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嫣·夜色尘香尽
朱嫣·夜色尘香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21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假美真爱

(2007-08-01 14:51:53)
    今夜在灯光下听音乐看书,突然就想起了很就以前自己的婚礼上,那些盛开的婚纱和艳丽的妆扮。自己的青春年华就这样悄悄地走了,依然是在落花飞舞的季节里一个人守着灯火,守着自己那些或许永不会收获的情感。
    离开是为了真爱,需要勇气。追逐大爱是需要智慧的,或者我的积淀还太浅薄,不足以抵挡世界上的风风雨雨,不可避免地受伤,不可避免地纠缠,不可避免地躲避,不可避免地孤单。
    放手的一刹那知道今天的风霜吗?一个人抵挡,是太冷了。
    然而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知道,我的心知道,那里,一盆炭火永远在燃烧,在等待那个冬天里为我掖好长围巾的男子。我没有违背自己的心,我是新鲜的,我是静洁的,我是从容的。只在深夜,我才如此坦然。白天的我,就象虞姬,甩着长长的舞袖躲避人世间种种的中伤种种的眼光种种的芜鄙。
    我必须学会在痛苦中坚强挺立,在繁忙中保持心静如水。
    尽管这种过程可能会很艰难,我知道这是破茧化蝶必然的代价。
    几年前在兰州的一家小院租房考研。同院有一家农村来的小俩口,男的长得很帅气,是个装修工人,女的带一个很可爱的三岁男孩子。女的不认生,刚遇见我,第二天就来找我聊天。女人,很容易聊到自己的丈夫孩子,她在担心丈夫单位的老板娘跟丈夫关系不明不白,丈夫工作的地方离这里很远,两三天才回一次家。我笑她过敏,不会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就不过安慰她,或者宁愿这样认为。
    女人平时很邋遢,蓬头垢面的样子。可每次丈夫回来前半小时,她总是会涂好脂粉打扮齐整出门侯在小巷口,说实在的,她的妆化得恶俗透顶,粉底和粉加起来每次该能抹半斤有余,眉毛画得太黑太弯,嘴唇画得太红太浓刚喝了人血似的,衣服又实在廉价得厉害,活象日本的艺妓出现在乡村的小街上。一开始,小巷里的人都有点哑然失笑的模样,时间长了就没人惊奇了。而我,渐渐地从一开始对她妆容的惊恐到后来的反感,到最后居然莫名其妙地开始为她的命运担心,开始喜欢她,开始感动于她的这一份爱情。她自己大概觉得很美,天地良心,她真的就那样带着恶俗的妆容很骄傲地、泰然自若地抱着孩子,挽着下班回家的丈夫,从小街的人海里有说有笑地回到租住的地方,一副贵夫人的满足之态。也许有人一撇嘴:“假成那样了,还张狂什么!”我却开始觉得,真的很美。有了爱情这个东西,一切都是光芒四射的。我相信这个。
    他们也有吵架的时候,屋子里没有什么东西,一张床,一个燃气灶,一个旧衣柜,多余的东西都放在床上,吵得最凶时也没有什么东西可扔。一开始,我会下意识地讨厌他们的吵嚷,觉得实在粗俗。可是,象对他们本人一样,我渐渐开始在他们和和美美的时候开心不已,而在听见争吵声时就担心起他们的幸福了,仿佛那是我自己的幸福。
    奇怪,夜晚的心是安静的,却又总有许多的往事在音乐的倾诉里悄悄地蜂拥而至。一个片段,一个人,一整个月或者一年,一种情绪。
    你瞧,我还恍然记起许多年前,当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看见市里最豪华的婚纱影楼带着摄影模特拍外景,那些女子个个美貌如花,戴着蕾丝花边的手套,长长的假睫毛就象天使的翅膀忽闪忽闪地排在眼睫边。我多么羡慕那些美丽的女子啊,一个女人,最美丽的时候可能就是穿着婚纱的那一刻。尤其是,当她的婚纱是为最爱的人而穿的时候。
    到我自己穿的时候,最爱的人不在身边,也许我是美丽的,也许我是空壳的。我那些孝顺公婆、相夫教子的最初对于婚姻的设想似乎还在,又似乎被大家象谈买卖一样论定我的身价银子,做生意一样讨价还价的烦琐,以及种种露出的荒诞抹上了一片意义不明的色彩。
    好在,也许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噩梦,好戏,一切都在身后的风景里活着。为了纪念,我们必须忘却。
    我们有什么不满足的?人总是在太多的欲求里迷失了自己的所有,开始惶惶不安,开始畏手畏脚。我不要这样的生活。
    或者,我能够回归到过去的安宁和闲适,彻底地安静了自己呢。
    在这样的时刻,我静静地睡去了。窗外雨声如泼,电闪雷鸣,一片繁华热闹。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