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嫣·夜色尘香尽
朱嫣·夜色尘香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21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安得广厦

(2006-11-07 19:09:58)
     呜呼,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尽欢颜。
    说一个关于生命尊严的小故事。
    本来今日阳光异常和暖,出门时心情真的晴空万里。听着喜欢的音乐,懒散而惬意地去市场买菜,手里很不淑女地啃着一个红苹果,假装百无一忧。
    寓所外面的马路上新近设置了若干新式垃圾箱,左边是可回收利用的格子,右边是不可回收的废物。我估计苹果核是无法再利用的,所以打算将它回归的右边的废物箱。
    一个白发苍然的老太太,正在垃圾箱右面很吃力地弯腰工作,地上放着一堆塑料瓶罐之类的零碎物品——我无法很流畅地描摹当时的场景,是因为到现在我的心还在不明原因地隐隐作痛。又一个拾垃圾的超过65岁的老人,看衣着不是从穷乡僻壤来的。只觉得心忽地提到嗓子眼上,扑通扑通乱撞,紧接着被人扼住喉咙般地呼吸不顺畅起来,来时的愉悦一扫而光。而且我手里的苹果尸体陡然僵住了,不知该让它到哪里寿终正寝。片时愣怔之后,迅速将其抛弃在左面的可回收垃圾里,匆匆逃离,如鲠在喉。她在右面,我既不能无视,也不能对视,我相信无论如何,那一刻她都会觉得难堪和凄凉,也可能一生的场景在心里一遍遍地播放,直到麻木无泪。一个活生生的人,若非万不得已,谁愿意向大众展示自己并不明亮的处境或者经历呢?
    耳机里的音乐忽然刺耳的不能忍受,而且朔风乍起,让人脊背生凉,大太阳底下,一个衣着端方身形曼妙的女人突然小步跑了几十米然后停下脚步,恶狠狠地关了MP3,神态木然而内心凄凉。
    生命的尊严,价值几何?
    上次遇见一个老人,脸上干干净净,衣服整整齐齐,也跟这个老人一样,在华丽的街幕上挨个垃圾箱搜寻不用的矿泉水瓶子。她很美,我与她擦肩而过之后被她的老人的婉约惊呆,然后回头看见她在一个垃圾箱里认真地翻找,忽然泪盈于睫。追上去对她说:“老人家怕不怕跟我走,我家里有很多这样的瓶子,全给你。”她皱眉侧身,我又说了一遍,她歉意地笑,指着耳朵摇手,“对不起,我耳朵听不见,你找别人问吧。”我惊呆,在她眼里,我是一个求助于她的问路者,而她歉疚于无法帮助我。
    行动是一致的,只不过前者尴尬,后者淡然。
    一瞬间我真想揪住这些老者的子孙们那华丽或者不华丽的衣襟怒问一声:“你们会不会老?”
    可是我没权利,而且我突然不能判断这些老而仍勤的国民和那些年纪尚轻而甘愿沉溺于纸醉金迷里丧失自我换取金钱的莺莺燕燕谁更堪怜?或者按照西方的某些观念,只要劳动着,就不可耻?当基本的生存权失却以后,假如是我,我会选择这样的悲凉还是那样的麻木?
    每一次在这样的时候都会默默地给远在千里的母亲发誓:“妈妈,哪怕我真的选择醉生梦死,也绝不,永远不会让你这样难堪,在耄耄高龄还出门自乞。”可是心里真怕,真怕自己这样的承诺不能兑现!
    每一次在心里自嘲如同负蝂小虫般拼命争名逐利时都会想起对母亲的承诺。这样的漂泊浮世,不争将何为?心下稍安!
    对这样的老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做,给她一顿饭,一个笑脸,一个家?前者不能解决实际问题,后者我无能为力。
    自小至大,这样的困扰非止一桩。
    有时侯真的借助于宿命来平衡这样的不平。可是究竟这样无助的生命是他们做了什么样的孽债换来的?杀人不过头点地,这样的生命,是侮辱、讽刺还是济公的超脱?为他们做一声呐喊,还我尊严?!
    有一个82岁的老“丐”,说丐不合适,因为她就在本城有孙子和孙媳,儿、媳早逝,她含辛茹苦养大了孙子,给他成了家,二人把老人家当做垃圾扔出来了,又冷又饿的老人家小心翼翼地跟我要碗饭吃,当时刚买完书,身上只有三块钱硬币,全给了她,她居然只拿了一枚,把剩下的两块钱还给我说:“姑娘,我看你也不富,我就是太饿了,一块钱买两个饼子,够我吃一天了,谢谢你啊。”震撼!想带她到我租住的地方去,她含着眼泪谢绝了,“姑娘你心好,老天会保佑你的。我不能跟你去,去了孙子会赖上你,我不害人,每天要一口,该死就死算了。”疲累不堪,把那两个硬币硬塞到老人手里,羞愧难当地跳上一辆开来的公交车,打开月票夹子,老远回望那个坐在候车亭里孤单瘦弱生命残灯余火的影子,泪湿眼眶。她一无所有,可是那么容易满足,天何不佑?
    另一个老人,99岁,遇见她正在我们校园的草坪上撒尿,学子教授来来往往,她没有能力顾及自己的尊严了。她没有能力系上自己的裤钩,也没法把掉在草地上的钥匙拣起来装到衣兜里。一见我就双目泪下,“我老伴是这里的老师,老伴死了,儿子媳妇也死了,我99岁怎么还不死啊?!”叫天不灵,叫地不应。我帮她系上扣子,装好钥匙,强做笑颜安慰:“老人家胡思乱想,这么好的社会这么好的日子,不好好享受怎么难过了呢?”可是这样的日子,真的享受吗?她的手里,拄的居然是一根真正的包谷杆拐杖!而她的孙子,居然一个是本城某公司经理,另一个在德国,说起来还一脸幸福:“孙子们对我好,好着呢。就是他们都忙,顾不上看我。上星期经理还开车来看我了呢!”
    外婆85岁,所幸有姨妈们细心照料还不致受罪如斯。想想儿时她对我们的好,心如刀割,常年飘离在外,我总共才进孝几天啊!
    这样的世界,究竟怎么了?脑满肠肥者,斗鸡走狗者,欺天骗地者,哭喊哀号者,生活还原开来如此令人心寒齿冷!
    我能做什么?!
    噫,若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尽欢颜,吾庐独破冻饿而死亦无撼!
    吾能乎?摒弃贪欲、虚荣和浮躁,吾果能乎?为天下父母、为天下无尊严的生命一哭!
安得广厦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簪花那夜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