接受本报专访时回应,新《三国》只是一个剧,“它不是小说《三国演义》,也不是历史,我们得要让它好看。当然我们也要尊重老版电视剧和原著,毕竟是从这一母体里脱胎出来的。我们是整容不变性,帮忙不添乱。”

 

 

现在点开百度,类似的报道开篇随处可见。BQ的专访安排在播出前那一周,彼时,高希希就对笔者说他拍三国讲究“大事不虚,小事不拘”,而且已经披挂整齐准备“挨砖”。“变化总是要有的。”高希希说,他举例在剧中他要表达一种对女性的尊重,而这是现代人可以理解的。”

 

 

“貂蝉不是历史人物,她本来就是编出来的一个人物,对她我们一定要有一点历史同情心。以前她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件衣服,今天你穿,明天他穿,谁要穿就脱给谁。这是对女性不尊重,是一种意识上的摧残。我们让她与吕布有了真情,这样也可以照顾女性观众的心理。”为此,当陈好饰演的貂蝉又要成为一件“衣服”送给董卓时,面对王司徒“家国感召”式的谆谆开导,高希希让貂蝉一屁股坐在地上流着泪说了句书上没有的话,“义父此举,与禽兽何异……”

 

 

白玉说这是高希希内心对女性的尊重在起作用,她说马上也要上映的话剧《甜蜜蜜》基本上是和《三国演义》同步推进,演孙尚香的林心如,孙策的沙溢,刘备的于和伟,分别在《甜蜜蜜》里担纲叶青、青年雷雷,中年雷雷。在白玉看来,花开两朵,各表一枝的复合开进在话剧《甜蜜蜜》的艺术总监白玉看来挺好的,“《三国演义》讲的是城府和阴谋,《甜蜜蜜》说的是爱情与纯真,正好可以平衡他工作时脑子里的两个极端,我觉得他平衡地很好。”

 

 

高希希说陈可辛版的《甜蜜蜜》历史景深是回归前港人的内心浮动于大陆移民的生存挣扎,他拍电视剧时选择的就是“知情恋歌”了。他透露其实创意缘起就来自白玉,“当年我在电影学院学习,妻子那时在戏剧学院导演系,我经常骑着自行车去看她。有一次我看到她在舞台上演一个类似《甜蜜蜜》里叶青的角色,她在舞台上非常有光彩,我当时就希望自己也能排一部那样的话剧,现在导了《甜蜜蜜》也算实现了梦想吧。”

 

 

“甜蜜蜜的梦想”可以溯源到邓丽君唱《甜蜜蜜》时。白玉说她和高希希都是听着《甜蜜蜜》过完了最后的青春期,“那时的的青年人拿着小匣子就会放,一边听一边跳舞,尽管有人在压制,但那旋律实在太优美了,不是那个年代激越的进行曲,我们就奇怪了,歌怎么还可以这么唱呢?”《甜蜜蜜》的共同记忆,一直延续到白玉和高希希“确立恋爱关系”,“他妈妈为了让我常去他家,专门买了台‘山水’音响,高希希那时会给我放这歌,他就坐我身边,我们一起静静地陶醉……”

 

 

一起吃苦的幸福总是令人回味,“一起来北京读书后,高希希总来女生宿舍找我,很不方便,在学校住了半年后,我们决定出去租房,没钱只能找便宜的我们挨家挨户地问,终于找到了一个,你们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房子吗?记得电视剧《贫民张大嘴》里的那个有树的房子,我租的就和那个一摸一样,便宜啊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们经常能听到头顶上耗子走动的声音,我们总是提心吊胆,真怕耗子会掉下来。下雨的时候房子总是漏雨,就得拿脸盆接,有时候我们就是听着滴滴答答的雨声入睡的……现在说起来好像挺有诗意的,但是其中的辛酸却是别人体会不到的。

 

 

因为前前后后搬了几次家,白玉很晚才要孩子,“女儿现在八岁了,你问她最喜欢三国里哪个人物,她说她喜欢关兴。我们都不知道她为什么喜欢关兴?”“因为她把爸爸当成关羽了。”高希希插话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