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星若尘
星若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55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不够忧伤

(2006-09-22 04:43:28)
分类: 心情故事
 
   慢慢,丧失了与人沟通的勇气,模糊了欣喜疼痛的感应,甚至渐渐遗忘了伤口,忘记了疼痛来自何处,或许纠结太多,也或者早已习惯了用一种倔强的态度去压制那些蠢蠢欲动即将倾泻而出的隐痛。
   一直以来,为他或她,写着那些温暖或忧伤的文字,关于自己,极少诉说,偶尔和某人说起,也是相识很久之后且有铺陈之后才会打开心房去吐露一些心声。喜欢自己的人大体认为,我总是把自己的东西藏起来默默承受,却把身边的人和事照顾的很周到。不喜欢自己的人差不多都觉得,我心计深,懂的多了就自然会变得世故。对于这两种人,不一定喜欢自己的也同样的喜欢,也并非不喜欢自己的自己就同样的讨厌,始终认为,如果对一个人的态度和认知仅靠着对方对自己的态度去等同的给予或打击是对自己的一种轻蔑。即便是敌人身上或者在大众看来一文不名的人身上也会隐藏着一些闪光之处,只是很少有人会关注罢了。因为深知这一点,所以一直以来,言行举止都局限在谨慎边缘去发挥去扩散。从不因为谁的赞美就欣喜若狂,也从不因谁的辱没就歇斯底里。不知道是骨子里的自卑感作祟还是因为世事打磨日渐麻木。历来碰到的写字的朋友大多分为两种,一种是属于批判主义者和善于语技者,而他们大多也是喜好玩弄文字游戏的人,区别仅仅在于角度和立场是宏观正义的还是居心叵测的。我一直觉得,聪明人和蠢人的最大区别不是思想,而是表达程度和驾御文字能力的高低。所以,总是持着,多看,多思考的态度去提升自己,因为一想到如果有一天不知道什么人朝你身上砸板砖或者泼脏水的时候,自己的逻辑能力和语言组织能力以及信息的获取量很可能导致自己的胜败,尽管有时候也说过,有些人有些事简直渺小的不值得思考,但是终究,很多看似被污蔑和受到委屈的人,总是在上演着王者归来的戏码。先是低调,然后再突然出现,进行一番大义凛然的辩驳和说教。这当中包括了自己,曾经以为,这是一种深刻的虚伪,觉得要么打死不说,要么一开始就别不作声才是最坦诚的方式。后来发现,这些并不能拿简单的虚伪和不虚伪来定夺一个人的个性和做法。因为人始终是感情动物,即便再有理智也不希望被大众误会或者无端受到攻击。当时或许可以做到不为所动,但是随着传播量的提高和危及到自己在朋友心中的信誉度以及自身的现状时很难有人做到临危不乱,即便表面看来是临危不乱的却没几个人会坚持到最后还保持缄默的。这是人性使然,真性情的爆发。另一种就是以感情和死亡气息贯穿始终的写者,事事感慨,见物思人。沉浸在以文字营造的疼痛中不可自拔。对此,我想说的是,以文字为宣泄手段没什么不对,但是写作除了作为自己宣泄感情的出口之外,是否更当注意的是如何从这片文字沼泽中走出,尽快的面对现实,解救自己被禁锢的心灵。
 
   昨天一朋友打来电话,接通之后问了句干吗呢,我说上网,他叹道,你除开网络还有没有别的。我无语,当时那一瞬间,我以为自己真的一无所有。所以羞于回答。之后他又说了些什么,我随便找个理由匆匆挂断了。九月的西安,气候变化无常,象极了此刻的心情,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位置去安放,我的两张面具,沉默和微笑,在此时似乎因为内心的纷扰而失去了以往的自信和坚强。我思索良久以后,得到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我没有成就,没有名利,没有能给自己温暖的爱人,也没有亲人的呵护。在我的世界里,难道除开网络我真的什么都没了吗?对此,我有一刹那的绝望,随即脑子里迅速闪过白天在街边看到的小女孩在广场卖艺的情景,几岁的样子,满脸的污垢。朋友说这些孩子后面都有大人管,你给的再多,回去也是上缴。想到此,又觉得自己莫大的幸福。也许活着,幸于不幸无法给予真正的答案,总是要有一个尺度去比拟,有一个界限去规则,才能度量出自己所拥有的是多少,而和什么人比,则取决于每个人对生活的索取度和对梦想追逐的高度。人总把一句知足常乐挂在嘴边,说起容易做起难。少有人没有得失心,只是有的人表现的极度外漏,有些人则深埋于心,真正没有得失心的人或许仅仅是因为失去的本就不是在乎的,得到的是原本不是自己意料中而自己也并不需要的。
   
   往日那些在生命中匆匆走过的人,他们今生来说是过客,对当时来说却成为永恒,总是在一些不经意的时候恍然记起那些已经模糊的容颜,那些有过的点点回忆。是谁对谁说了第一句我爱你,是谁对谁第一次发了脾气,是谁对谁第一次打开了心扉,又是谁对谁第一次感到失望。偶尔会发呆,会失神,会思考一些似是而非很容易去想冷静下来却觉得深究起来毫无意义的人或事。从想起,再到想值得不值得,总是需要一段过程的。很多朋友都觉得我是不会被打倒甚至没什么会紧张的事情,因为在他们看来我是万能的,失恋了,找我,遇到麻烦了找我,甚至电脑慢了也找我,我时常因为他们对我的信赖而不自觉的悄悄得意,不自觉的嘴角上扬。而我也在这样的给予和信赖中乐此不疲。人都说善有善报的说法我不知道别人如何理解,在我看来就是你对一百个人好,等你有难的时候哪怕只有一个人对你伸出双手,也许就把你解救了。这并非说,我做什么都是有所图,对于物质和企图我可以问心无愧的说,绝无。而我也并非毫无私心,而这个私心就是,在给予当中无形获取的人格魅力和对自我价值的提高使得自己越来越自信,越来越懂得如何去应对自己当时的人生去面对周围的任何突发状况,因为在帮助别人和安慰别人的同时,也间接的让自己多了再次学习和沉淀思想的机会。喜欢别人对自己撒娇的可爱摸样,喜欢别人对自己微笑的温暖眉目。喜欢别人对自己传达的信任和坚定。但是,自己有时也会想要成为那个去依赖什么人的那个人,也会想要自己成为那个对什么人撒娇的那个人,只是时至今日,这个人,从没出现过。
    自信着,因为知道自己的能力,自卑着,因为人海无边,关于善恶美丑,一直在感受,在认知,在猜度,在面对。那些伤害我和被我伤害过的人,都想说一句,娱乐江湖,平安是福。愿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漂亮分割线
后一篇:憨的可爱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漂亮分割线
    后一篇 >憨的可爱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