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华东政法罗培新
华东政法罗培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05,103
  • 关注人气:1,3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华政离耶鲁有多远(上)——写在与耶鲁的交流会之前

(2007-07-30 16:31:30)
分类: 心情心语

         华政(ECUPL)离耶鲁(YALE)有多远(上)
            ——写在与耶鲁的交流会之前
    
     华政(ECUPL)离耶鲁(YALE)有多远?这似乎是一个荒诞不经的问题。就物理距离而言,华政地处太平洋西岸的繁华之都大上海,而耶鲁大学则“蜗居”于美国康涅狄格州的小城市——纽黑文,两校遥不可及,两相比较并不具任何实际意义。而就学术地位及知名度而言,尽管笔者深爱母校,但客观而论,两者确实不可同日而语。成立于1887年的耶鲁大学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培养出一大批杰出人才,曾出过5位美国总统。在当今美国乃至世界政治、经济、科学、法律、文化等领域,几乎都能找到担当领导角色的耶鲁毕业生。
    然而,程金华的出现,使得这一命题获得了些许意义。
    时间回溯至7月14日傍晚,我在华政博士后公寓见到了老友程金华博士,也就是即将于8月11日与华政师生做交流的耶鲁法学博士(JSD)候选人。1977年出生的他,拥有令人艳羡的多地求学经历。华政本科、北京大学、耶鲁大学和香港科技大学的硕士,现已被录取为耶鲁大学的法学博士。我和他的交往始于北大时光。他在硕士毕业之后,帮着吴老师做北京大学金融法研究中心的农行项目调研和出版协调工作,安排我们调研、写稿、讨论及出版等诸多事宜,井井有条,项目完成得非常好。期间,他付出的智慧和辛劳,以及显示出的与其年轻不相称的成熟与稳重,赢得了我们这帮博士的尊重。我们都戏称其为CEO。调研间隙的晚上,我们喝酒与闲聊,在指点江山中挥洒书生意气,结下了深厚的友情。
    那天晚上,看着眼前的程金华,我突然想到一个奇怪的命题:从1998届的华政本科,到2007级的耶鲁法学博士,程用了10年时间。他的成功,使得华政学生考取耶鲁法学博士,已有样板可循,那么,在更广泛的意义上,华政到耶鲁究竟有多远?
    我想结合回母校三年来的经历,特别是参与教学管理以后经历的一些人和事,来谈谈个人的体会。
    大致说来,从程金华的身上,我能够感受到以下品质:
    第一,爱护母校。金华与我一样,都是在华政完成了本科的学业。就此而言,华政才是我们共同的精神家园。大学四年是人生中最为宝贵的时光,我们身上背负着许多共同的华政印记。自北大分别之后,我和他数次相聚,每次必谈华政。2004年夏,当时我在中国社科院做博士后期间供职于海通证券公司,金华前往香港读书,途经上海,前来看我。聊起华政时光,两人无不感怀,并共同寄望华政前途更为美好。两年之后的2006年的春末夏初,金华前往耶鲁读硕士(LLM),抵上海办事。斯时我已回母校任教,约数位好友为其送行,席间谈及华政的诸多发展变化,他胸臆直抒,提出了诸多富有见地的看法。2007年6月,华政更名在即,校报向校友约稿。我受命之余,推荐编辑小崔向金华邀约稿件,金华虽正忙于申请耶鲁法学博士(JSD),仍然慨然应允,并如期交稿,期间还让我先看过其初稿,字里行间,其严谨认真及对母校的深厚情感,清晰可鉴。而此前,我受命起草校友基金会章程及校友会章程,也曾向金华求援,请其提供YALE的做法以为参考。金华及时回复,多有建言,此番回国,又给我带回耶鲁大学法学院的认捐样函,我无不感念在心。
    吾深以为,背弃母校尤如背弃出身,成就不了一番事业。无论母校如何,我们都应当以呵护的心态观之、体察之、建言之、身体力行地改善之。那种空发牢骚、甚至做出破坏性举动的做法,不仅幼稚、于事无补,而且还会在不经意间破坏自己正在累积的担当意识和行为习惯。华政不完美,北大同样有不足,我们需要的不是叫骂,而是改善它的想法与行动。一个不尊重自己母校的人,最终也无法得到别人的尊重。我想,如果金华在转益多师、数次申请的过程中,将华政贬得一无是处,是断然不会得到申请委员会的认可的。别忘了,华政是我们共同的背景!多年来,无论是在北京还是上海,我遇到了许多优秀的华政学生,但也总能遇到一些华政的学生,不管是本科生还是研究生,人前人后,总要批评华政,而且用语颇为刻薄,从不考虑其指摘的问题是体制弊病还是华政的个体症结,从本科生毕业论文、宿舍空调安装、毕业生的分配等。我想,我们都应当尽可能地客观一些,有些困难是普遍性的,华政也不能解决,现在甚至连清华与北大都不能解决许多问题,华政更徒以奈何!有些问题则是个性的,需要大家一起努力。如果想想,同属华政出身,为什么别人能够上耶鲁?能够到哈佛、去哥大?这样我们的抱怨会少一些,相反,躬身自省则会多一些。
    第二,勇于担当。就我本人理解而言,担当意识具有两层含义:其一,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这是最起码的要求,只有做好这一点,才具备了与他人合作的基础。其二,在一些义务归属不明确的事项上,主动多承担一些,这是更高的要求。在我的印象中,程金华是一位担当意识很强的人。北大的那个项目,每一次调研,都要提前定好提纲,安排行程,确定讨论时间和地点,统稿与定稿,核发稿费等,头绪繁杂,莫一般人能够厘清办妥。北至长春南至深圳,东起上海西达西安,十余次的调研、十二本书的出版、数万份证书的签发,金华无一差错,这需要多么强的责任心和对计划的执行能力!另外,在工作之余,他也帮助一些成员完成了份外的许多工作。吃亏是福!我们都深信不疑。
    相较之下,我深为华政的一些师生而惭愧。每周三下午教师要开例会,教师务须参加,这也是师生沟通与交流的常规时间(当然目前运行得非常不理想)。但我所在的学院居然有几位老师,在19次的例会中,无故缺席13次,请病假3至4次,用党总支书记傅鼎生教授的话来说,“他们只是偶尔来开会”,连本职工作都做不好,何谈担当意识?而有些学生,交毕业论文一拖再拖,甚至用网上下载(连WEB格式都没有调整过)的文章直接交差,超过截止期限十天仍然若无其事,邮件多次催交无果,电话过去问“有什么事情要和老师说吗”,茫然答曰“没有”。本人承教务处之命,拟就毕业论文格式规范,供学生一体遵循,只要稍事比对,即不会出格式错误,但仍有不少同学的论文格式错误百出,特别是注释,五花八门。学校组织申报重点学科、教学评估需老师填报各项材料,总是催了又催,苦了教学秘书和具体填报人。如此“钉子户”精神,反映的是一个核心问题,即我们的担当意识远远不够。疾病会传染,习惯、做法与情绪也会被复制,乃至于劣币驱除良币,终至达致集体不优秀的困局。解困的方法似乎也很简单,将教师的各项表现,包括例会出席率,作为日后职称评定和评优的考量因素,通过引入量化考核做法,改变凭印象打分的机制,最终达到奖优罚劣的目的。但这同样需要变革的意识和努力。
    第三,周到细致。这似乎是一个情商问题。在社科领域做得比较好的,大抵上在待人处事方面都比较周到细致。没有金华的周到与细致,北大的那个庞大项目,终究无法如此顺利地完结。这次金华到华政的当天上午,我因为有会,无法亲自安排接待,只能委托我的学生孙婷婷将房间钥匙交给金华,并领其至住的房间。举手之劳,金华却记在心里,将一个耶鲁的精美书签委托我转给小孙,聊表谢意。前些日子,为鼓励一位冲击北大未果的柯同学,我约其与金华及另一美国博士(现任教于复旦)见面,金华对柯同学鼓励有加,还留下联系方式以备日后有具体问题可以联络。
    做事周到细致,的确是知易行难,但只要时时心存感恩,具体怎么做,就只是一个技术问题了。就我而言,在刚刚结束的上半年里,北京大学出版社、《新华文摘》、《北京大学学报》、《中国法学》、《南方周末》、《第一财经日报》等编辑和老师,都对我的译著、文章的出版或发表,付出了智慧和辛劳。对此,我一直怀有深深的感激之情。为此,我自费数千元,购买了自己7月份刚刚出版的译著,写上表达感谢的言语,送给这些编辑老师们。这是学者表达感谢的最合适的方式了。做人是一门学问,在许多时候,我自己做事的粗糙和不周到,也会伤及许多人。
    第四,忠于理想。能够忠实于自己理想的人是幸福的。金华正是其一。我对拥有包括北大和耶鲁在内的三个硕士学位的他开玩笑说,你现在如果缺钱,可以卖掉两个硕士学位,挣点钱组织个家庭了。金华笑笑。的确,读书这么久,他付出了许多机会成本。错过了上海和北京的三次房价低谷期,错过了一些高校比较实惠的人才待遇。他一路坚持着走到今天,除了学术惯性使然之外,还有其对学术的忠诚。说起忠诚,我窃以为,华政教师对事业的忠诚度还有待提高。华政对于以教书和科研为副业、以律师为主业的教师,提供了过于宽松的环境。金华问我,回华政三年了,什么是最值得高兴的事情。我说,最近正为7月新出的译著和被评为第13届“学生心目中的最佳教师”而高兴呢!我清楚地记得,7月10日深夜,我收到一封来自学生会新闻部的邮件:“罗老师:您好!第十三届最佳教师的评选结果已经统计完毕,但未正式对外公布。经过同学们投票选举,您光荣地当选。具体颁奖事宜我们会在下学期开学择时正式通知!请与我们保持联系,谢谢!再次向您表示祝贺!此致!华东政法大学第十三届我心目中的最佳教师评选活动组织委员会、华东政法大学学生会,2007/7”。
    或许对于经常获评这一荣誉的教师来说,这算不了什么,但我格外珍视,我把它视为我在华政获得的最高荣誉。当晚我和家人分享了这一好消息,久久未能入睡。10天之后的7月21日,我顶着酷暑,骑着自行车去曹杨邮局取我的新译著《转型经济与政治环境下的公司治理:制度变革的路径》,一边挥汗如雨地骑车,一边想着这本书会是什么模样,竟有一种难以言状的幸福感。拿到样书,我找到一个位子,径自坐下来,端详、翻阅了好一阵子才骑车离开邮局。看我说起这些时,金华说,你过得不错,因为你的生活还充盈着理想。呵呵,学生与学术,是值得教师作为理想去追求的。的确,如果一个法学院教师,能够心无旁鹜地做学问,看淡金钱的诱惑,本身也是很幸福的事情了。
    一直想写一些文字,对刚刚逝去的一个学期做个总结。但假期里忙乱的生活,远没有自己预期中的那样宁静。从7月19日华政教师正式放假至今,已经10日,在陪亲戚顶酷暑逛上海等杂事纷陈之中,我居然慵懒着迟迟未能动笔。以上小文,也算是我半年来的一个小小总结。

   最后,我必须说,在我所了解的范围内,程金华应当是本科就读于华政的耶鲁法学博士第一人。我衷心地希望,他的成功能够昭示以下命题,从华政到耶鲁,并非遥不可及!只要我们爱护母校、勇于担当、周到细致、忠于理想,我们终究能够抵达理想的彼岸!同时,我们要坚持追寻自己的理想,不要松懈,因为它是热爱华政的最好表达!只要有更多的华政学生肯认此点,8月11日的交流,其目的就已经达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