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江柏川
江柏川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05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五四,远去的春梦,漫长的春愁

(2011-05-05 20:40:23)
标签:

转载

我们的梦,前辈回荡遗存的声音

    今天五四。

    刚刚看刘军宁的一篇文章,反思五四,认为自由才是民主科学与法制的前提,后者不过是自由种子结出的花朵。

   深刻。在多年的回忆中,我们忘记了“不自由毋宁死”才是五四青年们最为嘹亮的喊声。一味标榜民主法制与科学,却失落了自由,也就没有起码的对人的尊重,对天赋人权的敬意,怎么可能有万紫千红的春天?须知,所有人的自由,就是共同的自由,也就是共同的生命繁荣怒放。 

     五四,本是中国的春天时分,是生命焕然苏醒的时刻。那长梦中昏沉的人们,被温暖的西风吹醒,第一次发现生命的可贵,生命也可以绚丽,于是发出春梦般的呻吟呐喊。

   近百年来,类似的情景一再上演,但那春梦,却仍然是一个美丽而遥远的梦。

   真的,难道你没有发现?什么时候,五四竟然这么不真实,反而像一个梦话,一篇童话,一部神话。

     在这恍惚之中,我不知道到底是先人们做梦呢,还是我们梦见了先人做梦?我唯一可以知道的是,在先人的梦里,有我们,但我们不是这样的。

   春梦已醒。先贤已往。喧嚣已逝。

   在时光中行走的我,曾经分享过春梦的我,也已经累了,倦了,要长歌当哭一番了。在这春天的黄昏,梦醒时分的我,那个问题又袭上心头:是继续昏沉睡下去呢,还是番然醒过来呢?

     这近一百年的高楼好高啊,好陡峭啊。独上高楼,楼梯毁损,尘埃满布,望尽天涯路。。。。在这春光明媚的季节,却有凉意刺骨,雨云阴沉。我看着远远的亦真亦幻的人影,听着缥缈的似真似幻的歌声,且叹且徘徊,把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依旧虽依旧,却道天凉好个秋。

 



记的吗 那天你等着我回家
就在北京的秋天的黄昏 你哭了
随着他去吧 反正已过去了
在忧伤的青春的身后睡吧
梦见你穿着红红的衣裳 和你出门时画的妆
梦着你问着你是不是爱我 你说是啊
想起年轻时滚烫的痴狂 那些相爱时受的伤
在这北京的秋天的黄昏 你冷吗
记得吗 那天你等着我回家
就在北京的秋天的黄昏 你哭了
随着他去吧 反正也过去了
在忧伤的青春的身后睡吧
梦见你扶着我的肩膀 说你见不到我会心慌
问你会不会永远爱着我 你说会的
所以匆匆的关上了门窗 让我消失在每个晚上
在北京的秋天的黄昏 你懂吗
梦见你穿着红红的衣裳 和你出门时画的妆
梦着你问着你是不是爱我 你说是啊
想起年轻时滚烫的痴狂 那些相爱时受的伤
在这北京的秋天的黄昏 你冷吗
记得吗 那天 你等着我回家
就在北京的秋天的黄昏 你哭了

0

前一篇:死里复活的我
后一篇:《我是传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死里复活的我
    后一篇 >《我是传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