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碧宇-
碧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3,016
  • 关注人气:2,4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屹立在爱的刀刃,为民族文化放歌——有感于诗人碧宇《

(2009-05-07 14:33:51)
标签:

大别山诗刊

民族文化

刀刃

屹立

诗人

六安

文化

 

屹立在爱的刀刃,为民族文化放歌

 

——有感于诗人碧宇《风雨飘摇中的人生希望和价值

——再给六安市长的一封信》

 

文/孙庆丰

 

     热切的期待装在第六期《大别山诗刊》的信封里,在五月一个细雨霏霏的清晨,和诗人碧宇声泪俱下的文字一起抵达。欣喜之余,我的心情反而变得异常复杂和沉重。我从来不曾怀疑一个把民族文化融进自己血液和生命负重前行人办刊的决心,现在却不得不对市场经济的惊涛骇浪心存胆颤。一所城市包括一个国家的繁荣与发展,在某一个特定的历史阶段,都会烙上鲜明而统一的色彩,势必会过分地涂抹经济,而传统民族文化的传承与创新,较于经济的繁荣步履相对缓慢甚至滞后,在所有亟待发展的环节中也就最为薄弱,因此色彩自然会苍白而单调。六安也不例外,它只是市场经济下民族文化遭遇生存窄门的一个缩影。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长效耗能公共利益的资金投入如果不能为短期的政绩观服务,一些官方文化主体改制、解体就是常有的事,何况乎个别民刊停刊,也就不足为奇,在特定的政治环境下,在快节奏压力的社会工作与生活中,许多人对文化似乎已无暇顾及,是死是活,于己于人暂且无关痛痒,精神的饱满依旧不能改变为三斗米而折腰的现状,民族文化遭遇前所未有的局限。

    路漫漫其修远兮,诗人碧宇为了永葆《大别山诗刊》的生命力,上求而不下索。一个在黑夜里中挣扎的顽强女子,她是屹立在爱的刀刃上,为民族文化放歌。《风雨飘摇中的人生希望和价值——再给六安市长的一封信》,字字含泪,句句泣血,演绎了一曲豪迈的悲壮之歌。感动于她的这份爱心,不仅仅是感动于她恳切,更有对我们文人的关爱与尊重,她理解我们当前大多数文人的际遇,生活一般依然坚持创作,坚持着精神世界这份原生态的操守,所以从来不向我们索取,不以任何借口向我们募集资金办刊,因为她知道,她自己也挣扎在生存的边缘。疼痛的语言,每一字读来都痛彻骨髓,这既是民族文化发展进程中的悲哀,也是六安人民的幸运。六安大地养育了这样一位奇女子,以一腔痴情为六安乃至民族文化的传承与创新默默奉献着,为《大别山诗刊》的明天而呼喊,就像为一个生命垂危的婴儿寻医问药,她把一个文人与母亲的热血潆潆交汇,把所有的爱尽蓄其中。长夜漫漫,冷雨凄风,让一个女人原本柔弱的肩膀如此负重。我痛并感动着。一直想为她写一些敬重的文字,唯恐稚嫩的笔触将她光辉的形象大打折扣,即使在此时,心里也是忐忑不安的,我没有丝毫恭维的成分,作为一个普通的作者,与碧宇从来没有过接触,只是靠同样真诚的文字去打动她,打动她文章就会发表,发表了她就给我寄来样刊,算起来,她一共给我寄来三期了,每期我都爱不释手,捧在手上,爱在心里,直感觉沉甸甸的,因为我深知这份刊物成长的不易,就象我苦难的童年。

     在信中,碧宇回顾了《大别山诗刊》从筹备创刊的艰难到如今遭遇发展瓶颈的窘迫,其间,有欢喜也有惆怅,有赞言也有讥讽。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对民族文化发展深重的社会责任感也让她背负了对亲人太多的愧疚,看得出,她爱她的事业,也爱她的家庭,虽然她的先生表面上对她办刊不支持,但在相濡以沫的婚姻历程中,还有谁比他更了解她,他在内心为有这样一位妻子而骄傲,但苦于对她体的担心,以及为此可能会引发的种种精神压力的惧怕,而不得不持反对态度,或许正是基于这一点,碧宇才有了直面困难的勇气,只是她钟爱的公共事业让她无暇享受自身的幸福,她把个人的幸福盛在众人的梦里,而自己一个人怀揣民族文化的火种,在暗夜里且歌且行,以无畏的坚韧点亮我们精神的火把,这也是大别山诗歌论坛之所以在乐趣园人气鼎盛持久不下的原因所在。为此我从内心有一种钦羡,六安人民是幸福的,在新民族文化的发展史上,六安,必将留下一道闪亮绚丽的轨迹,不,应该是一道深深的辙痕,而碧宇,就是那埋头拉车的人。

    死亡对于一个真正的文人来说并不可怕,正所谓无欲无求,无求无畏,因为她不需要赞誉、掌声和奉承,但精神和思想世界的死亡,无异于一个民族在文化发展进程中的悲哀。读着碧宇铿锵泣血的文字,我不禁以泪掩面为之动容,办刊难,难于上青天啊!一颗坚强的灵魂毅然决然地在推动民族文化发展的弱女子,无异于在爱的刀刃行走,连她自己也无法预知,或许哪一天就会突然掉下来,这爱的歌声会骤然失声,所以她吝啬地,只盼着《大别山诗刊》能活过她的四十岁。四十岁,对于一个德才兼备的女人来说,正是芬芳吐艳的年龄,我们真的不希望,这束铿锵的玫瑰为此而无奈地枯萎,不知道读到这封信的人们,是否也有如我一样的疼痛与怜惜,我有理由说,她的生命不只属于六安,也不只牵动着《大别山诗刊》的茁壮成长,更关乎着前进中的民族文化。当有一天我们回过头来,从沉闷的经济浪潮中挣脱出来,想沐浴一下文明的阳光时,文化的停滞是否会给文明的缺失打上悲哀的烙印?!

     只言片语道不尽对一个办刊人由衷的敬重,唯愿《大别山诗刊》走出低谷,唯愿碧宇身体康健,在有爱的日子里生命轻舞飞扬,唯愿在下一次热切的期待中,六安的暖阳能随心仪的《大别山诗刊》一起寄来!

 

2009年5月5日于河北北戴河

 

    今天我是怎么了?为何如此的脆弱,面对这些文字,竟然会情不自禁的泪流满面,这不是我呀!在生活中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我从来不叫苦,不叫累,不叫屈,不轻易落泪,但是为了《大别山诗刊》,我竟然连续两次给市长写信,摆出困难,想取得他们的支持。其实,在我写出第一封《寄市长信》之后不久,市长和市委领导就给了我们扶持和支持,本不想写第二封信的,但是由于今年年初,我在《大别山诗刊》论坛和和讯博客上发了一组《我的世界骤然变黑》的诗歌之后,许多诗友为我写下了感人至深的文字,为了答谢和解释这组诗歌的写作背景,免去他们对我身体的牵挂和担忧,所以我写了一篇回复文字,然而这篇回复文字又引来了新关注,在各道关注的目光下,于是我毅然决定把这篇文字改为《再寄市长信》,就着样,我和我的《大别山诗刊》再次沐浴了市委领导的关怀之光,于是,有了《大别山诗刊》连续两期的出刊和一次诗歌大赛。

    今天上午,我和桑叶儿一起去了市政府,拜见了市委宣传部长和文化局长等领导。他们分别热情的接待了我们,对我们工作所取得的成绩给予了肯定、鼓励,并表示支持,当场解决我们带过去的一些实际困难和要求。有了这样的领导,我是有福的,《大别山诗刊》是有福的,六安的诗歌文化也是有福的,这所有的福份,不是天注定,而是市委领导对六安文化的重视和关怀所注定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