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韩开春的博客
韩开春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9,686
  • 关注人气:2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水精灵》——十品

(2017-06-21 16:55:44)
分类: 别人说我
著名诗人十品写的关于《水精灵》的书评,节选后刊发于《淮安日报》2017.3.30的《悦读》版上,谢谢十品兄。

《读水精灵》——十品

 

  《雨花》2017年第1期刊发了韩开春的一组散文,《水精灵》让我感到熟悉又陌生——还是作者的叙述方式,以童年视角看世界,不过主角变成了鱼,文中还融入了传说和故事,甚至还有考证。本文谈几点感想:

  亲历亲为的事总是栩栩如生。作家在艺术实践中形成的相对稳定的艺术风格或格调,是作家创作个性的体现。韩开春的艺术风格无疑在这组散文中得到体现。“季花鱼”“鲈鱼”“鲤鱼”之类,很常见,可在作者这里就成了“事情”。第一人称,真实可感,有节奏,有韵味。如《季花鱼》中详述捕鱼的过程,其中包含少年的好奇,时庄村的风貌,邻里关系等,层次分明,栩栩如生。白胡子老头讲的季花鱼精传说,离奇又传神。这篇《季花鱼》真是集知识、趣闻、传说等于一体,散中有眼,眼中有事,事中有趣,趣中有理。

  朴素的语言怀有少年的成长与憧憬。《虎头鲨》一文,写一种土又不招人待见的小鱼,在作者这里却被描述得有滋有味,还牵出一个“批斗地主婆”的故事来:我这大舅奶奶是个地主婆子,从我记事起就没见过她的老头子——那个我叫做大舅爹的人,据说土改时就被镇压了。听说他是个恶霸大地主,但到底有多恶我就不知道了,只是见过生产队开忆苦思甜大会的时候会把我这大舅奶奶拉上去批斗一番,可让我奇怪的是,那几个在批斗会上对她凶神恶煞的年轻人,一等到会议结束,就像是变了个人,又会用独轮车把她送回家——她是个小脚女人,走路不太方便,一路上小心翼翼,生怕把她给颠着。那段时间,我一直想不通:既然是恶霸大地主的小老婆,又有什么必要对她那么好?直到长大以后,我才好像有点明白,所谓的恶霸有可能是人家硬给他戴上的帽子,实际情况有可能不是那样,因为我后来回到家乡和人谈起他的时候从来没听说过他有什么劣迹,倒是有人说那真是个善人。这样我就理解当时那几个年轻人的行为了。读到这里,我有些动容。因为那个时代我经历过,被批斗的人真是说不出他们有什么坏,可“暴风骤雨”就这么来了,又糊涂地走了。成长何其复杂!有什么比遭际更能催熟一个少年的心理?

  引经据典增添了文化情趣。典故、传说、名言可以为作品增色,作者在作品中能合理准确地运用这些,富有情趣,引发思考。凭印象,韩开春不善于用典,偏重怀旧和少年时期丰富的联想。而现在他的作品中用典很平常,趣味性、思想性都比以前有提高。《鲤鱼》中引用《诗经》《洛阳伽蓝记》《孔子家语》,让人知道历史上鲤鱼在多种场合都是“重头戏”。《虎头鲨》中的《随园食单》让人知道杭州人称虎头鲨为“土步鱼”,等等。在《水精灵》这组散文中,我最喜欢的还是那些传说,语言有趣又生动,不时流露出作者的真实情感,如诗如画,入情入理。



 

十品兄原文:

 

读《水精灵》

 

十品

 

 

《雨花》2017年开年第一期中刊发了韩开春的一组散文《水精灵》,让我这比较熟悉他作品的人忍不住先“读”为快。读完便有了些感想,记在这里,方便交流。

 

这组《水精灵》让我既感到熟悉又感到陌生,熟悉的还是他那“韩氏”叙述方式,以童年和少年时的记忆来看世界和事物,场景还是农村的田野,村庄,前后邻里,少年玩伴。事物还是大自然,不过主角不再是虫虫和花草了,而是水中的鱼了。至于陌生则是觉得在这组作品中有事情了,比如传说和故事融入不少,甚至还以考证和引史作为佐证,使得《水精灵》逾加丰满。下面谈具体几点感想:

一是亲历亲为的事情总是栩栩如生。一个作家,抑或是一位艺术家,在艺术实践中形成的相对稳定的艺术风貌、特色、作风、格调和气派。它是作家和艺术家独特鲜明的创作个性的体现,并且形成一种较为统一稳定的模式,通常被称之为“艺术风格”。艺术风格是作家和艺术家走向成熟的重要标志,是衡量文艺作品在艺术上所达高度的重要标准和尺度。韩开春的“艺术风格”无疑在这组散文中得到体现。六篇相对独立的散文作品写的都是我们喜爱的水中的鱼,“季花鱼”“鲈鱼”“鲤鱼”之类,我们常见也就常见了,可在韩开春这里就成了“事情”,我所说的“事情”都是以韩开春亲历亲为为主,辅以传说和故事,这就构成了散文的基本架构和内容。这样的作品都来自于第一人称,也就有若亲临,又被梳理的有节奏有韵味。如《季花鱼》篇中亲历了“李大华在大春家门口小汪塘里撒到两条季花鱼了”的前后过程,这里面有了少年时的好奇,时庄村的当时背景和现状,周围邻里之间的关系,对两条季花鱼出现的认知和各自心态。从基本构架,人物心态的描述,到言语的对话,层次分明,满场活态,栩栩如生。出彩的一段是白胡子老头讲的季花鱼精传说,既惊心动魄,又离奇传神。“整整三天三夜,庄子上人轮番上阵,大沟里的水才见了底,精怪也现了形,原来是一条季花鱼,有多长呢?白胡子老头把胳膊伸开比划了一下,有这样两托长吧。一个勇敢的小伙子拎着一把钢叉就下去了,众人一看,是被害的那人的大儿子,也好,让他去报仇正合适,大家眼巴巴地看着他,看他怎样用叉结果了妖孽,谁承想小伙子刚刚走近大季花鱼还没来得及举钢叉,众目睽睽之下,就见这条鱼大嘴一张,一股斗大的水柱喷了出来,背上鱼鳍一张,一道白光过后,紧接着就是一道红光闪现,血水就迸了出来,瞬间,大沟又满了。人们这才知道,这条鱼的嘴里就含着一沟水,怪不得,那年大旱,所有的汪塘都干得底朝天了,只有这条大沟的水还满满当当的。”不难看出,这样一个带童话色彩的故事一穿插,很是提神。而这篇《季花鱼》更是集知识,趣闻,史实,传说等于一体,散中有眼,眼中有事,事中有趣,趣中有理,理中还有着作家独有的人文情怀和真挚情感。

 

二是朴素的语言怀有少年的成长与憧憬。韩开春的行文语言一直很朴素,很侧重口语表述,这也成了他的标记,是他“艺术风格”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松江鲈鱼》中先以一个西晋文学家张翰的故事为引导,稳稳将一个因思念家乡鲈鱼的美味而辞官的故事引到鲈鱼的种类,鲈鱼的传说,鲈鱼的现在状况,鲈鱼的文化背景等等,要说明的正是如作者所揭示的真谛:“其实,我倒觉得,从某种意义上说,现代人这么追捧四鳃鲈,味道鲜美倒不一定是最主要的原因,更重要的,可能还是其中蕴藏着的深厚内涵。吃的是鲈鱼,品咂的是文化”。

《虎头鲨》也是这样,一种又土又不招人待见的小鱼,在韩开春这里却被描述的有滋有味,还牵出一个批斗地主婆的故事来:“我这大舅奶奶是个地主婆子,从我记事起就没见过她的老头子——那个我叫做大舅爹的人,据说土改时就被镇压了。听说他是个恶霸大地主,但到底有多恶我就不知道了,只是见过生产队开忆苦思甜大会的时候会把我这大舅奶奶拉上去批斗一番,可让我奇怪的是,那几个在批斗会上对她凶神恶煞似的年轻人,一等到会议结束,就像是变了个人,又会用独轮车把她送回家——她是个小脚女人,走路不太方便,一路上小心翼翼,生怕把他给颠着。那段时间,我一直想不通:既然是恶霸大地主的小老婆,又有什么必要对她那么好?直到长大以后,我才好像有点明白,所谓的恶霸有可能是人家硬给他戴上的帽子,实际情况有可能不是那样,因为我后来回到家乡和人谈起他的时候从来没听说过他有什么劣迹,倒是有人说那真是个善人。这样我就理解当时那几个年轻人的行为了:大面子上,他算是地富反坏右中的大地主的老婆,当然也是坏人,坏人总是要被批斗的,当然要对他凶点。而实际上不要说她本人,即便是她那已经被镇压了的老头子,也没干过什么坏事,况且,要是论起辈分来,那些批斗她的年轻人,不是她的侄儿就是他的侄孙,批斗也就是走走过场,做做样子,结束了当然要毕恭毕敬再给送回去。”读到这里,我有些动容。因为那个时代我经历过,被批斗的那些人真是说不出他们有什么坏,可是“暴风骤雨”就这么荒唐的来了,又糊涂地走了,然后就是一地鸡毛,人心涣散,没有真理,没有真话。在这里,作者似乎还在告诉人们,不要被表面现象所掩盖,本质的东西总会有真相的那一天。人的一生看到的和理解的都是要经历一个漫长和成长的过程。有什么比遭遇和经历更能催熟一个人少年心理呢。

 

三是引经据典增添了文化情趣。不用说,一篇文章有典故有传说,再有名人名言,经典名句就可使这篇文章增色不少,若是这些典故和名句用的恰当合理,那么这篇文章就会是非常好的文章。韩开春的散文就属于这后者,并好在用的合理准确,富有情趣,给人带来快乐,引发思考。在过去我所读过的他的许多散文作品中我有个印象,就是韩开春不善于用典,只重视怀旧和少年时期丰富的联想。而现在他所有作品中用典很平常,趣味性思想性都比以前有提高,文章的特色就更显突出。《鲤鱼》中的《诗经》《洛阳伽蓝记》《孔子家语》引用,让我们知道历史上鲤鱼在多种场合还都是重头戏。《虎头鲨》中的《随园食单》让我们知道杭州人称虎头鲨为“土步鱼”。《松江鲈鱼》中的《世说新语》《后汉书·左慈传》,记载鲈鱼在古人那里已有许多爱鲈鱼和吃鲈鱼的故事了。在韩开春的《水精灵》这组散文中,我最喜欢的还是那些传说,叙述的语言有趣又生动,还不时流露出作者的真实情感,有如我们读汪曾祺的散文作品一般地如诗如画,入情入理,品味甚浓,终身裨益。

《水精灵》是韩开春散文创作的一个新的制高点,我希望他能以此为契机,有更新更宽更深的推进,成为更多人喜爱的散文作家。

2017-3-6(古盐河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