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伊剑
伊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373
  • 关注人气:1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举手之间(金庸武侠系列群英会游戏)风清扬纪实 系列诗歌

(2007-06-19 00:22:46)
标签:

伊剑诗歌

分类: 伊剑诗歌@风月无边

举手之间(金庸武侠系列群英会游戏)风清扬纪实 <wbr>系列诗歌
举手之间
¢致我的爱人
    --风清扬华山后山的冥想

  玉女峰,我如风般清扬而过
  冰冷的崖,滑过我百年肉身的
  奔腾而散的清雾白云,何时跌落

  我随兴穿梭,时光却向后收缩
  无人同行呵,与翠山秀水辉映的
  当年,几曾理会到如今的清瘦

  有立便能破,而你,我的至爱
 
在无形的情网中我左冲右突
    即便我不守定式,你的心菲啊
    
仍如秘籍室终年禁闭的窗户

      百年,我熬成了一个诗客,为爱
      独步诗林,
最失望的是你的关注
     
而举手之间,任驰骋,你无处不在
      亲爱,总有一天,我对爱会胸有成

     。。。20070611碰巧参加一个论坛活动,草上

这个冬天你会来吗¢致我的爱
         --风清扬华山后山绝壁的涂鸦

难说沧海枯了,会不留一滴泪
落花街的广陵绝响安在哉
每个冬天我都来寻觅
你气势恢宏的散乐
总换得整个冬天的悲凉
而春天,我就开始幻想
直到玉女峰梅花初绽的时刻
往这个方向而来

剑气宗火并,我分身乏术
华山派沦为二流,我面壁兴叹
岳不群怀奸作君子,我无遐顾尔
令狐冲百年一遇,我放任自博
谁又能指责金庸偏心眼的安排

我的爱人是谁,名字都不知道
江湖上却总流传我跟亦菲或者贞贤
这真是--独孤九剑起兮~破天荒

20070612晨,梦,早起,上


阿珂~这算不算情诗

我要与你亲密无间
我不愿看那花儿凋谢

我一声轻唤,也必响遏流云
滚滚红尘,也不能
将我的心声封裹
最终,我囫囵式的沦陷
是你能触摸到的爱浪掀天

隔千山续万水
我用耐心韧韧相随
待这幕江湖收场
坦坦荡荡,与你相爱

20070613

阿珂,落花街上,我们放一场烟花

            
题记--青山环抱我,青山有幸,碧水依偎你,碧水有灵,
                      这个季节,适合向各个方向,只要,有你。

这个冬天肯定不冷
我不会再驮走一冬的悲凉
我已在心底反复描摩
像情窦初开的少年

我的剑锋也回归单纯
挥不出似有似无的牵强
笔意也不再如迷语般沉没
在诗歌圣殿轻舞翩翩

有一个字眼在我心里开了花
有一种力量助我将奇迹催生
是的,江湖总有新奇引发

这个冬天,落花街会放一场烟花
一个叫阿珂一个叫风清扬的人
抛开一切一同将幸福抵达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玉女峰上我奏衷曲向神州北望
 题记---阿珂说:去向冬季/ 那个叫作落花街的地方 /去履行一场烟花的约定
   落花/ 烟花 /为什么 /偏偏是这样的名字 /难道我们的爱情注定
 像落花一样轻扬/ 烟花一样美丽/ 而短暂

  


落花街,广陵散最后一次现世的地方
当年的才子侠客们是多么的自命不凡
而恢宏激越如奔流之水的铮淙响起间
多少英雄的心胸,如泉洗过清澈通畅

从此,只一袭白衫,是我生命的符号
江湖的风云,我眼里只是一般的消遣
士,若能为知己者慷慨赴死的那一天
才是沐阳移阴,人生一渡最终的得道

阿珂,玉女峰上我奏衷曲向神州北望
每次凝眸都律格成一行最深情的句子
别担忧莫迟疑,此刻你已独驻我心房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未饮心已醉
一袭翠袖在那飘雪季节的第一次翘盼
我已靠近,正在烟花的铺子烦扰掌柜

20070614号14行。

 

菩萨蛮*西岭风城
    ◇风清扬

平生镇恶疏情娱
终成幻客风城去
西岭度音绝
孤标傲霜雪

鸾台翔仪艳
功逊难飞天
邀醉月倾杯
裹永夜岿岿

最后我死在西岭风城城外门口,死前又假托《风城》一曲,
这是我在《逐鹿》这部《风云》的最后一场戏,
我这个碰巧撞在导演镜头前的群众演员演完了最后一幕戏。

举手之间(金庸武侠系列群英会游戏)风清扬纪实 <wbr>系列诗歌
附:
(金庸武侠系列群英会游戏)风清扬纪实系列之二

                    
                     
风清扬的江湖日记

 

1,  大侠说:他有镇定说话的权利,于是童年的我有了憧憬
2,    有个道士点了一桌好菜,说:人的需要是第一位的.那时我十六岁
3,  十八岁,师傅说:如果光在你面前,你就是一只飞蛾,从此我因为迷

     惘而更加刻苦
4,    开始和师妹一起走江湖了,总碰到算命的,还有乞丐和红颜
5,  我开始喜欢小曲了,每次出门师妹总不忘给我腰间别上她挑的佩玉
6,  那日在落花街,我弹了一曲风清天朗,日出茶楼的她把它加进了广陵

    
7,   第二天,听到很多传言,大多是英雄气短的怪事,有个人还说他听出

     了他的绝望
8,  夜里,我们的客栈来了很多见过的没见过的面孔,逼我成了名
9,  清晨,街上就有人叫我风大侠了,我镇定自若地问:有什么需要帮忙

    
10,没几天,师妹回了华山,日出茶楼人去楼空,听红叶说是我帮人家复了

   
11,  我丢了华山,丢了青春,只一袭白衫,在痛惜的江湖徘徊
12,  某天夜里,我在灯下思索一只飞蛾,看它兜了一大圈,又回到了原地
13,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14,  天机道破时,回忆已碎成流年,玉女峰,我回来了。
  
   20070619风清扬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风清扬与童子

今天
我开了一只西瓜,唤道童:拿勺子来
道童拿来一把哨子.

我一巴掌抡了过去,哨子和童子我什么也没打着,
童子因为武功如此精进,不但没让我碰到他也没让我损坏哨子而偷着乐.

一边乐,一边提醒我:师傅,这几天你不是常拿着它吹,
还常自言自语说,要是能吹着它,会象个霸主吗

我这个气啊,但没发出来,我是师傅嘛,要有风范,
于是我自己亲自去找来了勺子,一大口一大口的吃西瓜.

童子在边上乐了,我不解,问,他说西瓜你一个人吃的时候,
也就是你活得最自在的时候,也是放我下山的时候.

*****************************

(金庸武侠系列群英会游戏)风清扬纪实系列诗歌-看图作文篇

举手之间(金庸武侠系列群英会游戏)风清扬纪实 <wbr>系列诗歌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白日梦

水,到处都是水
洗发精,汽油,精液,和杀戮的血

蛇,到处都是蛇
软的腰肢,绵绵的舌,还有让人窒息的魅笑

事故,时时有事故
撞扁的头,塌陷的矿,还有奶粉吃死的女婴

谎言,耳畔全是谎言
关于爱情,关于历史,关于一次集会的演讲

飞翔,胳膊常挥成翅膀
抗争,超越,也复习一点祖先的记忆

白日梦中,我开始跌落的时候
我离死越来越远,越来越辛苦

                                                                  200706019草

       哑语

喊一个口号
背地里已蘸满了颂歌需要的口水
那些倒立的飞翔,明白这世界需要更多的匍伏
曾种下山的神永远无法理解  那些
站在山上称自己为峰的人
那么仅仅只有一只眼睛是醒着的吗
那为什么整个世界出奇的安静了下来
20070619看图说话,只会比划         

          *****************************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光阴缓缓散开

因为一种声音与心底的契合
如果再加上些如花粉和光华
生命体就会托起一片芬芳
散开的是永恒或者短暂
留在光阴

 

没有什么可疑惑的
有些神圣的领地不用掠夺
幸福的窗子和零落的山丘
我们都要经过

 

有人收藏那些完整
有人怀念那些破碎
我在如水灵动时分
触摸了一下我的唇

20070620草

      哑谜

假设让我封存一段密码
我会用油彩把它涂在□□墙上
让□□复活在□□□□□光影里
让□□□□卑微地遗弃在□□□角落里
我必须学会安静地剥落一场花事的扉页
镇定自若地看它过程的缓慢老化
还有一些渗入的风景,我不必隐藏
比如□□,□□,比如□□
我唯一没有舍弃的是□□□□□□□□
那不是历史,不是未来
它会影响所有仍欲攀沿的探索的眼睛
在□□□□□步步深入
....20070620

           *****************************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眼前的一切
      
                                     我换种斜体方式来看
                        这样我更接近了素材的低姿态
                    我的瞳孔没有比往日异常
  我习惯抒情的眉睫却向中间挤压,呆摆


  此刻,我不知道教堂的钟声是否已安息
            也不知道红十字的旗帜在何处飘扬
                       我一闻再闻,除了脏污血醒外
                             还有兄弟的气息让我更加失语惊慌

 

                       大地,我们赞颂的母亲
              此刻,在你怀里,我的眼中
   躺着的也是你的儿子吗

 

  纵然有那么多应得的报应
                   和谐的天空
                        何故会有如此被众人蝇盯的伤疤

20070621 于家中上

哑剧
 当青鸟与风临子再次遭遇现实题材摄影
    
风临子:酒旗飘出风的身影
        湖水倒映山的婉约
        世上所有的纷争与苦难
        又印证我心里多少怜悯与恐惧
  
青鸟:  我翅膀的高度
        就是与大地的距离
        山河是连绵的
        有了距离
        才有沟通与联系

 

风临子:就像这幅框在的四方里的逼视 
         为什么不用那些有重量的相机
         去砸烂哪怕几扇茶色的玻璃
     
青鸟:  真想用我的羽毛 去
        粉饰一下太平
        掩盖一些卑贱的痕迹

 

风临子:不如归去
        和青鸟探讨生存还是毁灭的诗句

 

青鸟:  未化仙
        你永远会囿于你的执着和沉迷
        你心中有了谜团
        你会像火焰腾空而起

 

风临子:是的,那我去身临其境
        为几只蟑螂举行葬礼
        为清风去舔带血的记忆
        再记录几声无奈的叹息
        再撒瓷裂般的诗篇一地
        一切有根有据

 

青鸟:  等你走出来
        来告诉我,你最后的心情

 

20070621草上,奇怪,我写完,耳边却响起了郑智化的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