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六郎师兄麦向莹
六郎师兄麦向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7,175
  • 关注人气: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梧桐树下,一盏清茶,六郎博中,十分精彩!

(2009-12-13 01:48:41)
标签:

梧桐

不是

兄弟姐妹

胜似

分类: 博友神交趣至上

梧桐树下,一盏清茶,

六郎博中,十分精彩!

 

   六郎按: 六郎何幸?山东省资深文胆、圣地文坛泰山泰斗南园兄大作之后,又一巨献。请欣赏海名媛江南才女慷慨赐予的美文,嘻嘻......咋样?够够够分量吧?呵呵!)

请细看梧桐听雨以优美的妙笔,典雅的文字娓娓道来,保证你有:

   梧桐树下,一盏清茶, 交三江好友,吟诗觅句, 共赏花开花落。 
   听雨声中,二杯淡酒, 迎四海嘉宾,谈古说今, 同观云卷云舒。
之感!不相信? 请欣赏!
温馨说明:1、“六郎博中,十分精彩!”的意思是:因为我拥有众多才华横溢、有情有义、不是兄弟姐妹胜似兄弟姐妹的好博友。正因为他(她)们的精彩感染了我,连累了我,唉!所以我不敢不精彩啊!2、章开头原文是:“六郎师兄乃一介名流,名动岭南,流芳博园。”六郎不敢!万万不敢当!为了尊重事实,文章开头略有改动,请梧桐见谅!) 
 
 风流名士话六郎

梧桐听雨\文

六郎加注:这个题目风流名士话六郎是缩句,其实整句是这样的:风流名士南园北泽、大樗、原生态、梧桐、细雨、笑笑、晚兰、画眉等齐齐数落、指点指点话六郎”哈哈......真的是这样,不骗你!)

 

   六郎师兄乃岭南人氏,与南园北泽、大樗、原生态、梧桐、细雨、笑笑、晚兰、画眉等一介名流流芳博园。博友大樗先生曾经说过:"何以如此书画艺术,诗词歌赋、楹联,样样皆能,般般俱精?学富五车,才高八斗,才华横溢,博古通今,含英咀华,锦口绣心,素养厚,少即有名,精神世界这么丰富。各种文体无不听从调遣,任意驱使,指挥倜傥,运用自如。
    ——何以如此诙谐幽默,风流成性?不经意中散发的品味高雅,洒脱浪漫。一种儒雅的士大夫气扑
面而来。

    ——何以如此敢于自轻自贱,不畏“泰山论俗”!宽宏大量,吨吨亦不计较。其雍容大度,优雅大方,是装不出来的,这就是一种内在的高贵真真的大俗大雅,颖脱不羁,这是怎样的心理素质?!"

    大摴的三个“何以”入木三分,让六郎师兄的‘雍容大度,优雅大方”雅俗集一身的一代风流才子形象活脱脱跃然纸上.让梧桐不得不敬佩,不得不仰慕.
    师兄是风流才子,常言:牡丹花下活,做人更风流。
    师兄一手好丹青专攻牡丹,自会骑自行车起,便到广州桐斋花馆、(岭南画坛麦氏三雄之一、岭南派著
名花卉画家,伯父麦汉兴)佛山劲草庐(岭南派大师、“天风六君子”三少之一黄少强(注:另外二少分别为:赵少昂、叶少秉)的高足,广东佛山原民间艺术社社长著名山水画大师陈士炯(陈凝丹))拜师学艺。其好友登围墙在《新时代的旧式抒情诗人》提到他笔下的牡丹体现出岭南派特有的润泽丰盈,他极富动感和气势的笔调,已与传统花鸟画有着迥然的不同,他笔下的牡丹既追其形,亦传其神;既赋其色,亦美其韵。因此,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番禺等地的艺术爱好者都以“华而不俗”“雅俗共赏”赞美他的作品。

南园诗兄有诗赞道:
心香雅意画牡丹。
赤橙黄绿任渲染。
画解人意绰约姿,
难怪师兄抱花眠!

    师兄是洒脱浪漫的人,他会携酒与兄弟去郊外陇上临江对酒,话说当年。从玉兔东升,到皓月当空,一下不觉月西斜。直言“快活不知时日过也微醉,畅快淋漓!做人,真好!”有《双韵子》为证:

沙田夕照,稻香十里,金风轻叠。

便来陇上消闲,从不负、芳郊约。

飘黄叶,飞莺歇,添菊酒、传杯击节。

弟兄对饮乡愁,陶醉了、秋江月。

 

梧桐有感打油诗一首:
金风轻叠夕阳照,
稻香十里人微醉。
传杯击节添菊酒,
唯见秋月江心坠。

   师兄是性情中人,孝父母,爱妻子,疼儿女.一篇《感恩篇---唯吾知足》字里行间充盈着淳朴温馨的味道:“七十多个春秋岁月,鬓耳丝磨,相濡以沫。俩老时常可以不须用语言来沟通、交流。俩老之间已达到了只要一举手,一投足,一个小动作,一频一笑,一个表情,一个眼神,甚到不动声息,不用示意也可以理解和安慰对方的境界。我回家看望父母,见到他们常默默无言地你眼望我眼,他们仿佛在向自己的老伴倾诉:
“你这一生全给我害苦了,对不起啊!”
“不!你千万不要这样说。”
“我就是要说!当年日子难过,七个孩子一头家,全压在你一个人的肩上,含辛茹苦的。”
“唉!你也一样呀,不过,都熬过去了,现在不是很好的吗?儿女都平平安安的、个个孝顺、事业有成

。唉,只是他们都快老了。”
“是呀!不过……但是……”
“风风雨雨几十年,不容易呀!”
“这是我心甘情愿的,我无憾了!”
“你为我吃了这么多苦,忍了我大半个世纪,你……”。
“这是我应该的!我们夫妻命该如此呀!别说了,都别说了,你听!孩子、孙儿们回来了……”
    母亲九十大寿,在吃完九大簋后,师兄送父母双亲回家。师兄在博文里描述:"下车后,我乘着酒意勾肩搭
背的半拥抱着老寿星,(我老婆陪着我老爸,走在后边)嬉皮笑脸地“用浅俗之语,发清新之思”说:“阿妈大个女,今年九岁啦,真细嫩啊,乖巧!”此刻老寿星心花开胜似牡丹,梧桐仿佛看见一幅师兄嬉笑行孝图,一片孝心跃然纸上,让梧桐感动,让梧桐羡慕。
    师兄对任劳任怨操持家务,扶养培育儿女的结发妻子也是一片情深,他专为妻子拟了一联:

催女饮汤频赶狗,

逼儿吃饭忙追猫。

横额:乐此不疲。

    他曾言道:" 妻子为了这个家,为了儿女,日夜操劳,奔波劳碌,无怨无悔,乐此不疲。新春伊始,填了《干荷叶》词一首,以赠! 

干荷叶
檐前燕[赠家妻]

檐前燕,急匆匆。

觅食来回碰,复西东。

历年同,斜风细雨入帘栊。

啄尽春泥梦。

   并注解:燕子着一身庄重的素衣,以绅士般的儒雅和高贵与人类结盟。一滴水的清醇,一口泥的柔情,垒一处爱的巢穴在檐下,用婉转的呢喃,讲述老屋里的故事,歌唱博爱,友善,钟情和赤诚。演绎比翼双飞,白头偕老的千古佳话。

另有古风与妻子:
有竹之家
有竹人家瑞气清,
诗书翰墨香门庭。
夫君额上指柔印,
妻子枕边语细倾。
商海凌波轻举步,
风花沾袖乐忘形。
春秋画笔醮云写,
博客江湖载酒行。

 浓浓的柔情化不开,让博友们深深的羡慕,博友晚兰有诗赞道:
竹环窗外图书润;花落池中砚水香。

春秋画笔醮云写,博客江湖载酒行。

   六郎师兄又是重义之人,去年南园诗兄博上来了几个匿名网友经常出言不逊,挑逗漫骂,师兄拍案而起,一篇声讨檄文,文笔睿智犀利,力透纸背,分析精深透彻,入木三分,字字掷地有声。有谴责,劝慰,颇有周先生笔风而较之周先生胸怀宽容许多.正扬了博园风气,为众博友所称赞.
   师兄也是幽默风趣的人,当初博园初相识,南园诗兄一篇《茶缘引发了一段趣闻,师兄的幽默风趣成就了博园
一段佳话.

 梧桐听雨:
   南园好生客气,知梧桐好茶,又来邀请,雨也住了,出得门去,南园品茶赏佳文。六郎师兄可要同
行,只品茶赏文,无海棠可赏,南园无海棠,只有新月如钩,和晚开的兰花。哈哈
 六郎师兄:
    梧桐树下读清照又听雨,又煮茉莉茶,哈哈...消退了残酒,南园的海棠是否依旧?看清绿肥红瘦了
没有?无忧无愁了吧?哈哈哈......好美的文章!六郎越读心态越不平衡!想:这种美文,为什么偏就被你这么一个弱女子写出来,而六郎我却连打死也蹦不出半个字眼来?嫉妒得很啊!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啊!
 梧桐听雨:
    师兄如何变的小鸡肚肠,师妹偶得小作,竟生“妒忌”,殊不知师兄的《醉解政治》(见六郎师兄博客
)才是真正大家手笔,令师妹拍案叫好,古有李白斗酒诗百篇,今有六郎醉酒解政治。读来好生痛快。哈哈!
 六郎复梧桐听雨:

梧桐树住鬼灵精,听雨辨风和凤鸣。
啥子闲愁清照苦,姑娘何不学师兄?

  再赠你一首前无古人后有来者的,连我都对自己佩服了十多秒钟的歪诗。诗曰:

爬墙不必怕失态,跳楼也要挑地头。

南园有啥无所谓,总之不嫌师兄臭。

要我不来再骚扰,好歹摆桌和头酒。

饮番啖茶食个包,须留两个来砸狗。

普洱不比茉莉清,阿拉本非似侬愁。
春夏秋冬都有憾,不管绿肥或红瘦。

咋地问俺啥意思,OK哇噻吾洗忧。

胡言乱语率个性,开心好玩无所求。

愁云惨雾统统的走,清风朗月大大的有!

 南园北泽:
   梧桐情似海,六郎充满爱。南园茶正浓,无须跳墙来!呵呵!

 六郎师兄:
    呵呵...梧桐树下讨茶喝,南园深秋赏晚兰。想了很久,直至今朝8时许才懂得其中真义!
    哈哈...好一个"南园赏晚兰"!
    梧桐听雨你这丫头片子...呵呵...
    梧桐听雨你这鬼灵精...哈哈...
    梧桐听雨你比苏小妹还要调皮,鬼主意太...
    嘻嘻...今朝,晚兰在六郎处惊鸿一现!
    哈哈...南园里原来真的,的确没海棠,只有茶,梧桐和晚兰,且最适合,最写意是在梧桐树下一边烹茶
听雨赏晚兰。
     南园哟,确是个好去处!北泽哟还有一片杏林呢!哈哈哈......南园!北泽!那杏林...嘿嘿...我在盘
算着...偷着乐...哈!
 梧桐听雨:
    强烈抗议师兄称俺“丫头片子”,上次留言被俺博上的朋友,博下的朋友看见,个个称俺“丫头片子”,
那日聚会,梧桐才进门,小师弟就喊道"丫头片子"来了,让堂堂“江南才女”有失斯文,要师兄弥补损失。不然,俺把此文复制了,交于嫂子,让师兄额头再添许些“指柔印”。嘿嘿,坏坏一笑。
 六郎师兄:
   啥?六郎令你失堂堂江南才女威风了?对不起!
   好!就如你所愿。以后俺就不称你为“丫头片子”了。但我想,总得要有句称呼呀,称什么?
   呵呵...才女片子?江南才女大片子?
   还是"江南才女特大片子?"...?嘿.头疼!你看着办吧!
我这人是最讲民主的了,由你定吧。哈哈......
一段博园佳话,梧桐留下一个雅号。

    师兄大作<诗意无疆>即将出版,前有绵雨情柔妹妹诗评数篇堪称妙文,后有南园诗兄佳作雅俗评六郎,梧桐既无绵雨情柔妹妹才情可为诗评而为之光耀,也无南园诗兄生花妙笔为之添彩,只得敲下这些苍白的文字做个纪念。

    人们比喻“自由奔放” 的思想(思绪),往往会说“如脱缰的野马”云云,其实人们恰恰忽略了一个最基本的常识:就是,有缰的马就已经不是野马了!那怕它曾经是野马,自从受缰之后,它的性质就彻底地被改变了。野马从头至脚,并没有半寸束缚的缰绳。即“野马”本“无缰”。既然“无缰”,又何需“脱”哉?既是“无缰”的“野马”,撒野是它的本性,是可以原谅的!
   诗意无缰,任意驰骋。如同一匹无拘无束的野马,在它狂放不羁的脚下,必然会踏出一片令人耳目一新的
新天地来!精神爽,心飞扬,思想无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