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木心
李木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8,831
  • 关注人气:4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草色入帘青——红艺君的欣欣斋

(2018-06-08 20:58:59)
标签:

文化

艺术

情感

酒友

喝酒

分类: 画家的书桌

草色入帘青——红艺君的欣欣斋

           浪漫的法国梧桐嫩绿了太白路的五月。

           我已有十多年没回到过北方的春天。在珠海潮湿的回南天里黑黝黝的榕树下,突然走进西安梧桐叶过滤之后干爽的阳光里,浑身都洋溢出无法言喻的兴奋喜悦。我不时抬头仰望,眯起眼睛享受绿色阳光。

草色入帘青——红艺君的欣欣斋


           冰峰汽水、肉夹馍、西安凉皮,吃过三秦套餐标配以后,在跳动的、斑驳的、金色阳光里,走进了红艺君的欣欣斋。

           开门迎面就是大大的画案,它占满了整个客厅宣读它的重要性,表明这是画家的工作室。进门右手边本来应该是餐厅位置,主人布置成了茶室。茶几一端后面的墙壁置物架上摆满了茶叶、茶壶和各种瓶瓶罐罐,都是主人收集的雅物,有新有旧,有古有今,间或也放了几本书。

 


          我和主人在茶几两面对坐,主人一边煮水泡茶,一边像教小朋友似的给我讲茶叶、讲铁壶、讲水温,甚至包括打开铁壶盖子的方式,这让我有点觉得自己低能,但是也颇享受这种被当做学生般的感觉。主人时不时从架子上拿下他收藏的紫砂壶分享赏壶之趣,有书生的雅好在,更有一份童趣在。

      主人泡了红茶,喝茶的当儿,他拿出一摞像男人巴掌大小的画片,上面全是画的女人。整块整块的金色、蓝色、绿色、黑色……铺满卡片,婀娜的、娇媚的、搔首弄姿的,在大片纯色的衬托下,女人之美绽放得非常纯粹。其中一张画片表情、动作尺度还是蛮大的,说实话起初我真有点不敢直视,直到今天,我还记得画面上那大片的绿底色和黑色的人体。草色入帘青——红艺君的欣欣斋

 


           像红艺君这样看上去一个老实的甚至还有些许古板的书生,肚子竟藏着这么多颜色!说实话,这些颜色也的确是画出了女人真味。近些年我越来越喜欢看美女,有时候在街上看见珠圆玉润的女人,恨不得过去摸摸、捏捏人家胳膊。女人的美是惹人喜欢的,也是要入画的。

           赏画片与品茶同步,的确给茶味增色不少,成了品茶的小点心。喝茶吃点心的感觉自然是惬意的,又是午后时光,容易让人犯困。红艺君去休息,这时我才得以放松自由地在房间里随便看看。

 


           我喜欢他的画案,大大的画案,文房四宝摆放得井然有致,各种各样的印章排列在盒子里,调色盘、水洗也是整整齐齐并排放。几十只毛笔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着躺在笔帘上。画具和画材摆放条理分明倒是不出我所料,作品画面的干净是与他做人的清雅一致的,必不会让桌面乱作一团。

           围着画案转了两圈,拍了几张图片,那只蓝色的印泥盒特别美,像美人脸上一颗痣,为画案平添了许多的妩媚,映照着画案旁边满墙壁的书,画家的画室亦是书房。

 


           读书和画画是不能分割的,自古以来,“断未有胸无点墨而能超佚等伦者也。”读书能予好多东西,比如思想的深刻、心胸的旷达、气度的高雅,天长日久,这些东西也会渐渐渗透到他的画里。

           都是些什么书我倒没怎么细看,只是从一端走到另一端,又从另一端走到一端,书是挤满书架的,我已然记不任何一本的书名,却记住了书架上的小点缀——红艺君的照片。

 


           几幅照片来自于他不同年龄段某个瞬间,其中一幅照片里他还是一个穿着圆口T恤和短裤的青涩少年,有一丝无问西东的感觉,对青春满怀期待。看着照片那一瞬间也让我心生一丝感怀,彷佛看到了一段电影胶片,当年的青涩少年和他的单车,“发黄的相片古老的信”,流水带走光阴的故事也在改变一个人转眼间我们都不再年少。

           在初夏午后,在安静的书斋里,看见一个人的过往一瞬。我知道,无论是当下我看照片的一瞬还是少年的那一瞬,在时间的长河里都是各自唯一的一瞬,逝去便不再来。

 


           书墙对面,也就是画案另一面的墙壁上错落有致地贴了几幅小画。淡雅的疏林远山,画都不大,但是里面透着他的天才和灵性,这是艺术生命形式不可或缺的,也不是读多少书能得到的,这是他与生俱来,加之他的学识、品味、生活方式,所造就的。

 


           并不是每一幅画都适合任何一个人阅读与欣赏,一幅画要在恰当的时间遇见一个最适合它的读者来解锁它的密码,作者融入到画中的情感才会发酵,让品读者愉悦。红艺君的画里,浸渍着他的茶,藏着他读过的书,写着他走过的路。我赏读他的画,其实是在寻味他的年华,这好比贪恋美酒而醉,不只是为了酒醉的快感,还为了醉酒所带来的心灵觉悟。

           一个画家的艺术高度,是需要时间做支撑的,红艺君的艺术已与他形影相随几十年,画面的形式不是最主要的,形式下隐藏的趣味才可贵,像红酒的滋味儿,不是看出来的,是体味才能感受到的。

 


           画中的滋味儿与整个欣欣斋相关相融,最美的是小飘窗。轻柔的白色纱帘在微风中轻轻摇曳,没有一丝声音,光线也随着纱帘变得灵动起来,照得飘窗上几盆菖蒲越发葱郁。菖蒲映照着洁白轻慢的纱帘,在太白路上隐藏着别样的平静与悠闲,颇合陆放翁的夏初诗意:“寒泉自换菖蒲水,活火闲煎橄榄茶。自是闲人足闲趣,本无心学野僧家。”

 


           古人讲画的卷轴气,不以写意、工致论,在乎雅俗。这几盆安淡泊、伍清泉、侣白石的菖蒲,给本来就颇为雅致的画室带来一丝仙气儿。我给菖蒲和纱帘拍照,红艺君走过来,讲他的莳蒲心得,如何倍加呵护,如何仔细认真。菖蒲喜欢通风,他还特意给菖蒲配置了电风扇,定时吹吹风,简直是宠爱至极

           欣欣斋虽在市井之中,几盆翠蒲为它平添了山房趣味,映照出红艺君独处画室的悠然时光。

 


           只是嘛,红艺君一介书生,说起话来明明是温和的,我却总感觉到他有一点点不怒而威。这种感觉让我在跟他聊天的时候,总是不如与他人侃得轻松,甚至能隐隐感受到他骨子里有一股秦将白起般的凌厉之气,这也许就是书生的骨气。想必菖蒲也是怕他的,所以在努力地好好生长,映绿了白色的纱帘。

           距西安之行已快一个月了,我还是清晰记得红艺君画案上那个淡蓝色的印尼盒,像美人脸上一颗痣,惊艳!

 

           2018年5月20日夜、6月4日夜、6月6日夜于珠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