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伊剑
伊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373
  • 关注人气:1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

(2010-02-26 23:48:21)
标签:

世博

春晚

拆迁

麦田怪圈

发展

民生

稳定

后果

部分严重

伊剑诗歌

分类: 伊剑诗歌Ω风临子语

 

                            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

 

《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


                            《潇洒走一回》

                                  ◇伊剑

 

去年我拍过一张在人民广场市政厅前喷水池南边石阶上挑着担走下来的黑衣敞怀的老汉的稀有照片
 
而鸽子道上一位拿起观光椅子上半瓶橙汁一饮而尽后坦然将空瓶收入破烂袋的壮汉我没能抓住瞬间
 
前面我在时尚钢椅上叼起一根利群的样子却被拍成了我从来没感冒过的所谓鲁迅状背景很儒雅大派
 
然而我没想过老汉壮汉哪个是大Q 哪个是小Q 我又是几Q,他已腐朽我骨头很硬还比他年轻一个世纪
 
我本来很想将照片添上一句幽默在国人普遍会耍的QQ 上于QQ着的陌生人们面前冒充一个QQ 的表情
 
风风火火下九州。我挑着担,你有何公干?我挑的不是担,是诚实。和你没关系,你喂你的鸽子吧
 
这些似乎都没创意就像春晚只善于在冬天尾巴上一次次揪下几根臭气熏天的腐毛不知进退只知颠覆
 
还是傻了吧唧的那句唱词合适,我确定这张照片如题后依然红尘滚滚过客匆匆潮起又潮落我没看透
                                                                       2010年2月26日
 
后记:老汉瞟一眼伊剑,说:“你写诗,我放心!”
                    还说:“他娘的,困得住我的田,困不住我”---温润一生的语录。
 
     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 他在望我。 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 我在看喂鸽子 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
     他挑担像小米加步枪,枪口向下。                  看为祖国预备的花朵,我心飞翔。
 

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

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

 

《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 

           ◇伊剑

 

空着的河,冷的脸颊
波诡云秘的除了季节的颜色
还有节奏,比如心跳

青三路都涅槃了
囿于金石与金勺路间的春天
越来越平坦了,还是左一个四十码
右一个四十码,平稳和谐

滂沱也有的,一只箭的距离上
闪电亮出高耸的啤酒塔

 

2010年2月23日

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

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

相关文字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组诗==被困的麦田
                       ◇伊剑


重型车轰鸣而来,带着合同
还有这些钢渣和锈烂的机器
不断遗失的宁静的晨昏
无从追究神秘天籁的含义
四野只有立体的鼓噪
那是掩埋我的声音

 

沉思的人在不在,你的眸中
可曾搜寻到工业无法躲藏的陋习
面对那界限模糊的愚蠢
你心中诅咒出多少无奈的诗句

 

这些黎明,这些黄昏的叫嚷
相信你我心中是同样的光景

我将消失,你将远行,请记得----
我青纯的容颜,那是你最初的心灵

。。。。。。03年于家中

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

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

  被困的麦田(之二)  
        ◇伊剑

最亲近我的人们一拨拨
在我眼中迅速消失
没有炊烟,我闻到了
更多的汽油味

公路一条又一条
我是正在风化的威夫饼干

我的脸上长出了好多
不退的雀斑和

吞吞吐吐的高大烟柱
烟,将白云跟随
那不是我的呼吸
但同样可以传染

 

温暖的五月,这金黄的季节
麻雀正在高唱祖传的颂歌
...20050521

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

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

 

被困的麦田(之三)    
          ◇伊剑


招风的好多旗在飘扬希望
污水管道在我肚里慢慢结肠
我穿起一件件尘世的戏服
导演的风格是那和谐的康庄

 

规整的绿化移植了草木的气息
归乡的看客找不到童年印象
失落与变化扯来扯去的抗衡
唯一确定的是曾经的哺育风霜

 

还有什么不可以奉献
水也可以象火一样沸腾思想
而野草还将在梦境默默生长

 

这些折痕渐深的诗章
夕阳在缥缈的云端倾听
终于安静的挂在了树梢上

 ....20050523

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

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

 

(之四)被困的麦田之水稻季节
                ☆伊剑
那些钢筋骨架渐次血肉丰满
那些灯光渐渐连成一片
那些白鹘越来越难寻记忆中的稻田

此刻,在即将成为废墟的观测点
有人刻意跺几下脚   并想象
一次宿命般的踏空

将来这里没有地名
只有无论怎样也联系不起来   却注定
会被无数后来人生记硬背牢的路名

没隔海 没隔山
明天哪一种抚摸能见证
一种叫作乡愁的情绪
20060710晚于三忆草

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

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


(之五)被困的麦田之路上行人
           ◇伊剑

CHINA的版图九百六十万
谁问过路上行人:大哥,你一脚跨出多少万
我在堆场与路脚边找到童年的小河就三米
谁问过路上行人:大哥,夜里乡愁多少米
路上别克追上宝马的尾
谁问过路上行人:大哥,一生乘过轿车有几回
桥下的工地飘扬着大红大绿的旗的风景
谁问过路上行人:大哥,你的足迹所到怎么没有脚印
西边的太阳又要落山了
被困的麦田大赦不了
我的耳鼓柔软,我的心很硬
我望着没有一根麦苗的田地写下我的结尾
路上的行人:我的大哥,天在上,地在下
我们 只是 陌生人
2007/0105于三亿草

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

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

 
被困的麦田(之六)午夜习惯
         ◇伊剑
蓬勃的夏明早也许就到了
四周璀璨的灯光照不见一丝发育的迹象
偶尔几声早熟的蛙鸣,随即
淹没在搅拌机无休止的旋转下
钢厂的烟囱还未冒烟
空气中已嗅不到一丁点青草的味道
却能在午夜随时候到一辆TAXI
邂逅一段表达个性的摇滚
比如此刻的<<光辉岁月>>--
“今天只有残留的躯壳,
迎接光辉岁月,风雨中抱紧自由
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自信
可改变未来,问谁又能做到?!”
。。。。。
        20070417于石洞口。

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

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

 

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

年初一半夜里雪景喜人,院里积有一寸,以为相机在镇上没带回来,等到觉悟,地上树上已然全化了,

甚是遗憾,更大的遗憾还在于真的要永别老屋,讽刺的是大多有悲还有喜,所以。带走了我的庭院,

连句诅咒的话也说不出。(这三个小花坛是我妈砌的,比我那个给柿子树们围的大花坛强多了)

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

这盆里原来是仙人掌的地盘,全烂了,大年三十回来看到里面长了菜叶,我折了一朵月季(上面花坛那株,善良的会问,雪天里伤口会不会疼)也给它添个喜庆哈,

夜里,其它大地盘的雪都融化得差不多了,它的地盘还是一个雪的小天地,拍下靓影,以示赞赏。照片《潇洒走一回》和《被困的麦田》的组诗尾巴

银装素裹看见了,没及时拍到,明年即使下雪,也不会落在这背景里了,

拆吧,就像相机赠我的效果,让我看到了雪花飞逝的镜头,还有愉悦的美妙时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