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竹影摇风
竹影摇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9,252
  • 关注人气:2,7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发着如月般的光辉——怀念朱彬占老师四周年祭

(2019-08-03 11:00:19)
标签:

昌乐县

鄌郚镇

高崖

散发着如月般的光辉——怀念朱彬占老师四周年祭

朱彬占老师逝世四周年祭
文/刘文安

  星沉大海涛化泪,月落西山草含悲,2015年昌乐县原政协秘书长、原作协副主席兼秘书长朱彬占老师离开了我们。我清楚地记得他的追悼送别仪式是4月8日,那天我正好去青州黄楼参加一个五个县市区的读书活动,有部分会员直到参加完送别仪式后才赶往读书会的。我没去的原因是我长居乡下,也很少参加县城文化圈及作协的活动,一直没有接到任何通知。惊闻噩耗,让我苦不堪言,年前我就听说朱老师动了手术,后来只是在媒体上看见他日渐削瘦的面容。他还托人给我送来了他的签名小说集《明日考察》,他对我的牵挂不言而喻。我也表示想去探望他,熟料天不暇年,竟是如此匆别,些有歉意索怀。走过时光的眷念与岁月的温情,总想写点文字来表达对朱老师的感恩之情,抱歉之怀。人间最美四月天,我也多了份深深的怀念。值此朱彬占老师逝世四周年之际,我心思如雨,漫天倾洒,愿朱老师在天上之灵,聆听我的如泣如歌的心语。
  我父亲是个木匠,踩过百家门见多面广,就很寄望我能成一个读书人,很是供备我。我从小对读书有着不解之缘,也喜欢写写画画。也从来觉得文艺是一种天赋,是与生俱来的聪慧。只是走过艰难困苦的岁月,也认知文艺是富家子弟的茶余饭后。1987年我通过一张报纸的新闻改变了我的治学方向,就是山东省首届优秀青年企业家的评选。当时我在想,战争年代搞军事是最有前程的,至于和平年代应该致力于经济绝对是个发展空间。从哪个时候起,我就开始偏重于经济学术的自学倾向,开始了经济方面的阅读和学习,全部的心智与营销、流程、效率和战略决策有关,这份理想的走向让我偏离了文学信仰,确实让我的文学走了弯路。那时候有关这方面的书籍和资料不多,我就去书店和收购站选购相关书籍和过期报纸,在那个求知欲最强的年龄,却让我对文学弃之荒废。我从小就偏重于课外知识学习,倾向于博览,一直贯穿于初中、高中和技校。从文字上比较倾向于经济论文的创作。当我走向社会,历经了人生的种种困惑和情感的迷惘,文学只是一颗羸弱的种子在我的心头发芽。在我高中时代,正值校园文学,青春歌坛风糜中国的九十年代。文艺觉醒,诗词滥觞,我们昌乐三中也成立了奋进文学社,当时的社长是孟令兴,主编是赵凯礼,我负责刊物美编,并兼任副刊《沃土》的主编。那时候我写的并不多,但一直有写日记的好习惯。准确地说日记培养了我的写作能力。直到九一年参加工作,当时青春阅读从三毛琼瑶的言情小说一下子切入了席慕容汪国真的朦胧诗。整个社会情态斑斓陆离,充满了暖昧和诱惑的色调,人心也开始浮躁迷离起来,基于一份望眼和相思的表达,抒发自己迷恋的情怀,我开始学写散文诗歌。也算是最早的文学启蒙。直至九七年下岗,我开启了七言八句诗歌创作,那时候生活苦闷,没有爱情,只是沉溺于涂鸦文字,几近一天一篇,自由散漫,乱成一团,虽研究过唐宋定制的格律诗体,一直也不得要领而已。
  2007年我才开启了散文创作,由于发在公众新浪博客被传媒关注后,昌乐电视台为我制作了《白浪河探源》和《桃花朵朵开》电视散文。当时昌乐作协成立不久。时任昌乐作协副主席兼秘书长的朱彬占老师在一个作家新书发布会上遇见了我,建议我加入昌乐作协,惭愧地是我当时没有答应他,基于对文学的冷漠,也出于我不拿文学当干粮,我只是对文学的热爱,简单地看成了一种销愁遣兴,寄寓悲悯的漫雅,甚至是做为以文会友的通道。其实我敬畏文化如神明,真得能点燃心灯,有着如月的光辉。只不过走过曾有的繁世浩茫,我深知自己是不喜欢文学的,我第一次拒绝了朱老师的盛情。当我再次遇见朱老师时,我己经完成了“儿时记忆”“那年那节”“民俗记事”等系列散文五十余篇,只是当时我己全身心投入到大型乡镇史志《鄌郚通览》的编修之中,朱老师还是那么诚恳热情,我不知天高地厚说自己转向了文史,朱老师掷地有声地说文史也是文学的一部分。直到二O一三年在一个作者新作发布会上,我把照片送给了朱老师,他为我办理了昌乐作协会员登记,算是了却的他一份心事,却让我感到自己很无耻。
  我仰慕朱老师由来己久,他是包庄大王庄的,跟我是鄌郚老乡,在文学上是我的老前辈。他出版了不少文集,他痴迷于乡土文学,特别接地气,他的作品有着一代人共同的集体记忆,从农耕印记到乡间俚语,从民俗纪事到传统年节,他的作品有一股浓郁的田园风情和乡土情怀,让人有着太多的感同身受,具有显着的文史特征。很早以前,我己久闻大名,他是早期的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一直活跃在昌乐文学一线,享有“大管家”之美誉。他是从昌乐县政协秘书长职位上退居二线,转而全身心地投入了昌乐文学,从文学交流到协会筹办,从发展会员到经费筹措,鞍马劳顿,不遗余力,他德艺双馨,扶持文学新人在文学界口碑极佳,享有崇高的声誉。在文学爱好者聚会上,提起朱老师真的唏嘘不己,感念他的栽培之情,知遇之恩,我也无时不感恩载德,永记铭怀。在他去逝当年我就在百龄园设立了网上祭奠,祀以纪念,展示他的生平业绩,无时不为他焚香祈祷。
  怀念敬爱的朱老师,他离开我们己整整四年了,我跟他虽是交往不多,但对他印象深刻。在文学这条布满荆棘的道路上,我也不经意想起他,忘不了他来鄌郚探访我的身影,忘不了他对我期望的眼神。我感念他的文学才华,感念他的处事为人,在我最艰难困苦的岁月里,他那份不离不弃的挚爱之怀,为我点燃一盏不灭的心灯。朱彬占老师是昌乐文学的领航者、指路人,我们永远怀念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