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做人多怪癖,妙玉才会被人嫌弃】

(2017-07-02 10:49:34)
标签:

红楼梦

妙玉

林黛玉

贾宝玉

主要看气质

分类: 红楼笔记频道

        【做人多怪癖,妙玉才会被人嫌弃】
      《红楼梦》里,在各个方面跟黛玉最接近的,应该是妙玉,虽然两人的年龄相差有些大。正如林之孝向王夫人汇报妙玉情况时所说的:
“文墨也极通,经文也不用学了,模样儿又极好。”这话基本适用于黛玉。

       林黛玉的文墨,那是公认的,不服不行,几次比试都让人甘拜下风,后来香菱干脆拜她为师。没想到妙玉也一肚子墨水,连黛玉、湘云二人皆赞赏不已,说:“可见我们天天是舍近而求远,现有这样的诗仙在此,却天天去纸上谈兵。”那是中秋之夜,黛玉与湘云在凹晶馆联诗,正联到“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的颓丧警句,无力再续,被妙玉及时喊停,并提笔一挥而就做了收结。其中一句“钟鸣栊翠寺,鸡唱稻香村”,以其恬淡平和中的朝气,将前面的凄楚奇谲之语翻转过来,功力不浅。

       至于模样,书中对林黛玉的描写可谓浓墨重彩,跃然纸上,反倒是对妙玉,没有正面表述。大概也就在贾母去世前生了一场病,妙玉特来请安,才将她显示出来。“只见妙玉头带妙常冠,身上穿一件月白素绸袄儿,外罩一件水田青缎镶边长背心,拴着秋香色的丝绦,腰下系一条淡墨画的白绫裙,手执麈尾念珠,跟着一个侍儿,飘飘曳曳的走来。”瞧,是美女,缁衣素服也美女。

       且慢,这个妆扮有些眼熟啊。某日,宝玉去看黛玉写经文,“但见黛玉身上穿着月白绣小毛皮袄,加上银鼠坎肩,头上挽着随常云髻,簪上一枝赤金扁簪,别无花朵。腰下系着杨妃色绣花绵裙,真比如:亭亭玉树临风立,冉冉香莲带露开。”

       看得出来,两人都有飘逸出尘的气质——主要看气质!所以红楼梦曲中这样概括形容妙玉:“气质美如兰,才华阜比仙。”足矣!

       有才华又长得漂亮的女子,难免有些孤标傲世,天生成孤癖人皆罕。

       黛玉喜散不喜聚,内心还有洁癖。贾宝玉被羡慕嫉妒恨的贾环热蜡油烫伤了脸,黛玉来看望,他忙把脸遮着,摇手叫她出去,不肯叫她看,知道她的癖性喜洁,见不得这东西。

       这有什么,妙玉有过之而无不及,成了怪癖。贾母带了刘姥姥至栊翠庵来,妙玉用一个成窑五彩泥金小盖钟倒了老君眉茶捧与她,贾母只吃了半盏,便递与刘姥姥尝尝,于是妙玉忙命将那成窑的茶杯别收了,搁在外头去。宝玉会意,知为刘姥姥吃了,她嫌脏不要了。可是当宝玉提出把茶杯直接送给刘姥姥,卖了也可度日,妙玉却点头说道:“幸而那杯子是我没吃过的,若是我吃过的,我就砸碎了。只是我可不亲自给她。”

       难道妙玉与刘姥姥说话授受,人家就脏了她?这么说来,只要刘姥姥和她呼吸同一片空气,都有可能污染了她的玉洁冰清。莫名其妙嘛,怪不得胭砚斋评语:更奇,世上我也见过此等人。

       奇就是怪的意思,妙玉的怪癖,一般人还真不懂。怪不得宝玉会说她为人孤高,不合时宜,是世人意外之人。真的是“太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

       那回芦雪广争联即景诗,宝玉又落了弟,遭至惩罚。菩萨心肠的李纨道:“我才看见栊翠庵的红梅有趣,我要折一枝来插瓶。可厌妙玉为人,我不理她,如今罚你取一枝来。”可见人人都对妙玉敬而远之,其实是嫌弃她。

       连跟她有贫贱之交、半师之分的邢岫烟,都对妙玉没什么好感。当岫烟看了妙玉以槛外人之名悄悄送给宝玉生日的拜贴,笑道:“她这脾气竟不能改,竟是生成这等放诞诡僻了。从来没见拜贴上下别号的,这可是俗语说的,僧不僧俗不俗女不女男不男的,成个什么道理。”

       可不是嘛,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表面上看,妙玉一心要撇清跟宝玉的关系,装着不待见他,吃她一杯茶,她还正色道:“你这遭吃茶是托她两个(黛玉与宝钗)的福,独你来了,我是不给你吃的。”可后来还不是单送他一枝红梅?红梅呢,明显是春心已动,芳心暗许。要不然,她跟惜春下棋,见到宝玉,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红了脸,表现得像个怀春少女似的,自己在心里放了一只小鹿,活蹦乱跳。

       到底是带发修行的,最能装!她就是豪门,却假清高,对外宣布:“侯门公府必以贵势压人,我再不去的。”也没人请贴给你啊,为何要来贾府常走动?别人拦都拦不住。

       贾母死后,全家都去铁槛寺伴灵,独留年幼的惜春和生病的凤姐看家。晚上妙玉来看惜春,被看园的下人包勇挡在门外。妙玉很生气,转身欲走,又禁不住看腰门的婆子再四央求,就自己给自己找台阶进来了,反而令包勇不好再拦,气得瞪眼叹气而回。结果就出事了,一伙趁虚而入趁火打劫的盗贼,见色起淫意,接着就用闷香把妙玉熏住将她劫持走了。

       不说妙玉被劫后是甘受污辱,还是不屈而死,关键是社会舆论,大家好像都在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听起来对妙玉是深恶痛绝。

       水月庵的姑子,跟栊翠庵的妙玉,是同行,本应声援,却把妙玉遭劫说成是跟人走了,并且对惜春说:“妙师父的为人古怪,只怕是假惺惺罢?在姑娘面前,我们也不好说的。哪里像我们这些粗夯人,只知道讽经念佛,给人家忏悔,也为着自己修个善果。”就差没怒斥妙玉是佛门败类了。

       贾环听人说有贼寇抢了一个女人下海去并杀了她后,他的评论更直白,恐怕也代表了大多数人的心声吧:“妙玉这个东西是最讨人嫌的,她一日家捏酸,见了宝玉就眉开眼笑了。我若见了她,她从不拿正眼瞧我一瞧,真要是她,我才趁愿呢。”

       唉!“可叹这,青灯古殿人将老。辜负了,红粉朱楼春色阑。到头来,依旧是风尘肮脏违心愿。好一似,无瑕美玉遭泥陷。”有怪癖的人,多半是这种下场——“世难容”啊!

       所以说,做人可以有洁癖,但不可有怪癖。黛玉有洁癖,质来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妙玉有怪癖,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同样才貌双全的两个女子,因为这一点本质上的差异,其人生结局竟有云泥之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