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作家网#小说:鲜花与金钱

(2018-05-29 08:16:32)
标签:

小说

鲜花

金钱

校长

女人

分类: 小说

短篇小说:

 

鲜花与金钱

 

吕斌

 

李青水迈出屋门,东边射过来的阳光晃得他脑瓜门子生疼,他眯起眼睛低下头。迷糊劲儿过去,他听见有人在街上嚷吵着找他家,他听见声音挺熟的,还没想起来是谁大门就开了,乡政府的吴秘书挤进来。这是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一副笑面,他好像找了好一会儿李青水的家才找到。他对李青水说:“我记着你家在东边,怎么跑到西边来了!

李青水往东一歪头说:“那不又起来一幢楼吗!我就被挤到西边来了!

吴秘书看看院子东边的白色三层洋楼说:“哈,刘小山这小子真他妈的有钱,这楼整的够豪华的啦!

李青水想笑没笑出来,心里不是滋味,这年头有些事啊……

吴秘书走到了李青水面前,仰起头看看李青水的三间土房说:“我说你这房子是三十年不变呀,比邓小平的政策差不啥呀!

李青水自我解嘲地说:“自治区劳模嘛就得住这个!

吴秘书说:“啥话呀,全国劳模还得住马架子呢。走走走上屋,我有军机大事要跟你商量。”

两个人面对面地坐在炕上,都不会抽烟。吴秘书喝一口李青水给他沏的茶,“呸呸”地吐着茶叶末子,说你这校长当的真够损的,来人你给喝“荞麦皮”。

李青水微笑着不说话,等待吴秘书说正事。

吴秘书说:“你向全乡教师干部作模范事迹报告的事定了,就是差在场地上,全乡能容纳几百人的会议室只有供销社一个,租人家会议室人家要钱,这钱得你们中学出!

李青水皱起眉头说:“中学哪有钱,欠工程款还交不上呢!

吴秘书说:“全县的重点中学还差这几个钱?陈乡长说啦,这是个政治任务,你不能摆自治区劳模的架子抹乡党委的脸!

李青水叹一口气,他想说我不当这鸡巴劳模了,每次话到嘴边都说不出,那像个劳模说的话吗?他也只能说:“想想办法吧!

两个人朝院外走的时候李青水愤愤地说:“现在啥事都和钱挂钩!”吴秘书说:“金钱世界嘛!”他眨眨眼睛笑望着李青水,很是意味深长。李青水低着头,有两只家雀从他们头上掠过。李青水一想到学校工地停工待款和家里的一些困难就心里发沉。

两个人走出大门,东院的刘小山推摩托车走出大门,后面跟着他儿子,他儿子推着一辆旧自行车。吴秘书热情地跟刘小山打招呼,刘小山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可能他儿子自行车有毛病,刘小山弯下身去鼓捣。吴秘书走过去蹲下很近乎地跟刘小山说话。李青水感叹:一个乡党在自己面前指手画脚,在一个大款面前就成了下三烂!李青水没有走过去,小时候刘小山调皮捣蛋学习不好,李青水就看不起他,刘小山发了财李青水敬而远之,他也知道自己这种高傲出于不服气,可有什么办法呢,自己比刘小山多念了个破大学就成了这德行!

李青水对吴秘书大声说:“我先走了!

  吴秘书回过头来说:“忙啥?咱们一起走!”但他蹲着不动弹,继续看刘小山修车子。

  李青水推着车子朝村口走,听见两个人说:“刘师傅,你这么有钱咋不给孩子买辆摩托?

  “小时候让他多吃些苦,大了懂得奋斗!

  李青水跨上了车子,思量,这土财主也懂得资本主义国家那一套育人方法?做法和自己苛刻地要求孩子读书如出一辙,看来这家伙不是富有的外壳裹着个贫穷的肉体,这肉体里也有真货。

  出了村口拐上土路,李青水扶着车把蹬着车子,撒目着路旁的田野,回想到自己当年如何刻苦读书考上大学;刘小山如何旷课逃学不成气候。自己当了教师后来又成了全省闻名的模范教师;刘小山盖房搭屋当包工头子成了拥有数十万的款爷,谁比谁强?

  李青水家所在的村子离乡中学所在村子四五里路,骑车子只需二十分钟。李青水一走进乡中学校院就心情不好,院中心立着一座四层楼的框子,满院子是石头砖块什么的,乱得像垃圾场。因为欠工程款,建楼工程停工,只有几个农民工在楼下懒懒地填坑搬砖。旁边待拆的土瓦房里传出来老师的讲课声和学生的读书声。这个该杀的刘小山,不交足工程款他就这么拖着,他除了认钱什么都不认。当初真不该将工程包给他,当然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那是春天的一个晚上放学,他一进家门妻子腰上扎着围裙,站在屋门口笑盈盈地迎他,什么喜事让妻子这么高兴?他见妻子端到饭桌上的好饭好菜起了疑心,他狐疑地看着妻子。

妻子说:“瞅什么?不认识了?

他问:“什么事?

妻子知道瞒不了他,悄声说:“刘小山来过。”

“他来干什么?”李青水这么问,心里却想起一句民间俗语: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

妻子去开柜,李青水跟了过去。妻子从柜里掏出一个报纸包着的包,四四方方的。妻子把个包往柜上一放兴奋得脸都红了。李青水摸摸那个包就知道里面是什么了,吓得脸都白了。

妻子讥讽说:“倒是穷教书匠,吓那个死色!

李青水说:“给他送回去!

妻子说:“他说他找过乡长了,乡长答应中学那个工程给他,只不过顺带着你。”

“不行!”李青水吼一句,转身去吃饭。

妻子叨咕说:“有人找你给孩子转学你不收这东西行。他刘小山是谁,这点儿对他来说是十牛一毛,咱们女儿念书需要钱呀!

“不行!”李青水说。他想,要了这东西,在刘小山心中就成了小人,我不能给他这么个形象,我李青水到啥时候也比他强!

李青水当晚就给刘小山送了回去。刘小山热情地推脱,说是从小在一起长大,互通有无不是送礼。李青水火了:“你要不拿着我就扔到街上了,都是你惹的祸,弄得我们两口子闹意见!”吓住了刘小山李青水就走了。后来工程还是包给了刘小山,因为乡长一次又一次地找李青水。李青水明白陈乡长为什么这么积极,但又不敢硬顶,中学是在乡的地盘上,相互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李青水把车子放在平房办公室的窗下,朝楼框子走去,思量着这楼到底咋办。马上要暑假了,暑假后开学上不了楼影响招生,找过乡长,乡长说不给人家钱人家能给你干!听听吧,他胳膊肘往外拐起来了。找刘小山吧,又见不着他面,这家伙工头当大了,不上工地,不和人谈工程,全由人代理。

李青水还没走到楼框子,一个干活的农民工走过来,他浑身是土,胆怯地笑着说:“李校长我求你个事!

李青水走着说:“你说吧!

农民工跟着他,左手掐着一盒烟,右手举起一根儿烟:“你抽烟!”李青水不理,说:“我不会,有事你说吧!

“我亲戚有个学生要往这个学校转。”

“为啥要往这儿转?

“这还用问吗,你这儿升学率全省闻名,谁不往这儿挤!

李青水感叹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呀!

“我亲戚说,除了交足择校费,还再给你个人这个数!”农民工向李青水伸出两根手指头,那手指头沾着泥土。

  李青水站住了,扫一眼那个人的手指头,厌恶地移开眼光:“只要县教育局手续齐备,我就接受。你可记住,我不是看在你那两根又脏又恶心的手指头上。”

  那个农民不识趣儿,以为他的计谋得逞了,李青水拿架子。省级劳模嘛,没有点手段能当上。他说:“我已打听好一年外地转来多少学生。”他说了一个学生名字。

  李青水一听那个学生名字,立刻想起有人私下议论,某某念叨给李校长送了礼才转成学的。李青水气涌上来,说:“我本不想跟你多嘴,可我发现你有些事还没弄懂。有的人求上门来,我看他家穷孩子又求学心切,就起同情心帮个忙,他却拎来两瓶劣质酒,我让他丁当地拎出去不合适,就留下了。他出去之后就说给我送了礼才给他办的,你说这叫啥人?

  李青水说完,大步朝楼走去,扔下傻鸟一样的那个农民。

  晚上李青水不管怎么忙,他都看护着小儿子学习,小儿子学习成绩不好,他有时见儿子作业做不对就吼叫,甚至动手,他在大学里也学过教育心理学,知道骂和打是错误的。可他心情不好控制不住,儿子念一二年级时他常挂在嘴边上的是:要是不好好学习就像刘小山那样!那时刘小山还是穷光棍儿,这时不但有老婆,还有情人,并且是县城里的大美人。他现在那句“不好好学习就像刘小山那样”到了嘴边就咽了回去,那样不好吗?要楼有楼要钱有钱要情人有情人,人间的欢乐他都享受到了,活到那份上也就满足了!

  李青水就是李青水,他的出身和经历告诉他,人没知识就是白活,刘小山那样的人除了钱一无所有,不值得羡慕。

  这天晚上李青水正跟儿子吼,听到街上一阵摩托车响,李青水顺着窗户望出去,刘小山骑着摩托车从大门口冲过去,他们从镇子工地回来,李青水听说刘小山天天从镇子工地回来故意慢开摩托,让骑自行车的儿子跟着,说是让儿子锻炼意志。他的残酷比我李青水对待儿子厉害呀!

  妻子走进屋来递给李青水一封信,李青水看看信封是在省城念大学的女儿来的,他胆怯地不敢看信,因为女儿每次来信都是要钱。他问:“啥事?

  妻子说:“还是要钱。”妻子去了外屋,在外屋喊,“圆圆,别写作业了,听他嚎还有头,吃饭!

  李青水吃饭时又动开了让女儿休学的心思,家里存的钱他都捐给了学校工程和帮助贫困学生读书了,女儿念书实在没钱了,他想跟在女儿所在大学当校长的同学商量商量,让女儿休学一年,回来挣点钱,然后再接着读。他把这个想法跟妻子一说,妻子问:“女儿回来去哪儿挣钱?

  李青水说:“到哪个工地干小工。”

  妻了诧异地看着他,她没想到男人竟想让女儿去干刘小山那种活儿。李青水不瞅妻子,埋着头吃饭说:“你别一惊一炸的,让孩子受受累有好处!

  这样做妻子接受不了,愤愤地说:“人家给钱不要,却叫孩子去卖苦力,从小你就逼她读书,就读出这么个结果呀!

  是呀,你为了一个劳模的臭面子就难为孩子。李青水恨恨地想,你这劳模不是自己当,是老婆孩子都陪着你当,李青水呀李青水,你是个顶顶熊蛋的男子汉!

  李青水放下筷子,起身往屋里走。妻子见他眼含热泪就不忍心再说什么。

  李青水在屋里坐那么几分钟就朝屋外走,他心火一攻就决定去找刘小山。学校工程款交不上,工程不能再拖。不能说求他,要说跟他商量,对,是商量。学校不是我李青水一个人的,是全乡老百姓的,盖楼为了孩子,你刘小山不能只为了钱,还得为了点别的,为了什么你刘小山应该清楚。你是这块土地钻出来的,还将埋入这块土地,和别人没什么两样,牛性个什么?

  街上很黑,一片沉寂,远处的查布杆山隐去了巨大的身影儿。李青水顺着街旁走几步,望见灯火通明的刘小山楼时犹豫了。咋说这也是求人,你当刘小山是傻子呢!从小就瞧不起人家,如今又和人家别别扭扭的,人家能给面子吗?

  李青水转回来,走到自己家门口刚想进院,想想又不甘心。转身又朝刘小山家走去,到刘小山家大门口,没有勇气进去,又拐回来。李青水在黑黑的大街上转来转去。

  刘小山的大门口走出一个人来,踏踏的脚步声响近了,才看清是刘小山的儿子。刘小山这儿子念书时学习不好,没少挨李青水的训,可他儿子怪呢,见了李青水总是李老师长李老师短的,特懂事的样子。刘小山儿子跟李青水打过招呼,李青水问他干什么去。那小子说:“我爸爸晚上不喝酒睡不着觉,我给我爸买酒去!

  李青水猜不出刘小山这是享受还是劳累过度造成的,他问:“你爸喝啥酒?

  “五粮液!

  李青水惊讶,一瓶五粮液七百多元,可供一个学生念半年书,他问:“咱们村小卖部还卖这种酒?

  “我爸让小卖部特意给进的。”

  李青水躲回自己家大门里,等刘小山儿子返回去,他又朝刘小山家大门口走去。这回他给自己鼓劲儿,昂首阔步往前奔。他到刘小山大门口,刚想去推大门,忽然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他转回身,看见他自己家大门口有人晃动,是不是有人监视自己?他返身慢慢往自己家大门口走,装作无所事事地散步。接近自己家大门口,看出那个人好像犹豫什么。那个人听见脚步声,匆匆离去,影绰绰像是李二婶,她有什么事呢?

  早晨到学校,李青水疲倦地坐在椅子上,心灰意懒,光有一腔豪气是解决不了工程款的,只有想出实实在在的办法来,有了钱就什么都好办了。他这才发现,他和刘小山是一类货色:喜欢有钱!

  其实对于他这个远近闻名的模范教师来说,想挣钱也是举手之劳,而且是财源滚滚,多少个学生、多少个家长都求他开办补习班,他不干,上级有文件不让给学习补课,他就不能补;再说捐款,学校盖教学楼这片土地上的子孙都能受益,让家家户户捐款哪个敢打驳回?可上级也强调过不让乱摊派。刘小山不管这些,把钱挣到手为目的。这世道咋这样了,让人憋气又没有办法,不服气不行。李青水胡乱地想着,顺手摸起办公桌上一封信,这封信在办公桌上扔两三天了,他没时间看,信是在北京国家机关的一个学生写来的,是一封平常的信,李青水的心情却格外愉快。

他每次收到远方学生的来信都沉浸在幸福之中。他也知道这种信解决不了他的衣食住行,但他就是满足,这种满足不是多少钱多少财宝能换来的,他一读到这种信就觉得在这个乡村中学熬一辈子值。他看到这种信就像看到放飞的风筝在空中飞翔,那种愉悦的心情只有放风筝的人才会体会到。

  院子里一阵摩托车响把李青水从自我陶醉中拉回来,他顺着窗户望出去,见刘小山骑着摩托冲进了校院,这家伙从这个工地开工他是第二次来。他包着好几个工地,平时就泡在镇子上那座情妇楼里,他老婆为了保住“妻籍”,不敢干涉他。李青水看见刘小山下了摩托背着手踱到楼前,跟那几个农民说话,那几个农民工垂手直立,像士兵见到了元帅,受宠若惊。

  李青水嘁了一声,心里话不就是个臭包工头子吗,你钱多有我教的学生多吗?我教的学生遍及赤北大地,北京还有呢,你刘小山呢?握着两个血汗钱就来我校院充大尾巴猴子!李青水胸中有气走出屋去,站在门口,顶着阳光卡着腰大大方方检阅校院,他尽量让自己的神态表现出理直气壮,他那么笔直地站着就豪迈地想到了“冻死迎风站,饿死不出声”的俗语,想到这俗语就有几分自嘲,我怎么刚强也是穷呀!又有几分自傲,我就是穷的剩下一把骨头,骨头也是硬的!

  刘小山对那几个农民工比画一阵子,朝李青水走来,手上拎着的红头盔在阳光照射下一闪一闪的,刘小山走近李青水大咧咧地说:“李校长挺悠悠闲呀!有水吗?讨点喝!

  李青水说:“你个喝营养液的人还向人讨水喝!

  刘小山知道李青水讥讽他,他明白像李青水这种人,你就是挣上千万、上亿,他也瞧不起你,包工头子肚子里能撑船,干这个啥羞辱没受过,能和你个穷种一般见识,他说:“家趁万贯也有个措手不及呀!”李青水说:“要说钱我不敢吹,水嘛,多大的肚子都能给你灌饱了!

  刘小山听着不自在,还是尽量让自己笑得自然些。

  两个人进了屋隔桌而坐,这是两个人成年后从没有过的事,气氛上像是赴宴斗鸠山,表面上无所谓,心里却剑拔弩张,敌对的心态太强烈了吧?一时都无话可说。刘小山无意间看见桌子上的信,信手拿起来看看说:“哈,你的学生都当京官了!

  李青水说:“那算啥,还有出国的呢!”他想,在这种小丑面前就要骄傲一些。

  刘小山赞叹说:“教书这行当也不错嘛!

  听听这口气,瞧不起教书的!李青水问:“你一天抓挠多少大钱?”刘小山说:“钱是要挣,也不是天天就为了钱!

  李青水问:“你除了为了钱还为了什么?

  刘小山不钻李青水的圈套,平和地说:“干我们这行的最看重的是盖多少好房子,在咱们县到处都有我盖的房子,到哪儿一走,都有房子向我敬少先队礼,就像你到哪都有学生向你敬礼一样,那心情和你看了这种学生信一样高兴。”

  李青水舒一口气,心情不那么坏了。刘小山这话说得中肯,看来,哪个行业的人对自己的成果都津津乐道。李青水心中撤掉了警戒,他看着刘小山一口接一口喝水,略带几分歉意地说:“没好茶你将就着喝吧!

  刘小山说:“我从来不喝好茶,人喝水就是为了解渴,浪费不是咱农民的本色。”

  李青水想到他晚上喝五粮液的事,笑了。他想趁这个时候说说工程款的事,这个时候说事好商量。

  刘小山见李青水心情好起来,问:“你女儿在大学学的什么专业?”李青水说:“学的法律。”

  刘小山问:“她的那个大学有建筑专业吗?

  李青水这才听出刘小山不是来闲坐,就又警觉起来,他打消了说工程款的事,想看看刘小山到底要干什么。他说:“没听说有,你要招几个那个专业的毕业生吗?

  刘小山说:“咱一个农民工程队谁愿意来!

  李青水说:“高薪聘请嘛!

  刘小山连说:“不行不行,咱们啥身份还不知道?”接着是一句粗俗不堪的话。李青水皱了皱眉头。

  刘小山说:“我想让儿子上大学学建筑专业,自费!

  李青水半讥讽半提醒地说:“那不耽误挣钱吗?

  刘小山说:“往远看不亏,没知识吃不开,我顶眼热你们!

  李青水说:“我们可受穷呀!”刘小山叹一口气,眼睛里发亮。

  李青水窥出刘小山为早年没念好书心痛,有几分同情他,安慰他说:“自费也一样!

  刘小山摇摇头:“那终究有买学历的嫌疑,不实在。”他看着李青水说,“你在大学有熟人,我想拜托(他说拜托,不说“求”)你给我儿子联系一下,你个人需要多少费用我都出!

  李青水说:“我在大学没有认识人。”心想,你以为有钱就什么 都有了?你那臭钱买不动我。

  刘小山一离开屋子,李青水打消了让女儿休学打工的念头,也打消了求刘小山缓交工程款了。他想,豁出去了,借贷款!

  晚上,李二婶来到了李青水家。李二婶眼睛红红的,她说:“我在你家大门口转悠好几天晚上了,想来想去没别的法儿,还是向你说了吧!

  李青水这才明白那天晚上在他家大门口转悠的是李二婶。李青水想可能她亲戚有孩子要转学,又没钱送礼才这样为难,他让李二婶坐,说:“二婶有事你只管说!

  李二婶一下又一下地抹着眼睛说:“我不想让小红念书了。”

  李青水吃一惊,李小红念高三,是全年级的学习尖子,考重点大学没问题。李青水知道李二婶家困难,李青水年年从学校拿出部分钱奖励优秀学生,也包括李小红。李青水说:“二婶,你可要为孩子的后半生着想!

  李二婶不做声,更加频繁地抹眼睛。李青水才发觉自己那句话说的没味,说:“小红念书没钱我可以帮忙。”

  李二婶说:“读书那些钱倒也能将就,可你二叔治病要花钱,家里日子也得撑着。我已经让小红到刘小山工地干活儿去了。我来找你,看看能给小红开个高中毕业证吧,小红为这个证老偷着哭!

  李青水心被猛地揪了一下,他咬紧牙关,不让泪水流出来,他发狠地想向李二婶表示点什么,比方说那毕业证无论如何也给小红开一本……可是他觉得表示什么都那么没劲,他很想大吼一声惊醒这个世界,让人们都反省一下我们该做什么!

  早晨一到学校,李青水叫来李小红的班主任,问明李小红已经一个周不来上课了,他大为恼火,责问班主任为什么早不向他汇报,并大骂班主任是白吃国家饭的废物,发誓给他处分!那班主任从来没有见过李青水发这么大的火,非常害怕,他结结巴巴地说,李小红母亲哭着恳求不让告诉李青水,他见李小红母亲可怜就……,李青水发泄光了胸中的怒气,打发走了那个班主任,又有些后悔这么不公道地对待这个班主任。这怨不得他,贫穷不是他造成的,李小红念不成书是没钱,要想让李小红这样的学生念成书,不是给一两个老师处分,而是要让这个地区富起来。

  李青水终于下决心办补习班或摊派或借贷款,刘小山为什么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为众多学生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枷锁?

  下午李青水站在楼下,正琢磨怎么让这楼框子变成能让学生上课的教学楼。有个老师从平房办公室门口冲出来叫道:“李校长,乡里来电话找你!

  李青水急赤白脸地说:“你就说我不在!

  那老师进屋又返出来说:“是吴秘书打来的,他知道你在!

  准是催那个模范事迹报告会的事。老子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哪有闲心扯那个!李青水气冲冲地冲进屋,抓起电话筒:“喂,我是李青水,啥事?

  那边的吴秘书说:“哈,真冲,吃横汉子屎了吧?我说你那模范事迹准备得咋样了?

  李青水:“我什么事迹也没有!

  吴秘书说:“你别冲我发火,这可是陈乡长让我问的。”

  李青水火在往下降,不作声,作模范事迹报告教育教育更多的人也是好事。吴秘书说:“我知道你急什么,租会场的费用有人替你出了,你准备好讲什么就行了。”

  李青水问:“谁替我们出的租场费?

  吴秘书说:“人家要求保密。这个人很佩服你,说社会需要这种模范,这年头当模范也是牺牲呢,为这个才给你出的租场费。”

  李青水感动了,社会上还是有人理解我。吴秘书说:“我是顺便说说这件事,正事是通知你来乡政府一趟,陈乡长找你有急事!

  李青水放了电话,思量陈乡长找他有什么事,是转学生的事吧?他转的学生有十几个了,听议论他每转一个学生都收一笔钱,他每次找李青水都说的那么热情那么急切,难道真是钱催着他?再不就是工程款的事,他收了刘小山的礼钱,工程款给人家要不上去,咋向人家交待?奇怪的是陈乡长每次找李青水都是到学校来,这次怎么拿捏上了?

  李青水不打算去乡里,他收钱让我给他擦屁股,玩蛋去吧!

  李青水在院子转一圈,想不出解决工程款的招儿,女儿念书的事、李小红退学的事缠绕着他。他想陈乡长找他,何不将计就计,去乡里听完陈乡长的要求,向陈乡长提出办补习班、向全乡老百姓摊派,办个养鸡场或让学生放假打工什么的,总而言之,允许学校抓挠钱!对,就这样跟他讨价还价,他不同意学校这些做法,他的要求就不答应!

  乡政府在村子西头,和中学同在一条街上,李青水骑着自行车五分钟就到了乡政府,陈乡长笑着把他迎进办公室,让座、倒茶,非常热情。隔桌坐定后陈乡长问:“这阵子忙够呛?

  李青水喝着茶说:“不忙不忙,赶不上乡长忙!

  陈乡长问:“你那工程不在那儿摆着吗?

  李青水说:“没钱人家不给干,不摆着咋办!

  陈乡长用食指轻轻地敲着桌面,眨着眼睛看着李青水,心里像是盘算什么。李青水成竹在胸,他要看看这位乡长大人葫芦里卖得什么药,然后再提自己的要求。

  陈乡长说:“我知道你这校长当的不容易,就说那工程,县里、乡里那些钱、学校筹的钱,甚至你从家里拿来的两万元存款都用光了,还是不够,再没有进钱地方,难啊!

  李青水一想到老师们为教学楼捐的款和自己捐的两万元款就心里发潮。刘小山心太黑了,别人都往外拿钱,他却拼命往自己兜里搂钱。国家咋制定这种政策,让这种人扎了刺!

  陈乡长问:“工程款的事有办法了吗?

  李青说:“没有,除非崩了刘小山把他的存款划归公家建教学楼用。”陈乡长说:“别那样,人家劳有所得国家允许的,是不是?

  李青水不作声,心想,说开了也是,人家没偷没抢,流汗挣的。可是、可是怎么想怎么憋气。

  陈乡长思思量量地说:“我叫你来是商量一件重要的事。”陈乡长打住,看着李青水,好像打量李青水的神态变化。陈乡长接着说:“有个人要跟你做一笔买卖,他打怵你的性格,不敢跟你说,就找我做个中间人。我呢,也犹豫再三,怕你不同意又想的太多,最后一想这也是好事,就叫你来了。”

  什么买卖?李青水讥讽地想,该不是捣腾军火贩卖大烟吧?

  陈乡长半开玩笑半探询地问:“你愿意做买卖吗?

  李青水坚定地说:“只要对学校有利,我愿意!

  陈乡长高兴地说:“我看也应该这样!这个人说你们学校今后每年送出去的大学生中有五个如果是学建筑的,他免收剩余的工程款;还拿出十万元做奖学金,奖励家境贫困又学习优秀的学生。”

  李青水浑身像忽地着了火,脑袋猛地胀大起来。他瞪大眼睛盯着陈乡长,陈乡长笑得那么亲切、坦诚。李青水浑身抖动,嘴唇干哆嗦说不出话来,憋得两眼模糊,耳鸣如鼓,欲喊欲叫!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