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拔哥的博客
拔哥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68,850
  • 关注人气:1,6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拔哥信口说@/《久违了那记忆里的发辫》

(2018-08-07 10:37:59)
标签:

杂谈

分类: 拔哥信口说
拔哥信口说@/《久违了那记忆里的发辫》

人的美丽,是个整体,比如,面容,五官,身高,胖瘦,肤色,还有就是那一头秀发,国人历史都是蓄发,盘头因为不剪发,长及腰际的头发不方便而且热,所以盘头,再应为当时儒家的风气,传说是孔子的弟子带动的盘发髻的风气的。马尾也有,不过多为在家睡觉前把盘着的髻拆了后,披发多为睡觉时,苏轼当时就是每天临睡前都要拆散发髻梳头活血,然后头发披散着睡。或者洗完头会披发。一般出门古人都是盘头的,看上去庄重。大辫子多为少数民族。

五十多年前,女孩还都是梳辫子的,从女童到少年,就是有了一条细细的发辫,粗壮到发辫齐腰的时候,美女也就长成了。身后婀娜多姿的扭动,辫梢的随风摆动,裙裾在微风中鼓动,朴实的布鞋柔软的在起翘中前行。文革的变化曾兴起过剪发辫的举动,长长的发辫是封建主义残余的四旧,而花枝烂颤的卷花烫头则是对美帝苏修的崇洋媚外。

过去梳过花辫打过蝴蝶结的姑娘,现在最起码是大妈级别,从什么时候,在眼前消失了那黑亮柔滑的大辫子,从什么时候在理发馆吹风打蜡定型变成了洗头房美发厅发屋,至于,男女区分长短的发型,也已经一去不复返 了。

光头的女孩是时尚,披肩的男孩也是时尚,脑袋上梳以冲天揪的也可能是老汉,现在梳小辫的倒是时髦的祖母。年轻时背后扫一眼齐腰的长辫子,眼神跟了老远,现在,露脐露臀,也没有稀奇的眼光,满街都是游离散黄惨淡无神的白眼球。紧盯着的万恶手机之屏,一双花苞还未绽放的女童,被她妈的留恋贪婪的目光投入了海洋,万恶的手机,万恶的浏览,这可恶无知的妈。

儿童的发辫,细而黄,待到黑又亮,粗又长,那姑娘就有了妩媚动人的女人模样。发辫是可以出售的,做成假发,戴到那些秃顶的脑门上,多年长成的发辫也是烦恼不断,洗梳也是麻烦,洗发水用的多也是对环保的不好,老母亲九十岁了,用了早期肥皂后期海鸥洗发膏,至今,黑发还是多数,不像我光溜溜黑白全无。剃头也是爽快,满清把前方脑门刮净,一条大辫子拖后,民国就是分头,平头,圆头,利索多了,而城乡老幼光头居多,文革以后,绿军帽掩盖了发型,只有改革,给头发带来了方向,披肩,自由,奔放,卷曲,长短,爆炸,拉直,化学,诡异,火红,银灰,焦黄,嫩粉,比动物皮毛的颜色还要灿烂,这就是眼神严重劳累以后的疲软。

留恋长辫耳旁细细的绒毛,那耳朵还是透明的血管可以看见,蘸着水梳顺畅以后,几个指头,掐着三缕,快速交织的完成,一根皮筋栓的结实,如果发辫松动了,或者散开了,那肯定是一种不好,灾难,打击,大祸临头到来了。

发辫远去了,只有NBA黑人球员,肥胖的黑妞,头顶上一捆细细的辫梢,即便新疆的各民族,去了一趟,也没有见到盘旋如伞一样飞舞的发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