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石川
王石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727,340
  • 关注人气:6,7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宁夏公交纵火案,谁是马永平的帮凶?

(2016-01-09 16:55:15)

宁夏公交纵火案,谁是马永平的帮凶?

2016-01-06 王石川
宁夏公交纵火案,谁是马永平的帮凶?

1月5日16时23分,银川市警方将在301公交车纵火案中有重大作案嫌疑的马永平抓获。据初步掌握,嫌疑人马永平(男,汉族,33岁,宁夏石嘴山市大武口区人)因承建贺兰县洪广镇移民安置区工程,与分包商发生债务纠纷,由此产生不满,采取极端行为对社会进行报复。据统计,遇难人数上升到17人,受伤人员32人。


“今天的银川异常的冷,是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据银川当地人如此感叹。这是气候意义上的冷,更是心理意义上的冷。谁能想到,当地那条常规线路的公交车,却驶向被死亡咀咒的不归路?谁又能想到,公交上那些为生活奔波的乘客,却遭遇最可怕、最非人道的“火刑”?


嫌犯已被抓获,人们的怒火却未熄灭。一想到被烧成架子的公交车,特别是那些死于非命的遇难者,再有宽恕精神的人恐怕也难以平静。


鲁迅有句名言:“强者怯懦,挥刀向更强者;弱者怯懦,却挥刀向更弱者。”法治时代,无论强弱,都无权挥刀朝向他人,但是总有一些人确如鲁迅所言,挥刀向更弱者。比如马永平。


马永平是弱者吗?在一整车坐以待毙的乘客面前,他是强者,他是恶魔,他是罪不容赦的嫌犯。


其实,马永平也是贪生怕死之辈。有个细节是,他携带两桶汽油上车,点燃后从驾驶员位置车窗跳出,逃离现场。这说明他怕死。逃跑后他登上某在建小区楼顶,声称要跳楼,与警方对峙两小时后被抓获。这也说明他怕死。


明乎此,更觉得此人可恨,你的命是命,别人的命不是命?将心比心,你残害那么多无辜生命,于心何忍?如果你还有些许良心的话。


一个人最大的资产是希望,最大的破产是绝望。从相关信息披露可知,马永平确实走投无路,万念俱灰,于是愤而选择这种报复社会的极端方式。但是,胸中再有不平事,也不能拿无辜生命开刀,不能让平民百姓为你陪葬,不能拉那些与你无仇无怨的人当垫背。


“冤有头,债有主”,谁伤害了你,你就找谁算账,在法治轨道上“算账”,而不是伤害无辜。如果容忍这种行为,甚至为这种行为叫好,我们每个人或许都会成为牺牲品。从这个角度上说,马永平丝毫不值得同情。


近年来,公交纵火案屡屡发生,几乎每一次都造成数十人遇难,让人撕心裂肺地哀恸。乘坐公交的多是最底层的人,他们艰难谋生,寻求最平安的生活,为何偏偏被死神绑架?


制造公交纵火案的人,尽管身份各异,但有个共同点,基本上都曾遭遇权益受损,维权无门,于是对社会不满,萌生强烈的报复之心,将仇恨撒在最容易撒的人身上。


由此便可追问,如果相关部门及时主持公道,是不是就能避免悲剧发生?网上流传马永平的两份遗书。字里行间充满绝望,令人读之悲凉。


比如,“三年来经过各种努力讨薪失败了,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绝望和愤怒。三年来由于拿不到工钱,在贫穷中我的老婆离婚而去,父子兄弟因为借的钱还不上而反目,现在还被放高利贷的崔耀庭追杀。”


再比如,“当拿起这支似有千斤的笔,迟迟不能落纸,我想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到这一步。我想我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也不是一个神经病患者,更不是一个嗜血的恐怖分子,但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局。这都是你们逼的,逼的我活不成了。”


如果遗书属实,我们是不是有些感慨?如果马永平确实遭遇了无法解脱的困境,谁该负责?在这起纵火案中,马永平是罪魁祸首,但是,他难道没有“帮凶”?


另据报道,就在一个月前(去年12月7日),马永平曾以讨薪难为名,爬到某移动信号塔上数小时,冻得四肢僵硬。此时还上了宁夏电视。相关编辑点评道:“恶意讨薪不可取,相关部门应尽快将恶意欠薪者绳之以法,努力为欠薪者讨回薪酬”。如果相关部门真正行动起来了,何至于此?


如果“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权益受损的人究竟该怎么办?如果“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不解决”,或者闹了也不解决,又该怎么办?


有网友感叹,“有多少被蛮横对待无路可走的底层百姓,就有多少随时会引爆的地雷埋伏在我们周围。为什么关心他们的命运?因为关心他们就是关心我们自己,多一次公正对待,就少一颗地雷……”这话值得思考,特别是那些职能部门。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