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有一种爱,叫慈悲

(2011-04-20 22:32:14)
标签:

身体河流

意念流

身心灵成长

免疫系统疾病

健康养生

杂谈

分类: 身心灵成长

在佛法中讲“慈悲”,不讲“爱”,它认为“爱”是一切烦恼的根源,主张断爱;

 

我们生活在尘世间,均为凡夫俗子,我们崇尚“爱”,爱在世人心中会引发一种温暖的、充满激情的甚至神圣的感受,是生命的源泉和动力;我这里所说的“爱”是指一种“大爱”。大爱,是一种无条件的爱,有宽阔的胸怀,用包容心,慈悲心去看待身边所有的人和事。因此,在“大爱”的驱使下,引发的是“慈悲”,而不是“同情”。“慈悲”是佛心,是清净的,是心中无敌,是无尽善意。

 

这是近期自己的感悟和总结,原本,可能我只是会静静地,一个人品味着,留在心中。可是几天前的一次身心灵沙龙活动中的经历让我起了动笔的念头,我要把它写下来,把这段经历写下来,感恩生命导师!同时,作为老师的个案,把经历和感受写下来也许对其他学员也有帮助;又也许,我的文字也可以帮助到别人开启一些生命的思考。再则,也可以记录下自己身心灵成长的印迹历程。

 

“有一种爱,叫慈悲”,让我感受到无限慈悲的是来自台湾的凌坤桢老师,他是让我写这篇文章的动力。

 

这是一场创伤复原技术的沙龙,凌老师近年研究出来的一门新技术,运用「自我疗愈-身体做工-意识观照-生命整合来进行全然身体的自我疗愈的工作。这个技术理论的基础基于身心合一,创伤在身体,疗愈也在身体,身体和心灵永远都是紧密地关联着。在我们生命中有很多事情,我们会随着时间流逝被头脑忘记,但其实我们的身体是有记忆的,一些创伤事件没有离开,相反它变成我们某种自动模式,或者某种信念种植在我们的身体里面,在没有了解这种技术之前我们毫无知觉。这个技术要求我们,要学会信任身体,以及对自己有更多的同情和包容。整个运作过程,我们可以带着一个自己由来已久的“问题”,这个“问题”可以是一个身体的症状,也可以是一个信念。过程分为两个部分,开启身体流和意念流。「身体流让我们的身体回到它动物性的本能来工作,是一种特定的身体复原的自动化程序,即动物不是用头脑去想,是身体自然来的。整个过程维持全程柔和细腻的自我身体链接和观照,感受着身体的感受,跟随着身体的脉动,带着类似静心的味道。「意念流当身体流运行到一定时间,潜意识自动会浮现出一些事件,这时候会伴随有各种情绪出来,在老师全程的带领下,老师会引导你完成创伤再现,情绪宣泄,关系调整对话,放下创伤,整合身体的过程。

 

在开始带领进入疗愈前,凌老师让大家准备一个“问题”,当天,我正好口腔溃疡发作,这个症状在我身体维持了十几年,于是,我想就把它当做这个主题试试看。心里抱着好奇和尝试的心态开始。

 

凌老师问:“芳芳,你的问题是什么?”

“口腔溃疡持续发作。”我回答。

“口腔溃疡?免疫性疾病体现的口腔溃疡通常是身体有愤怒和恐惧,还有对自己的认同。”老师说,了解完口腔溃疡的发作情况后,“直觉地回答,口腔溃疡对于你的身体有什么好处?身体很聪明,它一定知道在做什么?”

我纳闷地看着老师,心想哪里有什么好处,既然要求直觉,我脱口而出:“少说话,少吃饭。”

“好的,闭上眼睛...感受一下,你说少说话,少吃饭这句话的时候,你此刻的身体哪里有感觉?”

闭上眼睛,经过以前催眠课程的学习,现在的我可以比较快速地和身体实现链接。大概没有一分钟,脱离头脑的运作,完全经由身体,我感觉到我的双手掌心到手指部分热起来,还带着一些麻麻的感受。

“好的,现在放松你的手臂,让身体自然地流动,看看它想做什么?”凌老师说。这个环节我还是比较得心应手地,毕竟在今年之前的催眠课程上,我做过两次身体河流技术,我学会了信任身体,让它自然地发生。

这时,我的右手手掌带着热和麻,慢慢颤抖着,同时,不知道情绪从哪里就出来了,有一种悲伤的情绪出现,但是那时我的头脑不知道我怎么啦,为什么做这个动作,情绪从哪里来,统统不知道,心里就是暗暗提醒自己,全然地相信自己的身体,它自己会工作,让它自然地发生.....

几分钟过去,我的手掌慢慢自己翻过来,掌心朝上,泪如泉涌。在情绪中,老师温和而有力地问我:“你怎么啦?你几岁?”

那一刻,我一下子明白了,我怎么啦,我看到了自己跪在地上,举着右手手掌.....我说:“我7岁,妈妈在打我...”

伴随着手臂的颤抖,手心的寒气和发麻,在老师的问话引领下,我想起了小时候,我放学回家忘记了做家务,妈妈下班回来,心情不好,就让我跪下来,用木棒打我掌心的情景。

老师问:“妈妈怎么样?”

“妈妈在哭...妈妈心情不好,因为爸爸在外面有女人。”

老师说:“你同情妈妈!有愧疚是自己让妈妈难过吗?....”

伴随着问答,身体有了更大的反应和情绪,身体颤抖着,双手手心冒着寒气......我仿佛看见了自己那个时候,总是要听着门外爸妈的声音,如果稍微动静大一些,我就觉得他们又是在吵架,身体蜷在被窝里面颤抖,害怕难过着!我突然喊出来:“我害怕,我怕...我怕!”可是,那声音好像不是我现在的声音,事后好友告诉我,那个时候我的声音就像是个小女孩的声音,带着稚气,神情宛如现在我女儿的模样。

身体继续运作着,当有了更大的反应时,凌老师依然问着:“发生什么了,你怎么啦?”

我看到一个漆黑的夜晚,我睡着了,家里没有电,妈妈拿着油灯走到我床前把我叫醒了,她说:“你爸爸还没有回来,肯定是在那个女人那里,你起来陪我一起去看看!”我们去了那个漆黑的院子,我和妈妈躲在大堂处注视着那个门,妈妈让我去叫门,问问看爸爸是不是在那里。脑子浮现着这些画面的时候,那一刻,我头晕了,忽然眼睛黑黑的,我怕了,对老师说:“我的眼睛突然黑了,本来闭着的眼睛是透着常光的,那一刻黑黑地闭着,眼周的肌肉微微颤动着...

老师说:“是你的身体选择看不见!没关系,继续。”

那时候的我,哭得像个泪人一样,说:“我不敢去敲门,我怕,我怕,我怕看见爸爸在里面...我怕,我怕,我怕!”不知道说了多少声我怕....

老师说:“是的,那些不是你那个年龄应该承受的,你的身体记着那个感受。免疫性疾病通常是在童年承接了很多恐惧的原因。你想对爸妈说什么,你现在大声说出来!”

那时的我,在老师的鼓励下,好像终于说出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在爸妈面前说过的。这些年,我有个问题,经常会做噩梦,梦见爸妈又在吵架,每次我都会在梦里撕心裂肺,最后对爸妈喊着我想说的话和愤怒,最后,总是哭醒过来。这样的梦,在我的生活里面不知道重复了多少回。

此刻,当我的声音回应到我自己的耳朵里,我一下子好像就想起了梦里我的哭喊声,声音好像真是一个小女孩的稚嫩的哭声,她说:“我怕,我害怕,我不敢!这是你们的问题...我承受不起!我害怕...你们不像话,你们都不像话!”我泣不成声。

老师和师母,事后告诉我,我的手是冰凉的,发青。这时,老师让师母轻轻握着我的手,我感觉到一股暖流从指尖传递过来,老师走到我身后,扶着我的手臂,让我完全学会放下手臂的力量,慢慢一点点放下来....奇怪的是喊完了这些话,做完老师和师母协助完成的这些动作后,身体似乎慢慢平息了下来。

 

我以为,这次身体平息下来了,这次治疗应该也结束了。奇怪的是,几分钟后,我的双腿开始不停抖动着....在老师的带领下,我再现了小时候三个创伤事件,其中有两个,是我差不多都忘记了的。居然有些情节完全再现了,身体感觉喉咙一下子有个东西堵住了。老师说是愤怒,是当时没有发泄出去的愤怒。老师和师母拿来一个大的靠垫,让我一定要学会拒绝,用尽全身的力气把靠垫推开,学会要保护自己,要我喊出来,把当时的感受喊出来,很难,那个时候,感觉喉咙就是没有力量,没有勇气喊,就像小时候的我一样。老师在前面拿着靠垫,让师母到我身后去给我力量,但是不能帮我用力,一定要让我自己用力气去推开垫子,用力地!要我自己喊出来那些话!但是,在老师的鼓励下,我终于做到了!我做到了!老师说,原来你在那么小的时候就种下了这个信念*****像前面的步骤一样,身体慢慢平复下来。

 

疗愈结束了。

 

带给我无限震撼和收获的是,我多了一种对于身体疾病的解读方式,原来压抑愤怒和恐惧会伤害到自己的身体,我不记得,身体都在承接着它的后果。原来我一直以来一个信念的来源是在我那么小的时候就种下了。

 

更加让我感到的是,疗愈结束后,快午夜了。我的状态是身体还停留在7岁时候的状态,一下子回不来,走路的样子就像一个小女孩,慢慢地,一步一个脚印地。老师非常耐心地陪同我,鼓励我,“芳芳,现在是36岁的芳芳,看清楚了7岁时候的小芳芳的不容易,但是,她已经长大,靠着她自己的力量,试着去拥抱小时候的那个小女孩,给她全部地爱和接纳。慢慢走,一直在走廊里面陪我走了好多圈,那个时候的我,头脑已经完全回来了,心里着急自己耽误了大家太多的时间,希望自己能快点回复正常走路说话,让大家放心好尽快去休息。居然,被老师看出来了,老师说:“你不要总是去考虑别人的感受,你要学会放下这个固有的习惯,现在你最大,我今天就陪着你开始这个新习惯。你现在不用考虑别人,就全然地走路,走回到36岁的芳芳....”那一刻的我,脚步虽然还是个小女孩,但是心脑被老师的话触动着,那一刻,我决定要把这一切写下来,把对老师的感激记录下来!这个世界上,有这样不计功利的老师,全然地用“大爱”支持着我,帮助着我。

 

无限的感恩....

特此撰写,为凌坤桢老师和师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