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论心直口快,就服史湘云】

(2017-06-18 10:04:59)
标签:

红楼梦

史湘云

林黛玉

贾宝玉

薛宝钗

分类: 红楼笔记频道

       【论心直口快,就服史湘云】
       尽管贾母表态:
“不大说话的又有不大说话的可疼之处。嘴乖的也有一宗可嫌的,倒不如不说的好。”但笨嘴拙舌的我,还是欣赏能说会道能言善辩的女子。言为心声,至少说明她心思活泛。

       试想想,像凤姐一样人话鬼话都能说,好话歹话皆可言,软硬兼施,恩威并重,最起码在职场上很有发挥。若单纯看热闹,还是伶牙利齿的黛玉与晴雯最可爱。那两张刀子嘴啊,一个尖酸刻薄,一个夹枪带棒,具有超强杀伤力,经常让宝玉躺着中招,看把他气得,都要离家出走(出家)了。

       不是说女子动口不动手吗?就必须会耍嘴皮子,你以为是用来吃瓜子边吐瓜子皮的啊?说到这里,不能不提话多的史湘云,金陵十二钗,就数她爱说话敢言语,也不怕得罪人。论心直口快,就服她。

       众所周知,史湘云有龁口字音,把“二”说成“爱”,喊宝玉时尤为明显。所以林黛玉老笑话她:“偏是咬舌字爱说话,连个二哥哥也叫不上来,只是爱哥哥爱哥哥的。回来赶围棋儿,又该着你闹么爱三四五了。”

       这可不是女生的缺点,而是特点。对此,脂砚斋还有一大段批注:可笑近之埜(野)史中,满纸羞花闭月莺啼燕语,殊不知真正美人方有一陋处。如太真之肥,飞燕之瘦,西子之病,若施于别个不美矣。今见咬舌二字加以湘云,是何大法手眼,敢用此二字哉?不独见陋,且更学轻俏娇媚,俨然一娇憨湘云立于纸上。掩卷合目思之,其爱厄娇音,如入耳内。然后将满纸莺啼燕语之字样填粪窖可也。

       正因为娇憨,就不会多想,憨人快语,有话直说。所以刚一露面就在黛玉面前说宝钗的好话,“你敢挑宝姐姐的短处,就算你是好的。我算不如你,她怎么不及你呢?”要知道,不管是男人或女人,在一个女人面前赞扬另一个女人,等于是在贬低眼前的这个女人。显然湘云没这个意思,脂砚斋也怕读者误会,所以特别注明:此作者放笔写,非褒钗贬颦也。

       是啊,要不然湘云说完这话,为何还往黛玉房中安歇,且跟她睡一张床呢?这不是与敌共眠吗?

       事实上,后来那年中秋,宝钗姊妹家去母女弟兄团圆,贾母在凸碧堂夜宴完毕,各回各家,只有湘云和黛玉两个外客,无处可去,来到凹晶馆联诗。湘云一边宽慰黛玉,一边也点名批评宝钗:“可恨宝姐姐姊妹天天说亲道热,早已说今年中秋要大家一处赏月,必要起社,大家联句,到今日便弃了咱们,自己赏月去了。”可见湘云真的就事论事,有一说一。

       史湘云第二回来,说起给袭人的戒指,她又夸赞起宝钗来:“我只当林姐姐给你的,原来是宝姐姐给了你。我天天在家里想着,这些姐姐们再没一个比宝姐姐好的。”人前背后一个样,无意中又把林黛玉给比下去了,宝玉便道:“罢罢罢!不用提这个话。”

       湘云天真烂漫,口不遮言:“提这个便怎么?我知道你的心病,恐怕你的林妹妹听见了,又怪嗔我赞了宝姐姐。可是为这个不是?”明知这样还说,而且这么直白,难怪贤袭人在傍嗤的一笑,说道:“云姑娘,你如今大了,越发心直嘴快了。”

       可不是嘛,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有时候难免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比如宝钗十五岁生日那天,大家一起看戏,见一个小旦,凤姐笑道:“这个孩子扮上活像一个人,你们再看不出来。”罕言寡语的宝钗沉稳多会做人,心内已知道,便只一笑不肯说。连宝玉都早猜着了,亦不敢说。偏湘云忍不住,接着就笑道:“倒像林妹妹的模样儿。”于是众人听见这话,留神细看,都笑起来了,说果然不错。

       虽然脂砚斋连忙替湘云解释:心直口快,无有不可说之事。但黛玉还是敏感多心了,冷笑道:“我原是给你们取笑,拿着我比戏子,给众人取笑。”还因为宝玉听到湘云的失嘴,瞅了她一眼,使个眼色,结果惹得湘云不高兴,黛玉又不领情,弄得宝玉里外不是人。

       湘云可不会把话憋在肚子里(憋成坏话),更做不到说话分场合看对象。看到宝玉不愿接待贾雨村,她顺嘴就说了:“还是这个情性改不了。如今大了,你就不愿读书,去考举人进士的,也该常会会这些为官做宰的人们,谈谈讲讲,学些世途经济的学问,也好将来应酬世务,日后也有个朋友。没见你成年家只在我们队里搅些什么!”

       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明智宝玉厌学,最喜在内袆厮混。怪不得宝玉不爱听,反没好声气道:“姑娘请别的姐妹屋里坐坐去,我这里仔细脏了你知经济学问的!”

       良药不一定要苦口,忠言也可以说得顺耳,岂不是更好?这点湘云还真得向袭人学习,人家可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情切切良宵花解语,一下说到宝玉心坎里,劝他答应改掉三个毛病。而黛玉更聪明,只是出于关心,心疼建议:“你从此可都改了罢!”非但没惹毛贾宝玉,反而得到了他一句掏心窝子的话:“你放心,别说这样话。我便为这些人死了也是情愿的!”

       当然,要求史湘云鉴毛辨色,那说话就太累了。她为人热情,就凭着一股子冲动,有啥说啥。可是小姐,切记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

       话说薛宝琴来到贾府后,深得贾母等上下喜爱,王夫人还认了她作干女儿。湘云见她年纪尚小,初来乍到,便爱护有加,好心提醒她:“你除了在老太太跟前,就往园子里来,这两处只管顽笑吃嗑,到了太太屋里,若太太在屋里,只管和太太说笑,多坐一会无妨。若太太不在屋里,你可别进去,那屋里人多心坏,都是要害咱们的。”

       天哪,这就是传说中的内幕吗?还是个黑幕!湘云同学,说这话可是要负法律责任的。连不干己事不张口的宝钗都禁不住笑道:“说你没心,却又有心,虽然有心,到底嘴太直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