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红楼笔记】贾宝玉改一句词,竟改写了林黛玉的结局

(2017-06-11 10:01:34)
标签:

红楼梦

贾宝玉

林黛玉

晴雯

新奇祭文

分类: 红楼笔记频道

            【红楼笔记】贾宝玉改一句词,竟改写了林黛玉的结局
       虽然我认定贾宝玉是害死俏丫头晴雯的元凶,至少也是帮凶,但看在他后来念念不忘的表现上,就原谅了他。尤其是那篇词藻华丽、修辞秾艳的新奇祭文《芙蓉女儿诔》,集各时期文学风格之大成,可与《曹娥碑》一起列入历代悼文精选。如果他上了考场有这样的灵感发挥,这高考作文,必得高分。

       不过,这样哀哀戚戚地长篇大论,我只记得这几句,“其为质则金玉不足喻其贵,其为性则冰雪不足喻其洁,其为神则星日不足喻其精,其为貌则花月不足喻其色。”这是给晴雯盖棺论定吗?

       林黛玉也只听清楚了两句,什么“红绡帐里,公子多情;黄土陇中,女儿薄命”。一向对黛玉的才华钦慕得五体投地的宝玉,对自己的文章难免心虚,便虚心向她请教,有什么大使不得的,让她改削。

       黛玉便指出:“这一联意思却好,只是‘红绡帐里’未免熟滥些,放着现成的真事为什么不用?咱们如今都是霞影纱糊的窗隔,何不就说‘茜纱窗下,公子多情’呢?”

       这是贾母带刘姥姥参观大观园林黛玉的潇湘馆,因见窗上的绿纱颜色旧了,且这院子里并没有桃杏树,竹子已是绿的,再用绿纱糊上反不配了。便命凤姐把库存的软烟罗拿出来,要把她窗户上的纱给换了。这软烟罗只有四样颜色,一样雨过天晴,一样秋香色,一样松绿的,一样就是银红的。银红的又叫作霞影纱,贾母就把这款给黛玉糊窗了。

       黛玉虽然改成了现成的好景妙事,宝玉却笑道:“只一件,虽然这一改新妙之极,但你居此则可,在我实不敢当。”是啊,他住的房子可是怡红快绿,跟春天的花房似的。

       黛玉马上显示出其高人之处,笑道:“何妨,我的窗即可为你之窗,何必分晰得如此生疏。古人异姓陌路尚然同肥马,衣轻裘,敝之而无憾,何况咱们。”可惜现在人心不古,看到有人摔倒在地赶紧绕道而行,有人衣不遮体也是视而不见。不过,黛玉这话容易让某人误解,这是在暗示她跟他同窗连理吗?

       宝玉可不敢造次,生怕唐突了闺阁,有相让之意:“我索性将‘公子’‘女儿’改去,竟算你诔她的倒妙。况且素日你又待她甚厚,今宁可弃此一篇大文,万不可弃此茜纱新句,竟莫若改作‘茜纱窗下,小姐多情;黄土陇中,丫环薄命’。”

       其实,林黛玉与晴雯的关系,并没有如他说的那么亲厚。晴雯除了眉眼有些像林黛玉外,她俩的接触并不多,毕竟宝玉的贴身丫环是袭人,宝黛之间的事,都是通过袭人与紫鹃来传递的。印象中,晴雯只执行过两次,一次是宝玉生日,寿怡红群芳开夜宴,怕其他丫头请不动宝林两位,只好由袭人与晴雯亲自出面,硬拉过来;另一次是帮宝玉给黛玉送去两条半新不旧的手帕子,感动得人家泪雨滂沱。

       倒是那次黛玉跟踪宝钗欲尾随进怡红院,不料晴雯与碧浪拌嘴,赌气不给黛玉开门:“凭你是谁,二爷吩咐的,一概不许放人进来呢。”把黛玉气怔在门外,独立墙脚边花荫下,悲悲切切,呜咽起来,还造成了宝玉与黛玉之间的巨大误会。

       所以宝玉虽改得惬怀,黛玉断断不肯接受。“她又不是我的丫头,何用作此语,况且‘小姐’‘丫环’亦不典雅,等我的紫鹃死了,我再如此说还不迟呢。”

       这一改,令紫鹃躺着中枪,招谁惹谁了,这样咒她?宝玉是最迷信的,他连忙改口道:“我又有了,这一改可极妥当,莫若说‘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陇中,卿何薄命!’”

       吃饱了没事干的两人,改来改去,竟改到自己身上。

       “茜纱窗下,我本无缘”,这不是说宝玉与黛玉没有缘份?“黄土陇中,卿何薄命”,这不是指黛玉要死?难怪脂砚斋都忍不住惊呼:但试问,当面用“尔”、“我”字样,究竟不知是为谁之谁谶!一篇诔文,总因此二句而有。又当知,虽诔晴雯,而又实诔黛玉也。

       敏感如黛玉,又怎会听而不见?原来宝玉这篇诔文不是为晴雯而作!她当即悚然变色,心中虽有无限的狐乱想,外面都不肯露出,反连忙含笑点头称妙,说:“果然改的好,再不必改了,快去干正经事罢。”

       果然,这一改成谶。

       隔日邢夫人把迎春接出大观园,准备下嫁孙绍祖。宝玉便天天到到迎春住的紫菱洲一带地方徘徊瞻顾,见其轩窗寂寞,屏帐翛然,再看那岸上的蓼花苇叶,池内的翠荇香菱,也都觉摇摇落落,似有追忆故人之态——人去楼空啊,他日潇湘馆必然亦是如此。所以脂砚斋点评道:先为“对景悼颦儿”作引。

       等到后来林黛玉感秋声抚琴悲往事,低吟道:“人生斯世兮如轻尘,天上人间兮感夙因。感夙因兮不可惙,素心如何天上月!”她已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人世不久。而妙玉也听出了其中的玄机,讶然失色道:“如何忽作变徵之声?音韵可裂金石矣!只是太过!”宝玉没听懂,问太过便怎样,妙玉道:“恐不能持久。”然后就琴弦蹦然断了,宝玉还在追问怎么样,妙玉不肯道破:“日后自知,你也不必多说。”

       更奇的是,宝玉重新上学,下课后回到黛玉房中,一如既往抨击假道学。黛玉却道:“我们女孩儿家虽然不要这个,但小时跟着你们雨村先生念书,也曾看过。内中也有近情近理的,也有清微淡远的。那时候 虽不大懂,也觉得好,不可一概抹倒。况且你要取功名,这个也清贵些。”宝玉听到这里,觉得不甚入耳,因想:“黛玉从来不是这样人,怎么也这样势欲熏心起来?”

       要知道,当初史湘云只是劝了句“学些世途经济的学问,也好将来应酬世务”,即遭宝玉罕见的逐客令。宝玉还明确表态:“林妹妹从来说过些混账话不曾?若她也说这些混账话,我早和她生分了。”

       没想到林黛玉还是说了这“混账话”,也难怪贾宝玉会与她生分,甚至另娶了薛宝钗——宝黛到底无缘,黛玉生无可恋,但求死了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