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江柏川
江柏川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11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为了更好的和你在一起

(2012-03-05 17:15:28)
标签:

杂谈

    树木郁郁葱葱的,一只灰色的麻雀站在一棵分叉的矮脖子树上,对着草丛中叽喳的乱叫,她跳跃着向树杆边靠了靠,他像是在躲避什么危险,这时他扬起头冲着高处叫了两声,好像是在呼唤着自己的同伴。果然另一只麻雀扑朔着翅膀降落到了这课矮脖子树上。不一会,这两只站在矮脖子树上的麻雀像通了电一般,叽喳的开始同时乱叫,一边叫唤着还一边跳跃着,要我们人来看呀,这人不是踩着高压电线,就是中彩票大奖,小两口关上门正在屋里乐喝呢。

正在这两只麻雀欢呼雀跃的时候,在草丛中一条黝黑且满身布满花纹的一米长蛇从青青的草丛中探出了它三角型头。这时矮脖子树上的麻雀叫得更大声了,跳跃的更频繁了,因为在这颗矮脖子树的树枝另一边,就是他们一口一口衔来树枝碎叶辛苦搭建起来的安乐窝,而且在安乐窝里还住着他们刚刚孵化的雏鸟,七只雏鸟也在窝里喳喳的叫唤着,它们在鸟窝里显得是那么的娇嫩,可能是刚从蛋壳里孵化出来的原因,他们全身都是湿湿的,眼睛也没有睁开。也许它们是因为饿了,也许是因为它们思念自己的父母了,可是这时站在树干上的麻雀只能不停的叫唤着,好像在对他的雏鸟说,宝贝快走呀,宝贝快走呀!可是雏鸟太小,根本连眼睛都还没有睁开,蛇慢慢沿着树干向上攀来。

这条长蛇沿着树干,懒散的,悠闲的,扭动着自己长长的身躯,满身乌黑的鳞甲,仿佛在向世人宣告着自己拥有一口毙命的剧毒身世。

蛇已经攀上了树枝,慢慢逼近麻雀了,这时公麻雀先扑朔着翅膀一蹬腿飞走了,而母麻雀仿佛要与蛇死战到底,在这根脆弱的树枝上,蛇与麻雀相隔二十公分,四目相对,蛇在将自己长长的身体慢慢收紧,麻雀也不像刚刚那样跳跃了,它好像把自己的身体压得更低了,在它的身后就是它刚刚孵化的七只雏鸟和它辛苦建造的鸟窝。黑色长蛇张开了嘴,露出了两颗粘着毒液的尖牙,它的信子在两颗毒牙之间自由伸缩着。麻雀傻傻的有气无力的叫两声,就当蛇像收紧后的弹簧,一下弹出去,扑向麻雀时……,就在蛇攻击的这一瞬间,麻雀跃下了那根树枝,扑朔着翅膀垂着头无声的飞走了。飞到了一根较为安全的树枝,看着这即将发生的惨案。

这时蛇的面前就是美味的大餐,那七只刚被孵化——嗷嗷待哺小雏鸟,小雏鸟连眼睛都还没有睁开,根本不知道即将来临的危险,大黑蛇慢慢向树枝末梢挪移,母麻雀和公麻雀在另一个树枝上叫唤着,跳跃着。它们的焦急换不来小雏鸟的一丝平安,只能成为大黑蛇进餐的协奏曲。

大黑蛇在风呼声中雀跃声中,渐渐靠近鸟窝。正当蛇离鸟窝还有一米左右远的时候,眼看蛇就要盘上它恋慕已久的鸟窝时,突然一辆金龙长途大客车撞在了这棵歪脖子树上。黑蛇的三角头被这辆大客车的反光镜和树枝一下给挤扁了,蛇的脑浆迸裂而出。

十分钟前,一辆蒙满灰尘的白色金龙客运长途车飞驰在广西南宁到宾阳县黎塘镇的324国道上,大客车在无尽的山路上行驶,车尾扬起的黄沙遮蔽了车尾灯发出的红光。车内人声鼎沸,人挤着人,人挨着人,车里的人就像连体动物,你挨着我我挤着你,想礼让一下,根本不可能,因为这辆金龙车就没给你提供其他的空间来使你可以挪移。

孩子的哭声不时从前排传来,这个看上去只有三个月左右大的男婴,被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紧紧的抱在怀里,这位小姑娘坐在车左边最前排靠窗户的座位上,小姑娘嘴里嘟嚷着:“宝宝不哭,宝宝不哭。”坐在她右边的可能是她的丈夫。因为坐在她右边的这个男人,把他自己的头重重的压在这个女孩的右肩上,这个熟睡的男人,他所发出的鼾声甚至有要超过婴孩啼哭的声音的意思,从这个熟睡的男人微张的嘴里滑落的口水从他嘴里一直连着丝滴落在这位小姑娘的白色衬衣上。小姑娘手臂上的汗珠慢慢滑落,她白色的短袖的衬衣背部已经完全湿透了,汗珠滚落到与她挨着坐的男人腿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幸福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幸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