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嫣·夜色尘香尽
朱嫣·夜色尘香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10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李白三进京(大话应聘)之李白请命

(2006-12-15 15:07:27)
        话说刚在人山人海的招聘现场有了一丁点希望的李白听到那个似乎有些眼界的某处长跟自己说“对不起”三字,几乎两眼一黑跌倒在地,不过她马上命令自己:“不许跌倒,跌倒你数年的努力可就白费了!”于是很快地将某处长伸过来的手阻拦过去,很礼貌地说:“您可以再看看我的简历。我知道您忙,您直接看我的最后一页就好,我这些年的一点小小的成绩都在这里了。”
    某处长还真是少有的好人,他马上重新打开简历,按李白指点的方向打量下去。
    这一打量,李白就有救了。李白看见某处长的眼睛“唰”亮了一下,又“唰唰”连亮了几下开始问:“你就读期间主要研究《红楼梦》吗?”李白很温柔也很平静的说:“跟你们这样的专家比起来,根本就谈不上研究,但是主要的方向确实是《红楼梦》,您也看见了,我的论文都是跟《红楼梦》相关的。请指正啊!”
    在社会的大潮冲击下,李白已经不知不觉学会谄媚了。如果当初的李白不要那般恃才傲物,何至于此啊。反正一样得出卖,出卖一次和出卖两次有什么区别呢?站在人圈外的王维那一刻眼睛湿润了:为了保持一时的尊严,而必须丢掉一世的尊严。(恶一饭之尝乞而致每饭之必乞!)
    看官们呀,这就是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台湾的柏杨先生早就说了:“现今的中国是个五色杂陈的大染缸”,再形象不过了。
    闲话休提,咱们言归正传。却说那个某处长刚好就是研究《红楼梦》的专家,于是跟李白谈起她写在简历里的未来设想:写作《红楼梦研究史》一条。两人相谈甚欢,在充满人肉味和血腥味的招聘会现场居然一直说了有半小时多。末了,某处长余兴未尽地放下李白的材料,有点费劲地推开背后的应聘学生,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双手递给李白说:“这样吧,你的想法很有道理,这是我的名片请收下。我回去尽量给学校推荐你,如果学校因为你的第一学历这个局限实在不能接受你,我会非常遗憾,但是也爱莫能助了。”接着在李白简历的封面上写了“学术,重点推荐”几个大字。李白恭恭敬敬拿着那张名片,几乎感动的流下眼泪。她礼貌地谢过这个可能掌握自己命运的男人,转身挤出人肉饺子似的席位。
   
    有了这张名片,李白数日来激动而有踌躇,该怎么办呢?尽管在全国的城市里,她最讨厌的就是长安,可是如今也不容她挑肥拣瘦了。就是这样的机会,如今群狼争肉,对她来说也极属难得了。
    李白如今不仅仅是一个痔疮那样的小毛病了。李白如今是身心俱疮了,因为高丽士一干人还曾经谣传李白“同性恋”,李白在王维吊哥哥的电脑上查了半天才明白“同性恋”就是和同性有性交往的人。俗称“同志”。天啊!在“同性恋”这个名词没有产生以前,李白和王维、杜甫曾经经常在一起游山玩水同行同止,有的只是一腔豪情,在离别时常常大醉对泣,情谊非常人可比。李白曾经在一个小村离别文学青年兼知名歌手汪纶后,写下了著名的“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纶送我情”的诗句。可现在李白突然疑惑起来:“我这些是不是属于同性恋呢?”这之后,李白的心理疾病愈来愈重,不知道怎么跟别人交往,深浅高低,瞻前顾后,终于达到了高丽士们所希望的几同鼠辈的卑微程度。
    李白带着这一身的伤痕,象长在污泥里的荷花一样,拼命顽强地希望透过污泥的缝隙抖掉沾在自己身上的污垢,开出明艳惊人含蓄委婉的莲。
    等到第四天,李白终于下决心问问自己的导师,按目前情况,她该何去何从。
    导师和师娘一听说:“你做的基本对,不能马上打电话,那么多应聘的学生,你得给人家一个缓冲和思考的时间。不过现在,不能再耽搁了,马上上长安,带上你的所有发表的文章,给人家表示诚意去。今晚就去!”
    正是“军令如山”,李白马上开始整理行装准备她的历史上第三次向长安的进发。
    欲知李白第三次进长安吉凶若何,且听下回分解。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