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伊剑
伊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373
  • 关注人气:1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天使》第二组章(12首)。城风十里100诗笺(39-50)

(2013-01-01 15:08:32)
标签:

天使

谭咏麟

唐晋

汪峰

伊剑诗歌

分类: 伊剑诗歌#城风十里

《天使》第二组章(12首)。城风十里100诗笺(39-50)

天使(组章第二部第1首)
文/伊剑

 

为什么虚词里找得到需要的温暖
像今夜的雪花勾起圆寂的美梦
在记忆里粘人的总不容你忘却
情爱的扉页,你构建的部落繁殖出叹息
为什么假设的剧情万人迷心
看,昆虫的斑点点缀着稀薄的呼吸
站上奖台的脚跟稳稳的不容忽视
引路人眼里那一丝慌张,没人明白
没有金樽饮酒,这是基础
没有风流天下,这是经历
轻浮的灵魂哦,如何把握
如何能在发酵的氧气里镇定自若
天使,我将烛火植入了失明的镜子
真实会否显现,像暗夜里会师的痉挛

    2012年12月31日

 

天使(组章第二部第2首)
 文/伊剑
 

一窗阳光!天使,外面徘徊的还有雪后的微风
观世音,四方婆娑,是该意气风发的时候了哦
为神的使者起个别名吧,嘘,插肩而过的魔障正在迷失
也有顿悟,像水果摊上的枝叶在健壮下涅槃
路谈,总与口味相关,一支烟递上代表的生活
日近正午,各路码头热闹了几番
没有马蹄声,没有孤帆远影
不知不觉中怀古的幽情盼望起春色
是什么锁住了前进的步伐?过街的妩媚
还是口吐莲花的陷阱?有娃一声啼哭
这可是个契机,无鸟惊飞,也适合赞美
江南的邻居啊,掏出熏陶过正发霉的种子
对着人潮、店招、制服、和不会老去的爱恋
呢喃两声切切,咀嚼无味仍十分动情

    2012年12月31日

 

 天使(组章第二部第3首)
 文/伊剑

我的瞳孔里有恍惚的流沙
有雪的夜晚,说出来有点辜负空灵
静静的月亮城有温暖的城墙
儿时,麦垛上的瞭望每一次纯洁如眸
这样的开端不停地经历衰老
一次次的不能置身事外,一次次笑看落花
千万要精彩一次,比如落羽记得飘舞
古道风起云飞扬,今路归家曲安逸
一个人的眉头可有两个人的欢愉?如果
遇见莲蓬上晶莹的睡梦期诺如心
倾吐多年的口齿可以在苍茫里受戒
朝着天使降临的领地遥拜致谢,安心听
博大天空下风笛自由的音响
友人啊,现在该你实现——我渺小的祝福

——闻梦苑静儿脚受伤而作 藏头诗。
祝元旦愉快!
    2012年12月30日于梦苑静儿博客


天使(组章第二部第4首)
文/伊剑


“哪里有思想哪里就有威力......”
预言带来无穷衍生的风雨
作息表被篡改,这不同于迷雾中的失误
盘点起来,有重复的担忧
害怕源于获得,幸福时刻的忐忑
远比焦躁来得真诚
不止一次的风尘,惯性驱使涉足
能独立成章的除了窃喜还有孤独
还有治愈系的色彩
2012,一些台面换上新的红绒布
真正的加冕在新年以后,也许是一场炮火
怡然自得的雪茄与锣鼓共勉
忍得三分秋风,换来十分惬意
意想天不开,没有满天霹雳
    2012年12月31日
(首句,是一微博友的签名,是法国浪漫主义作家雨果说的,
他一句遗言是:我看到了黑色的光。)


天使(组章第二部第5首)
 文/伊剑
 

真有末日,我要纹身,通体是雷电的火焰
跃不上天堂,就做地狱的阳光
哪怕只是一瞬间,将幽冥的入口照亮
我想象那是天使坠落人间的最后一次使命
然而我毕竟是个长吁短叹的诗客
我漂泊的路上没有上天的灯盏
我的梦里也无撒旦无聊的眷顾
我不是圣殿上被警告的一部分
更不是魔域里被屈指可数的敬畏
就在昨天,一度陷自我于茫然
那是过去了的言不由衷的礼赞和不可言说的隐喻
未来的光阴啊,如果还程式化地禁锢我的喉舌
我是不是要在一个空灵的部落隐身
而后孤独地等待,诗歌版图上销掉我的名籍

——读玄鱼《想象末世,理应浪漫》而作。
    2013年元旦上午于玄鱼博客。

天使(组章第二部第6首)
 文/伊剑
 

闲暇时间,不相关的消耗被记录
千万别信标题党,你的蓝天没有那些意外
昨晚的4D灯光秀前迎新的歌声反复排练
裘领少年美丽的容颜比电弧花灿烂
奢华的烂调试图定义一个城市的风格
总让人惊奇于一个大国的包容与残缺
场面突然又庄严起来,讲台肃穆
这让我想编一个耍猴的寓言
猴子临终前说:活得蹊跷,死得不明不白
噤声!这冬日里悬挂的暖阳可不是
餐桌上被最后拘留的鱼鳍
感恩!这探望的叩门声可不是
可以挣脱的脐带,阳光下犯晕可以
高过履历的哀愁,天使,请将它挪开
    2013年元旦中午

(外甥女怡雯和我家怡珺在身旁看着我写的6与7,
我问两个美丽的大小天使,你们晕不晕,
有没有鸡皮疙瘩,她们说有的,真不容易啊)

 

天使(组章第二部第7首)
 文/伊剑


光,都从黑暗里来。如同我这会自由的坐定
我的车驾刚刚在人流里差点窒息
故乡都有一个中心的称谓,我的故乡
被身份明确的外乡人拥挤得盛况空前
泊在街道里,小心翼翼之外,忐忑袭来
后遇俩熟人,一个与泰囧主角同名
他知道人妖是男的,他叫不出我名字
另一个,戴着黑皮帽,是我已故玩伴父亲的背影
无序的人群里像头无法上田埂的老牛
没有团圆的第23次新年,我见证他正在经历
宝宝“叭叭”而去,我难得也按了两下喇叭
而黑帽下黝黑瘦峭的身影,我从来没能让他笑出声来
多年前我也没有能力阻止一种想象不到的罪行
都在我眼皮底下啊,说着说着,日落了
    2013年元旦傍晚,街上回来写的。

(文中“玩伴”,是光屁股兄弟。名叫卫东,
因结伙盗窃罪名,在我眼皮底下被抓,那日,我在我家盖新房的脚手架上看着警车来的。
他骨头硬,但在看守所里得了重伤病,成了败血症,保外就医而亡。另外俩同伙轻判几年。
一个是同学的弟弟,另一个也是小学同学。那年乡人玩“种树姑娘”(一种迷信活动),
“杠”到他,他说带去的金项链被小鬼们没收了,再让烧去。)

 


天使(组章第二部第8首)

 文/伊剑


“北风,一生扑空,不懂折中也不懂变动”
天使,当我书写,就像暗夜里突然抖擞的羽毛
我搬不来曳光弹,无法照亮整个天幕,然而
飞翔起来的任何事物足以让我澎湃
虽然我的指尖刚经历一场西伯利亚气流
群星巍峨,我总信有一颗输送着养分
它轨道的事件视界便是我严阵以待的布告
流行的歌唱也曾上过我的剪贴板
剥离出正能量却是最滑稽的说法
被什么允许从未被提及,如果
掌控一切的殿堂干净得没有肮脏的手腕
它们存在哪里,哪里就是理想的国度
如果吸血的手能启动慈爱的光环
天使,你又何必降临,还不如凭空一个春雷

   2013年元旦黄昏

 (首句:取自谭咏麟《北风》)

 

天使(组章第二部第9首)
 文/伊剑

 
“每当我感到疼痛,就想让你抱紧我”
割下的胡茬比触摸过的麦芒多了
少年已开始走近不惑的纪元
收陌生的包裹,用廉价的鲜花换得折扣
原则上,这和风暴里不断贡献的匍匐没有区别
(《侏儒记》里看“瞎子摸尽了大地的隐私”
差点哭出来以外自然延伸了一次冒险)
而聋子能看透的天庭秘闻,无非就是虚伪
你又何必对立,不如学在云头摇滚的各路神仙
他们知道琼浆玉液并非来自苍白的穹顶
拿一壶总不忘洒下人间几滴
坐享香火时才不至于将头颅低得更低
而玉米、豌豆、葡萄,这些离不得大地的粉丝
乐于奉献,造就上苍哲学自然地永不破产
    2013年元旦黄昏
(首句取自汪峰《我爱你中国》
(“ 瞎子摸尽了大地的隐私”,唐晋《侏儒记》某页某行)


天使(组章第二部第10首)
 文/伊剑

学院派围巾,恰如我生命中
迟到的知己。天使,十二月又一次
掩藏在新挂历的底部,它被掀开的时刻
我与我的知己又同渡一个地球年
究竟离我有多远?从未约束的目光
长着梦想的翅膀,无数次停泊沉寂的火山
那是储藏着巨大能量的图书馆
多少世纪的积累,地下铁直接到达
法国梧桐与童年的椿树一样多枝桠
泥巴小手的抚摸和优雅的注视,并没有
天壤之别,就像早晚里日光的投影
而流行的风潮从未停止过,我在风雨里
我的呼吸让我确信有一种信仰未死
只有我的阵营指导下的碑文会让我安宁
    2013年元月2日 于秋水长天博客

天使(组章第二部第11首)
 文/伊剑

晨,渤海湾一个陌生的信息让我的童贞复活
缩小的百度地图上,那三厘米真的很短
午后,英朗部落里我从打手机聊到做爱
今天我没闯黄灯,但我知道很多追尾
天使,你羽翼下的路就那么长,你何曾预计到
入了洞房的新人要在长辈眼皮底下驰骋爱旅
就像一颗刚升起的新星,它的婴儿期需要监护
但你一直理解所有的软弱、专制、滑稽与反复无常
如同理解电子狗时刻忠诚地对峙电子眼
当神圣的太阳光在大地的边缘又一次消逝
我偶尔会悲切,悲切你的无能为力的孤独
如果梦想是个海洋,我是否只需要一个方向
比如野草前赴后继烧不光的匍匐与杂乱
而幸福,我在等交通协管员与交警同酬
    2013年元月3日下午于英朗群2
 
天使(组章第二部第12首)
 文/伊剑
 
这一次邂逅那么短暂,天使,你看这山头
闭关后的第一击响遏云霄,飞鸟惊慌地飞翔
这世间的朴实最难创新,怎比得了那些奸猾
踌躇满志的除了不受批阅的报告,还有
那些无须自撰的阅历,而满世界奢华舞曲
前后的角度让我分不清左右,原本
就没有左右吗?就像新闻里弱者的脸上
那一抹抹世人皆知的茫然
外面天网恢恢,明天我要与你告别
如一只觅食的小鸟,我的呼吸谨慎地出入
那是监控器下我小心翼翼的嘴
我有很多未遂的案底,就在昨夜
我还试图改变信仰,但烂漫的春天又将不远
黎明之前,依然坚信有温暖、如你

    2013年元月3日于温润一生博客

《天使》第二组章(12首)。城风十里100诗笺(39-50)

 
后记1
天使组章第二部完成,得来不费功夫,这是我最懒的创作期完成的最快的一组诗章。
感谢所有的那些因缘际会,感谢我的朋友。2013年元月3日。
后记2:
由此,先前计划的《城风十里100诗笺》满了50,正好一半。进度还算过得去。
而《狮子座诗雨》和《暗纽》系列应该还有不少要写,不知何年马月。
实验体小说《我要给西西画眉》后半部分依旧寸功未见。
曾想学过剧本不写可能是浪费,于是想写个电视剧本,钱卖多了建诗歌大厦办慈善基金,卖少了办文化公司,办诗文杂志。卖不了从头再来。如今两个月下来只写过两个晚上,虽然知道很不错,但仅仅只有未扩写的三集,离30集太远了。平日里根本没放在心上。看来只停留在差不多想的基础上,连从头再来的机会也不会有。和前年一个科幻电影剧本一样的命运,最后束之高阁?好逸恶劳啊,怎是一句庄子式的洒脱可以开脱的!哎,宿命如此?2013年元月4日为之记。
 
相关文章链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