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伊剑
伊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4,813
  • 关注人气:1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伊剑诗写篇:《围城》新诗章

(2010-07-16 18:58:18)
标签:

围城

新诗章

伊剑诗文

创作进度

(完成)

钱钟书

杨绛

陈道明

黄蜀芹

分类: 伊剑诗歌Ω风临子语

伊剑诗写篇:《围城》新诗章
       围城     
 

      文/伊剑             

         (一)     
 

此岸即彼岸。回去的地方叫中国
沿着不可捉摸的航线,船已过了印度洋
夜色再一次蒙不住的时候
西方的尘土,喧哗都将改头换面
仿佛刚完成一次未来之旅
许多事物不能说已经深入骨髓
却无疑存在着概念,如同昨日那个“戴着
黑色镜,身上放一本小说的女人”
“局部真理”始终存在
只是赤裸的幅度和领域的不同
如果能够站在灵魂的高地
你将看到猥琐的翅膀和囚困的光环
嗯,海风渐凉,当自身从浩淼中捞起前
首先需要一个归宿 

        (二)

色即是空。阳光射进来,空气变透明
哦,确实快活过,有权利便无法理会义务
如同偷腥的猫不用负责晒鱼干
这会只须洗换脸色,到甲板上踱踱方步
然而风月有暴露的顽皮天性
一支发钗的细节也许连一只老鼠也瞒不了
就像半双绣花鞋是奇案的密钥

要紧的是收买知情和安慰“受害者”
险情可以排除,未来不可预期
基督能拯救人的灵魂,不能左右肉体
大海上的浪花,飞起就该破灭
否则,穷生的泡沫只会带来末日
必须痛快地告别曾经的“篝火”
用最无辜的眼神,去注视去迎接新的“甜梦” 


        (三)

远即是近。较多的自由都踩在脚下
所幸异常的炎热没有烧坏神经
有些铺垫也许是日后生活的基石
假痴可以,不能忘乎所以,就像
女才子的手帕可以擦油水不能当婚约
慈悲也是需要的,这不同于简单的善良
如来坐定才可以法观众相
缺乏疲惫的经验就不容易眼前一亮
还需要抵挡诸多的猜疑,恭维和暗算
既然不能清纯地坐在月球之上
那么,好吧,先允许在心里戴上绅士帽
罩住隐秘,不满,期待和月桂的枝条
无论蔷薇科的花粉在何处布施
今夜,用睡眠忘却周遭

(1-3)写于2010年7月12日


        (四)


纯即是杂。水包容一切,包括弥生的信息
西洋传播先进,海通的历史进入受虐期
繁衍遍地的汉奸,鸦片,梅毒,战火
像传统小媳妇遇到洪水猛兽的慌乱
许多“处女的耳朵当众丧失了贞操”
复杂的孤岛心理缘于简单的兵戈之象
在豆蔻婉转的琴台做个局外人吧

(可以不通音律,万万不能盲从)
当高贵的腰身锁紧的时候,有必要
修正喉结的音节,保持端庄
有些胜利在失败者手里把玩,嘲弄
这是无从辨别的滑稽,无法领会
晚霞已经错过,这会走在月色里
要好好享受这单纯的处境

     2010年7月16日傍晚

 

。。。未完待续

 

       (五) 

动即是静。譬如广告上仁丹胡的走向

静悄悄冷指日后可通畅蹂躏的街巷

纷乱的时局让一切变得不确定

相对麻木羸弱而言,隐藏的杀机是致命的

有些机敏的洞察基于对前途的茫然

然而如同上海滩清凉的午后小雨,又落实着

一个个兴奋点,那女孩有张新鲜的嘴唇

在疾讽骤语中可以轻巧突围

这样的邂逅可以贯穿一个男人的历史

是的,怀抱一棵老树终死前

谁心里没有棵刚萌芽的小绿苗

如果认同与春天“沆瀣一气”是件乐事

有些不幸就容易承担,哪怕有下一场戏剧

嘿,这会已出来,步伐尚且轻快

  2010年7月16日深夜。

。。。未完待续

 

         (六)

得即是失。学历上长不出青苔这不假

却像有毒瘾的人忍耐力总是缺乏一样

就算天气干燥也要作势晒晒锦缎子

雾里看花如此惬意,也不免蚊蝇喧嚣

忍了吧,哦,不,恨不得吞了“四喜丸子”

“圆满的孕妇肚子”啊,你收了这孽障吧

没来由怂恿愤怒,那么好吧,君子成人之美

谄媚需要回报,真言也对应惩罚与寂寞

如同牛奶瓶上看不出奶牛的漂亮程度

不知专注的如花笑颜,究竟扎根在哪里

但奶牛场跑多了,综合感染中定有香气

如今有了多个默契的小秘密,多美

“道义上的懦夫”在真的战场会成为勇士

呵,又一晚快乐的“粳米线”睡眠

       2010年7月17日

。。。未完待续

 

          (七)

 

左即是右。苏州河里的鱼只有一个方向

那是前进的方向,譬如夜间春天般的悸动

晨起时双耳发烫,始察思念也会左右开弓

平衡的飞翔,天地多辽阔,是鸟的惊叹

认得的人呢,每天都是新面孔,意味着

诸多的未知和平凡中的一点新奇

然而就像照相机的镜头不能左右风景

快门捕捉的许是蝴蝶许是追逐的苍蝇

仿佛印证一个空白才合情的真理

躲避雷电远比抵抗人为的苦难容易

除了心阔绰,仿效马路让人自由行走外

唯有如月锁进碧潭,让人觊觎而不得

哦,“没有引诱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过”

先睡个浑然,明日坦白就OK了

   

        (八)

 

醉即是醒。学不得幼安推松,也知真趣

摸不到罗素的鸟笼,望不清法兰西的城堡

更无法知会那些酣畅喷薄的如刺烟幕

“酒逢知己饮,诗向会人吟”诚诚无欺

只是敌意的知己卑鄙的会人是多么可怕

还要懵懂的误会一举起酒杯就是闲云野鹤吗

而接受一个噩耗比判决一个骗局更容易

“人在江湖走,哪有不挨刀”

无论多么渴望一场彻底的沉醉

霞飞路枯黄的梧桐叶分明遭遇了新的季节

牵扯的何止是个人,一个民族都已经

退缩到了长江上游的悬崖之上

随着一张船票的有效使用,一个梦

沉入了大海,大海昏沉沉

 

 (7,8)  2010年7月18日夜。

...未完待续

 

          (九)

 

智即是迷。知媳妇肚里的货色非烟非熊

还可数点阅历省却请奶妈的费用

自然能够同情因红颜不尊而失恋的落寞

平日诅咒的常识掩盖了不完美的权威

哦,这高挂的尊严与妯娌气色!

做个局外人是困难的,纠结处

尚不能与一窝猪里的猪仔相比

学诓逼神经的土疗法,去赴新的旅程吧

没被还原到茹毛饮血前,赶紧

寻找支起烤架的文明之棍

(饱受腌制的铁锚,大多有出头之日)

又是航行中的夜色!总觉得

暗地里,有一双眼睛已悄悄平行

一个未知的梦境异常清醒

        2010年7月21日

      ↑ (1--9)初定稿.↑

 

。。。未完待续

 

           (十)

 

盈即是亏。惊涛拍岸从没有全身而退
而兔子遇到狼,某些理想便刻不容缓
聚集的人群中总有人身份可疑
不至于暴跳如雷,不如就淡泊宁静
消化过的知识是否陈腐,取决于
接受者对目录的先知先觉
遭遇冷场,就像作势防守的子弹稀少一样
“无可奈何花落去”,“人间正道是沧桑”
镇定可以掩盖慌张,不是目的
而爱情的路口有很多机会
如同新鲜果蔬一样,不消化它们
若干时日后统统腐朽,假使保藏得当
受考验的除了质地,还有胃口
这会的夜晚陌生,也适合念想

 

2010年8月9日

 

 

           (十一)

 

作用即反作用。血腥对应残暴,高压制造变态

经过的时辰有可怖的战况和木然的表情

安全状态下会获得保持中立的机遇

有倾听者就有乐观情绪,这对自尊有益

没有被屠杀的危险,那么发生文明的欲望吧

包括原始的繁殖和发酵酱缸里的文化

譬如做媒人心中高成低就的搭配标准

心思如果都明摆在台面上,请相信

天下难得有真正欢快的宴席

孤男剩女的蹩脚派对,性急的人将计就计

理智的会假痴不癫,身在曹营心在汉

然而要置身事外无疑是困难的

谎言可以被容忍,骗局一定要得出结果

迈出门槛即面对道路,走一步是一步

       2010年8月15日

 

。。。未完待续

 

         (十二)

 

虚即是实。 虚晃的枪头彰显实在的招式

装傻的副产品里当然例席几分纯情

因“猜疑像燕子掠过水,没有停留”

寂寞如同寻求着落的释放犯,它赶走悲伤

像漂泊的孤舟一样憧憬安宁的港湾

可以被胜利的西风取笑,能相顾私语

总有动听音色。存在是偶然,偶然中有必然

仿佛一个自打遇见便无限吸引的味蕾

不由自主的关注,嗅闻,直到摘取

许多的未知,譬如形成表面光泽的真实属性

渐渐被发现。。。。。。这还不够!

你要接受,要等待,包括诸多自然的腐化

晕机的人呕吐,勾搭的人抱怨

哦,这人世天堂,何时还一个清梦

         2010年8月16日

  

 

 。。。未完待续

            (十三)


新即是旧。时光的魔法中一切都是道具
舰桥上煞是别致的清高远去了
陌生闺房窗外的扣人心弦消失了
同路风雨中的感动陌生成远去的雁行
鸳鸯帕如同到了更年期,在角落里泛黄
爱情没有伤疤,总被刺伤,就像
理想的主义本身健康,而反复被糟蹋
是什么让脸面无光,山河失色
是盲目守旧,无端抱残,专心服软
是内外勾搭的种种因素滋生的果子
被一种新局面新味道禁锢,则说明
有一种新况味根本没有去追求
那些不容易打破的俗世教条
依然笼罩,举棋不定的昼夜

 

    2011年1月4日(终于记得完成全篇)

 

         (十四)

距离即距离。水、石、火,相容、相生、相克

看陌生的院子,渐次有熟识的花朵零落

一些角落上千年的蛊惑醒来,无辜的心地哦

落满无所顾忌的尖叫与卑微的鸽影

相处的经验如同破译过却依然无效的谍报密码

极容易的重复着的争执,毫无意义的战果

沮丧,没有比这更确切的形容了

挂钟蹒跚,可以像个绅士,还原不了美好

一次突围信号便是一次潜在的福音

如果离开是一种救赎,坚守就是甘于失败

一个对尊严早无规划的民族,只有

侥幸的一次次被复兴,个人,是多么渺小

渺小到一座城完全坍陷前

仍不知道---摧毁的力量来自何方

            2010年9月1日

 

全篇完(十三楼暂缺,待修整)

 

 

 相关诗写篇:

诗写:〓香案上坐着懦弱的怪物〓全本(1-9

诗写:无上隔绝抒情篇全本(1--9)

诗写:◆王者与诗人,一个荒诞的传说

诗写:勇气篇

诗写分行随笔:神奇篇(一)(二)

 

□■二十一世纪诗歌成趣

     刚才粗略的数了一下,收藏此博文的“人”有70,但显示是2.呵呵~ 就是说我的文章被软件当垃圾自动清理了68次哈。  于是我为那些不用软件却人工近似的博友觉得不值。比如根本没看,看到动态就顶一下或者鉴于有所顾忌而胡乱摆个泡丝的。2011年11月15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