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安博瓦兹:达·芬奇的最后岁月(傅雨箫)

(2019-01-02 12:38:02)

                                       ·安博瓦兹:达·芬奇的最后岁月  

                                        

                                            傅雨箫(文/图)

 


就像很多曾经辉煌一时的历史重镇一样,安博瓦兹(Amboise)在今天只是个不过一万多居民的安静城镇。我们乘坐火车到达时,一同下车的只有说着不同语言的游客。小小的火车站沐浴在清晨的阳光里,显得宁静安详。

在拉丁语中,安博瓦兹(Ambacia)的意思是两水中间,也就是指位于卢瓦尔河谷(Loire和安德尔-卢瓦尔省河(l’Indre)之间的这座城市了。在以河流运输为主的时代,优越的地理位置为安博瓦兹的经济发展提供了动力,使之成为法国中部一个重要集市。同样,临水而建的城镇在战略上也易守难攻,因此在9世纪之前,这里已经开始修建城堡。今天,大批游客涌入这个环境优美的水边小镇城,只为参观它著名的皇家城堡(le Château Royal)。笔者自然也不例外。

安博瓦兹:达·芬奇的最后岁月(傅雨箫)
                                                                       (卢瓦尔河畔的皇家城堡)


从波光粼粼的卢瓦尔河对面,便可以仰望这座建造于岩山上的庞大建筑物,在一片秋色平川中,城堡自有一股皇家气派,不怒自威。

要进入城堡,我们首先穿过一条挂满印章的长廊。熟知历史或愿意停下来阅读导览手册的人可以认出,这些徽章分别属于曾在这里居住的法国国王、王后、亲王和贵族。

1491年,刚刚与布列塔尼的安妮(Anne de Bretagne)成婚的法国国王查尔斯八世(Charles VIII)决定定居于这座他度过童年的城堡。为此,他下达了扩建城堡的指令。安博瓦兹城堡正是从查尔斯八世时代开始变成既适于王室居住又可以容纳庞大的宫廷。可惜,历经动乱和战火,今天我们所看到的皇家城堡只不过是当年的一角。

爬上位于岩山顶部的城堡花园,我们可以俯瞰安博瓦兹市、平缓流动的河流和不远处的树丛。因为笔者是秋天到的,河谷上方吹来的风已经有些凉意。依照参观顺序,我们最先进入的是圣于贝尔礼拜堂(la Chapelle Saint-Hubert)。建造于1493年,这座礼拜堂是献给圣于贝尔,他是猎人们的守护者。狩猎是当年的贵族男子们最热衷的活动。我们可以从礼拜堂哥特式尖顶上的鹿角状装饰看出来。

安博瓦兹:达·芬奇的最后岁月(傅雨箫)
                                                                      (圣于贝尔礼拜堂尖顶)


礼拜堂内,阳光透过彩窗,照亮了整个空间。虽然它的内部陈设和装饰较为简单,却闻名世界。因为在礼拜堂地上,可以看到一块写有达·芬奇名字的墓碑。

安博瓦兹:达·芬奇的最后岁月(傅雨箫)
                                                                                (达·芬奇墓)


1516年,利奥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受到国王弗朗索瓦一世的邀请,从意大利来到安博瓦兹。国王赠与他一座城堡,并任命他为“国王的首席画家、工程师和建筑师”。这位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师最终逝世于国王所赐的城堡中。在接下来的参观中,我们会知道更多关于达·芬奇遗骨的故事。大师的安息可谓一波三折。

从礼拜堂出来,正好可以从另一角度欣赏城堡的主体建筑。对比城堡的两边,我们会发现两种完全不同的风格。左边的建造于查尔斯八世时,是很明显的哥特式(Gothique);而右边的则是弗朗索瓦一世时建造的,是卢瓦尔河谷地区第一座文艺复兴式(Renaissance)建筑。城堡外围,印有两种不同图案的旗帜交错树立。蓝底黄色鸢尾花的旗帜属于查尔斯八世,而白底黑色貂斑纹的,则属于布列塔尼的安妮,查尔斯八世的王后。查尔斯八世这次高明的政治联姻有力地增强了法国的实力。这位来自布列塔尼王后,使法国王室所属的领土得以向西边扩充。为了对地位显赫的王后表示尊敬,也为了炫耀法国王室最新获得的领土,在查尔斯八世居住过的城堡里,都会出现很多以布列塔尼徽记为装饰的图案,安博瓦兹城堡中尤其如此。

安博瓦兹:达·芬奇的最后岁月(傅雨箫)
 蓝底黄色鸢尾花的旗帜属于查尔斯八世,而白底黑色貂斑纹的则属于布列塔尼的安妮,查尔斯八世的王后。


进入城堡,我们首先来到护卫室。所有进出城堡的人必须经过驻守于此的侍卫们。他们曾由苏格兰和瑞士的雇佣兵组成,后来则是由法国皇室的火枪手担任。护卫室的墙上装饰着十六世纪的武器,墙边竖立着武士盔甲。这样的布置可以让参观者想象,当年侍卫们威严地守护着通向国王居所的入口,并在旁边的长廊上来回巡视。

来者如果想面见国王,需要通过在后面房间中负责守卫的贵族。这间贵族守卫室把守着楼梯,严防不轨之人接近国王。发生在此地最有名的事,或许要属路易十四的火枪手队队长达尔塔尼昂骑士(d’Artagnan)逮捕大臣富凯(Nicolas Fouquet)了。正是这位队长的生平被浪漫主义作家大仲马(Alexandre Dumas)采用,以其为原型创造出了《三个火枪手》(Les Trois Mousquetaires)中的主人公。

通过了双重守卫,现在我们可以见国王了。上了楼梯,是音乐厅。国王在这里举办舞会和其他娱乐项目。墙上挂有十六世纪末期的弗兰德斯挂毯,和查尔斯八世与王后布列塔尼的安妮的肖像。

与音乐厅相邻的就是正式的议事大厅了。文艺复兴时期,法国国王稳固王权的首要条件,就是确保治下大臣们的忠诚度。这些大臣中包括地方长官,军官,和身居要职的神职人员。国王有权要求这些权贵们携带家属,在他的身边滞留数月时间。他们的妻子们也被允许在这个议事厅中旁听朝政。蓝底黄鸢尾花的装饰让我们一眼就能认出大厅中的国王宝座。

离开这个掌控权法国命运的地方,我们进入国王的私人生活空间。第一个房间是斟酒室,这里是用餐的地方。在这个房间中,我们能够再次在精致的家具上分别找到哥特和文艺复兴两种风格。前者多使用尖顶拱和折叠式的装饰;后者重新启用被称为视觉陷阱(trompe l’oeil)的古代技术,使二维的平面装饰给人以极度真实的三维空间感。布置城堡的工作人员,在餐桌上摆放了当年国王使用的餐具和御用食品模型。不过,以今天的角度看来,这些食物既简单又粗糙,一点都不诱人。 

接下来可以参观国王的卧室。尽管这间卧室被命名为“亨利二世(Henri II)的卧室”,但实际上它曾被他的父亲弗朗索瓦一世和他的王后凯瑟琳··美帝奇(Catherine de Medicis)使用。整个房间的装饰完全符合十六世纪文艺复兴的风格,床周围的帷帐能完全将床包裹起来,以便保暖。

在床对面的墙上挂着宗教和历史画家梅纳吉奥(François-Guillaume Ménageot)的画作《利奥纳多·达·芬奇之死》。这幅由路易十六(Louis XVI)委托的画作向我们呈现了文艺复兴大师死在国王弗朗索瓦一世怀中的场景。尽管场面感人,但这一幕并未真实发生过。很不幸的,达·芬奇死于自己的城堡时,法国国王甚至不在安博瓦兹。

国王的卧室旁边,是“细绳侯见室”,是来客们等候会见的地方。之所以以“细绳”命名,是因为壁炉上查尔斯八世和皇后的徽章周围围绕着象征法兰西统治的细绳图案。

继续参观,我们离开文艺复兴时期,来到了启蒙时代的十八世纪。这些红色墙布与窗帘的房间被统称为“奥尔良的房间”(les appartements Orléans)。1786年,国王路易十四的孙子,路易十六的表兄庞提艾维尔公爵(le duc de Penthièvre)从当时的城堡主人科瓦索尔公爵(le duc de Choiseul)手中买下了城堡。

然而在法国大革命爆发后,这座皇家御所被大规模拆毁。

皇室回归,这座饱经摧残的城堡最终依据法律留给了奥尔良女公爵刘易斯-玛丽-阿黛莱伊德··波旁-庞提艾维尔(Louise-Marie-Adélaïde de Bourbon- Penthièvre),未来法国国王路易菲利普一世(Louis Philippe I)的母亲,奥尔良公爵路易-菲利普·约瑟夫(Louis-Philippe Joseph)的遗孀。

首先,我们参观的是奥尔良-庞提艾维尔房间。这间被用作工作室的房间向我们展示了许多十八世纪末的肖像画。其中,我们可以认出路易菲利普一世的爷爷和他的父母。家具上还摆放着当时很流行的中式花瓶。有些家具的装饰令人印象深刻,比如在一把座椅上雕刻了一个戴着高帽的男子荡秋千的图案。在他的旁边还有一只松鼠。

接下来,我们进入了奥尔良卧室,也就是国王路易菲利普一世的卧室。在他母亲死后,他继承了这座城堡。为了城堡的扩建,他拆除了城堡周围的46栋房子,并且将城墙移开。我们可以在墙上看到这位国王的官方画像。遗憾的是,这个房间中的家具都不是原件,仅仅是路易菲利普时期和对第一帝国时期风格的效仿。安博瓦兹:达·芬奇的最后岁月(傅雨箫)

                                                                         (音乐室)

仅存的几件原物都存放在音乐室中。尽管路易菲利普本人仅在安博瓦兹居住过一次,但整个城堡作为奥尔良家族的度假居所,保留着这个家族的一些旧物。在这个房间中,我们能看到美国独立战争时期法国海军的著名战舰漂亮母鸡Belle Poule)的模型。它是由路易菲利普一世的儿子,茹安维尔亲王(Prince de Joinville)弗朗索瓦·奥尔良(François d’Orléans在将拿破仑一世(Napoléon I)的骨灰带回法国后定制的。房间中的埃拉尔(érard)名牌钢琴和竖琴也是十九世纪保留下来的原件。

除此之外,我们还能看到一张素描肖像。照片上的人名叫Emir Abd-el-Kader,是阿尔及利亚被殖民时期的一名反抗者。他被路易菲利普的第五个儿子奥玛勒公爵(le duc dAumale)俘虏后,被囚禁在安博瓦兹城堡内四年之久。在被路易·拿破仑·波拿巴(Louis Napoléon Bonaparte)释放后,他将自己的余生贡献给了医学和教学。

就是在接下来的小塔楼的大堂中,路易拿破仑宣布释放Emir。要到这座高四十米的塔中,我们必须走过长长的斜坡。这些螺旋状的斜坡可以让马匹和车辆从城里直接进入城堡花园,被称为骑士斜坡。

在另一座塔楼的斜坡上,还曾发生过一个不大不小的事故。153912月,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Charles-Quint)受弗朗索瓦一世的邀请来到安博瓦兹。当他的皇家车队经过骑士斜坡时,一个火炬点燃了墙上的挂饰。尽管查理五世毫发无伤,但他还是第二天就离开了安博瓦兹。

在小塔楼骑士斜坡顶端的出口处,我们经过奥玛勒长廊(以奥玛勒公爵命名),来到城堡花园。

最左边的一片被称为那不勒斯园地。1496年,查尔斯八世从意大利回归后下令建造了这一花园。他任用自己从意大利带回的那不勒斯教士兼园丁梅尔克雅诺(Dom Pacello da Mercogliano),抛弃了用围墙封闭起来的中世纪式花园设计,创建出了法国文艺复兴式的花园:开放、一览无余。不过现在的花园已经看不出当年的样貌,而是被开辟成休憩场所,让走累的游客斜倚在树下的长凳上,享受周围的鸟语花香。在花园的另一边,还有一片建造于2005年的东方花园,是为了纪念Emir

在这片绿色植被中最值得关注的,是一尊白色的达·芬奇胸像。

安博瓦兹:达·芬奇的最后岁月(傅雨箫)
                                           (达·芬奇像所在的位置被认为是最初安葬达·芬奇的地方)


151952日,被誉为文艺复兴最聪慧之人的全能天才利奥纳多··芬奇逝世于弗朗索瓦一世赠与他的克洛·吕斯(Clos Lucé)城堡。根据他为公证人留下的遗嘱,他的遗骨被安放于安博瓦兹的圣弗洛兰教堂。然而,18061810年间,他的墓地被拆毁。直到1863年,法国博物馆协会的监察员胡塞(Arsène Houssaye)找到了一些线索:在一个破碎的墓碑上他看到了圣吕克(艺术家们的庇护者)的名字,旁有一具尸骨,同时还找到一些弗朗索瓦一世时期法国和意大利钱币。胡塞因而认定这一定是达·芬奇的遗骨。于是法国政府在1871年将其安在不远处的圣于贝尔礼拜堂。达·芬奇胸像所在的位置就是当年胡塞发现骸骨的地方,也被认为是最初的达·芬奇的安葬处。              

·芬奇在安博瓦兹居住并逝世的城堡就在皇家城堡不远处。一路步行过去,我们还能观赏一下安博瓦兹城镇。

沿途,每家的窗口上都种植了同一种红色或粉色的小花,颜色明丽却不显得俗气。另外,路边还可以看到一些镶嵌在山体中的房子,是本地的一大特色。可以想象夏天住在里面一定是很凉爽的。有些住宅被装饰的颇有情调,但是都用细绳拦住,上面挂牌说明是私人宅院。大约是游客觉得太漂亮了,总忍不住上前观赏。主人不胜其扰,只好明确谢绝参观。

克洛·吕斯城堡不像皇家城堡那样威严气派。这栋典型的十五世纪风格的建筑要小巧得多,却给人以更适于居住的感觉。

从左边的八角塔楼中的螺旋楼梯上去,我们首先来到城堡二楼的长廊。这条意大利式向外敞开的长廊是由曾经城堡的巡逻道改建的。它显示出克洛·吕斯曾经是有防御功能的。

与长廊相接的是达·芬奇的卧室。当然,屋子中央这张红色帷帐的大床并不是大师当年使用过的,而是一张普通的文艺复兴时期的床。在这座城堡中已经几乎找不到当年的原物了。不过,达·芬奇确实是在这个房间里逝世的。

安博瓦兹:达·芬奇的最后岁月(傅雨箫)
                  (克洛·吕斯城堡中法国文艺复兴时期著名的才女玛格丽特·德·纳瓦尔的雕像和肖像)


再往里走,另一间卧室属于弗朗索瓦一世的姐姐,玛格丽特··纳瓦尔(Marguerite de Navarre)。这位著名短篇小说集《七日谈》(L'Heptaméron)的作者曾在城堡内居住过一段时间。她是法国文艺复兴时期著名的才女,屋中摆放有她的胸像,墙上还有她的肖像。这间由棕黄色为主题的卧室中同样摆满了十六世纪的家具和装饰。

经过查理八世为王后布列塔尼的安妮建造的礼拜堂,我们来到达·芬奇的工作室。大师来到安博瓦兹时,随身同样带来了著名的三幅作品:《施洗者圣约翰》和《圣母子与圣安妮》,还有著名的《蒙娜莉萨》。达·芬奇对这三幅画具有后人无法理解的特殊感情,总是带在身边。据说一直到死,他还在不断完善这三幅画。

安博瓦兹:达·芬奇的最后岁月(傅雨箫)
                                        (克洛·吕斯城堡中复原的达·芬奇的工作室)


这间工作室是后世人们按照文艺复兴时期的工作室复建的。不管是后人浪漫的想象还是事实,我们在此可以看到达·芬奇被称为全能天才的理由。工作室被分为很多部分:代表绘画的作画工具和油画复制品,代表雕塑的烤炉和铸造工具,代表设计的稿纸和数学仪器,还有大师有可能收集的一些自然标本和图书。

与其相邻的是被称为文艺复兴大厅的会客室,达·芬奇在此接待弗朗索瓦一世国王和来客。

再往前则是厨房。两个房间中都摆放了许多文艺复兴时期的家具。尽管不是原件,但我们至少可以体会一下十六世纪住宅的氛围。

对机械构造感兴趣的游客,千万不能错过地下一楼。整个地下室被大小模型占据,都是依照达·芬奇的设计图制作的,从农业水利设施到军事武器,甚至航天仪器。显示了达·芬奇对外部世界无尽的好奇心和创作力。

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大师设计的装甲车。在3D动画复原演示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个结构复杂的物体是怎样在向前移动的同时旋转开火的。。展示厅中,还有著名的机械翅膀和自行车。遗憾的是,大师从未有机会逐个实验他这些神奇的发明。对生活于21世纪的观众来说,或许这些木制装置显得有点可笑又不切实际,但在那个只能依靠机械产生动力的年代,达·芬奇的脑洞无疑远远超越于同时代的任何人。事实上,按照达·芬奇的草图制作模型的人们一致认为,达·芬奇属于迄今为止智商最高的人群中的一个。这也是很多人来城堡凭吊大师的原因吧。

                                    本文部分发表于《外企生活》杂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