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满也
满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0,911
  • 关注人气: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过完年了,给大家说说小时候的穷事

(2011-02-15 03:36:55)
标签:

文化

    1、黑面馍馍
   
农村人想把种下的麦子吃到嘴里,得把小麦拉到磨坊里推成面粉。那时候的磨坊已经有了小电磨,前五遍磨出来的是白面,五遍以后面粉开始发粗,叫“二黑面”。磨过八遍以后,就成了黑黑的粗面,我们叫“黑面”。
   
面粉等级到城里以后,变成75面、85面,我们搞不懂,我们只知道白面和黑面。
   
白面斡汤面条,二黑面做拌面,黑面是介于“面粉”和“麸皮”之间的粗粮,只能蒸馍馍。早晨上学的时候,妈妈从笼里面摸出一个黑面馍馍,切成两半,姐姐一半我一半,一边走一边啃,更穷的学生跟在我的屁股后面伸手乞讨,“给我些,给我些”。
   
后来家境好了,偶尔也蒸一些白面馍馍,但要装在大木箱子里,上锁,来了亲戚拿出来待客。春节是要蒸白面馍馍的,刚出笼的时候一人一个,初一初二放开肚子吃。初三以后白面馍馍入箱子上锁,黑的馍馍放开肚子吃。年过到初六,黑白馍馍也没有了,妈妈从笼里面摸出一个黑面馍馍,切成两半,姐姐一半我一半。

    2
、黑皮馍馍
   
十三叔当水管所所长,十里八乡赫赫有名的龙王爷,家境好,他是七爷爷的儿子。那时候的富裕也是有限的富裕,不饿肚子而已,稍好一些而已,能多吃几个白面馍馍而已。
   
村上的人上地干活,七爷爷抱个拐棍蹲在门口的南墙下晒太阳,看见到南来北往的人,七爷爷睁开眼睛喊一声,张家兄弟,到达家寨串亲戚去哩吗?李家亲戚,上个黄羊镇街街(gai gai)上去哩吗?走路的人过来和他喧一会,七爷爷又耷拉下眼睛抱着拐棍昏昏欲睡。躺的肚子饿了,他会拄着棍起来,到屋里面的笼屉里摸一个黑面馍馍,再回到南墙下,晒太阳,啃馍馍。
   
有一回,七爷爷摸一个馍馍来,掰开一看,皮是黑的,芯是白的。
   
那时候,十三叔家已经有条件吃白面馍馍了,但十三娘舍不得,她在蒸馍馍的时候做了些手脚,想让儿女们吃白面,让七爷爷吃黑面。她在白面馍馍外面裹了一层黑面皮,特意给七爷爷特意叮嘱说,价的爷爷(“价”是武威人的第三人称,泛指所有概括不了的人和对象。价的爷爷,意思就是娃娃们的爷爷),你吃馍馍就从最上面那一笼里面拿,那一笼里的馍馍鲜(xuan,发酵比较好的意思)一些,面白一些。
   
没想到七爷爷天天晒太阳也挺能磨牙的,上面一笼黑面馍馍很快吃完了,手伸到下一笼,摸出个黑皮白芯的馍馍出来。
   
十三娘下地回来,进门的时候冷不丁挨了七爷爷一拐棍。“你这个坏婆娘啊,你这个娼妇啊,这么黑心的事你怎么都想得出来?”
   
那天下午,七爷爷站在路边上,手里拿着那个黑皮白芯的馍馍给下地的人看。路过一个,他就说一遍,“你了卡(武威土话,意思是你看一下),你了卡,这就是我们那个坏婆子做下的事”。

    3
、偷馍馍
   
那时候家境已经好一些了,黑面馍馍能放开肚子吃了。有一天抱着半个馍馍在外面边吃边玩,满积生和满怀生跟在后面,“给我些,给我些”。都给了,他们还不够,鼓动我说,“再偷个去”。
   
回家偷了一个馍馍,塞到怀里鼓囊囊的,感觉不对,就塞在面棉帽子里面,顶在头上。那天下午妈妈在院子里搓苞谷,我心里有鬼,出门的时候偏偏踩在苞谷棒子上一跤摔倒,帽子和馍馍全都滚到地上。
   
妈妈打我们是很厉害的,经常是好话没两句巴掌就扇到脸上。那天下午没挨打,问我,你偷馍馍做啥哩?我结结巴巴的说,满、满、积、积生和满、满怀生在外面哩,想吃、吃个馍馍。妈妈再没说话,起身进屋,拿两个馍馍出来,说,给给去。

    4
、那一年中秋
   
那一年中秋,家里蒸月饼,顺便蒸了三大笼白面花卷。出笼以后,我们每人一个,夹着油炸大蒜吃。妈妈怕我们没饥饱,说,行了,留下个肚子,后晌(下午)再吃。说完话,把厨房门一锁,下地干活去了。
   
但还想吃,怎么办?找了一个长葵花杆子,上面按了一棵大钉子,想爬到房顶上去,从厨房的天窗上钓一个馍馍出来。
   
那时候我大概七八岁,怎么爬上房顶是个大问题。我从院墙往上爬,院墙是土块砌的墙,大概有三、四米高,爬墙头上的时候,两只手紧掰的一个土块脱落了,我抱着一个大土块从院墙上摔下来,土块重重的砸小肚子上。
   
农村打土块的模子有固定尺寸,一个土块差不多等于八块红砖,还要略宽一些,而重量显然要比八块红砖重。
   
站不起来了,爬到墙拐角的煤灰堆上,不敢哭,不敢叫,不敢喊,就那么爬着。利利的西北风吹过来,吹的脊背发凉心里发酸。三十多年以后,那天下午的情景历历在目。
   
父母亲下地回来,看我脸色煞白,问,怎么了?我说,肚子疼,但没敢说为什么疼。父亲把炕头煨热让我爬下去焐了一会,问,好一些了没有?我说,没有。父亲说,去请一下医生大爷爷吧(我们的爷爷辈上有个医生,大家称呼他为“医生大爷爷”)。我说,不请了,给我个馍馍吃吧。
   
吃完馍馍,睡到第二天,肚子不疼了,好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