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嫣·夜色尘香尽
朱嫣·夜色尘香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25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约会的故事1

(2006-10-24 21:46:11)
        昨天是他的生日,清晨一起床,我的心里就开始不太明朗了。往年的这一天,不管简单还是隆重,都要给他庆祝一下。可现在不同,已经放手的岁月,不能够再去把握那些可怜的馨香。虽然说,爱有时候就是放弃,给他自由的空间,还是有许多的场景像戏一样在心里忽忽悠悠划过,我就愣坐在床头,两眼呆滞,无喜无悲,老僧入定的模样。
        早上天气非常好,晴翠碧蓝的温暖的天空在窗外兀自喜欢,连久已不太出巢的鸟儿们都高兴的扑楞着翅膀,叽叽喳喳表示着它们的快乐。有几只麻雀轮番地在我一无所有的窗台上低着头认真地寻寻觅觅,偶尔一瞬间斜着眼睛好奇地望着这个迷茫失路的女人,然后不屑一顾地掉头和伙伴们叽叽喳喳密语一番,或者“噗噜”振翅径去了。
        在最近的相对规律的作息周期中,我再一次进入梦幻状态,不食不饮不动不栉,直至黄昏。突如其来,悲哀和心痛排山倒海家喷涌而出,想起某年他生日我们一起喝到酩酊大醉,然后互相讪笑,我那时怀着我们的骨血,本来不想喝酒,不知怎么就喝上了。两个人,我坐在那只单人沙发上,魁伟的他自缩在一只极其简陋的小木椅上,喝醉的两个傻子互相指点说:“丑八怪,丑 ……  丑八怪!呵呵呵,你是丑八怪!”“你才是丑八怪呢,你是,呵呵呵呵,你是丑八怪。”“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我们都是丑八怪。丑——八怪!”唱着,舞着,挤挤挨挨到床边,红着脸傻笑着做爱,生怕碰到了儿子。他骂我:“你这个小骚货,真不要脸。”我唇齿不清地还击:“你个老流氓,你才不要脸呢,滚远点,让咱们孩子听见羞死了。”接着就是令人窒息的长吻,仿佛那一刻就是世界的末日,两个灵魂毫无隔膜地交融和亲近。化骨融髓的吻,深切,缠绵,细致。
        第二天起床,我看见歪倒在地上的小板凳微微红了脸,儿子在肚子里也撒娇似的敲敲打打。我们是一刻也不肯分开的,但有一瞬,必定相依相偎,无耻而快乐地眉来眼去。可是自从儿子开始在肚子里做操翻跟头,他受了好多的委屈,再也不能把我放到他的膝盖上悄悄地搂定耳语,咬我的耳朵了,我们都怕碰到儿子。小板凳太袖珍,只能容得他小半个屁股,可是他不肯离我稍微远点坐到另一只沙发上,就像个小小的绵羊,卧在我面前,互相握着左手,用右手猜拳玩,喝酒。
        如果我们儿子活着,该有快七岁了罢,而且估计会是个小小的酒王,小小的音乐家,小小的画家,或者小女生崇拜的小小美男子。又或者就什么也不是,就是个简单调皮但是健康的小孩儿。
        我们的儿子是在情人节的早上两点半上了天堂成为天使,还没有来得及看看这个也许美丽也许虚幻的世界一眼,就被仁慈的上帝召去做了花界的使者。或者这是幸运的,我还是不能原恕自己,尽管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企图保留他的花园。他一定不能明白为什么我们都那么爱他,却不能给他生命,大人的世界是现实的,也是恐怖的,他还未成就雏形的思维是无法理解和想象的。身上疼到半死,心里更是万劫如灰。但是母亲一直在握着我的手,所以我只能选择坚强地无力地微笑。父母生我养我,综有多少喜怒,我回报于他们的,实在是太少了。
        我最孤单的时候,他总是不在身旁,他在另一个世界,一个我永无法到达的世界。
        有时候多么希望自己是孤儿啊。其实孤儿们却在悲苦无比地希望有个哪怕多么简单多么暴虐的父母呢。
        阴差阳错的等待,等到花朵飘零,等到如雪的童颜变作哭泣的嫣红,可是能够等到什么呢?是我心里的某些不能明言的感觉么?
        我已经想好了,等考试结束,马上开始准备成家。不等了,一朵花的青春究竟有多少可以用来等待呢?等待戈多的人都已经被岁月的烟尘蒙蔽的不知所向,更何况一个没有影子的过去。
        心痛着的时候,天就猛乍乍变了脸,风从窗缝里呼呼地往小屋子里灌,霎时间小屋暗淡下来,暮秋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龇牙咧嘴地在屋子里盘旋起来。
        我改变了坐姿,拉拉傻乎乎的被子,屋子里兀自的一种晦涩的气息,我想起来今天连熏香都忘了,机械地起来点燃一支藏香,继续在床上发呆,以这样的方式,给他生日献礼吗?
        一个人问:“我离开你,你心里会疼吗?”“他那样的淡漠,怎么会有感觉呢?”………………
     这时候有外地朋友来电话了,他昨天就告诉我今天会到这里来,所以我知道。我明白该来的都得来,我该换场演戏了吗?似乎是不能很快地接受这种角色的转换。许多年,已经许多年不再跟男人约这种特殊意义的会了。现在,我正在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导引着,必须勇敢地或者绝望地去赴这样的可乐的约会。
        电话铃一响再响,我下床,假装很愉快。仔细地洗脸化妆,脑子里一时迅疾塞满了鸟毛,轻飘飘乱糟糟。尽量地表示自己很快乐,表情是笑的,眼泪却一次一次不争气地夺眶而出。
       拉开门的一瞬间,天好像控制不住地一举泻下满天的眼泪,打得楼下核桃树仅剩的几片大叶子稀里哗啦漂了一地。这些半枯半黄的叶子叶柄纤长,有很大的芭蕉形的叶片,不知道是什么品种,就那样无辜而自然地七倒八歪俯仰在瞬间成河的地上,偶尔地被风雨卷包一把,很被动地换一个姿态继续显示在那里。
   约会的故事1  约会的故事1  约会的故事1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