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石川
王石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91,879
  • 关注人气:6,7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偌大的校园,放不下一只安全套?

(2015-11-13 08:39:12)

偌大的校园,放不下一只安全套?

偌大的校园,放不下一只安全套?

“这不是对大学生婚前性行为的暗示和纵容吗?”浙江省卫生计生委日前宣布,未来1年内,将在浙江128所高校中全部安装计生药具自助发放机,为高校学生免费提供避孕药具。


对此,浙江海洋学院一名女大学生愤怒质疑。该生认为,这会带坏学校风气,她和她的父母难以接受。


除了少数大学生反对,一些高校领导也明确表示反对。还有少数网友讥讽道: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地方,怎成了亚当夏娃吃禁果的地方了。这是培养人才还是培养淫才?


看这阵势,偌大的校园,竟然放不下一只安全套。


避孕药具进校园,就是暗示和纵容婚前性行为,多么夸张的推理?多么霸道的结论?提醒你驾车戴上安全带,不是纵容你超速;进建筑工地须戴安全帽,是提醒你注意安全。为高校学生免费提供避孕药具,自然不是鼓励性行为,而是要你增强学生自我保护的意识。


先来看一组数据:浙江省疾控中心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1至10月,浙江共报告艾滋病病人及HIV感染者3327例,其中青年学生有104位,这一群体85.7%的增长速度远高于总人群21.2%的增幅


如果发生关系前使用安全套,或许就不会传染或感染上艾滋病。没有保护措施的性行为,会传播艾滋病、性病等疾病,这是常识。所举的这种例子,或许极端,或许离大多数学生很远,但属基本事实。


再来看一组数据:据统计,意外怀孕人群中,25岁以下的占1/4。性行为最活跃的人群,在一定程度上恰恰是生殖健康保护的短板,这一性教训,恰可说明性教育的失败。


正如专业人士所称,大学生性观念、生殖健康需求和婚姻价值取向都发生了较大变化,但生殖健康知识和自我保护意识仍匮乏。基于此,无论在课堂上宣讲计生健康知识,还是在校园内发放避孕药具,都应该做早一些,而不是越拖越后;应该大张旗鼓一些,而不是羞羞答答;应该更有力度一些,而不是浅尝辄止。


有个奇怪的悖论,人流广告遍布大街小巷,出没于广播电视报纸,不见有人管,也不见多少人忧心忡忡,而避孕药具进校园,竟让一些学生和家长大惊失色,视为洪水猛兽


与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的性教育时间普遍延宕。小学里,根本不涉及;中学时,一笔带过。大学时,大学生无师自通。问题是,真的“通”了吗?女大学生中那么多意外怀孕,那么多流产,不就是反证吗?南京医科大学著名专家韩群颖曾说过,“医院人流室暑假最闲,开学最忙”,她听到这最心痛。


韩群颖认为,“到大学才来开性教育课太晚了,我认为应该从学前开始,中小学要完成。”不同的年龄阶段,应该进行不同方式的性教育。“比如孩子从3岁左右开始对性产生好奇,我们就要教孩子们衣服保护的部位是不能让陌生人触摸的……”遗憾的是,做家长的往往忽略了这一点。由是观之,避孕药具进校园,是一次迟来的性启蒙,也是一次补救的性教育。断不可畏之如虎,将其污名化。


“要爱,不要伤害。”每年的9月26日,是世界避孕日。这是一个国际性的纪念日,2009年我国首次加入世界避孕日的宣传活动。


设立世界避孕日,旨在提高年轻人的避孕意识,促进年轻人对自己的性行为与生殖健康做出负责任的选择。去年3月8日国际劳动妇女节,世界卫生组织就提供避孕信息和服务发布指导文件,旨在为更多女性提供避免意外怀孕所需的信息和服务。在这种情境中,避孕药具进校园,不是名正言顺吗?


几年前,教育部发出通知要求高校开设性心理教育必修课;去年的世界避孕日,由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司、中国人口宣传教育中心等单位联合举办的“关注青少年生殖健康,追求幸福美好生活”主题宣传会,专门选择在北京中国人民大学举行,用意不言自明。


前不久,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教育部办公厅联合印发《关于建立疫情通报制度进一步加强学校艾滋病防控工作的通知》,指向性也不言自明。这说明职能部门正在致力于提高大学生的性健康常识,不怕慢就怕站,曾经落了后,如今当采取有效措施补上这一课。


不妨看一些明星的做法。


中国第一位艾滋病宣传大使濮存昕,2008年在深圳艾滋病宣传活动上透露,他有一个25岁的女儿正在美国读书,现在也交了男朋友,在女儿离家时,他将一盒安全套放进了女儿的行李箱,他认为作为一位父亲,有责任让女儿了解这些性知识。


面对质疑,濮存昕回应:“婚前性行为在当前社会是一种很普遍的现象,因此我们应该正确对待,作为预防艾滋病宣传员,我有责任对此进行宣传。”


相比濮存昕,张学友的做法更“另类”:“我曾经脱衣带女儿洗澡,当时她三四岁,她问的我都解释了。”张学友还说,他在女儿面前小便,让她知道男孩子就是这样的。这种方式是否最佳,尚可一议,但不回避性教育,性教育从娃娃抓起,料不会错。


乐嘉的做法,透出浓浓的父爱。3年前,乐嘉曝光了给15岁女儿的一封信,在信中,他大方和女儿谈论性话题。他问女儿,“你有过性爱了吗”,一方面提醒性爱不要过早:“作为你爹,我暗地祈祷这一天的到来,是能在你18岁以上,过早对你身体发育毫无好处”。另一方面提醒要有保护措施:“万一你不听爹的话,被男孩勾引,记住一定要让他戴上安全套,吃避孕药对你有伤害,切记。万一不幸中招,爹不会怪你,爹永远在这。”


现在是21世纪了,性不是罪恶,别一看到安全套就心惊肉跳。难道需要别人把你肩膀摇烂大吼,你才能认清性教育的重要吗? 值得欣慰的是,在浙江某校区,从3月中旬安装计生药具自主发放机,至今已累计发出避孕药具1000余盒,每周都要来补充,否则会“断货”。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