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雯
诗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520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笑模样

(2007-04-07 16:02:47)
分类: 梵若雯·心藏

 

海德格尔是这样说的:人生下来,就像死亡一样存在。

                                                           ——题记

王树人老先生的讲座自一开始就批判物欲。他一直感叹,欲壑难填啊。他说如今的富翁,拥有了太多,有些就会突然希望回归田园。邱坐在身边,说他们已经拥有了那样多,当然有心情想归隐。

我突然就想起了陶渊明。那一句“僮仆欢迎,稚子侯门”,泄露了他的富有。

人总是先迂腐,再重生。

讽刺的是,日本近些日子在交流会上提出了共生论。泛爱万物,与万物共生。国家和平共处。

呵。他们还有脸说共生。

倭寇。我忍不住要这么叫他们。日本不一直都是,玩不起的么。

 

我回三帆,给当主持的闽妹妹捧场。

数学 李老师格外自豪的跟他班里的学生们说,这是你们师姐,是师大二附文科实验班,北京市最好的文科实验班的,她是我的学生。

呵。老师。我终于让您骄傲一回了。

坐在语文鲁老师旁边说话。她说,我知道你定是喜欢哲学的。我那时也特别喜欢。

她说,这人啊,就是看心境。

 

再之前是科技节。烧成灰的那个热气球获了一等奖。裁判没眼珠。

我们用了大抵一个星期做热气球。那可是我们的宝。我抱着它不肯排队。

他说,你排个队啊。

我说,我不想放了。

我不想放了它。它那么漂亮,我们骗它穿上盛装。却在它走上舞台时丢弃了它。

涂染的工具还在,我想是不是要把它抱回去,再染些颜色。或是哪儿破了个小洞,我们得带它上楼去补。再或者,或者那个气筒坏了,不能冒出热气了。这样它就留下来了。留下来时间长些了。

Sophie管它叫孩子。她却没有来看它离开。我这狠心的人儿,把它放走了。

 

笑模样

走了。它是飞得最最高最最直最最漂亮的那个,最高的时候,几乎要看不见了。再见了。我看见它往它梦着的地方去了。

它心里的空气一点一点冷却。遥远的天那边,它在慢慢降落。安静的完结自己一生唯一一次旅途。下面的车水马龙渺小不堪,它一次次回望我们。我会记得它的笑模样。

     我的宝贝。再见了。s.goodbye.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