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嫣·夜色尘香尽
朱嫣·夜色尘香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35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婆婆

(2006-12-31 23:42:48)
         很久以来,一直想为我那勤劳善良视我如亲生女儿的婆婆写一段小文字,离婚6年以来,居然总觉得我离去造成对她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过失啊。
    第一次见婆婆的时候,我跟老公都还是初涉尘世的小屁孩,我始终没有想过要把老公当作结婚的对象——老公是我中专的同学,高我三级,我进学校的当年他正好毕业。第一次老乡会上,很内向的他居然能够有勇气来到我面前很大方的说:“过几天我去你们宿舍找你好吗?”出于礼貌,我点了点头。他到我们宿舍的时候好像是周末,我们刚刚大扫除完毕,一地的水渍,他敲门进来,宿舍的姐妹们赶紧让座,他惶惶张张地答应着,一个不小心,屁股滑了一下坐到了刚拖过的的地板上,一条月白色的裤子马上成了大花脸。姐妹们都大笑着跑出去了,留下他尴尬而勇敢地笑着,我也不知如何应对这种超级经典的场面。当时聊了些什么我有点忘了,但是我心里在想,未来我跟这个人只能做朋友,如果选了他做老公,他在我面前会自卑的,而我的老公必须是一个精神上强大自信的人,这样我会觉得安全。
    后来与老公的铁哥们、同班同学遇见,一见钟情的神话在年轻而有锐气的少男少女中间生根发芽,开始了我生命中的第一次正式意义上的恋爱。他的父亲是个农村中学的校长,母亲是地道的农民。小伙子非常踏实稳重,吉他却又不合乎他性格地弹得非常棒,我不知道自己是被什么迷醉了,经常能够在老公眼里看到痛苦、嫉妒和隐忍。记得那时侯有过即使他残废了我也愿意一生伺候他的疯狂爱恋——十几年过去了,沧海桑田,他娶了同校的美女,一个女儿6岁,象天使一样漂亮可爱,却在去年突然离婚,他哭着求我:“嫁给我好吗?只要你给我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会做百分之百的努力。”可惜,心已死,十几年的岁月早已冲淡了当年那种卿卿我我,你可能不相信我们当年的恋爱居然只在最后分手的时候有“吻”这样稀奇的事情,尽管我那时侯爱到极致,他一说近期将从家乡过来看我,我能天天在路口痴痴地等待,却其实连拉手的机会都很少。
    在他和我双双遇到阻力不得不分手以后,痛苦的我只能在文字里驰骋飞扬,企图借此为我的初恋做祭。这时候我第二段恋爱开场了,不知道算不算补偿,或者我也有不负责任逃避的内心。最爱的人毕竟有不寻常的开头——在遇见他之前一周,我做了一个神奇的梦,一身白衣的哥哥来敲我的家门,我穿着白色镂花的棉布睡衣打开门,他进门就把玫瑰花放在桌子上,很温柔地说:“我来看你了。”仿佛几百年前就认识我似的表情和语气。我也毫无芥蒂地脉脉注视,心里说:“是的,我喜欢这个人,我喜欢他。”醒来觉得甜蜜犹在,我还笑自己可能失恋的打击受得太大以至花痴了。
    下一个周末的晚上,刚吃过饭跟父母在客厅闲聊的时候,电视台工作的一个朋友三番五次地请我出去吃饭,我坚持未果只好开门前去应酬。
    是夜大雪,仿佛神给了我什么启示,我出门前心里忽然扑通扑通狂跳不已。到了一家叫“乐天”的酒楼,朋友给我介绍了座上的客人,其余大都比较熟悉,一个播音员,两个记者,一个广告代理。只有他是陌生的,可是当我与他四目相对,我的惊讶只有自己知道,他居然是我梦里那个男人!
    我也许有什么特殊的感应场,经常可以梦见第二天要遇见的人或事情,或者一年内可能发生的大事情,可是没有任何一件事象我遇见他这个事故这样,自此震撼和影响了我的余生。痛为他,悲为他,欢乐为他,幸福为他。也许只有爱过的人理解我这种刻骨铭心的感受,所以,我也特别能够理解别人的感情。并且,在经历许多曲折之后,虽然并不信奉任何宗教,却有了观世音那种悲天悯人的情怀。
    巴山蜀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后来每读到刘禹锡的《扬州席上初逢乐天见赠》,我都会觉得自己的苦难似乎是天定的。我认识他时,刚好虚23岁,他在异地他乡亦恰好度过23年,而且,我们正是在“乐天”酒楼初逢。我们热恋的时候,也会经常互相提问,复习初次见面的时间地点。后来归乡,我曾经很留意地找过那一家酒楼,马路扩建,门面改易,早已是桃花依旧,人面不知。
    米兰·昆德拉的小说里多次提到数字和机缘的关联和暗示,常常使我陷入一种荒诞而深刻的恍惚之中。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人生着皆是不易的,所以要理解。
    扯远了。
    再回到婆婆身上吧。
    婆婆家在山区,公公是一个木匠,外形和老公很像。都说婆媳关系是最难处的,我却从来没有感到过半点来自婆婆的压力。和哥哥终成镜花水月之后,心凉如水的我很快选择了本以为老实忠厚的老公,希望在毫无幻想的世界里开始平平静静的相夫教子的生活,孝敬公婆,抚恤幼小,似乎生活就该这样下去,这本就是最初的小丫头对于婚姻的全部憧憬啊。
    可是我最大的痛苦竟然来自于老公,结婚之后,在每一件细小的事情上都无法跟老公合心合意,我开始失眠。也许仓促的婚姻决定了我们的缘分只能是短暂的,我中专时候的担忧成了铁定的事实。或者另外一个女人能让老公过得比现在自在和开心很多,一具不爱的躯壳是无法成为美满婚姻的女主角的,我决定离开,老公的苦苦哀求没有挽回这一出戏剧的落幕。
    我不知道如何评价自己,我是那么期望虽然贫困却相亲相爱的日子,两个灵魂在同一个屋檐下,我却没有任何交流和契入的冲动。潜意识里我在疯狂地逃避父亲一样的男子,他却俨然另一个父亲的翻版,哥哥是一个完美的兄长和父亲的影子在我心底深处潜藏,好累。
    我不能说我和老公谁是谁非,只知道,在他用菜刀威胁我要是离婚就杀了我,而羞愤交加的我则一头撞到墙上那一刻,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宁可死了,也绝不能跟这个可怕的人再过一天,无论他口头上再如何告诉我他的爱有多深。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宁缺勿滥。
    离婚的时候,我两手空空地逃走,一无所有。但是我知道自由了,天终于又蓝了,水终于又绿了,鸟儿终于又开始欢唱了。
    我心下最不安的居然是婆婆。听妈妈告诉我,婆婆自小父亲死了,嫁过去之后,婆婆的婆婆的婆婆还能打得动别人,经常颠着小脚用拐杖打得婆婆和婆婆的婆婆满院子跑,后来这个厉害的角色回地下睡觉去了,婆婆的婆婆和她的老公,也就是我老公的爸爸继承了这一光荣传统,她整日夹紧尾巴地上苦劳家里操持,还稍有不慎就可能招来打骂。妈妈说,你婆婆苦啊,你看看她的手,所有的指头都是中间的骨节特别的粗大,那都是受苦的记录啊!我听的眼泪婆娑,暗暗发誓一定要善待自己的第二个母亲。
    一次装做无意地拉着婆婆的手看了看,果然,新新旧旧的伤痕和粗燥的沟沟壑壑满手四处地窜,心里难受的刀割一样。
    刚结婚那年澳门回归,我又跟庆典文娱活动密切相关,工作非常忙,一周顾不上回家,爸爸妈妈就扑过来看我了,爸爸还常常伤心地说:“结了婚就不要爸妈了吗?连个电话也不打。”那时侯最牛叉也就有个传呼,哪象现在这样手机铺天盖地,想什么时候说就什么时候拨呢。实在说,知道自己的父母不会计较,而且家里也真的不是很缺,父母来了我常常端一杯水就赖在沙发上喊累,有时侯妈妈还得给我做吃的,批评我不好好爱护自己。我也想,可是,工作几乎就是个魔鬼,而领导就是魔鬼它老婆,能逼死你。你还不敢不做,无可逃遁。
    就是这样的情况,只要婆婆从山里一来,我总是想尽办法采购时新的水果和蔬菜,七碟子八碗摆满桌子,一个劲往她碗里夹菜——她们那里缺水,经常发生为了抢水浇地打死人的事件,所以蔬菜非常少。因为结婚时我们住的是租来的房子,后来爸爸给我们借钱买了新房,我和老公也拿不出多少钱来补贴家里,我只能希望婆婆在有限的时间里多享受一些东西。她的眼神总是小心翼翼和生怯的,看着就让人心疼。只要有空我就带婆婆上街逛,陪她看希罕,婆婆渐渐有些依赖我。她爱吃一种叫猫耳朵的面食,只要她来,我为她做的第一顿饭总是猫耳朵,这样,我压面的时候婆婆老要跟着,以致于压面的女人说:“你看你们娘俩亲热的!”我和婆婆相视一笑,婆婆说:“这是我媳妇啊。”声音里透着满足和自豪。正因如此,婆婆甚至以为我的工作可以随时离开,一次来家忘了带钥匙,老公又在外地,她三五次打电话让我请假回家给她开门。那时侯领导因为琐事缠身,脾气狂大,曾经声嘶力竭地宣布:“除非死了爹娘儿女,一律不许请假,这里不是慈善堂,可以让你随来随走。”我怎么敢?虽然是国家机构,就有人可以公然地天天用公家的钱请上级领导吃饭娱乐,并且让我们这些所谓人才随时去陪领导跳舞唱歌,也可以动辄以“滚蛋”相威胁。要知道迟早有一天我一定会炒了那个地方,我当年怎么也不该让婆婆在门口等一个下午啊。要知道婆婆只是个农村妇女,她唯一知道的电话不是她儿子的,是我单位的电话啊!写到这里,心里的眼泪再一次喷涌而出。原谅我,我的好婆婆!
    我多么希望自己能够永远给与婆婆这样的幸福啊。可是,我不爱自己的老公,甚至发展到他在外地出差的日子似乎是我节日的地步——再忙,我可以把简单的家收拾的干净舒适,然后把自己整理清爽,入睡前看点书,或者弹弹琴,或者吹吹箫,然后很怡然地倒头就睡。他一回来,无论多么闲散,我就能整夜整夜睡不着觉,头发一大把一大把的掉,无法容忍跟他同榻,更别说让他碰我。其实老公也很无辜,很可能。他正当壮年,有很正常的生理和心理需求,而我那么残忍,嫁给他却不能容忍他。或者,相对于老公,在某些地方我也是一个罪人,我的确欠了他。
    但是,话说回来,除了这些,我对老公已经仁至义尽,毫无愧疚。
    离婚是个很漫长的过程,婆婆数次来看我,最后一次是我和老公的婚姻已毫无希望的时候——因为我的孩子已经去了天堂,我再无任何留恋的必要。婆婆再疼我,我也不能因为婆婆的原因还待在那里吧,我清楚而绝望地看到了自己的未来。婆婆泣不成声,一个劲地哭着说:“我那个不争气的东西一天到晚说媳妇不好,那是谁用摩托车带着我到处逛,是谁那么尽心尽意地伺候我来,我就觉得我媳妇好啊。媳妇啊,从小他就那样,因为倔和耍小聪明挨了不少打,可怎么也改不掉啊。”我也哭了,“妈,对不起,这也不是谁对谁错的事情,只是我俩不合适。我真的不希望自己的后代是他那样的人,而且孩子也没了,如果有,或者我还可以回头,现在不行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想跪下去给这个老人磕一个头,可是做月子以来长久的心理折磨已经使我的身体形如槁木,而且,我这样的举动只会让老人家更伤心。别说婆婆觉得我好,我也觉得婆婆是那样慈祥和知理,怀孕的时候,突然想吃一个烤红薯,我只是望了一眼那个大烤炉就转身走了,我想等婆婆走了再自己买,毕竟婆婆那里非常困难。谁想,眨眼的功夫,婆婆就用大纸包包着两只烤得松软的热红薯拿来递给我了。我眼圈一红,打开纸包让婆婆也吃一点,她连忙说:“我不爱吃这东西,我的娃快趁热吃。”平日里只要来城里,我下班来总能看见婆婆在厨房里为我做饭,期望媳妇能够一下班就舒舒服服享受热茶热饭 ——尽管这活总是被我抢过来做。婆婆是农村人,可是每次跟我出门逛街,她总是把头发抿了又抿,喷点定形水,然后一遍遍在镜子前打量自己的衣装,虽然简单,她从不让自己邋遢着出门,我知道,她是看我喜欢装扮自己,害怕自己土气让我难堪,而且,另一个可能潜藏的因素是:她是个懂得尊重自己的好女人。经常可以听见有婆婆唠叨媳妇爱臭美如何如何的,可是我的婆婆却常告诉我:“我的娃,你年轻,现在外面这么花哨的,你喜欢怎么穿就怎么穿,不要担心我有什么想法,有你这么好的媳妇是我修来的,我支持你。不要年纪轻轻就变成老婆娘,那有个啥意思。”我是多么的幸运,能够有这样一个一点不把媳妇当仇人的婆婆!
    就是这样的婆婆,我却无福气消受。
    离婚协议签完后,婆婆拉着我的手,再一次恋恋不舍地说:“娃娃啊,我们的亲戚做到头了。”眼泪在眼眶里骨碌骨碌直转,在跟老公的离婚大战里,我一直处在恐惧、羞辱和怜悯以及失去孩子等等感觉造成的感情旋涡里,几乎麻木,婆婆的一句话让我的心颤栗不已,我甚至想我是不是错了。
    跟老公成了路人,自然不敢深入虎穴去看远在山沟深处一天只能通一趟车的婆婆。
    大概在一年后,我在自己承包的公交车上遇见了更加瘦弱的婆婆拎着一个大蛇皮袋子上车,一定是给老公送清油和大米之类东西回来,坐这趟车再去倒车到山里。我心里酸的不可抑制,把自己坐的座位让给她,想想一个母亲的心,我怎么可以补偿!婆婆说:“老二已经生了,生了个丫头。可怜啊,到现在莹莹(婆婆帮亲戚养的丫头,算我小姑子,那时侯好像十岁)都不知道你们离婚的。娃娃想你啊,经常问我,妈妈,大嫂呢?大嫂去哪里了。我只能告诉她你去了特别远的地方,要好几年才能回来,等她大了再说吧。她太恋着你了,常常想着你就哭。”
    我无言以对,莹莹也是个苦孩子,父母无法抚养她,他们想要个男孩子。在山里,一个男丁就是一个壮劳力啊,可怜的莹莹被迫寄人篱下,所幸她寄放在我婆婆这样善良的女人身边,从小丧父的婆婆知道小孩子的敏感和隐痛,所以格外疼爱她。我也一样,在她来家那些日子,给她买花裙子、小书包,给她梳好看的小辫子,只要她喜欢吃的东西,我一准让她吃个够。几乎每次婆婆进城,小家伙都吵着要来看大嫂,这个聪明可爱的小姑子是几乎把我当妈妈看的,可是我不能够再照顾她了。怎能不令人心碎!
    那一面似乎就此定格。婆婆下车后,我冒着被处罚的危险给她把蛇皮袋提到停车点斜对拐的候车站,要帮她买票,她坚决地阻挡了,“我的娃娃,你也不容易,妈还过得去。不要担心我了,快忙去吧。”
    含泪离开,婆婆憨厚羞怯的表情多少年一直在我眼前晃动。我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有朝一日跪在她面前,对她说声对不起,再叫一声妈!
    老公找过我好几次,我没有再回头,我不希望他未来可能有的美好生活再次受到影响,毕竟我曾经三次答应他要嫁,包括最后一次,嫁了,还是拼命地离开了。所以,我一次也没有给过他好脸色,甚至很冷酷,这样他就不会心存希望,也就更可能重新开始另一段生命里的逢遇。
    事隔多年,不知道婆婆过得好不好。也真的很希望老公已经过上了平淡但是幸福的好日子,毕竟其实他不是个坏男人,虽然有很多缺点。我就是完人吗?
    婆婆,你没有生我,却和亲妈无疑。如果没有机会,先在博克里悄悄地给你鞠一躬吧,祝你健康长寿,或者能够等到我再来看你的时候。我的好婆婆!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