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嫣·夜色尘香尽
朱嫣·夜色尘香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21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棵草的心愿(1)

(2006-10-23 20:55:30)
        我们匆匆来去,风雨如织,唱着歌,流着泪,不需要鼓掌,不需要忏悔,一生如同落在爱狱的茧子,丝尽而逝。结局在那没有爱情盛开的城堡里沉睡,等待下一次的化蝶。
        做人美则美矣,可也真是累。
        总觉得冥冥之中有一只手,不动声色地拨弄我们的生命。我们努力地想冲破茧子,化作一只鲜艳的蝶。哪怕只是一只令人厌恶或者在扑向灯火一瞬让人敬服的蛾子呢,然而也不仅要怀疑那个扑向灯火的瞬间是梦还是醒,是梦着好还是醒着好?我不知道。
        全国的城市,不知道为什么独独喜欢北京。我只去过一次那里,一周只在北大那花荫四起的校园和北师大那些古典幽深的塔楼群里痴迷而虔诚地穿行,偶尔路过的街道,还是很老土的样子,而且那几日天气无比糟糕,风吹的我的头发都成了华丽的绸毡片。住的宾馆很贵,而且灰暗阴冷,整的我感冒的象条懒惰的狗,除了在校园里游走,基本就是缩在被窝里白日做梦,并且勇敢地把这样荒唐无稽的梦做到了黑夜和第二天清晨。回来的时候在北京西站十块钱吃了一碗象大扫帚那样生硬无味的牛肉拉面,天安门没时间逛,也没兴趣的感觉。快上车了买的五个蜜桔居然在神鬼不知的情况下被小偷先生品尝了去,东西贵的让人肉疼不是大问题,生平第一次与小偷先生结缘还是在异地他乡,这感觉让我上了自己矮小逼窄的铺位良久都有点心惊肉跳。当然也有好的,比如说去的时候刚好赶上百年不遇的2折机票,白给一样,比火车票还便宜,我做梦一样第一次体验了在高空落到心中圣地的感觉,降落那一瞬间我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喉头哽咽了一声。而且遇上了几个帅哥,其中一个德国的,看我外语整得那个差,马上换中文跟我聊起来,我矜持地应对着心想:一定要苦攻英语,我不能丢咱中国人民的脸不是。在北京机场,头三脑四都不知道,那个北京帅哥一站式服务,一直将我送上到北太平庄的大巴,且告诉司乘到站提醒我下车才潇洒地迈开大步自己走了,虽然留了电话,我至今也就发过一条短信感谢他,自此天涯不知,了无遗憾。想想在陌生的北京机场大巴上,我感激地注视着一个高大帅气的陌生男子远去的背影,和友好的德国兄弟挥手告别,一切是那样美好。
        我絮叨半天,先说不好的情况,并不是我生性悲观,而是想强调即使在北京我没有任何牵挂,我还是象思念情人一样迷恋那里。在那些似乎还泛着城墙土味的地方,我嗅得见拉姆央金的草原的味道,看得见儿时熟悉的人们平静的脸。漫无边际地在街上走,随意地挑些小吃酣畅大吃,像小时候在家乡拖着鼻涕在风里疯狂的跑,脸冻的象两只暮秋的红苹果,没有一丝陌生的意味。我是无缘无故的喜欢北京,就像喜欢一个怀抱。我最后想我可能前世是一个北京人,因为要跟我梦中注定相逢的人不远千里来到这风沙弥漫的地方,然后他不远千里回到这个偏远蒙昧的草原,就是为了一场相逢。至今,我至少已经听过三十几人说我象北京人,或者上海来的,原因他们说不出来。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