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嫣·夜色尘香尽
朱嫣·夜色尘香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21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感恩的冬天

(2006-12-20 23:53:29)
     圣诞的气氛已经很浓了.我忙忙碌碌顾不上过节——虽然这个节是洋节,可是元旦就在它的屁股后面撒欢儿呢。所以,不免忙里偷闲听听音乐,写写今天的心情。
    音乐真的是极好的治疗心灵伤痛的良药。或者,如同一汪天然的湖水,让人不由自主安静。在快乐中在忧伤中在回忆中在美丽的向往中彻底安静下来。前天有一个新认识的朋友在我的电脑里翻听音乐,看见我的一个文件夹叫做“灵魂洗剂”,不以为然地说:“玄啊,有那么恐怖吗?灵魂也能洗。”我说,你没有听怎么知道就不能洗?!
    比如今天,我就想对自己的家人说点什么。
    爸爸,你很侥幸地从大大小小的疾病和今年的车祸中走过来,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昨晚梦见你喝醉了,在家里大闹特闹。醒来之初有点说不清的伤感和余存的厌烦——真的,从我的童年开始,你醉酒而归的一幕一幕对我而言无疑噩梦,我多么希望自己的父亲还象年轻时那样干净、帅气和飘逸啊,然而不能了,你已经一天一天衰老,什么时候,走路时你的背已经有了弧度,又什么时候,你开始不可理喻,象孩子贪恋父母那样在女儿跟前蛮不讲理以期获得女儿的重视和关爱。爸爸,我有时候真的很讨厌你那种种顽劣不堪的行为和思维,可是,你是我爸爸,血浓于水,我能如何?今夜,也就是此时,想到今年春节也不能回家陪你们二老过年,心里突然有点说不出的难过。记得前几年春节,大弟刚结婚,我们家的第一个儿媳妇是个孝顺懂道理而且漂亮文静知书达理的好女孩子,发压岁钱的时候,我正在厨房洗刷灶具,爸爸你把第一份红包给了大弟和他媳妇,尽管我心里有点不舒服——因为每年在家第一个拿到压岁钱的人通常是我,而我总觉得第一份应当是妈妈。而且,我离婚如许年,你们二老一直顶着压力支持我学习和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在那个小城,对你们这样没有多少文化的父母,这需要多大的智慧和定力啊!那时侯是除夕夜,觉得自己一无所成,无法回报你们,未来还一点眉目也没有,30将近却还要你们给压岁钱,你们说这份人民币可以让子女来年一切顺顺利利,走路四通八达。可是,谁来给你们一丁点的保证——育子三人,无一人可以给予你们这样的祝福,尽管我们谁的收入都可能比你们高一些。我记得自己百般推辞不要以后,爸爸你拉下脸来了:“姑娘啊,爸爸可从来没把你当外人,你要是觉得爸爸哪里亏待你了就说。”我慌忙接过钱,想忍想忍,怎么也没忍住,大喜的日子里眼泪稀里哗拉淌了一脸,爸爸,女儿欠你们的太多了!妈妈知道我的心思,打着哈哈说:“以后等你能赚钱了,爸爸妈妈也就不再牵心揪肺的,那时候你不给我们钱花,我们还向你要呢。话说回来,爸爸妈妈有那点点工资,老了怎么都能凑合,只要我的娃娃能过得平平安安,我们也算尽了心了。”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父母的心在儿女上,儿女的心在石头上啊。
    自从我的天天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以后,我才知道,真的,母亲是荷叶。那时侯在母亲工作的地方架床做月子,每天一睁眼,或者还没有睁眼,妈妈早已熬好了第一锅粥,热腾腾地放在桌子一角,温和地喊醒我,将我全身裹到密不透风,再小心地把粥端到我手上,惟恐自己女儿落了月子病。白天要给我做月子饭,一天五六顿,还要伺候爸爸和弟弟们吃饭,妈妈手脚慢,好多次夜半醒来,看见母亲还在灯下扑哧扑哧地走来走去为我操劳不已,心里的痛如同潮水,漫天盖地涌上来。那时侯暗暗发过誓,这辈子绝对不再对妈妈发脾气,我生了一次,在握着母亲的手疼到大呼小叫时想:“妈妈生养我们三个,在那些艰难无比的日子里,她是怎么独自度过那些心理黑暗的?一晚天特别冷,母亲上床已经是夜里快两点,她一向早睡早起惯了,我突然极冲动地想为她按摩按摩肩膀,她察觉到了,马上把我的手塞到被窝里,慈爱地说:“娃娃,快把手放进去,可不能凉着。”我撒娇,“我给妈妈按摩嘛。”妈妈略停了片刻说:“不胡闹了好娃娃,月子里可不能乱动,小心落下病根将来胳膊困。听话,妈妈不累。”灯熄了,我悄悄抹掉脸上的眼泪,不让母亲知道。天天是我的魂魄,没有了她,我浑如行尸走肉,可是,在伟大的母爱面前,我怎么还能再表现出不快乐来呢?我于是把所有的眼泪都放在母亲的鼾声轻轻响起的时候,或者现在眼睛有如此多的毛病甚至曾在一定程度上象爸爸的霸道等等东西一样为我造成了心理阴影,也是可能和那一段时间常常背着人哭泣是密切相关的。如今挥手,天天不再是我生命的重心,尽管有时候的隐痛无法剜除,是母亲给了我坚强以及随遇而安的勇气和风度。
    母亲怎么可能不累,爸爸癌症住院的时候,我在外地上学,两个弟弟还小,整天在家里嘻嘻哈哈打闹,不知道担忧不知道害怕,母亲一个人在外地陪着很可能一撒手就不见的父亲——据母亲当年的同学调侃,小学四年级的母亲已经开始暗恋父亲,整天把爸爸的名字挂在嘴上,虽然他们是表兄妹(奶奶和外婆是同父异母的的亲姊妹)。当然,这丝毫不能妨碍生了我还和一帮孩子们欢欢实实踢毽子的妈妈在婚后最初的一段时间里和爸爸打得天昏地暗,以致于爸爸曾经打算摸电线自杀,再到后来的爸爸生病,妈妈对他开始言听计从,哪怕不讲理的地方也听,再到今天的母亲多病,而父亲的脾气却越来越小,可以对妈妈无限容忍,到忍无可忍的时候仍然会忍。
    生命的手翻云覆雨,真是一个神奇的雕塑师啊。
    我的母亲,走路已经蹒跚而且很多时候毫无风度可言,可是我怎么能够丢下她一个人离开?”考研那年,母亲请假陪我至外地,恰好有一个诊所,据说可以三到五次治疗灰指甲,我抽空带她去看病,诊费一次大约300块,母亲心疼钱,决定自己洗涤削甲上药,这样一次大概70多块钱就可以搞定了。“已经花了好几千近万的票子了,谁知道能不能治好,一个指甲,我们别又上当了吧。”母亲仿佛不大好意思于自己的吝啬。我那时候身心俱疲,回到小屋就累到床上成了一团泥,母亲用药水泡过脚,很小心地叫我:“给我削指甲吧?”我心里有烦乱,也有害怕削破她的脚的惊怖,所以犹豫了一霎那。母亲马上说:“我娃学习忙,我自己削。再歇歇快去学习吧。”削甲刀奇快无比,等我发现时,老眼昏花的妈妈已经把自己的脚削得血肉模糊惨不可睹,我心里疼的一抽一抽,却还负气不肯给妈妈一点安慰,我是个多么残忍的女儿啊!母亲夜半操劳为我难过时,母亲自小到大为我吃苦受累时,那些恩情都到哪里去了。区区一个考试,算得了什么?!成与败,算得了什么?可是,如果我连这个最起码的考试都过不去,我拿什么孝敬将来更可能年老无力自赡的母亲呢?或者,如果我当年败走麦城,哪里又能有母亲在人家问及我的情况时一度的挺直腰杆说“姑娘念书呢,在念研究生”那一份自豪和快乐?今天想来,这真的是一笔糊涂帐,我算不太清楚,但是,就是觉得欠着她的太多太多,我永世都无法抹去。
    记不清多少时候让母亲伤心失望,记不清有过几次让母亲扬眉吐气的时候,我极力地想做个好女儿,可惜,好多时候,力不从心,好多时候,就是自私或者懒惰,我真不敢剖析自己来面对她们。
    现在,爸爸妈妈,在这个圣诞即将破土而来的夜晚,我想对你们说:“尽管有好多时候,你们不能象那些教授或者富商一样冠冕堂皇地走到我的群体里,在心里,你们是有着很多毛病的真神,无人可比。”
    我们一家人在一起,打打闹闹说说笑笑度过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好歹现在已经子孙满堂,儿女各个成家立业了——女儿我是滞后一些,而且多病多灾多愁多感,但是无生离死别,并且即使有,我已经有了足够的毅力去应对,希望你们也能够有。我现在租住的小屋,虽然简陋,与家里相比自然天上地下,可是,女儿已经有了从容的心态和面对失败和承担成功的底气。我不想抱怨上天不公,是觉得世界给予我的已经太多,而我自己的修为还没有达到应当索取那么多的地步,等我准备好了,如果世界还不能给予我们什么欢乐,那么,是我的命运就当如此,只要我踏实、健康,还有享受美食享受爱情和音乐的激情,还愿意在自己建筑的童话世界里静静地快乐和宽容着,就祝福我吧,感激上苍让你的女儿在艰辛和苦难中一点一点长大成人,而没有往颓败和计较那个方向滑落。享受自己的晚年吧,弟弟是有些躁郁,就象我现在能够理解你年轻时候常常大醉而归将家里整的一塌糊涂一样,理解自己的儿子吧,总有一天,他们会理解你的苦心,也理解你偶尔的粗暴自私或者任性。
    小弟,你现在初为人父,或者是甜蜜和责任和其他各种不可知悉的心情都有。在今夜,突然想起来的却是在住平房的时候,你踩着铁炉子晾衣服,炉子跌倒砸伤了你的脾脏,家里没有人,父亲暴躁,你居然不敢对家人说这一件事情,直到第三天早上,你的伤势已经非常严重,被你的老师发现脸色异常难看,给爸爸打电话才慌忙送你上医院,医生说,要是再晚来几小时,你就没有命了。我在很温暖的屋子里,就是现在,突然立刻感到冷汗直流,幸亏那个老师人细心,否则我一母同胞的弟弟早就完蛋了,还哪有现在的父子冷战和我能够升级当了大姑的待遇,感谢上天!小弟啊,那时侯父亲最疼你了,把你当做手心里的宝啊,你被砸伤,尽管当时家里并没有现在这样优越的条件,父亲可是尽了一切地抢救你的,所以,尽管爸爸给了我们那么多的伤害,还是给他一个空间吧,想想这些年,你不停捣腾工作,上学,大专毕业就找到那么优裕的单位,爸爸担了多少心,生了多少气,在人前陪了多少的小心,又在人后拿了多少的钞票。就是你的婚姻,本来爸爸是坚决不支持的,可也不是辛辛苦苦为你拆去九年前装潢过的旧屋子,重新收拾的漂漂亮亮,把你心仪的人娶进门了吗?而你,半是工作忙,半是赌气,在装潢的两个月期间很少光顾和打点这一大摊子事情,爸爸病了你都没去看一眼。弟弟,我知道你是刀子嘴,好多时候其实豆腐心,我也无法明白,为什么这些年里偏偏是表面一切顺心如意、爱闹爱玩的你性情大变到有时不可理喻。原谅那些所谓的伤害吧。他再有多少不好,也是我们的爸爸啊。或者有一天,当你醒悟过来想孝顺他的时候,已经没有机会了,你会痛彻骨髓的。你也是父亲了,要开始学会应对这个世界上好多无奈的复杂的事情,请给自己的父亲一个爱的世界,不要让他再叹息了成吗?
    再想起来,对不起你的还有考研时因为琐事将住在我小屋里的你赶回学校那件事。当时在楼上,看见你尴尬和孤单地提着自己的行李卷在路边拦车回学校去住,我泣不成声,我一点也不想让自己的弟弟为难,可是,我身不由己,因为你当时的郁躁状态已经非常严重地干扰了我平静而忙碌的复习世界,我不能让自己功亏一篑啊。虽然倒是你后来又开始回我的小屋吃饭,反而劝我:“哭什么哭,谁家的姊妹不吵嘴。咱们小时侯头打烂的事情多着呢。别想那么多了。”我现在每想起那一幕还觉得愧疚和伤感不已,我作为姐姐,的确没能给过你们多少的关爱。
    弟弟,好多时候,我觉得你已经被爸爸的严厉和宠爱交替弄的非牛非马,被社会的许多冷酷影响到面目全非,但是,我相信你骨子里是好人,就是要慎重交友和思维。如果姐姐的爱情曾经给你种下阴影,原谅我原谅父亲也原谅自己吧,毕竟这是姐姐的爱,对与错,尚待时间来验证,或者如果时间不能说明什么,至少姐姐自己是痛苦、满足而冷静的。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天长地久,没有美丽童话,让姐姐从最简单到最复杂再回归到最简单,让姐姐开始这一种孤单的守望,给我勇气和信心吧。或者,就因为我是你同胞的姐姐而爱我,而不要因为我未来已经成为教授或者其他而进行爱的取舍,好吗?我欣慰,是因为,我已经在悄悄地感知到你的成长和沉淀了,因为你不止一次地对妈妈说想供姐姐上学。姐姐自己的事情,自己有谱,再苦再累,我有能力对付和扛过去,只要你和你媳妇两人能够帮我孝顺父母,和和气气过好自己的日子,姐姐就心满意足了。相信你一定不至于让姐姐失望。前几天的梦还在我心里,你被打死,头上一个血洞无休无止地流血,我的伤痛居然那么撕心裂肺,梦里的我抱着你坐在冰冷的地上号啕大哭,嘴里不停地喊:“妈妈呀,我没有弟弟了,我的弟弟怎么被打死了。”弟弟啊,要珍惜你现在的幸福,同时培养自己面对挫折的勇气,因为父母不可能陪你一生。
    还有大弟,我们只相差一岁,从小打架打到大,每次被父亲抓住都一顿爆打,所以尽管连下棋悔棋都打到死去活来,尽管打完架每次都得想尽办法不让爸爸知道,但是我终于发现你有了喉结,终于发现打架时我再也占不到便宜了。现在,你已成为另一所大房子的一家之主,我知道你每一点隐秘的痛苦,或者父母亲人甚至妻子都不知道的情绪,姐姐都在关注着,虽然目前我无法为你做什么,甚至将来,我的能力和机遇或者不如你,更不能为你做什么,我只想告诉你:“只要乐观和平和地努力,将来的事情,一切都有可能。如果你安于平淡,那么快乐地生活就够了。如果你想有所图进,那么永远不要放弃学习,以及勇气和宽容、诚信这些东西,无论多难,都请坚持。即使不成功,你也是条好汉子!”
    你救了我一命,当年不是你拼命狂奔,姐姐的命早已离恨九天,就无法对你说这些话了,所以我一定要记得这些恩德,忘记你我之间可能或也许存在的芥蒂。事实上,好长时间以来,我暗暗地疼着你而自己不知觉,非典之前一月,正好是你在北京上大学的第四年,我不知道你的未婚妻是否有感应,我却一次一次被关于你的噩梦惊醒,然后就疯狂担心你——后来非典爆发,北京是疫情中心,始知所梦非虚。我居然在多年以来首次对你在北京的生活牵肠挂肚不能入眠,想你的孤单,想你因为初中那个变态老师的非常打击以及我们父亲的教育失当而孤僻的性格能否在北京过的开心,骨肉连心,绝非虚言。你恋爱受挫,在我面前失声痛哭时,我似乎全无表情,殊不知,你走后,我常常一想到你涕泪横飞的样子就心痛难忍。后来,你如愿和心爱的姑娘良缘得续,姐姐心里一块石头落地了。虽然时有琐事使你我摩擦不止,然毕竟骨肉,岂能一朝稍离?大弟,知道你生命中亦有许多的触动,或者以后还有或喜或悲的命运在等待着你,我不祝福你一帆风顺,因为那样的事情存在的几率太小,只希望我们都能够感激生命中所有美好的东西,而忘记痛苦曾经给我们的伤害。痛苦毕竟也给我们的岁月写下了一些智慧的印痕啊。
    我今天看到一个小媳妇因为丈夫兄弟们之间勾心斗角而疲累不堪的小文章,不禁庆幸不已。我父亲的兄弟姊妹也有暗中较劲的地方,可是他们也会在困难来临时瞬时团结如一毫不算计,也会在除夕晚上大家打牌聚会,输输赢赢哈哈一笑毫不在乎。母亲常常谑笑父亲:“今晚又挤牛奶了吧?就知道你,不会玩还死爱玩,年年给人家输血。”叔叔们中的一个就会嚷:“今年大哥的运气红透了,把我们弟兄几个都输得只剩鞋了。还能挤牛奶?!”其他的一时大笑,表情各异,但是都放松。天大的事情也不能剥夺除夕这晚上的聚会小赌的乐趣。要是爸爸当真输了钱,会慢悠悠地说:“挤——了,挤给老二了,老三也好象赢了我几个呢。”我们亦跟着瞎乐。
    感激上苍,让我有这样的家和亲人。尽管有时侯,我因为清楚地感觉到祖上的思维方式和某些鄙陋的东西在自己的血液里窜动和干扰,使我有些无法适应这样纷繁复杂的世界,无法飞得更远更高,但是我依然爱他们,依然庆幸,毕竟我不是一棵没有家乡的野草。
    我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个简单而愿意奋斗的,有着优秀的内质来应对这样的尘间风雨,以回报所有给过我关爱,哪怕就是一个眼神,一份理解的人。在冬天,希望我们都不觉得冷,因为爱的存在。
    “宁做善良的弱者而死,也绝不谋求邪恶的强权。”一句来自网上基督教徒的话,我不能全部做到,也并不信奉基督,但是希望自己能够在反叛的灵魂深处有清水一样的湖泊,象那些音乐一样,可以洗涤我的浮躁和不安以及不平,让我能够大隐而不伤,大爱而无形,隐于市,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繁花似锦,春光自现,是为午夜自纪。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