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伊剑
伊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373
  • 关注人气:1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新仁学>>(外整理九)

(2015-04-24 11:01:19)
标签:

文化

上海文艺

海上风

伊剑

中国新诗

分类: 伊剑诗歌Ψ狮子座诗雨
<<新仁学>>(外整理九)
《新仁学》
文/伊剑

旧的挥之不去的愤怒
是否在新的肠胃占据名份
是否终将混淆于均匀的呼吸
仍有歌唱,用上风流的眼神
仍有无辜的良夜被描摹到苍白
一丝微不足道的忧郁,或许
也是咆哮,也能够纵身一跃为光芒
然而诸多信仰者无法避开小资的情调
用假面,又何以装饰贫瘠至极的欲望
五十步笑一百步、又哪来夯实的每一步
哪种学问背后不是无耻与高尚
雨果、波特莱尔,雪莱、托玛斯
孔子、公子、浪荡子、弃子
元素太多,反应无措
“只不过,还能走马观花
还能做梦,白日梦容易醒......"
嗨,海上风又起,姿势,姿势......


2015年4月15日
 
《面对一幅画》

文/伊剑

把自己从里面搬出来
把不属于我的清风明月还给大地
把属于我的痛楚搬进去疗伤
把准一个踉跄的脉搏,影子可以拖长
把地平线上的一面无主的旗帜插进来
依偎出泉水、木鱼、得胜的咒语
百无禁忌啊,框住的哀愁四散
2014年12月28日

《醉后书》
 
文/伊剑

我总是拥有两个黄昏
一个唉声叹气,一个振聋发聩
一个叫灰飞,一个名烟灭
哪怕云锦织得如何绵密
还是容易走神,容易种下莫名的笑声
需要埋葬。并邀风花与雪月
理解摇摆过去的奇迹
接下来要出现一个女子
我替全世界男人爱过的女子
总在我翻动蒹葭时给予露水般的微笑
让羡月的眼眸,整个夜晚泊在江南
与隐居的百灵为邻
而逻辑的巢穴在水一方
那是一声狮吼便晃动的素描
氤氲的排场,此起彼伏
哦,又被摸索过的伊甸
一步倾心,两步无眠
三步在枝头,不言不语
哈,善良的国度,“唯有爱将我们撕裂”
嘲笑已经饱和,还有什么不可以停下来
初七,忌栽种高古雅趣
没做过的梦还在书里
酒醒,平安无事喽
      2014年12月28日
 
《陌生的捷径》
文/伊剑

当草木不再攀附岩石
当温柔成为稀奇
寄居在神经里的病毒
稍息状地潜伏
还有什么可以排列得错落有致
欢腾的溪水和锋利的鱼翅?
陌生的乡音和遗落的乳名?
仍是不断路过有故事的斜坡
仍是在凝眸的佳期赞美天地
我的朋友,连月光都不能左右逢源
何况那些马不停蹄的忧伤
没有滋润的春雨洒在额头
还有陌生的捷径,让
欢喜撞见欢喜,像阳光
搬进婉约着的胸膛

2014年12月23日
 

《无题》或《如十五题》(和如厕一样)

文/伊剑

看够了流水数不尽,风月一笔带过的桥
我上了单行道,又逃过一张罚单
想起西窗旧事,几十年意兴阑珊
石头、剪子、布,月亮、兔子和拥抱
寂静的秘密终于成为秘密
我会消失在人海,不问元芳
未寄出的信笺,还是缺乏基础
红酒、碎片及村庄,我无能为力的诗题
不如在城市的某个折角,消失前向美丽冲刺
哪怕在遥远的古镇,在蝶落的秋桦林
现在开始读秒,仿佛被无数知音感受
吾事之非,“沉溺在祈求的深处”
绿萝的花语壮我暗渡陈仓,拆散虚无时分

2014年10月24

 

 

《我爱老J》
文/伊剑

咋地,不许爱啊,别出来晃啊
这是晃的代价
拜对小皇后有屁用!不对,是只有屁用
老J三条一出,谁与争锋!什么?小A?
小A和小三有啥区别,缺心眼的小A就是张白纸
批判老K时也用不到它,批判老K用红榜
为它招来连心拳无影脚,看~老K都躲进了幺洞
露个头冒充着幺鸡

2014年10月24

 

 

 

 

光,与所有智慧的行板
谁看谁动心,开窍了就更不可收拾
又想起红楼,真真假假,如梦如幻
于是,更崇敬绝伦的代言、昂首的匍匐
欢呼吧,一个人的阵仗,排山倒海起来
鼓舞吧,所有爱与精诚所至的浮尘

 

 


甲午杂诗之《无题》或名《麻雀觉悟》

文/伊剑

 

 

这是一场革命

这是一场麻雀不参与,却能叽叽喳喳旁白的革命

老鹰的山洞里,金丝鸟的巢中

玲琅满目的宝藏常常让麻雀们叹为观止

一直以来,啄食过的风水并无异样

有些自然的情怀都哪去了?

为什么连太阳都懒得去歌颂

却为流水里太阳的影子感叹

麻雀族,从来不善于忘本

也从不追赶夕阳,怨天尤人地埋汰光阴

饮水思源的觉悟,在每个黎明里早早念叨

事都关己,像树与挂满树木的风

在雨点中与刑天的神明插肩而过

偶尔能闻的大音霜雪或者雷电

老鹰的斟酌细致到每个节奏

而金丝鸟像诗人关注意象一般关注笼子的属性

这是场革命,麻雀们很多年后才会懂

那会麻雀还叫麻雀,老鹰还叫老鹰

幸存的广大老虎早已寿终正寝

金丝鸟或许还在唱: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伊剑(378399094)伊剑


《鹏来假日--崇明西沙湿地采风录》
文/伊剑

(一)
在轻派风涌动的黄昏
重妆的晚霞透着殷勤的天光
鹏来的假日,有意将每一支芦花看成浪花
自然的,芦苇荡便是一片毛茸茸的大海
就是这样一片海,让我似欢快的小舟
和每一个闲逛风月的人一样拾起童年时光
驶向了西沙深处
这时候想起陆小曼们眼中的志摩
那轻轻与悄悄的康桥竟是眼前了

 (二)
突然的静谧,来自坐拥水上的杉林
怦然心动的红,好比遇见披着红盖头的新娘
那林间的天光在镜头里泛着月华
幽深与隐隐的躁动,流水上静静诉说
我懂与不懂,水云间的逸志都在我胸襟散步
徘徊不去的还有挺拔的端庄
多少蜿蜒曲折潮起潮落中,它们依然正直
依然镇定变幻——季节的衣裳

 (三)
不虚此行呀,人在高台
这是“台湾海峡”、那是“胶州湾”
嘻指江山之时,滚滚长江正铺开东进曲
大气磅礴之间乐观,哦,爽朗!
西沙、西沙,一程相伴几回动情
夕阳里沉醉!为羡慕过舒畅过的风水
我信——金秋美意在每一双雁眸里流连
在每一个淘气频出的蟹洞口泛光
也在每一位游人的心里荡漾
2014年11月23日
记《海上风》之胧泉采风西沙篇
<<新仁学>>(外整理九)

残荷吟
文/秦箫(伊剑别名之一:))


 


盈手羞接月色,
更忆姣姿绝代。
纵然寒箫伴冬日,
难慰冰心残破。
只盼得横琴出世,
弹碎秋光。
却见那书生风雅,
婉约贴近。
漠然间也思夕照温暖,
愁肠外落英缤纷。
可教天公作美?
来年香传此郎。
2014年11月23日


<<新仁学>>(外整理九)



——经过西沙荷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