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史遇春之尘境心影
史遇春之尘境心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72,702
  • 关注人气:7,1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历史上的清流概述及清德宗光绪时期的清流兴衰小记

(2019-11-03 12:06:57)
标签:

清流

光绪

清末变局

军机大臣

历史人物

分类: 读书心得————收获的喜悦

作者:史遇春

要说清流相关问题,先从清流的简要历史说起。

一、历史上的清流概述

这里,就先说一说清流及其简单历史印迹。

清流,原指清澈的流水。

后来,清流被借指活跃在政治环境下的一个群体。

清流的历史踪痕,大体可简述如下:

东汉末年,太学生郭泰、贾彪和大臣李膺、陈蕃等人联合,批评朝政,暴露宦官集团的罪恶,被目为“清流”。

汉桓帝(刘志)延熹九年(公元166年),这些被目为“清流”的人士,遭到宦官集团的诬陷,并被朝廷以结党为乱的罪名进行捕杀。十余年间,他们先后四次被清洗,其时,遭杀戮、被充军、遭禁锢者达七八百人,史称“党锢之祸”。

唐昭宗(李晔)天佑二年(公元905年),唐宰相柳璨谄媚逢迎朱温,谮杀大臣。

朱温在其亲信李振的鼓动下,於滑州白马驿(今河南滑县境),一夜之间,尽杀左仆射裴枢、新除清海军节度使独孤损、右仆射崔远、吏部尚书陆扆、工部尚书王溥、守太保致仕赵崇、兵部侍郎王赞等“衣冠清流”三十余人,并将他们的尸体投入黄河,史称“白马之祸”。

李振在唐懿宗(李漼)咸通(公元860年~公元874年,共15年)、唐僖宗(李儇)乾符(公元874年~公元879年,共6年。)年间,屡次不第。由此,他十分痛恨士大夫。当日,李振曾对朱温说:

“此辈自谓清流,宜投于黄河,永为浊流。”

朱温笑着听从了李振的建议。

“白马之祸”后,李唐王朝的势力基本被扫除。两年以后(公元907年),朱温废掉唐哀帝(李柷),自立为皇帝,改国号为“梁”,史称后梁。于是,朱温也成为了梁太祖,唐朝正式灭亡。

在明代,也有一部分朝官被称为清流。这股清流主要是东林党形成之前的一些言官,他们基本上都是都察院御史和六科给事中。大家所熟知的海瑞,就是这其中比较极端的人物。到后来,东林党也曾自称清流。但是,东林党已背离早先清流的宗旨,热衷党争,他们与齐党、楚党、浙党、宣党斗争不止,并借京察等机会,进行互相倾轧。

晚清统治阶层内部,也有一个政治派别,即所谓的“请流派”。“请流派”评议时政,上疏言事,弹劾大臣;他们对外反对列强蚕食,对内主张整饬纪纲。中法战争〔公元1883年12月至1885年4月〔清德宗(爱新觉罗·载湉)光绪九年十一月至十一年二月〕,由于法国侵略越南并进而侵略中国而引起的一次战争。〕前后,“清流派”被分为前后两辈。前“清流派”奉军机大臣李鸿藻为魁首;后“清流派”以户部尚书翁同龢为支柱。清德宗光绪帝亲政以后,他们以拥帝相标榜,被称为帝党;以别于当权的后党,即拥戴慈禧太后(叶赫那拉氏)者。

因为清流的特征极其历史行为,所以,清流也被用来喻指德行高洁、负有名望的士大夫。如:

晋陈寿《三国志·魏志·桓阶陈群等传评》:“陈群动仗名义,有清流雅望。”

明末清初顾炎武《梓潼篇赠李中孚》:“读书通大义,立志冠清流。”

说完清流,还必须澄清一下清议、清谈、空谈这三个名词和概念。

历史上的清流概述及清德宗光绪时期的清流兴衰小记

 

二、清议、清谈与空谈

与“清流”相关的,历史上还有所谓的“清议”与“清谈”,与此相关,人们常说的还有“空谈”。

既然说到这里,关于清议、清谈、空谈,这也简单提几句。

清议,最早出现在汉末。当时的清议者被目为清流,他们通过议论时事,品评人物,对政治施加影响。在当时黑暗的政治现实下,清议具有一定激浊扬清的作用,但也有个别士大夫借此沽名钓誉。

清谈,盛行于魏晋时期,是相对于俗事之谈而言的,也被称之为“清言”。迫于政治环境的高气压和社会氛围的诡谲,当时的士族名流,不谈国事,不言民生,专谈老庄、周易,以度悠悠岁月。

空谈,因为清流、清议、清谈等,对政治的影响有限,实质作用似乎是空;其中一些行为、事件受到统治阶层的严厉管控和打压之后,终究都归于失败,结果似乎是空;还有就是,这其中的很多东西,都停留在理论、传播在口头,并没有被实践,最终的结果是造成了政治派别之间的口水战,造成了国家的内斗和空耗,结果出现了覆亡败落的恶果;所以,也被认为是因为空而不实,而误民误国。

所以,一谈到清流、清议、清谈等,一些人就会模糊地认为,他们全都是“只会空谈,毫不做事,既自己不做事,又妨碍人家做成事的。”其实不然。

最后,来说一说清人笔记中清德宗光绪时期清流兴衰。

历史上的清流概述及清德宗光绪时期的清流兴衰小记

 

三、清德宗光绪时期的清流兴衰小记

以下内容,出自清人何刚德的笔记《春明梦录》卷上。

清德宗光绪(公元1875年~公元1908年,共34年)初年,翰林院的官员太多,当时的状况,甚至可以用拥挤来形容。

此前,清廷简拔外放学政官员、主考官员时,原本翰林院的官员有优先权。但是,至此,很多时候,翰林院的官员根本就没有机会。

原因何在?

主要就是因为:

简拔外放官员时,主要的权力都在军机大臣的手上掌握着。当军机大臣选人时,他们往往偏重于自己的门生故吏,而对此前已有的相关制度和前此已行之多时的惯例较少顾及。

以上这种状况,是非常有争议性的。

于是,那些在翰林院中等待简拔外放、等待升迁的官员,对于主政军机大臣的此类行事多有不满。

于是,一些怀才不遇的官员,因为选拔制度的被破坏、选拔过程的不公,他们原本应该得到的多次机会,眼睁睁最后都化作了乌有。结果,他们便有长久积压的怨气存在胸中,因而,他们时常愤愤不平。

这个时候,正赶上有法国侵略越南并进而侵略中国的战争〔公元1883年12月~公元1885年4月(清德宗光绪九年十一月至十一年二月)〕。

在这次战争中,镇南关大捷本来使清廷在军事上、外交上都处于有利地位,但是,清廷在被迫宣战以后,整个战争期间,主事者都担心“兵连祸结”会激起“民变”、“兵变”,因此,他们始终或明或暗、直接或间接地向法国侵略者进行求和活动。结果,原本可以胜利的成果,白白被葬送,最终使得清廷不败而败,法国不胜而胜。

从法越战端开启之后,借着这次战争,朝中官员中的一部分人就将战争处理过程中的各种失对、失策、失事,全都归罪给了当权派的重臣。然后,他们不断撰写文章,指斥朝政。

这些人,被当时的人看成是清流。

对于清流的言行,笔记作者何刚德的座师索绰络·宝鋆〔光绪三年(公元1877年),晋武英殿大学士。光绪十年(公元1884年),军机大臣自恭亲王以下(包括宝鋆)同日斥罢。〕曾对他说:

“天下的事情,都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局外人不知道局内人的苦楚。那些人(当然是指清流)只是挟着华而不实、骄傲自大的意气,不知内情地苛责别人。他们这样做,对当下的时事又有什么好处呢?”

后来,清流逐渐被简拔外放,升迁得差。

自此,这些清流人士似乎嘴巴里含了大颗肥美的珍珠,口被钳住了一样,也不指斥朝政了、也不攻击重臣了。

清流这种前后不一的表现,旁观者私下里多有议论。

看来,权力与私欲的满足,是可以让人哑然失声的!

不过,静下心来仔细检讨和梳理清流当日的行事,深究其作为,也还是有可圈可点的地方。

清流弹劾贪婪放纵的官员、指斥挟势弄权的奸佞,使得朝廷在压力之下,裁汰衰弱无力、平庸无为的官员,这些,都是大快人心、值得称扬的。

依此而言,就不能像有些人说的那样:清流不如浊流。

之后,清廷与法国的战争危急。

于是,清廷简拔陈宝琛(号弢庵,笔记作者称之为弢老)为南洋会办、简拔吴大澄(瀓)(字止敬、又字清卿,笔记作者称其字清卿)为北洋会办、简拔张佩纶(字幼樵、一字绳庵、又字篑斋,笔记作者称其字幼樵)会办福建军务。

这些人,都是清流的代表,也是清流中被认为有才干的人。

那时,清廷简拔他们的用意,就是要让这些坐而论道的人,起来行动。

谁知,结果却有些让人失望。

当然,也要明白,清廷简拔的这些人,给他们安排的职务,并不是他们的所长,也发挥不了作用。

既然如此,那么,他们又如何能做得好呢?

当时,南洋军务有曾忠襄(国荃,曾国藩之弟)坐镇;北洋军务有李文忠(鸿章)统领。他们都不受牵制,所以,陈宝琛、吴大澄还可以依赖曾、李二人得以维持,没有出现大的纰漏。

可是,张佩纶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一来,相比较而言,他当差的福建是多么小的地方,军力自然不能和南洋、北洋比;

二来,他的制军(明、清时期总督的称呼)宋璟没有什么魄力,才力薄弱,遇到事情以后,只知道推让。

所以,在马江海战时,出现了全军覆没的惨局。

最后,张佩纶被弹劾革职。

清德宗光绪十一年(公元1885年2月),法军进攻谅山,广西巡抚潘鼎新不战而退。

十天以后,法军侵占镇南关(今友谊关),因兵力不足、补给困难,焚关而去,退至文渊(今越南同登)、谅山,伺机再犯。此即所谓的广西兵败。

此败之后,陈宝琛因先前保举唐烱、徐延旭二位,清廷按照“滥保匪人”的旧例,将他降职五级,转调他处任用。

至此,清流的气势已经衰落了。

关于清流的起因,有人说,是因为李文正(鸿藻)与同时执掌大权的重臣意见不合,而这个时候,恭亲王(爱新觉罗·奕訢)有所偏袒,所以,李文正孤立无援,他才借助清流的力量,推行自己的意见。

李文正借助清流,虽然没有显山露水,没有痕迹存留,但是,最终斗争的结果,恭亲王因为是勋旧懿亲,所以被罢黜引退。

这不得不说,是清流的胜利。

附本文相关资料:

翰林:清代沿用明代制度,设置翰林院,主管编修国史,记载皇帝言行的起居注,进讲经史,以及草拟有关典礼的文件;其长官为掌院学士,以大臣充任,属官如侍读学士、侍讲学士、侍读、侍讲、修撰、编修、检讨和庶吉士等,统称为翰林。

马江海战:又称马尾海战、中法马江海战,是中法战争中的一场战役。清德宗光绪十年(公元1884年),法国远东舰队司令孤拔(A.A.P.库贝)率舰6艘侵入福建马尾港,停泊于罗星塔附近,伺机攻击清军军舰。朝廷指示“彼若不动,我亦不发”。于是,张佩纶、何如璋、穆图善等下令:“无旨不得先行开炮,必待敌船开火,始准还击,违者虽胜尤斩”。七月初三,法舰首先发起进攻,清军主要将领畏战,弃舰而逃,福建水师各舰群龙无首,仓惶应战,福建水师的舰只还没来得及起锚,被法舰的炮弹击沉两艘,重创多艘。福建水师对法国军舰展开还击,但是由于未作任何军事准备,加上装备落后、火力处于劣势。海战不到30分钟,福建水师兵舰11艘(扬武、济安、飞云、福星、福胜、建胜、振威、永保、琛航9舰被击毁,另有伏波、艺新两舰自沉)以及运输船多艘沉没,官兵殉国760人,福建水师几乎全军覆没。战斗不到1个小时,福建水师几乎丧失了战斗力。而法军仅5人死亡,15人受伤,军舰伤3艘,还摧毁了马尾造船厂和两岸炮台。初九,法舰全部撤出闽江口。马江海战惨败,激起极大愤慨,8月26日清政府被迫向法国宣战,中法战争正式宣告爆发。

(全文结束)

历史上的清流概述及清德宗光绪时期的清流兴衰小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