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嫣·夜色尘香尽
朱嫣·夜色尘香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25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棵草的心愿(2)

(2006-10-23 21:43:58)
一棵草的心愿(2)一棵草的心愿(2)一棵草的心愿(2)我最后就自说自话,解释说前世我是个京油子,然后我注定要相逢的人流浪到了这里,可能是在花荫下,也可能就是在哪个小胡同里,或者就是一座立交桥上,我一定渗透肌骨地伤了他,然后自己绝然地转身走开,可能心里也是绝望和悲凉的那种痛苦。
        从此,是两个人的世界,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如果说是文化的原因吧,为什么我那么讨厌西安,我最崇拜的诗人李白曾经那样地笑着哭着在那里进进出出,悲凉透骨的秦腔和民歌是那样的让人迷恋,我却下意识毫无理由地讨厌那里,甚至只是想一想将来可能在那里生活都觉得毛骨悚然,觉得干涩的呼吸被宿命的手卡住了喉,不能继续思考。再说上海,应当说,我的生活有时候连自己都觉得实在很小资情调,有点不好意思,那么我是喜欢奶油蛋糕、喜欢各色美丽的服饰,喜欢吴侬软语,喜欢水乡小桥,喜欢高楼霓虹的,可是我对那个城市也没有概念,只是不象排斥西安一样憎恶而已,那里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谈不上爱谈不上恨。
        年轻的时候,特别向往的两个地方是西藏和深圳,现在依然痴迷于西藏,但是觉得那样的地方也就适合人的心里已经满当当到发堵的时候抛下一切,一个人去蓝天白云的草原上打打滚,唱唱歌,醉醉酒,而且现在还通了进藏的铁路。韩红在歌里深情地唱:“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耶”,我被歌声感动的热泪盈眶,但是觉得藏家儿女等到的是不是吉祥还有待观望,或者是狼群入关也未必,人心的隔膜,奸诈的笑容,茫然失措的高原红,漫天飞舞的白色垃圾,日渐消瘦的草原,不再湛蓝的天宇,这一切都有可能,有人类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风景。深圳却不再向往,甚至不再想象,那个地方,只是中国版图的一个部分,如果有朝一日哪个鬼子入侵,我可能会不顾一切地去捍卫的一片土地,仅此而已。
        简单的生活最好,买买菜,做做饭,洗洗衣服,上上班。上班时不用时刻提防被谁黑了,不用担心下一个升官的是谁,下一次下岗的是谁,只要用心做好自己该做的,月底高高兴兴领了工资,供养老人,善待家人朋友,就这样的过一辈子该是多么幸福无边的事情啊。可是这是一个整体流浪的世界,原以为流浪就是自由,可是奔波是这样的让人不能喘气,于是人们挥戈相向,人间一片汪洋。呵呵呵,只有花草还能相对自由地默默经历春来秋去,只有飞鸟还能相对快乐地在遥远的丛林和平静的天空里自由歌唱。
        看着一棵草,一枝花,静静地绿着,静静地开成姹紫嫣红的世界,那里没有太多的杀戮和荼毒,除了人类那些不怀好意的眼睛和不祥的手,他们活得多么快乐啊。
        又或者,他们也有不为我们人类知道的痛苦和欢乐?
        我真的不希望有来世,我之所以对世界充满感恩并努力地帮助别人,是觉得世界给了我水和空气,给了我鲜花和蓝天,给了我活着的勇气和感动,所以我象那个被学生杀害的英国女教师说的那样“随时随地做好事”,希望能够回报世界给与我的这许多美好。或者非得有来世的话,就做一棵小草,悄悄地生,静静地死,自由地歌唱和舞蹈。
        只是,坚决地,不再做人。
        或者是那个下辈子相逢的盟约使我心悸,也许是无处可以践踏那些弥漫在空气中令人沉醉的花香。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