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史遇春之尘境心影
史遇春之尘境心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26,934
  • 关注人气:7,1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义和拳,清末的一场悲剧还是闹剧?清人笔记中的义和拳事件记

(2019-12-03 22:20:12)
标签:

清代历史

八国联军

义和拳

悲剧闹剧

清代笔记

作者:史遇春

读清人陈恒庆所著的《谏书稀庵笔记》,其中有《义和拳》一节。

因为前此我所写的《清廷处死五忠之一徐用仪始末:清人笔记中的庚子拳匪之乱剪影》中有关于义和拳的描述,稍嫌讲述不足;另外,关于义和拳,我也有很多疑问。因此,继续依照清人的笔记,将义和拳接着讲说下去。

关于庚子〔清德宗光绪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义和拳引起的战乱,据清人陈恒庆所述,在他写作《谏书稀庵笔记》之前,当时刚新出了一本名为《清朝野史》的书,此书之中,对义和拳之乱,大略都作了记述,但是,并未尽善尽美,其中还有一些不够详细的地方。

基于《清朝野史》对义和拳之乱记述不是非常完整;最主要的是,义和拳之乱发生时,陈恒庆正在京师做官。那个时候,陈恒庆在枪林弹雨之中,担惊受怕地度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另外,需要进一步指出的是,当时陈恒庆寓居的地方,离京师的什袭库法国教堂很近。

为什么要提到什袭库法国教堂呢?

因为什袭库法国教堂是民间的义和拳众、官方的虎神营(义和团起义时,清政府在北京编募的禁卫军。)一起围攻的教堂之一。在义和拳与虎神营围攻什袭库法国教堂的时候,该教堂大门紧闭,他们攻打了好几天。这个事件的整个过程,也为陈恒庆亲眼所见。

据说,什袭库法国教堂内,那时候有传教士、教民人等三四百人,他们也有武器。不过,他们的武器不多,也就是几十支枪而已。

为了攻下什袭库法国教堂,义和拳众带了煤油、柴草等物,从外面对教堂进行焚烧。他们一边焚烧,一边还念诵着咒语,但是,可能是因为建筑结构和材质的原因,焚烧并未如愿,教堂始终都没有燃烧起来。

于是乎,神乎其神、怪而又怪的谣言便从义和拳中四散传播开来了:

说是那些洋教士用女人的血涂抹了教堂屋顶的瓦片;还说,洋教士取了女人的血,装在瓦盆里,埋在地下,他们以此作为镇压之物,导致义和拳的咒语全都失灵了。

大学士启秀不知在哪里得了“妙策”,他对端王(爱新觉罗·载漪)、庄王(爱新觉罗·载勋)说道:

“就近来的表现看,这些义和拳,道术还差得远呢!我这里有确切的消息,五台山有位老和尚,他的道行很深,请他过来,会无往而不利,完全可以解决眼前的一些困局。特建议两位王爷飞速传递檄文,请他老人家出山相助!”

两位王爷也很相信启秀的话,马上派遣专人骑马飞奔五台山,礼请老和尚下山。

那个时候,交通还不发达,请老和尚的行程,办事人员自京城到五台山,一去一回,花了整整十天时间。

听说老和尚已请来,启秀在军机处庆贺说:

“明天,就可以太平了!”

不明就里的人问启秀,为什么这么说呢?

启秀高兴地回答道:

“五台山的老和尚已经请来了。这位师父法力无边,他老人家一出手,洋人的教堂必毁无疑。这教堂一毁,不就形势稳定、天下太平了吗?”

或许,在启秀的心中,当时朝廷的一切弊病祸乱,全部都是洋人的教堂和传教士、教众造成的吧!

听大学士启秀这么一说,大家都觉得十分可笑。但是,当着他的面,碍于情分,也畏惧他的权位和威风,所以,大家只能强忍着,躲到没人的地方偷偷地笑。

五台山请来的那位老和尚,就住在庄王载勋的府邸。一切安置妥当之后,老和尚便开始做法了。

您道是怎样?

这老和尚先在义和拳众之中选了数百名精壮的男子,然后又选了数十名红灯照里面的女子。当然,这么繁重的挑选任务,和尚一人忙不过来,必须有人帮忙。协同和尚挑选男女的,是另外一位大学士刚毅。

五台山老和尚在红灯照里挑选的女子,都是花一般的年纪,正值青春靓丽的美好岁月。这些女子,手里拿着红巾;脚上穿着小红鞋;腰间系着红带,红带下垂,约莫与脚板平齐;脸上为粉黛掩映,形容姣好,姿态动人。她们一边口中念念有词,吟诵着神咒,一边小步整齐地行走在庄王府邸大厅的地毯之上。

这情景,甚是好看!

京城里面乐部歌伎的演唱,有荡韵一调,此调很是清雅。歌伎们演唱荡韵时,挥动长袖,作为伴舞。

这一轻歌曼舞的场面,很是让人痴迷!

红灯照在庄王府邸做法时的情境,如果和乐部歌伎演唱荡韵的状况比较一下,可以说,红灯照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义和拳,清末的一场悲剧还是闹剧?清人笔记中的义和拳事件记

老和尚完成义和拳精壮男子和红灯照娇美女子的挑选之后,接着,他就已经在庄府邸做过了法,算是初步的行动和交代。虽然如此,但是,由于庄王急于事功,他还是忙着问大和尚道:

“大师,您看看,安排什么时候去攻打教堂好呢?我这里也好有个安排与准备,以配合您的战斗。”

老和尚煞有介事,掐指,大概是在妙算,完了,以非常严肃、十分庄重的态度,认真地回答庄王道:

“老衲仔细算了算,今天三点钟,就是最吉利的时间,我们可以展开攻打行动。”

庄王又问道:

“请问大师,这次去攻打教堂,您是骑马去呢?还是步行去呢?”

老和尚微闭双目,不假思索,缓缓地说到=道:

“老衲要骑载勋(庄王)的马去,当然,还需要再准备一把好大刀,如此即可,无需他物!”

庄王着人,按照老和尚的吩咐,赶紧去准备。一切齐备之后,老和尚立即跨马挟刀,率领义和拳众、官方兵士人等,直接往京城的西安门狂奔,此一去,红灯照女众也跟随在义和拳男众之后,一同前往。

除以上人等外,大学士刚毅也用红布缠头、红带系腰,跟着义和拳队伍,步行同去。

一众人等,气势轩昂,声势浩荡,满怀胜利的信心,进入了西安门。

话说,西安门以内,有两家当铺。之前,义和拳在京中横行的时候,这两家当铺被他们抢掠、洗劫一空了。

老和尚等进入西安门之后,因为离掐算出来的吉辰还有一段时间,所以,一队人马还需等候,不能攻打。

眼下,这空空的当铺,此时无人。大家就先恭请老和尚安坐当铺之中,静待吉时的来临。

这等待吉刻的功夫,老和尚他也没有闲着。

随行的人员,想得也十分周全,他们已经为老和尚备了一壶酒、一盘菜在桌上。

老和尚也不客气推让,他一人独自坐定,开始自斟自饮起来。

这个时候,大学士刚毅和义和拳众都站在庭前,听候老和尚的使唤和号令。

陈恒庆早就听到了庄王府里老和尚、义和拳、红灯照等要攻打什袭库法国教堂的相关消息,并且知道他们预备攻打教堂的准确时间。快要报三点钟的时候,陈恒庆就在寓所的高墙处开始观望了。

当日时局危急,外面枪炮声隆隆,家里人都很担心,劝陈恒庆不要冒险,说是:

“枪弹不长眼,不小心伤到您怎么办啊?”

陈恒庆很坚决地回答道:

“没事!今天就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看看他们演的是哪一出!”

很快,就看见那老和尚带领义和拳等众人,向什袭库法国教堂直扑过来,并下令纵火焚烧教堂。

还没等这些人点着火,突然间,教堂内猛地向外连发好几枪,一枪正中老和尚的要害,他大概还没有意识到什么情况,就直直坠下马来,栽倒在地上。

义和拳领头的大师兄,因为他站在队伍的前面,也被抢弹扫射到,中弹倒地。

老和尚和大师兄这一倒下去,人心马上就慌乱了,紧随其后的的义和拳队伍马上就溃散了。

不过,这溃散并没有想象准中的那么彻底,义和拳众见有人倒下身亡,并没有不管不顾。有几个人不顾危险,跑上前去,分成几对,几个人合力拖起一具尸体,狂奔逃窜。

逃命的场面惊怖可惧,义和拳众四散逃亡的过程中,因为场面很是混乱,竟然有几位红灯照的小女孩子被自己人踩踏身死。如花的容貌,绽放的年纪,碧玉一般青翠可人的小姑娘,就这么被蹂践身殁,真是可怜,也实实在在是可悲!

洋枪的威力,统领者的阵亡,一下子就击碎了刚才还雄赳赳、气昂昂、斗志高涨的义和拳众。败北的拳众一齐涌向西安门,奔逃而出。

再看此时大清国堂堂的大学士刚毅,是怎样的狼狈:

被一众义和拳众夹杂裹挟到了西安门,他是站立不稳,脚步难迈,实在无法,他只能用力保住门柱,以防倒地被踩踏致伤。

此时,看守西安门的一位老门官见有一老年人抱定门柱站立,一副义和拳众的打扮,他哪里知道这位就是当朝的宰相啊。逃散的人稀疏之后,老门官上前问大学士刚毅道:

“这位老先生,看您也有一把年纪了,您怎么也跟着义和拳学道,何苦这般为难自己呢!”

这老门官哪里会知道,眼前的这位,还是当朝的大学士呢!

义和拳众拖着尸体,没有去他处,都径直奔向庄王府第。

这一路上,不知道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无能,还是真被教义迷昏了头脑,义和拳众竟然对人说道:

“老和尚与大师兄只是暂时睡着了,不打紧。等下我们会用咒语唤醒他们的!”

路人当然也不是傻子,虽然不敢当众揭穿义和拳众的欺瞒,但是,私下里,他们还是悄悄议论道:

“或许他们是睡着了,但恐怕他们此一睡,就是长眠不起了!”

端王因为教堂攻不下来,所以,非常气愤。于是,他命令兵役架起了四面炮台,并运来了名唤“大将军”的巨炮,然后,兵众在巨炮里装上足有一斗多的铅弹,用来攻打教堂。那教堂的建筑建构还真是结实,巨炮打出去的铅弹落在教堂的屋瓦上,竟然没有将教堂的屋顶炸透。

这般不行,只能另来那样。

义和拳,清末的一场悲剧还是闹剧?清人笔记中的义和拳事件记

于是,端王又指挥身边的教众和兵士,开始在教堂边上挖起了地道。等到地道挖好之后,他们在棺材里面装上火药,然后将棺材装入地道,引火点燃。这个办法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的确还是有些作用的,等到火药被引爆后,棺材剧烈爆炸,什袭库法国教堂的一个屋子被炸毁了,而且,还有数十名隐身教堂的教民被当场炸死。

虽然有一个屋子被炸毁,有数十名教民被炸亡,但是,教堂的主体结构没有受到太大的损伤,教堂内的防守依然坚固。端王所领的一众拳民、兵士还是没有拿下这座教堂。

接下来,端王他们又命令手下人等一齐动手,在教堂的四周向下挖掘,希望挖到一定程度之后,教堂最后自己会塌陷下去。

前文已述,笔记作者陈恒庆的寓所就在教堂边上。

端王他们所制定的挖掘教堂四周土地的计划一旦实施,肯定会挖掉陈恒庆的居家。得到相关消息后,陈恒庆无奈,只好携带家眷,迁住到了京师的北城。

这个时候,正是农历的六月二十四,是关帝的生辰。

此计不成,再想他途。义和拳众攻打教堂不成,正好赶上关帝爷的生辰,所以,他们只好前去求助于关帝爷,希望能够得到官邸爷的神助。

接下来,义和拳众又拿着备好的纸马、纸衣等,到关帝庙去焚烧叩头祈祷。

义和拳众脑子也灵活,真佩服他们的编造的能力。出了关帝庙之后,义和拳又有了新的说法,他们的宣传工作,还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啊!

义和拳众扬言:

“我们去关帝庙烧香祈祷,看到关帝爷坐下的骏马,浑身流汗,那汗水,一直都淌到了骏马的脚下。你道是为什么?是因为这骏马驮着关帝爷到天津大战洋人去了。你可知道?天津的洋人,现在已经被关帝爷收拾地差不多,没剩几个了。”

可是,不幸的事实是:没有过几天,天津就失守了。

端王得到警讯之后,马上召集李秉衡入京护卫。李秉衡进京之后,端王等人问他,对于此次与洋人的战端,接下来,是战还是和呢?

此时,李秉衡对形势的判断,仍然是主张与洋人大战。

于是,主战派的人率领义和拳、及部分朝廷的士兵,组成了通常所谓的“乌合之众”,飞驰奔跑前去通州。

这时,洋兵已经到燕郊镇了。

李秉衡大营的人,遇到洋人的军队,根本就没有交手,竟然不战而溃。

真是奇哉!主战派的统兵人士对自己的率领的队伍不了解、对自己的实力不了解,对敌方的战力不了解。竟然信心满满地去战斗,不知道,他们的勇气和力量是哪里来的?

拳众、军士溃散之后,李秉衡在通州服毒自杀。

这一次,参与协助李秉衡军务的,是陈恒庆的同年进士,翰林王廷相。

在陈恒庆眼中,王廷相属于见识迂腐、为人胶质的那一类读书人,因为是同年,大家也不避讳。所以,陈恒庆还曾经取笑过王廷相。

主帅服毒自杀,参赞军务的王廷相也服毒自杀了。

七月二十一日晚上,京城内炮声隆隆。

此日清晨,洋人的军队攻破了齐化门,侵入京城。

清朝的八旗兵与洋人展开了巷战,双方战斗非常激烈,所有的士兵基本上都能够奋不顾身,死伤惨重,遍地都是尸体。

一边是齐化门洋人兵士攻入京师后的巷战;另一边呢,洋人还在用大炮轰击东华门。

清廷的最高统治者皇太后、皇帝两宫,见形势不妙,坐了内监车,仓皇出宫,从西直门狼狈逃窜。

这个时候,战争已经引起城内大乱了。逃难的人把各处道路、街巷都拥挤地跟打了墙似的,行走十分不便。

两宫车架在路途受阻,载澜随扈,为了皇家的命脉,载澜开枪击毙几十个人之后,拥挤的道路才让出一条口子,两宫才能够得以逃出,直接跑去颐和园。

进入颐和园之后,皇太后慈禧在内监房少坐了一会儿,她对身边的人说:

“本宫很饿!”

内监说:

“拿点鸡蛋煮一下,给老佛爷充饥!”

鸡蛋还没煮,忽然听到炮声震天,似乎就在附近。

太后慈禧马上说:

“不吃了!”

急急忙忙乘舆,一下子就走了九十里地。

晚间,出逃的两宫众人到了贯市村,没地方歇脚,就在回族的礼拜寺里暂且安身。

安顿下来之后,宫中的人召来当地的回族老人,问他到:

“您这边有现银没有?事出仓促,我们没有带钱出来。”

老人回答道:

“我给人家押解镖物,挣了八百两银子,就在身边。”

然后,宫中的人就命令老人献上银子。

这一晚,乡里的人,还为出逃的宫廷众人煮了麦饭,用筒装好,抬到了礼拜寺,口中高呼道:

“请娘娘们喝粥!”

回族老人久行江湖,赶紧摇手,示意众人打住:

“这是什么样的地方,又是怎样的情势,怎么还和乡下粗野之人一般,如此大呼小叫的?”

两宫及随行的宫人、官员等,饱饱吃了一顿麦粥。

这情景,和当年大唐皇帝、玄宗李隆基被安禄山威逼,出逃的情景,大约没有什么两样吧!

南唐后主李煜有词云:

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其中的丧家亡国之痛,大约也可与此比拟吧!

大清王朝的两宫,在洋人的枪炮之下,京师被侵略,苑囿被涂炭。两宫逃出京城,逃到太原,落脚到西安。其间详细的情形,《清代野史》记载地比较详细。此处就不再赘述了!

附本文相关资料:

【启秀】(公园1839年~公园1901年)库雅喇氏,字松岩,号颖芝,满洲正白旗人,晚清顽固派大臣的重要人物。清同治四年(公元1865年)进士,选庶吉士,改刑部主事,历任内阁学士、刑部侍郎、礼部侍郎;清光绪二十四年(公元1898年),授礼部尚书,命充军机大臣兼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清光绪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八国联军攻占紫禁城,与徐承煜被日军拘禁。清光绪二十七年(公元1901年),被斩于菜市口,葬于今北京市朝阳区北湖渠村。

【爱新觉罗·载漪】(公元1856年8月26日~公元1922年11月24日),清朝宗室,道光皇帝旻宁之孙,惇亲王奕誴之子,后过继给瑞敏郡王奕志(嘉庆皇帝四子瑞亲王绵忻子)为嗣,三十八岁袭封端郡王。义和团事变祸首之一。光绪皇帝的堂兄弟,嫡福晋是员外郎绍昌之女伊尔根觉罗氏,生长子溥僎;继福晋为和硕阿拉善亲王贡桑朱尔默特之女博尔济吉特氏,生次子溥俊。清光绪二十五年(公元1899年),慈禧册立载漪十五岁的儿子溥儁为大阿哥,计划废黜光绪帝,但溥儁不获外国公使承认,慈禧被迫停止废立计划。义和团事变后,载漪在八国联军的祸首名单上。清光绪二十八年(公元1902年),清政府下令将载漪、溥儁父子流放新疆。1917年,借张勋复辟之机,载漪才重获自由,1922年去世。

【爱新觉罗·载勋】生于清咸丰三年(公元1853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清同治十一年(公元1872年)封辅国公,清光绪元年(公元1875年)袭庄亲王。清光绪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义和团运动兴起,载勋力主借义和团力量排外,以达废黜光绪帝的目的。同年,慈禧下令对各国宣战,命令载勋与刚毅为统率京津义和团王大臣,并在王府设立拳坛,载勋自己也是身着短衣,头裹红巾,一副义和团打扮。不久又被任命为京师步军统领,悬赏捕杀洋人。各地义和团到北京后,先去庄王府挂号领取战斗任务。八国联军攻陷北京,随慈禧太后西逃,任行在查营大臣。《辛丑条约》谈判时,载勋被指为“祸首”之一。清光绪二十七年(公元1901年)被革职,夺爵号。同年2月21日奉赐在山西蒲州(今永济)自缢而死。

【他塔拉·刚毅】(公元1837年~公元1900年),字子良,满洲镶蓝旗人,世居札库木,笔帖式出身,累官至刑部郎中。清光绪三年(公元1877年),因平反杨乃武和小白菜案受奖励,升江西按察使,后为广东、云南布政使,擢山西巡抚。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刚毅主战,任军机大臣兼礼部侍郎。反对戊戌变法,升任兵部尚书、协办大学士率领义和团同八国联军开战,死于山西侯马镇。

【李秉衡】(公元1830年~公元1900年),字鉴堂,清朝大臣,今辽宁庄河鞍子山人。初捐资县丞,迁知县。清光绪五年(公元1879年),为冀州知州。越二年,擢永平知府。清光绪十年(公元1884年)移任广西按察使,法军侵越犯边时,主持龙州西运局。翌年,与冯子材分任战守,取得谅山大捷,彭玉麟奏言:“两臣忠直,同得民心,亦同功最盛。”清光绪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庚子之变,起用为巡阅长江水师大臣。一度列名张之洞等人发起的东南互保协议,八国联军进攻大沽后,李秉衡由江苏率兵北上,在杨村(今武清县)败绩,退至通州(今通县)服毒自杀,时年七十岁,谥忠节。

【王廷相】(公元1851年~公元1900)字梅岑,直隶承德(今属河北)人,本籍山东。少劬学,以孝称。光绪十三年(公元1887年)进士,以编修督山西学政。口外七厅洊饥,有司匿不闻,为上流民残弊状,获赈如腹地。清光绪二十三年(公元1897年),转御史,敢言事。时宗室、觉罗官学久废不葺,廷相谓培材宜自近始,请依八旗官学新章,求实际,议行。国用患不足,计臣议加赋,廷相力申李鸿藻议,为民请命,事遂寝。清光绪二十四年(公元1898年)元旦,日食,疏请勤修省,条上七事,而尤以进贤退不肖为国家治乱之源。因劾张荫桓媚外人、交近侍,并以浙江学政徐致祥秩满调安徽,外似优隆,内实屏绝。严旨下吏议,敕还原衙门行走。拳乱起,李秉衡出御联军,廷相从。及败,寻秉衡不遇,还至仓头桥,赴河死。子履丰,拯之不及,从之,遇救免。赠五品卿,予世职,赏履丰主事。

【爱新觉罗·载澜】清末宗室,惇亲王爱新觉罗·奕誴的第三子,奕誴在道光皇帝的九个儿子中排行老五,因此,爱新觉罗·载澜则是道光皇帝之孙,光绪皇帝堂兄,封辅国将军,晋辅国公。

(全文结束)

义和拳,清末的一场悲剧还是闹剧?清人笔记中的义和拳事件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