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拔哥的博客
拔哥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96,985
  • 关注人气:1,6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拔哥食单@/《旧时记忆/蒜说》

(2020-05-08 08:56:49)
分类: 美味在舌尖

拔哥食单@/《旧时记忆/蒜说》

山东人喜欢生吃大葱和大蒜,走到那里一闻那满嘴的味道就知道山东人在,男爷们好说,嘴里臭就臭呗,要是大姑娘就有些不雅了,所以山东人生吃葱蒜,一般只限男人,吃水饺,特别是羊肉水饺,吃炸酱面,吃锅贴,吃煎包,上海叫生煎,青岛叫炉包,也都来一碟香醋,几瓣大蒜。

下蒜的时节,有许多蒜苔应市,今年蒜苔只有几毛钱,估计大蒜也贵不了,“蒜你狠”今年狠不了了,菜贱伤农,是中国特色,不是咱们关心的事儿,吃几瓣蒜,影响不了本人的经济生活,也不会因为贵贱,影响吃蒜的喜好。

我自小喜欢吃大蒜,现在有漱口水,有不值钱的牙刷,有随口的茶叶,去掉口腔的味道,不是难事儿,过去,上海人不吃生蒜,但是上海的菜贩大多都是山东人,切临沂地区居多,过去有贩葱姜蒜蔬菜等习惯,民国时期,上海的山东人做警察,做保镖,一直延续到淮海战役,共军南下,上海又留下许多山东干部,所以,上海人讨厌大葱大蒜的生味道,可是又离不了这些做饭的配角,幸好,当下,蒜蓉蒸,砂锅焖,蒜瓣烤,满上海也是蒜味扑鼻,上海的丈母娘也不太嫌弃山东女婿了。

过去,没有冰箱,剩菜剩饭舍不得扔,一家人晚间一起吃个饭炒个菜,吃不了,第二天中午就回变馊,也不知道那时候变馊的速度那么的快,变馊的剩菜,砸一头大蒜,加适量香醋,调拌一下,吃不出馊的味道,倒像是一味新菜再吃,有菜吃,在一个年代是件幸福的事,济南当地,还有几个和大蒜有关的吃法,捣一头蒜泥,加麻酱,香醋,调虾皮儿,或者,煮熟哦的鸡蛋,加麻酱,香醋,拌在一起,都是夏天应季的佐餐小菜,大蒜拌黄瓜,拌皮肚,拌茄子,拌豆角,拌猪头肉,拌野菜, 其实最忘不了的就是拌馊了的剩菜。

再有三周估计就要割麦子了,很快就是小满,中间有个端午节,随后就是芒种了,这是一个有味道的季节,杏儿的味道真好,嗅一下,竟然有乡野阳光和雨露集汇的味道。金黄的麦茬杏携和着彩珠一般的樱桃,金黄的甜瓜, 墨紫的桑葚,嫣红的草莓,紫红的李子,一并涌上餐桌。

当然,大蒜的应市,晾晒,成辫子状,那个时候,是一年的储备,还有在大量蒜苔上市的时候,买来蒜苔,开水烫一下,晒干,做成干菜,冬季里拿出来,热水一泡,依旧是一味好菜。据说大蒜可以防癌,医学,新闻,八卦,都有评说,吃着顺口,吃的习惯,山东的胃口,就是离不了生吃的葱蒜。还有一句无聊低劣的广告词“世界大蒜看中国,中国大蒜看金乡”,把一个地产挂钩也太拙劣了,不就是一头蒜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