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我吉祥
我吉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3,521
  • 关注人气:1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常用中药功效比较

(2014-03-06 00:33:44)
标签:

转载

分类: 健康养生
原文地址:常用中药功效比较作者:gd宇宙

任之堂:常用中药功效比较

 
转自中医中药论坛
 
1,麻黄与桂枝

共同点:均有发汗解表的功效,都可用于风寒表证。

不同点:麻黄,以宣散为主,发汗力强。适用于外感风寒,恶寒无汗的表实证。并有宣肺平喘,利水消肿之功。用于肺气壅揭之咳喘证及水肿。桂枝,以温通为主,发汗力较缓,外感风寒,无论有汗的表虚证和无汗的表实证均可用。桂枝温通经脉,助阳化气,常用治寒凝血滞诸痛证,痰饮,蓄水证以及心悸脉结代等证。

2,苍耳子与辛夷

共同点:质轻,性升浮。解表力弱,善于通窍。常相须为用,用治鼻渊头痛。

不同点:苍耳子祛风除湿,用于风湿痹痛,风疹瘙痒。辛夷专治鼻渊,为治鼻渊头痛之要药。

3,桑叶与菊花

共同点:均轻清发散,发散风热,平肝明目。用于风热感冒或温病初起,以及肝经风热或肝火上炎之眩晕头痛,目赤昏花等证。常相须为用以增强疗效。

不同点:桑叶清肺润肺力强。常用于燥热伤肺之干咳少痰,兼凉血止血。用于血热吐衄轻证。菊花清肝平肝力优。常用于肝阳上亢之头痛,眩晕,惊风,兼能清热解毒,用治疔疮肿毒。

4,柴胡与升麻

共同点:均为发散风热药,具升阳举陷之功效。用于外感风热表征及中气下陷之证。

不同点:柴胡退热作用较强,能和解少阳半表半里之邪,为治少阳证要药。并善于疏肝解郁,清胆截疟,用于肝气郁结之证及疟疾等。升麻长于透疹,用于麻疹疹出不畅,并善于清热解毒,用于热毒所致的多种病症。

5,石膏与知母

共同点:均有清热泻火,除烦止渴之功效。用于温热病邪在气分,壮热,烦渴,汗出,脉洪大等肺胃气分实热证,以及肺热咳嗽等证,两味药常相须为用。

不同点:石膏辛甘大寒,重在清解,泻火力较强。善清胃肺实热,故肺热咳嗽,胃火上炎,头痛,牙龈肿痛多用。煅石膏还有收敛生肌之功,外用与疮疡溃而不敛,湿疹浸淫,水火烫伤等证。

知母苦甘性寒质润,重在清润,清热之中又善滋阴润燥,滋肺肾之阴而润肺除蒸,故多用于肺燥干咳,阴虚消渴,肠燥便秘以及肾阴不足之骨蒸潮热等证。

6,黄芩,黄连,黄柏

共同点:苦寒,清热燥湿,泻火解毒。可治疗湿热,火毒所致的病证,如泻痢,黄疸,疮痈,湿疹,湿疮等。

不同点:黄芩长于清上焦湿热,清肺热,并可凉血止血,清热安胎。用于湿温暑湿,肺热咳嗽,少阳寒热,血热吐衄,胎热不安等证。

黄连药力较强,长于清中焦湿热,湿热泻痢尤宜,并可清心,胃之火而除烦止呕,解热。用于高热烦躁,心烦不眠,血热出血,胃热呕吐,消谷善饥等。黄柏苦寒下达,长于清下焦湿热,泻肾火,退虚热。多用于湿热下注,带下黄臭,足膝肿痛,热淋涩痛以及阴虚发热,盗汗遗精等。

7,金银花与连翘

共同点:清热解毒,疏散风热,同治痈肿疮毒。外感风热及温病邪在卫气营血等证。

不同点:金银花甘寒不伤胃,疏散风热之力较强,并能凉血止痢,治疗热毒血痢。连翘苦寒,偏清泄里热,并可消痈散结,用于瘰疬痰核。连翘心长于清心泻火,善治热陷心包,高热神昏等。

8,大青叶与板蓝根

共同点:都有清热解毒凉血之功,都可用于温病初起和热入营血,风热表证,痈肿疮毒,咽喉肿痛等证。

不同点:大青叶长于凉血消斑,热入营血,温毒发斑多用。板蓝根长于解毒利咽散结,咽喉肿痛多用。

9,生地黄与玄参

共同点:清热凉血,滋阴生津,治疗热入营血及阴虚火旺证。

不同点:生地黄偏于凉血养阴,多用于热病伤阴证及血热妄行的出血证。玄参偏于降火解毒散结,多用于营血热毒证。

10,牡丹皮与赤芍

共同点:能凉血散淤,对血热,血瘀所致之证常相须为用。

不同点:牡丹皮清热凉血之力较强,善退阴分伏热,常治虚热骨蒸无汗等证。赤芍祛淤止痛较好,多用于各种淤血疼痛,兼泻肝火以疗肝热目赤。

11,地骨皮与牡丹皮

共同点:凉血退热除蒸,治疗骨蒸潮热及血热出血证。

不同点:地骨皮味甘,偏于退有汗骨蒸,又能清泄肺热,治疗肺热咳嗽等。牡丹皮味辛,偏于退无汗骨蒸,又有较强的凉血祛淤作用。治疗热入营血及各种血瘀证。

12,银柴胡与柴胡

共同点:均有解热作用。

不同点:银柴胡无升散之性,偏于退有汗骨蒸,又能清泄肺热,为退虚热,消疳热之品。主治骨蒸潮热,小儿疳热等证。

柴胡有升散之性,为透表泄热之品。偏治外感发热或邪在少阳证,并疏肝解郁,升举阳气,用于肝气郁滞及阳气下陷之证。

13,胡黄连与黄连

共同点:苦寒,清热燥湿,用于湿热泻痢等证。

不同点:胡黄连长于退虚热,消疳热,多用于骨蒸潮热,小儿疳热等证。

黄连长于泻心胃之火,清热解毒力强。用于心胃火热炽盛以及血分热毒等证。

14,大黄与芒硝

共同点:苦寒,泻下通便,清热解毒,用于热结便秘,痈疮肿毒。

不同点:大黄清降力强,用治火热上炎证,并有止血活血,清泄湿热之功,用于血热妄行之出血,淤血,湿热淋证,湿热泻痢及烧烫伤等证。

芒硝味咸,长于软坚润燥通便。外用还可以治目赤肿痛,喉痹口疮及回乳。

15,火麻仁,郁李仁,松子仁

共同点:润肠通便,用于肠燥便秘。

不同点:火麻仁兼能滋养补虚,适用于老人,产后,体弱津血不足之肠燥便秘。郁李仁兼能行气,多用于肠燥便秘而有大肠气滞者,并能利水消肿,用于水肿,脚气。

松子仁兼能润肺止咳,用于肺燥咳嗽。

16,独活与羌活

共同点:祛风湿,止痹痛,解表,用于风寒湿痹疼痛及外感风寒夹湿。

不同点:独活长于治疗下半身风寒湿痹疼痛,辛散解表力弱。羌活治疗上半身风寒湿痹疼痛,辛散解表力强。故有“羌活善治在上在表之游风。独活善治在下在里之伏
风”之说。

17,蕲蛇与乌梢蛇

共同点:两者皆入肝经,性善走窜,能通表达里,内走脏腑,外达肌肤。透骨搜风,均为祛风之专药。祛风通络,定惊止痉。凡内外风毒壅滞之证皆宜。尤宜治病久邪深者为其特点。都可用治风湿痹痛,肢体麻木,筋脉拘挛,中风口眼瘑斜,半身不遂,麻风,疥藓,皮肤瘙痒,小儿急慢惊风,破伤风。

不同点:蕲蛇温燥而毒,药力较强,为治风湿顽痹要药。乌梢蛇性平无毒而药力较蕲蛇为缓。

18,秦艽与防己

共同点:皆味辛苦,性寒凉,均能祛风湿,止痹痛。主治风湿热痹,肢体关节红肿热痛。

不同点:秦艽质润,为“风中之润剂”,既能祛风湿,止痹痛,又能舒筋通络。凡风湿痹痛,肢体麻木,筋脉拘挛,骨节酸痛,关节屈伸不利,无论新久上下,偏寒偏热,均可配伍应用。而尤宜于热痹。古人谓“痹证必用秦艽,同时,本品又能退虚热,清湿热,阴虚发热,骨蒸潮热,小儿疳积发热,湿热黄疸。

防己具有较强的利水消肿作用,也常用治水肿,小便不利,脚气肿痛及湿疹疮毒。

19,广藿香与佩兰

共同点:化湿,解暑,治湿浊中阻之证及暑湿,温湿。

不同点:广藿香长于和中止呕,湿浊中阻之恶心呕吐尤宜。佩兰长于化里湿,善于除中焦秽浊陈腐之气,为口臭,口甜之要药。

20,青皮与陈皮

共同点:行气化滞。

不同点:陈皮主要作用在脾肺,其性缓和,长于调理脾胃之气,燥湿化痰。用于脾肺气滞或湿痰壅滞之证。

青皮主要作用在肝胆和胃,其性峻烈。长于疏肝破气,消积化滞。用于肝郁气滞或食积不化等。

21,山楂,神曲,麦芽

共同点:消食化积,治饮食积滞。

不同点:山楂善消油腻,肉食之积,并能活血散瘀。神曲善消果蔬,酒食陈腐之积并略兼外感者。麦芽善消米面,薯芋之积,并能回乳。
“焦三仙”为焦山楂,焦神曲,焦麦芽的合称。

22,木香,香附,乌药

共同点:行气止痛,用于气滞腹痛。

不同点:木香长于通行脾胃气滞,且能调中,对脾胃气滞脘腹胀痛,泻痢后重等较佳。香附长于疏肝解郁,调经止痛,善治肝郁气滞疼痛,为理气调经主药。乌药

长于散寒以止痛,凡寒郁气滞之胸腹胁肋胀痛,疝痛,痛经都可用治,并能温肾散寒,治疗肾阳不足之尿频,遗尿等。

23,大蓟与小蓟

共同点:凉血止血,散瘀解毒消肿,用于血热出血及热毒痈肿。

不同点:大蓟多用于吐血,咯血,崩漏,散瘀消肿之功较佳,兼能降压利胆,治疗高血压及黄疸。

小蓟兼利尿,长于治尿血,血淋,兼治高血压病。

24,生姜,干姜,炮姜

共同点:都是姜。

不同点:炮制不一样,功用也有偏差。生姜辛散力较强,长于发散风寒,温中止呕,多用于风寒表证及呕吐之证。还可温肺止咳。

干姜辛热,辛散之力较弱。长于温中,为脾胃寒证要药,并可回阳,温肺化饮,用于亡阳证及寒饮伏肺咳喘。

炮姜味偏苦涩,偏于温经止血,温中止痛止泻。用于虚寒出血,腹痛腹泻等证。

25,郁金与姜黄

共同点:皆辛苦,都能活血行气止痛。二者常相须为用。

不同点:郁金性寒,以气滞血瘀有热者用之为良,并能凉血清心解郁,利胆退黄,也可用治热病神昏,癫痫痰闭,吐血,衄血,以及妇女倒经等气火上逆之出血证。

姜黄性温,以寒凝气滞血瘀者用之为佳,且能外散风寒湿邪,内行气血,通经止痛。长于行肢臂而除痹痛。

26,桃仁与红花

共同点:均能活血祛瘀通经,同时用治内,儿,妇,外,伤各种淤血证,如血滞经闭痛经,月经不调,产后淤滞腹痛,癥瘕积聚,心腹刺痛及跌打损伤等。二者常相须为用。

不同点:桃仁苦甘平,活血又能消内痈,也常用治肺痈,肠痈,并能润肠通便,止咳平喘,也可用治肠燥便秘,咳嗽气喘。红花辛散温通,专入血分,活血通经,祛瘀止痛之力较强。“少用活血,多用破血”。此外,番红花的功用与红花相似而药力较强,又兼凉血解毒之功,尤宜热郁血瘀,斑疹色不红以及温病热入营血之证,本品货少价贵,临床少用,且用量宜少。

27,益母草与泽兰

共同点:皆辛散苦泄,均能活血调经,利水消肿,同时可治血滞经闭痛经,月经不调,行经不畅,产后腹痛,恶露不尽等妇科淤血证,皆为妇科经产之良药。常相须为用。

不同点:益母草性微寒,以血热淤滞者用之为佳,且活血调经之力较强。现代多用治急慢性肾炎水肿,并能清热解毒,故疮痈肿毒,皮肤隐疹多用。也可用治肝热头痛,目赤肿痛,以及肝肾不足,目暗昏花。
泽兰性较温和,行而峻,祛瘀不伤正气,治水肿。多用于产后浮肿,小便不利。

28,穿山甲与王不留行

共同点:均能活血通经,下乳。二者皆为通经下乳之要药。都可治血滞经闭痛经,产后淤阻腹痛,产后乳汁不下,乳痈肿痛,二者常相须为用。

不同点:穿山甲性善走窜,泄降力猛,药力较强,又能活血消癥,消肿排脓。也可治风湿痹痛,中风瘫痪,疮痈肿毒,瘰疬痰核。

王不留行能利尿通淋,可用于多种淋证,小便涩痛。

29,川贝母与浙贝母

共同点:清热散结,化痰止咳,痰热咳嗽,瘰疬痰核,疮痈肿毒,肺痈。

不同点:川贝母味苦性微寒,滋润力强,偏于润肺化痰,多用于肺虚久咳,燥咳,散结作用较弱。浙贝母味苦性寒,开泄力大,偏于清热化痰,多用于风热暴咳,痰热咳嗽,散结力强,常用于痰火郁结之瘰疬以及热毒疮痈等证。

30,竹茹,竹沥,天竹黄

共同点:清热化痰,用于痰热诸证。

不同点:竹茹除烦止呕,胃热呕吐,痰火内热扰之心烦失眠。竹沥性寒滑利,祛痰力强,善能清热化痰,定惊利窍,适用于中风痰迷,惊痫癫狂等证。天竹黄清热化痰之功似竹沥而性缓,兼能清心定惊,多用于小儿惊风,也用于中风痰壅,癫痫,热病神昏等。

31,海浮石,海蛤壳,瓦楞子

共同点:化痰软坚散结,瘰疬,痰核,瘿瘤。

不同点:海蛤壳,瓦楞子制酸止痛,胃痛泛酸。海浮石善化老痰,清肺火,又能利尿通淋,血淋,石淋。海蛤壳兼可利水,用于水气浮肿。瓦楞子既散结又化痰,还用于癥瘕痞块。

32,桑白皮与葶苈子

共同点:泻肺平喘,利水消肿,肺热和肺中水气,痰饮所致的喘咳水肿实证,常相须为用。

不同点:桑白皮,甘寒性缓不峻,长于清肺热。治肺热咳喘。常配地骨皮使用,如泻白散。葶苈子,苦辛大寒力猛,对邪盛咳喘不能平卧者为优。如葶苈大枣泻肺汤,利水之功亦强,可治悬饮,胸腹积水,鼓胀等证。

33,龙骨与牡蛎

共同点:生用,平肝潜阳。用于肝阳上亢头晕目眩等。煅用,收敛固涩,用于滑脱证。

不同点:龙骨以镇心安神见长,尤适用于阴虚阳亢之心神不宁,烦躁失眠,惊痫癫狂等。煅后可用于湿疮或疮疡溃后不敛。牡蛎以平肝潜阳见长,并可软坚散结,用于瘰疬痰核,癥瘕积聚。煅后收敛制酸,可治胃泛酸。

34,钩藤与天麻

共同点:皆归肝经,均能平肝潜阳,息风止痉,同可治肝阳上亢所致头晕目眩,烦躁易怒,以及肝风内动,惊痫抽搐等证,常相须为用。

不同点:钩藤味甘性微寒,也能清热,但清热不如羚羊角,尤多用治小儿急惊风,壮热不退,手足抽搐等证。为治疗肝风内动,惊痫抽搐之常用药。取其清肝热之功,也可用治肝火上攻之头痛,眩晕。此外,与蝉蜕,薄荷等同用可治小儿夜啼。

天麻,甘润不烈,作用平和,对于肝风内动,惊痫抽搐,不论寒热虚实,皆可配伍应用。此外,又能祛外风,通经络,也可用治手足不遂,肢体麻木,痉挛抽搐,以及风湿痹痛,关节屈伸不利者。

35,人参,西洋参,党参,太子参

共同点:补气生津,用于气津两伤证。

不同点:人参,补气力最强,能大补元气,复脉固脱。用于虚脱危证,还能安神益智,气血不足之心悸,失眠健忘等证。

西洋参性寒偏清,能清火养阴,适用于气阴不足而火盛者。

党参性平不燥,补气之功似人参而力缓,为肺脾气虚证的常用品。

太子参性平清补,适用于肺脾气阴不足。

36,人参与黄芪

共同点:均能补气血。

不同点:人参补益力强,能补心脾肺气,且大补元气,为治内伤气虚第一要药,并可生津,安神。治疗气津两伤,气血双亏诸证。

黄芪补气力不如人参,以补脾肺气为主,而温升之力强过人参。善补肌表之气,益卫固表,托疮生肌,利水消肿。多用于表虚自汗,气血双亏,疮疡不溃或溃久不敛,浮肿尿少,半身不遂,为治表虚要药。

37,连翘与黄芪

共同点:都为“疮家圣药”,用于痈疽疮毒。

不同点:连翘苦寒,长于清热解毒,消痈散结,适用于热毒疮疡,瘰疬痰核。黄芪甘温,长于补气托毒,排脓生肌。适用于气血不足疮疡内陷,脓成不溃或溃久不敛。

38,肉苁蓉与锁阳

共同点:均有补肾阳益精血,润肠通便之功。用于肾阳不足,精血亏虚证,以及精血津液亏虚之肠燥便秘。

不同点:肉苁蓉温而不燥,补而不峻,补血润燥作用较好。锁阳性温燥,固肾壮阳之力较强,润肠之力不及肉苁蓉。

39,巴戟天与仙灵脾

共同点:均有温肾阳,强筋骨,祛风湿之功。用于肾阳不足诸证。以及风寒湿痹兼有阳虚者。

不同点:巴戟天温而不燥,补而不滞,补肾阳作用缓和疗效持久,兼能益精血。仙灵脾性温燥,补肾壮阳作用较强。

40,补骨脂与益智仁

共同点:均能补能涩之品。有补肾助阳,固精缩尿,温脾止泻之功。用于肾阳不足之遗精早泄,遗尿尿频,脾肾阳虚之泄泻等证。

不同点:补骨脂偏温肾壮阳,还能强腰膝,纳气平喘。用于肾阳不足之腰膝冷痛,虚喘。益智仁长于温脾散寒,开胃摄涎。多用于脾寒泄泻,腹部冷痛及脾虚不摄之多唾流涎。

41,冬虫夏草,蛤蚧,核桃仁

共同点:均有补肾助阳,益肺定喘之功。用于肾阳不足诸证,肺肾两虚之咳喘,气短。

不同点:冬虫夏草为平补阴阳之品,又能止血化痰。适用于久咳虚喘,劳嗽痰血,因力缓,多作为病后体虚的调补品。蛤蚧补肾纳气力强,为治虚喘劳嗽之要药,还能益精血,用于肾阳不足,精血亏虚之阳痿。核桃仁力缓,多做食疗辅疗。还能润肠,用于肠燥便秘。

42,杜仲与续断

共同点:均有补肝肾,强筋骨,安胎的功效。均可用于肝肾不足之腰膝酸痛,筋骨无力,胎动不安,胎漏下血。

不同点:杜仲补肝肾助阳之力较胜。可用于阳痿,尿频等证,还能将血压,用于高血压病。续断苦辛,补中有行,以行血脉续筋骨为重。用于跌打损伤,骨折,淤肿疼痛。

43,生地黄与熟地黄

共同点:皆具甘味,均可滋肝肾之阴。用于肝肾阴虚之骨蒸潮热及消渴证。

不同点:生地黄性寒,养阴且能生津,用于阴虚内热之消渴及热病伤津口渴,又善清热凉血,为治温病热入营血证及血热出血证之佳品。

熟地黄性温,滋阴作用较强,专补肝肾之阴,益精填髓。主治肝肾阴虚,精血不足诸证及消渴证,又善补血,用于血虚诸证。

44,当归与熟地黄

共同点:均能补血,用于血虚诸证。

不同点:当归善调经,为妇科月经不调,闭经,痛经之要药,又能活血止痛。适用于血虚,血瘀,血虚兼血瘀之各种疼痛,且可润肠通便,用于血虚之肠燥便秘。

熟地黄滋阴力较强,多用于血虚阴亏之证,尚可益精填髓,用于肝肾不足,精血亏虚证。

45,赤芍与白芍

共同点:皆味苦性寒,均可止痛,用于痛证。

不同点:赤芍长于清热凉血,活血散瘀,清泻肝火。主治血热,血瘀,肝火所致诸证。

白芍味兼酸甘,长于养血,平肝,敛阴止汗。主治血虚阴亏,肝阳偏亢诸证及自汗,盗汗证。

46,龟甲与鳖甲

共同点:均有滋阴清热,潜阳息风之功。用于阴虚发热,阴虚阳亢,阴虚风动等证,常相须为用。

不同点:龟甲滋阴力较强,还能益肾健骨,固经止血,养血补心。用于肾虚筋骨萎弱,小儿囟门不合,行迟齿迟。阴虚血热,冲任不固之崩漏,月经过多,以及心虚惊悸,失眠健忘等证。鳖甲清退虚热力较强,为治阴虚发热之要药,又善软坚散结。用于癥瘕,经闭,久疟,肝脾肿大等证。

47,麻黄根,浮小麦,糯稻根

共同点:皆能收敛止汗,都可用治气虚自汗,阴虚盗汗等证,常配伍补益药同用。

不同点:麻黄根甘平,作用较强,长于治自汗。浮小麦甘凉,长于治盗汗,兼益气养心和退虚热。糯稻根甘平,兼益胃生津,汗出兼口渴者尤宜,还退虚热。

48,五味子与乌梅

共同点:皆上能敛肺,下能涩肠。均有敛肺止咳,涩肠止泻之功。用于治肺虚久咳,久泻久痢之证,并能生津止渴。

不同点:五味子味酸甘,性温而润,上能敛肺气,下能滋肾阴,可用于肺肾两虚之咳喘,并能补肾涩精。用治肾虚精关不固之遗精,滑精者。尚能宁心安神。用于心悸,失眠,多梦。乌梅酸涩性平,又能安蛔止痛。此外,乌梅内服还可止血,治崩漏下血。外敷能消疮毒。

49,肉豆蔻与白豆蔻

共同点:味辛性温,归脾胃经。均能温中行气,治中焦虚寒气滞,脘腹胀痛,食少呕吐等证。

不同点:肉豆蔻为肉豆蔻科高大乔木植物肉豆蔻的成熟种仁,固涩之力较强,长于涩肠止泻,又常用治脾胃虚寒,久泻不止,脾胃阳虚,五更泄泻证。

白豆蔻为姜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白豆蔻的成熟果实,行气力较强,又长于化湿,温中止呕。常用治湿阻中焦及脾胃气滞的脘腹胀满,不思饮食,温病初起。胸闷不饥,舌苔浊腻。胃寒湿阻气滞的呕吐,小儿胃寒吐乳等证。

50,山茱萸与吴茱萸

共同点:皆性温。归肝经。

不同点:科属来源不同,功用相差较大。山茱萸酸涩微温质润,其性温而不燥,补而不峻,既能补肾益精,又能温肾助阳,既能补阴又能补阳,为补益肝肾之要药。又能收敛固涩,常用治肾虚不固所致的遗精,遗尿,肝肾亏虚,冲任不固所致的崩漏下血,月经过多。

吴茱萸辛散苦泄,性热祛寒,既散肝经之寒邪又解肝气之郁滞。散寒止痛,疏肝下气,为治寒滞肝脉诸痛证之要药,并能燥湿,温中止呕,助阳止泻。

51,桑螵蛸与海螵蛸

共同点:同归肝肾经,均能固精缩尿止带,都可用治遗精滑精,遗尿,尿频,白带过多等证。

不同点:二者来源不同,功用有别。桑螵蛸甘咸性平,又能补肾助阳。用于肾虚阳衰所致的上述病证,尤宜遗尿尿频,也可用治肾虚阳痿。
海螵蛸咸涩性微温,固涩之力较强,多用于遗精带下,又能收敛止血,制酸止痛,收湿敛疮。用治崩漏下血,吐血,便血及外伤出血,胃痛吐酸。外用治湿疮,湿疹,溃疡多脓,久不愈合者。

52,莲子与芡实

共同点:都能益肾固精,补脾止泻,止带。均可治肾虚不固,遗精滑精,遗尿尿频,脾虚久泻,食欲不振,脾虚白带过多等证。

不同点:莲子作用偏于补脾,补力较强,习称“脾果”,并能养心安神,交通心肾。治心肾不交所致的虚烦,心悸,失眠等证。芡实作用偏于肾,虽补力不及莲子,

但能除湿,虽收敛,但不燥,不腻。脾虚湿盛的久泻不止,白带过多者芡实尤为多用。

53,雄黄与硫磺

共同点:皆为以毒攻毒的解毒杀虫药,常用于疥藓恶疮等证。

不同点:雄黄解毒疗疮力强。主治痈疽疔疮以及毒蛇咬伤,既能杀虫燥湿,祛痰,截疟,也可用治虫积腹痛,哮喘,疟疾惊痫等证。硫磺外用杀虫止痒力强,多用治疥藓,湿疹,皮肤瘙痒,为疥疮要药。且硫磺也可用治肾阳不足,下元虚冷而致寒喘,肾虚阳痿,小便频数。老年人肾阳不足,虚寒便秘。

 

任之堂有关中药知识

一、任之堂中药煎煮方法(按古法《伤寒论》煎煮)

1、任之堂中药一般只需煎煮一次。《伤寒论》上煎药,大都也是只煎一道。

2、常规煎药,一包药加水1.5升(即三斤左右),相当于家庭常规用碗的六碗。药多量大者,加水可稍多点,药少量小者,加水可稍减。以水高处药面1到2厘米为准。

3、浸泡30分钟后,先用武火(大火)烧开,然后再改为文火(小火)继续煎煮约30到60分钟(具体时间请按取药时工作人员的交代)。外感病的汤药,煎煮时间可稍短一些,滋补的汤药,煎煮时间可稍长一些。

4、有些药需要先煎的,如附子等,有些药需要后下的,如肉桂粉等,还有些要需要烊化的,如阿胶,这些都要按照要求来煎煮。

5、把药汁倒出来,大约剩下三碗(约750毫升),分成三份。

6、于三餐饭后半小时,各喝一份。喝前要把药摇匀,沉淀物也要一起喝掉。剩下的药,要注意放在冰箱里面冷藏,下次拿出来后要加热,然后再服用。

二、喝中药有哪些禁忌呢?(按古法《伤寒论》饮食禁忌)

1、忌生冷。凡冰冻饮料,生冷水果,凉水凉茶,都应该少吃或不吃。因为生冷的东西都容易损伤身体的阳气正气,有很多病人不知道这点,以为水果能润肠通便,补充维生素,结果长期吃水果,吃到手脚冰凉,消化不良,心慌心悸,尿频尿急、反复感冒等,还有人运动大汗过后,就开怀畅饮凉水或冰冻可乐,结果几年下来,就喝出风湿病来。这都是寒凉伤了身体的阳气。

2、忌粘滑。比如糯米、鸡蛋、鸡肉、鱼肉,这些属于粘性的食品,吃进身体难消化,容易生痰生湿。这些粘糊糊的痰湿,很容易跟病气交结在一起,不利于用中药排出病气,所以不戒口的话,药效就很难充分发挥。这些粘性的食品人吃了不单堵塞胃肠胆道,还阻塞血管,导致胆囊炎,慢性胃肠炎,食道炎,心脑血管梗塞等疾病。

3、忌肉面。最好能清淡饮食,若要身体安,淡食胜灵丹。人身体要真正健康,最好是早餐跟晚餐都吃素。因为早晨胃刚醒来,难于消化食物,饮稀粥最好,且多水分易消化吸收。而晚上,人体将入睡,少吃肉的话,可以提高睡眠质量。如果多食肉类,血中腥燥之气不仅容易做恶梦,而且还很难沉睡。所以晚餐吃多不如吃少。吃腥肉不如吃素淡。

4、忌五辛。五辛主要是指辣椒蒜头等辛辣之物。人服食了,容易扩散病气。胃肠道有病的人,服食了容易烁伤胃肠粘膜。譬如胃溃疡,这样明显就会感觉到肠子有烁伤感,还有皮肤病,吃了后会加重瘙痒病情。而脾气暴躁的人,更要少吃,吃了后人更容易发怒发火。尤其是癌瘤患者,辛辣之物能生风动血,容易引起癌瘤转移,病气播散。

5、忌酒酪。“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这是千古良言,就不须多解说了。酪就是乳制品。服乳制品不如服豆制品,尤其是服了乳制品过后,一些人明显觉得口酸、口苦、口臭,或有嗳腐之气,说明身体并不欢迎这些东西。

6、忌臭恶。什么是臭恶呢?有三方面,一是是食物留久了,变味,就会发出臭恶。还有一些老年人常吃剩饭剩菜,这也对身体不好。二是腌制品,比如咸鱼、臭豆腐,这些通过腐制发酵的,留了几个月,甚至几年都不坏的,那也要少吃!

总之,人工加工的,总不如天然的,留久的食物,总不如新鲜的。尤其是肠胃机能受伤的人,吃新鲜的蔬菜、五谷杂粮,更容易恢复。

有人问,你们任之堂说的这饮食六忌有何依据?

其实,依据都在医圣张仲景的《伤寒论》里面,张仲景在桂枝汤的服用禁忌中提出:“忌生冷、粘滑、肉面、五辛、酒酪、臭恶等物。”

有人问,这个饮食六忌是《伤寒论》里面桂枝汤的服用禁忌,是不是适合其它病症呢?

我们想一下,连风寒感冒这些小病都要在饮食上严格禁忌,而其它疑难杂症、大病重病,不就要戒得更严了吗?所以《伤寒论》的饮食六忌适合于各类疾病。

生病起于无知,生病起于过用,生病起于盲从!所以大家看中医,首先要树立正确的养生观饮食观,俗话说,“病人不戒口,忙坏大夫手”。请大家来任之堂看病的都要努力回归到简单、质朴、自然的清淡生活中去,回归到古时候粗茶淡饭腹中饱的健康生活念。

三、如何解决煎药难、喝药苦的问题

一般来说任之堂这种煎药方法,煎一次分三次喝,已经是最简单的了,一点都不难。中药说苦其实跟病苦比起来一点都不苦,常言道良药苦口忠言逆耳。适当的吃苦也是对我们意志的磨练。让我们一起能更深刻地关注到自己的生命健康,这样一想又何乐而不为呢?

还有癌症或者慢性疑难杂病的人,长期服中药都吃怕了。其实他们应该反过来想,能吃药就是一种福气。很多病人躺在医院病床上,连喝中药都不行了,想喝药的机会都没有了,那才真叫苦。

中药在常温状态下是最苦的,温度稍高或稍低都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这个问题,如果还觉得难喝,可以在舌面上滴上一两滴的酱油,然后再服中药,也能达到一定除苦的效果。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