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石川
王石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92,535
  • 关注人气:6,7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新华网评:社科院研究员不以抄袭为耻的底线之惑

(2015-07-13 21:57:36)

新华网评:社科院研究员不以抄袭为耻的底线之惑

2015年07月13日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评:社科院研究员不以抄袭为耻的底线之惑

微博截图

  王石川

  学术界又现抄袭门,这次的“主角”是中国社科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刘钢。刘钢于7月8日在科学网实名博客发布了一篇关于换头手术的文章,随后有网友发现,这篇文章和别人此前发表在报纸上的文章大段落地一致。面对质疑,刘钢微博回应称“我承认那篇文章就是剽窃了,又当如何”、“什么是脸”。目前,刘钢已将上述言论全部删除。(《北京青年报》7月12日)

  荒唐!可笑!看了刘钢疯癫式表演,不少人也许会有此感慨。如果这事到此为止,刘钢能够留有余地,或者真诚道歉,人们除了哂笑,呵呵几声,也就罢了,但是刘钢的傲慢和强悍,太出乎人们意料。这事不能仅仅成为茶余饭后的笑料,更应该探讨它的怪异之处。此事之所以备受关注,就在于它刷新了公众的正常观感。冲突者起码有三,每一点都带来了底线之惑。

  其一,与“高知”不相匹配的粗鲁。刘钢1998年获得博士学位,现任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无论高学历还是供职单位,皆能证明他是高级知识分子。身为“高知”,即便做不到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也不能出口成“脏”,大放厥词吧。读了那么多年书,起码应有修为,应有教养,何以歇斯底里,信口雌黄?

  其二,与学者不相匹配的操守。任何有节操的学者,都不会抄袭;抄袭被曝光后更不会振振有词。然而刘钢的表现过于“奇绝”,比如“就是剽窃了,又当如何”,“什么是脸”,称“人至贱则无敌”是真理,还说什么“恶名也是名”,“我是垃圾中挑出来的,怎么样呢”。一个学者到了这种地步,夫复何言!

  其三,与知识分子不相匹配的无知。知识分子,当有学问,当在某些方面有所造诣,当有健康的价值观。而刘钢的某些言辞,根本不像知识分子,比如“不用替我担心,我吃财政饭,纳税人给我发饷”。被纳税人供养,就以抄袭与狡辩告慰纳税人?此类话,即便是最不知好歹、最无道德感的人,恐怕也不会理直气壮地说出来。

  不知道刘钢当时为何如此撒泼?也许是为了出名,也许是破罐子破摔,也许没有预料到事态发展以至于情绪失控。但显然,刘钢的行为拉低了自身形象,使知识分子形象受损,也殃及了中国社科院的形象。其实,他并不傻,在当时回应网友质疑时提到,“你不要把我个人的事情与社科院扯到一起,忒没劲”。这说明他还是有所畏惧的。

  如今刘钢已将微博上的相关言论全部删除,不知道是受到了压力,还是觉得此前的回应不得体。删除微博,不能就此罢了。还应探讨两个问题。

  一是如何对待博客抄袭?刘钢抄袭的文章不是发表在刊物上的论文,不是评定职称,而是发在科学网的实名博客上。博客抄袭很常见,但是抄袭就是抄袭,发在哪里丝毫不影响对抄袭的认定,哪怕没有通过抄袭谋求私利也不等于抄袭就可容忍。

  二是如何处理此类抄袭?由于抄袭不是以论文形式发表,刘钢所在的单位和科学网的管理部门似乎无法严肃处理。但是,科学网和社科院都不能坐视不管,应出台相关处理意见。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