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独家对话澳大利亚下任总理

(2007-11-24 01:06:24)
    独家对话澳大利亚下任总理
 第一位会说中文的西方国家首脑 
       芮成钢独家对话
   澳大利亚下任总理陆克文
Chenggang's Exclusive Interview with Kevin Rudd
              Next Prime Minister of Australia
  独家对话澳大利亚下任总理
(胡锦涛主席在APEC期间亲切接见澳大利亚工党领袖陆克文)
 
独家对话澳大利亚下任总理
(陆克文在APEC期间会见美国总统布什)
 
我的好朋友一夜之间成了总理
My Best Australian Friend Who Became Prime Minister
 
与陆克文(Kevin Rudd)也算是贫贱之交,几年前第一次在澳洲布里斯本与他在餐桌上相识,他还只是一名没有任何架子的普通议员,一口流利的中文让我这个中国的英语主播目瞪口呆,带着我走遍布里斯本的大街小巷,在英语与中文之间自由切换,无话不谈。随后,不知不觉,他变成了澳大利亚反对党的领袖,开始与澳大利亚现任总理霍华德唇枪舌战,直到再后来,与霍华德开始竞选下任澳大利亚总理。明天,确切的说就是今天,澳大利亚大选正式开始,24小时之内悬念就将揭晓。而克文领导的澳大利亚工党现在的支持率已是57%,遥遥领先现任总理霍华德的执政党43%的支持率。陆克文成为澳大利亚未来总理,应该说已成定局。而他也将成为历史上第一位会说标准普通话的西方主要国家领导人,意义深远。不久前,大选如火如荼之际,我与克文做了一个卫星连线,从悉尼到北京,克文用流利潇洒的中文和英文,向中国的朋友们坦诚讲述了自己与中国的不解之缘,告诉我们他领导下的澳大利亚会是怎样的国家,又会怎样与中国继续并深化友谊与合作。
 
让我们一起来感受这位说普通话的来自南半球的西方领导人的独特魅力...
 
 独家对话澳大利亚下任总理
           (永远微笑的会说普通话的克文)
  
 独家对话澳大利亚下任总理
(与陆克文夫妇在澳大利亚海曼岛上度假)
 
悉尼——北京
芮成钢独家专访澳大利亚未来总理
中文节选版(视频)
 
成钢独家专访澳大利亚未来总理
中英文完整版(视频)
 
央视英语频道《财经中国》栏目
成钢专访澳大利亚未来总理
双视窗播出版  (视频)
 
 11月24日
经济观察报》登载专访全文:
 

陆克文:

第一位说中文的西方领导人?

 

近日,在南半球的澳大利亚,一场选战正在如火如荼地举行。现任霍华德(John Howard)总理执政已达11年之久,而主要反对党工党人陆克文(Kevin Rudd)现在正对其发起强有力的挑战。激烈的竞选活动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距离11月24日的大选只有数天,之前的民意调查显示,陆克文将赢得54%的选票,霍华德将赢得46%的选票,这意味着陆克文将以压倒性优势获胜。不过,政治世界瞬息万变,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唯有等待最终选举结果

 

对于中国人而言,这场选举似乎是很遥远的一件事情。但在全球化的今天,世界上的一举一动都可能与中国有关。这次选举也许就是一个最好的注脚,其意义在于,倘若陆克文当选澳大利亚总理,西方将首次出现第一位能说流利汉语、堪称“中国通”的国家领导人,这将是破天荒的事情。在中国日益与全球骨肉相连的背景下,毫无疑问,这件事对于东西方关系具有很大的意义。

 

现年50岁陆克文能说一口流利的京腔普通话。他从小便对中国很感兴趣,并选择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学习中国历史与中文,成绩优异,获一级荣誉学士学位。“陆克文”一名便为他就读大学时所起。80年代在澳大利亚驻北京使馆担任外交官,2006年12月当选工党领袖。今年9月在悉尼举行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峰会期间,曾以熟练的汉语语惊四座,博得中国代表团的阵阵掌声。其后他用汉语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会谈30分钟,获邀前往北京观看2008年奥运会。

 

除此之外,陆克文还与中国诸多政府官员、社会人士关系密切。他还致力于促进中美关系,据报道,他在APEC峰会期间与美国总统布什会谈时,曾推荐美国记者库尔兰齐克所撰《魅力攻势》一书,该书分析中国软实力的增长与美国影响力下滑的原因。

 

近日,在选战正酣之际,陆克文抽出时间接受了央视著名节目主持人芮成钢先生的独家专访。陆芮二人私交甚厚,彼此以“老陆”、“小芮”相称。不过,采访之余,芮成钢也有一丝复杂的心情。既希望陆克文获胜,又考虑倘若陆克文当选下届澳大利亚总理,恐将事务繁忙,不知何时能在澳洲重聚。而陆克文则告以不论何时,二人均是好友。也许一位中国媒体人士与一位西方高层之间如此亲密的对话,也代表未来东西关系的一个良好征象。以下为采访记录。

 

芮成钢:我们知道你现在正在竞选澳大利亚下一届总理,目前的民意调查似乎显示你处于优势。请告诉我们在总体上而言,你觉得当前形势如何?

 

陆克文:目前澳大利亚的政治格局还是很势均力敌的,这将是一次紧张的选举。霍华德总理领导的政党在当前的竞选中仍然是一个很有力的竞争者。我们仍然有三周的时间才举行选举,而在政治领域,万事皆有可能。但我们澳大利亚工党为澳大利亚民众设计了一套很好的政策纲领,我想在最终时刻到来的时候,我们将是非常有竞争力的。

 

芮成钢:祝你好运。而在中国人看来,你有一些独特之初,那就是你能说很好的中文。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你将成为西方大国中第一位能说流利汉语的领导人。在你看来,对于中澳关系以及整体上中国与西方的关系而言,这将带来何种重要性?

 

陆克文:实在来讲,我的汉语比较差,越来越差。但对于中澳未来的关系而言,我认为一个好的事情是,我非常了解中国。我曾多次拜访中国,我希望能有机会再次去中国访问。不论我是否能赢得这次选举,我想说的是,回顾过去20到25年我对中国的访问,我看到你们国家发生的巨大变化。我认识了许多中国人,赢得了许多朋友,如果我们真能组织下一届澳大利亚政府的话,我希望能够将我们两国的关系提升到一个全新的高度。

 

芮成钢:你能否简单地用中文向中国的13亿电视观众介绍你自己?

 

陆克文:70年代我上大学的时候学的是汉语。从大学毕业后,我进入澳大利亚外交部。我们学习汉语的时候,老师比较严格,逼迫我们学古代汉语、现代汉语、中国历史、中国文学、中国哲学等。80年代澳大利亚政府派我到北京使馆去工作,后来我也在上海工作了一段时间。1988年我专往澳大利亚昆士兰州政府工作,担任办公厅主任。1998年我进入澳大利亚国会。澳大利亚工党指派我出任其外交发言人,后来担任贸易发言人。去年澳大利亚工党选举我出任领导人。今年我们的大选将在 11月份24号举行。根据民意调查,政治方面的竞争还是比较紧张的,不知谁赢谁输。但是不管谁赢谁输,我认为澳中双方关系的前景非常好。

 

芮成钢:过去25年来你在中国交了很多朋友,你与他们的私人关系如何?我们知道你在悉尼的APEC会议上曾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会谈?

 

陆克文:对,我在中国的朋友比较多,包括在商业方面、中国共产党内部、以及在中国政府内部。最近贵国主席胡锦涛先生到我们澳大利亚访问,我有机会跟胡先生见面,也谈到了我们双方关系的前景。如果我们在本次选举中获胜,我有明确的计划要到中国去访问。众所周知,明年恩中华人民共和国将举办奥运会。胡锦涛先生到澳大利亚访问的时候邀请我和夫人、家人参加奥运会。我的孩子们都很高兴,希望去北京看奥运会。这在中国是史无前例的事情,所以我们很高兴能有这个机会。除了中国政府之外,在中国舆论界,包括您在内,我有很多朋友,我们已经好几次见面,小芮,但是恐怕是第一次你采访我,所以我觉得比较紧张。

  

芮成钢:克文,你也让我紧张了。在竞选过程中你曾在一次演讲中表示,如果你能当选总理的话,你将制定一个为期五十年的中澳战略,你能否更详细地解释一下这个五十年战略?

 

陆克文:首先是经济上的互补性,中国经济的工业化的速度现在非常快,而我们澳大利亚希望在长期里成为中国的能源和原料供应国。同时在其他方面也存在一些互补性。澳大利亚的金融服务业和资金管理业非常先进,属于世界上最成熟的国家之一。我们相信能与中国合作,例如在中国未来的退休金收入政策、退休金管理等方面。还有一个我们觉得可以在未来合作的事情,我们可以将生物科技和清洁能源科技带入一个全新的领域,在这些方面澳大利亚是很先进的。我们风能和太阳能的潜力都很强。我们在选举中提出了一些政策,以提高我们的可再生能源使用目标。我们相信在未来将会构建一个非常强大的可再生能源部门。所以很明显,资源和能源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而且在未来的金融服务领域、生物科技领域和清洁能源领域,我相信两国经济都有很大的互补性。这将给两国民众带来很大好处。

 

芮成钢:近期的数据表明,在2007年的前七个月,中澳之间的贸易已经达到了240亿美元,这已使中国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所以请告诉我们,中国在澳大利亚的经济发展过程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发挥了多大的作用?

 

陆克文:就未来而言,我认为中国和澳大利亚之间的经济关系是非常重要的——对澳大利亚如此,而对中国本身亦如此。80年代早期我最早投入中澳关系的工作时,当时的双边贸易规模还很小,而现在已今非昔比了。而我相信,我们还可以有很多进展。不仅是能源和原料,而且中国也可以出口产品给澳大利亚。从我们两国的角度而言,清洁能源等新的经济合作领域对于未来而言都是至关重要的。例如,如果工党能够组建下一届澳大利亚政府的话,我将看看有没有机会能与中国政府讨论,就如何进一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制定一套未来的方案,这件事情很重要。除了清洁能源科技之外,我还想确保在生物科技和教育领域,我们能够扩展两国经济关系的基础。对此我很乐观。我们都处于亚太经济区,而且我们处于相近的时区。这将帮助扩展我们之间的经济关系,尤其是服务领域。

 

芮成钢:那么你对于中澳自由贸易协定怎么看?在下一届政府,不论是是霍华德的政府还是陆克文的政府,这个贸易协定能实现吗?我们能看到有更多的中国游客和中国留学生去澳大利亚吗?

 

陆克文:当然我们的希望是和中国建立一个非常强有力的双边贸易关系,澳中两国政府都致力于为达成自由贸易协定而努力。如果工党能够组建下一届澳大利亚政府的话,我们也将尽力与中国方面谈判,以确保我们最终达成一个协议,这个协议将有利于未来双边贸易的增长。很明显,在中方看来,存在一些敏感的事项,例如农业,但澳方也有一些关切。我们相信,如果我们能够实施一种雄心勃勃的、头脑清楚的、有远见的战略,使双边贸易实现一般性的自由化,并且覆盖农业、服务业、金融业等领域的话,中澳之间能够构建一种很好的经济关系。这将不仅是未来十年的关系,而且是未来一个世纪的关系。

 

芮成钢:有件事情是否属实,由于中澳之间的商业关系,中国每年正在间接地给澳大利亚带来好几位亿万富翁,主要集中在采矿业领域?

 

陆克文:(笑)显然大宗商品的价格总是不断地波动的,但我认为对于我们两国经济关系而言,好的一个事情是,这将促进两国共同的繁荣。中国近年来的经济增长状况很好。我仔细读了胡锦涛主席的报告,尤其是他对中国经济未来的看法,同时我还读了温家宝总理的观点,我相信,我们在未来能够构建共同的繁荣。我相信我们之间有良好的双边关系,经济有很好的互补性,未来有许多新的合作领域,如清洁能源、生物科技、教育、金融等,这将使两国的经济繁荣继续扩展,而且我知道中国目前的政策也是努力使内地、尤其是西部地区实现繁荣。

 

芮成钢:另一个问题,虽然说澳大利亚基本上是一个西方国家,但在地理上来说它是一个亚洲国家。在过去五到十年来,澳大利亚似乎越来越亚洲化了,你以为这种趋势将会持续下去吗?

 

陆克文:小芮,澳大利亚毕竟是澳大利亚,我们对自己的西方文化传统非常骄傲,我们也对于多元文化的澳大利亚非常骄傲,同时我们对于中国人给澳大利亚带来的贡献也感到很骄傲。对于我们未来在亚太地区的作用,我们非常乐观。上一届鲍勃·霍克总理为首的澳大利亚工党政府曾促成了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的建立,该组织将亚太地区的主要的经济体连为一体。亚太地区将成为21世纪世界经济活动的中心,中国将成为其中不可分割的一部,。而该地区的其他经济体也是如此,我们期望能与中国合作,以在未来推广这一地区的自由贸易,增加投资流动。因为所有这些都可以促进就业,而且能丰富无数人的生活。而今天澳大利亚认为,我们未来在亚洲地区也很有希望。而且我们认为我们将和中国一样,在世界舞台上发挥一定的作用。

 

芮成钢:正如我们之前所说的,澳大利亚是一个西方国家,但是它在地理上处于亚太地区。你是不是认为澳大利亚会发挥一个比较独特的作用,或者说它已经在发挥这种作用,就是说成为东西方之间的一座桥梁,以减少双方之间的某些隔阂?

 

陆克文:我们澳大利亚人对我们与中国之间的关系感到非常骄傲,这种关系可以追溯到1972年。在这段时期里,澳大利亚的历届政府,不论是保守党政府还是工党政府,都致力于构建澳中关系。通过这种关系,我们在逐渐更好地理解中国。我们也相信,由于澳大利亚与美国之间存在良好而强劲的关系,我们能够在未来的中美关系发展中扮演一个非常积极的角色。现在中美之间的关系正在处于良好的恢复时期。你知道,有的时候中美之间会产生一些紧张和矛盾,但澳大利亚愿意利用未来的任何机会,帮助维护一个强劲的、和平的、繁荣的中美关系未来。这将是21世纪的和平、稳定与繁荣的基础。对此我们澳大利亚愿意竭尽所能。

 

芮成钢:我们知道你和中国有非常个人性的关系,你的女儿甚至嫁给了一位在澳大利亚的中国人,那么如果你当选澳大利亚下届总理的话,你是否会选择中国作为第一个出访的国家?

 

陆克文:(笑)首先我还得赢得选举,这可是一个很艰难的挑战。但是如果我们赢得选举的话,中国将会成为我最早访问的国家之一。我想谈谈家庭方面的事情。当然大家对中国文化和中国经济感兴趣。例如我的三个孩子都学习汉语,我的女儿今年与一位香港华人结婚。我的大儿子现在在大学读法律,同时也学习汉语,水平不错,前年他曾到上海复旦大学读书,小儿子还在初中,也在学习汉语,恐怕他语言成绩现在还比较差,因为他还是个典型的14岁孩子,也许比较讨厌功课。但是期望他将来能掌握汉语。

 

芮成钢:如果你成为澳大利亚下一任总理,这对中澳关系会有什么影响,是不是去澳大利亚更方便,办澳大利亚签证更容易,去澳大利亚读书也更容易?

 

陆克文:实在来讲,关于我们双方关系的前景我很乐观,如果我们澳大利亚工党组成下一届澳大利亚政府,如果我成为下一任澳大利亚总理,我认为双边关系也能更上一层楼。但是在具体方面的合作范围,我认为我们可以做更大的一种贡献。我认为双方关系的前景对两国民众可能带来很大的好处,不单是在双边贸易方面,文化方面的交流也很重要,比如现在到澳大利亚来的中国留学生很多,这种交流很重要,比如说,如果我们有许多中国来的学生在我们大学读书,在我们中学读书,私人方面的接触就会越来越丰富,从我们长期关系来讲,那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从我的看法来说,我认为澳中双方前景非常好,我很乐观。

 

芮成钢:我对于你的汉语水平感到印象深刻,我记得第一次在澳大利亚听到你用中文演讲的时候,我很惊奇地是你竟然会说英语。

 

陆克文:(笑)英文是我的母语,我上大学的时候我的老师很不错,他们非常严格。当时有一个原则,就是一定要说标准的北京话,如果说得不标准的话,老师就不让我们考试通过,所以所有学生很害怕,都去图书馆去读书。

 

芮成钢:凯文,很荣幸你能来参加我们节目,希望你在以下的几周里一切顺利,我们希望不论是做澳大利亚总理,还是以后继续做反对党的领袖,中澳关系都能进入一个更好的阶段。非常感谢。

 

陆克文:小芮,很感谢能参加这个节目,不论是工党还是保守党赢得选举,我都很有信心地认为,中澳之间将来会有广泛和光明的关系。在这个方面,过去的几年里,不论是在北京还是在堪培拉,都有很多人做出了很多的工作。我相信我们两国未来有很光明的前景来促进亚太地区的繁荣,亚太地区将是21世纪的中心地区,那将成为世界经济中心地带,而且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地带,我们可以在这个地区合作。

 

芮成钢:非常感谢你参加这个对话,祝你好运,希望你在大选中获得好成绩,同时我们相信无论哪个党获得大选的胜利,都希望正如你所言,澳大利亚跟中国的双边关系更上一层楼,你说是吗?

 

陆克文:是的,不管下一次澳大利亚的大选谁赢谁输,对于我们双方关系的前景,我非常乐观。实在来讲,我认为前景不错,在亚太地区我们两个国家所起的作用很重要。在外交、经济、贸易、科技、投资等方面有一些挑战,如果能密切合作,我们两国将适时解决好地区性面临的挑战,所以我觉得很乐观。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跟中国的朋友们描述我对于双方关系的前景的看法。我不知道澳大利亚的大选的结果如何,但是我知道的是,我们双方关系的前景良好。

 

芮成钢:我跟你说一个非常个人的话,老路,我感觉非常复杂,我看你作为一个政治家实现你抱负,非常希望你在大选中获胜,另外,我也非常伤感,如果你真成为了下一任澳大利亚的总理,身份就不一样,如果以后再去澳大利亚找你玩没那么容易了,所以心情比较复杂。

 

陆克文:不管我是赢输,我还是老路,你还是小芮对不对,我们还是好朋友。所以政治方面,比较难以预料的,将来谁知道,未来谁知道,但是我跟高兴,以前在澳大利亚跟你见面,在北京跟你见面,不管我是赢还是输,我还是老路,我们俩还是好朋友。

 

芮成钢: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陆克文:谢谢中国朋友们,谢谢小芮,希望有机会在之后到北京去,也欢迎我们中国朋友们到这儿来看我。

 

(本报记者刘波根据采访记录整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