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睿剪
睿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03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就这样飘来飘去

(2007-04-09 00:35:36)
标签:

房子

归宿

就这样飘来飘去,一直觉得这是我的生存状态。

    从小我就经常搬家,心也随之飘来荡去,一直。回望这段历史后,算是找到些什么,释然了。
    二年级才上两个星期,亲爱的爸爸就把我和哥哥带到他工作的农场上学。可能那是中心小学,对我们会好点,至少不会变野。于是每天跟着他上班就上学,放学等他下班就回家,吃了近一个学期的饭堂,记得天天是肥肉白萝卜,想起来喉咙底还痒痒的。还好,很快,更亲爱的妈妈也来了。我们一家子就住进了那弥漫着松香的厂里,算是安了家。我们喂鸡养狗种了粉蕉,还有爸的朋友给了块小菜地。小时候对家的概念不外乎就是拥有这些。当时我们有两户邻居,我经常串门,久了就都成了很好的朋友,最喜欢星星。那年我快乐得快疯掉。夏天中午跟着哥哥到学校粘知了;秋天跟着星星到树林里耙树叶;冬天迎着朝阳绕着一堆杂草晨跑;春天捡被遗弃的蚕宝宝养为了做把蚕丝扇,去二队捡梧桐花为了串成小公主花环,摘杜鹃花为了给坏小孩拔掉的龙眼苗送葬,还躲到锯木台下地窖去结拜姐妹,种下友谊枇杷,......说不完的乐趣。
    一年后,爸因有意自立,我们不得不又跟着他离开了那块乐土,到了另一块乐土(到现在,我的家人还住在这里)。我们各有各忙。爸妈似乎比我们开心,他们忙于建立属于他们的事业,而我们要寻找新的朋友,建立比他们的工作还重要的友谊。这里有我的花园(臭水沟也能长花),后来还有了果园(站在屋顶可以望到)。这里到学校有一段路,可以玩着去,秋天可以给美人树脱皮,还可以捡橡胶果看谁的壳最坚硬,春天傍晚可以到树底下挖金龟子让他飞着转圈爬着拖火柴盒,夏天台风一来不知轻重的我们跑到外面感受清凉的空气,无比兴奋。这里,我有了各色的朋友,HLHZ,XFHM,MLMC,ZZSP,SZYB,......后来,大舅三舅小姨也搬来了。这里热闹非凡。
    之后的搬家,只是我自己了。跟着小舅到珠海,先是住在小林。这里同样令人怀念。小镇很幽静,小镇的人们也相当纯朴。中学校园很漂亮。紫荆花千姿百态,九里香是经常修剪的,足球场经常可以看到很帅气的身影,假山上一到重大节日会有细水潺潺流下,教学楼后面是座树木葱郁的小山,周五我们的劳动课就是上山捡柴,......只是不明白这里的男孩子为什么那么喜欢说脏话、把鞋跟踩扁了穿,阿姨炒酸菜老要放糖。
    上师范后,我就把学校当家了。很久才回一次家,这里有和我一样很少回家的同学。一到放假就一起到处逛,快踏平这座本来就不大的城市了。后来舅妈到市区工作,他们就在山场与她妹妹一家合租了房子住,由于环境不好还搬了两次。那里没有家的感觉。不喜欢阴暗拥挤邋遢的山场。睡醒好几回都以为是半夜,实际已经中午了。只因楼下暗,灯光长年开着。打开窗看到不是天空,伸手却可以摸到他人家的墙砖。每家每户的垃圾都堆在门口,出门到车站,一路是垃圾,想起自己一直在呼吸着就觉得恶心。(今天路过看到那地方正在铲房,改造在即,很欣慰:早该这样了。)很快,舅舅在富华买了一套房子,漂亮的社区漂亮的房子。但我还是很少回家。
    毕业了,先后在两所不同的学校代课,我迫不及待要到外面租房子,屡遭拒绝。舅舅、妈妈,忧虑让我出不了这个找不到家的感觉的鸟笼。直到我到唐家一家公司上班,有了足够的理由和条件让他们打开笼子。我和小叶子在清华科技园合租了单间。空间虽小,但住得舒服极了。那里环境优美,服务设施也齐全,毗连中大,可以散步到图书馆看看书。心血来潮时我们会不远千里跑到拱北吃刨冰。空旷的园区,我们也是不约而同想起要溜冰的。春天来了,我会不辞辛苦从公司运来泥土到六楼,种起葵花和丝瓜。连笨重的缝纫机我也往上搬。一觉醒来,睁眼就见阳台上小太阳灿烂着,心情从没有过的舒畅。感觉像有了家。后来小叶子的同学也来了住不下,我们只好另找宽大的,在唐家的最高处。那边楼房偏矮,八楼已经最高,可以俯瞰整个唐家乃至半个香炉湾。
    没多久,我又当上了老师,携上私人财产除了一部烂单车,我住到了金鼎。同样是个小镇,开发得好,热闹,倒失去了原有的淳朴。经济发展了,民风却落后了的现象不是这里才这样。每天在摩托声中睡去,在摩托声中醒来。出门就屏住呼吸,车辆咆哮而过,浓烟滚滚而来。粗言烂语竟从一个个孩子嘴里毫不遮拦地吐出,大人更不用说了。一同事大白天皮包被抢,另一同事屡遭入室盗窃,我买不到一个月的电脑也被偷,有计划地被偷了,......走在街上看着目光游离的路人心里都发麻。于是,每逢假日,我只想着离开,去哪都好。连续呆上两天就发慌。回到舅舅家,心里有了一点点塌实,久了又想离开。长假,没有什么理由,只想到各处旅游,直到疲惫了,回家,回到那个唠叨中有关切的温暖的家。这个家,住久了,真的不愿走。
    很长时间以来,我的心一直悬着,像迷途的小孩。
    与其每天悲叹,不如欣然接受适应。
   
    展转这么多年,家的概念已经很虚。知道家不再只是一所房子了。哪里有爱,哪里就安全就是家。听到爸妈的声音,感觉家就耳边那么近。舅舅的一句简单的问候,我只想马上回那里去。去到ZY那里AP家,我也能找到家的感觉。
  
    叶子悬着,总要落下。雪花漫舞,也总有她的归宿。树的日子叶子在绚丽,云的日子雪花在精彩。是树也好,是云也好,任其自然地美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香水
后一篇:德性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香水
    后一篇 >德性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