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也许,我将被迫离开人民大学

(2007-03-12 15:31:36)

    也许,我将被迫离开人民大学。我在博客上的自我介绍,说是在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教书,也许,这个介绍,在不久的将来,会有改变,我将不得不被迫离开人民大学。

    事情是这样的,自去年5月以来,我跟学院的领导,确切地说就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李景治先生,发生了一点在他看来是非常严重的冲突。那是在去年的职称评定会上,因为政治学系萧延中先生的教授职称问题,我在会上发表我的意见,因为萧是上个世纪80年代就蜚声学界的学者,到现在还不能评教授,实在是说不过去。在我发言的时候,院长两次要打断我的话,都被我制止了。因此,我的发言和不许他打断的行为,触怒了他。他认为我对他没有起码的敬畏之心,因此必须把我撤职,弄臭,而且赶出人民大学。尽管我这个小小的系主任是大家选的,但要想撤掉,不过是他一句话的事,但是,要想把我赶走,制度上没有赋予他这个权力,因此,自那时以来,院长大人组织了若干会议,找了所有跟我有关的人谈话,一句话,要人们切割跟我的关系,让我羞辱性地去职,在众叛亲离中被迫离开人大。在这期间,关于我的种种流言在学院和上级领导机关流传,说我没有任何学问,甚至没有专著,只知道捣乱。虽然说,我在近代史和政治学界还不无微名,到目前为止,著作量在国际关系学院也是最多的几个人之一,但我在学校领导那里,却还是个陌生人,所以,我们院长的话,至少在学校方面很有市场。

    我的捣乱者形象被敲定,跟另外一件原本跟我不相关的事也有关。那是去年暑假毕业生毕业前夕,已经拿到派遣证,我们学院马上就要离校的博士和硕士研究生们,居然还没有拿到本该发给他们的论文答辩费,这个费用,一个博士生,是1800元,对于一个穷学生来说,是笔不小的数目。毕业生屡次和院领导交涉,但均无结果,而且对方态度蛮横。最后,学生将之捅到了媒体,某报记者由于认识我,跟我核实,我当然不能说谎,但我还是跟记者说,在见报之前,最好跟我们主管的副院长协商一下,如果对方答应发钱,事情不报也罢。记者去商量了,结果挨了一顿骂,当然,事情见了报,报道中说了跟我核实的事情。这件事情,被我们尊敬的院长,用来作为证明我如何吃里扒外,给学校捣乱的铁证。虽然,我对人民大学有感情,因为它毕竟是我的母校,但是,离开这个学校,对我来说,天也塌不下来,就是当不了教授,我也能活。只是,我对我的学生,还有依恋,多少有点舍不得他们,在人大任教的十年,我对他们尽了我的力,我对得起我的职位,更对得起这个教授的职称。

    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我将离开人大,离开我的同事,离开这些在高压之下,依然不肯跟我断绝关系的朋友,离开我的学生,我一直以来非常在乎的学生,为了避免你们没有准备,在此先打个招呼。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文甘草的故事
后一篇:一点补充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文甘草的故事
    后一篇 >一点补充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