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史遇春之尘境心影
史遇春之尘境心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71,640
  • 关注人气:7,0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明英宗朱祁镇夺门之变后,诛杀赏罚的泛滥

(2019-06-09 22:12:52)
标签:

夺门之变

历史人物

皇帝

朱祁镇

赏罚

分类: 读书心得————收获的喜悦

作者:史遇春

明英宗正统十四年(公元1449年),皇帝朱祁镇因太监王振的撺掇与怂恿,钦征瓦剌【明代对西部蒙古各族的总称】。

大明军队在与瓦剌交手过程中,因种种情由,一败涂地。结果,堂堂大明王朝的皇帝朱祁镇,眼睁睁地被瓦剌生俘并掳走。

事传京师,朱祁镇的异母弟朱祁钰先摄政,后经孝恭孙太后授旨,即帝位,遥尊朱祁镇为太上皇,改元景泰,是即明代宗。

次年,大明朝廷与瓦剌议和,朱祁镇返回京师。回京之后,朱祁镇被禁锢南宫。

景泰八年(公元1457年),朱祁镇得到宦官曹吉祥、将领石亨、官员徐有贞等的支持,乘朱祁钰病重,发动变乱。

最后,石亨、徐有贞等人率兵破墙夺门,进入南宫,迎请朱祁镇复位。

朱祁镇再次主政,遂废明代宗朱祁钰,杀于谦等大臣,并改景泰八年为天顺元年。

这就是“夺门之变”。

这也就是所谓的“明英宗复辟”

明英宗天顺元年(公元1457年)农历正月,南内夺门事成。时隔八年之后,朱祁镇再次登上权力的顶端,再次成为大明王朝的皇帝。

复辟之后,自然便会有论功行赏、加罪惩罚之事。

原本,复辟这么大的事情完成,行赏处罚,是正常的事情,但是,因为赏罚泛滥,所以,历史就给朱祁镇记了这么一笔。

关于开赏过滥,其事如下。

盲人刘智,也被官拜刻漏博士。所谓刻漏博士,为司天监官员,主掌孔壸刻漏之事。

教坊司的乐工高鑑被晋升为司乐。所谓司乐,明朝置,为太常寺之属官,额定二十人,从九品,掌祭祀、宴飨之舞乐。

根据《万历野获编》的作者沈德符所述,朱祁镇对于刘智、高鑑的升赏,全都在皇帝的明旨中可以看到。

另有原朝天宫的道士朱可名、大兴隆寺僧人本金,他们也因为曾经诵经祈祷朱祁镇复辟,经向朝廷乞请之后,也都得了官职。

说到道士朱可名,明代官员、文学家聂大年还曾写诗送他。

聂大年(公元1402年~公元1455年),字寿卿,号东轩,江西临川人。明英宗正统年间,官任仁和县教谕。明代宗景泰初期,被征入翰林。他博通经史,工古文,善诗词,尤精书画。

聂大年送朱可名的诗如下:

《潞河送别道士朱可名送藏经南京》

明·聂大年

亲捧函经出上方,

玉书金简振琳琅。

仙槎贯月通银汉,

羽盖凌风引御香。

云气遥连温室树,

雁声欲度冶城霜。

蕊宫星侣如相遇,

和到琼华第几章。

又有山西按察司俞本,曾在关羽庙祈祷,请求神灵保佑朱祁镇平安还京。后来,俞本便抄录了自己向神灵祷告的诗文,进献朝廷,他也因此得以升迁。

以上属于朱祁镇很多滥赏事例之中比较典型的个案。

下面,再看看朱祁镇谬罚之中的一些事情。

至于像于谦、王文等诸位大臣,即便说是他们得罪了皇帝,才导致杀身以死。那么,在于谦、王文身死之后,将他们的子孙发配戍边,也就算是处罚到头了。

可是,后来如何至于籍没于谦、王文的家呢?

为什么会有对“籍没”的质疑呢?

因为,明朝自祖宗以来,如果不是被认定是犯了反叛谋逆的罪行,一般是不能被施予籍没家赀的刑法的。

那个时候,如此对待于谦、王文等,就律令和旧例来说,就是过于惨烈了。

后来还有,像阁臣岳正,仅仅因为所谓的泄漏了朱祁镇的言语,便被究罪。

其实,岳正的罪行,按照律令和旧例,也就仅仅判其发配戍边即可。

可是,结果呢?岳正的屋舍及所有家具,全都被朝廷赐给了通政使司的高官李铎。

这样的处罚,难道不过分吗?

还有都督范广,他的战功与石亨不相上下,就是因为范广是于谦的爱将,就是因为范广被夺门功臣曹吉祥、石亨等人忌恨嫌恶,所以,他就被处以极刑。

最后,朝廷还将范广的宅第、妻子、儿女赐给了投降大明的俘虏皮儿马黑麻。

这件事情,尤其可称为是明朝的怪事。

这里,就是简要说所范广。

范广,辽东人。明英宗正统中期,承嗣世职,任职宁远卫指挥佥事,后进升指挥使。正统十四年(公元1449年),因战功卓著而升迁为辽东都指挥佥事。他精通骑射,骁勇绝伦。朱祁镇被俘,朝廷选举将材,于谦力荐范广,遂擢升范广为都督佥事,充任左副总兵,成了石亨副手。土木堡之变后,瓦剌也先进犯京师,范广力助于谦坚守;他率领部下跃马陷阵,勇气百倍;不久,瓦剌军败退,他又追赶至紫荆关。因战功卓著,范广被进升为都督同知,出守怀来。明代宗景泰时期,范广一直担任重要职务。夺门之变后,范广与于谦等人被诬谋立外藩之罪,遭谋害。

说完范广,当然也有必要说一说受赐范广宅第、妻子、儿女的皮儿马黑麻。

皮儿马黑麻,仕瓦剌时,历任使臣,周旋于明廷、东西蒙古之间。明英宗正统元年(公元1436年),随瓦剌脱欢使臣阿都赤前来朝贡,被明廷封为指挥佥事,并赐以冠带。后屡随瓦剌使臣阿都赤等前来朝贡,进升指挥使和都指挥佥事。正统十年(公元1445年),充瓦剌正使,至京师进贡马匹及皮货,升都指挥同知。正统十二年(公元1447年),率瓦刺2472人至京师,贡马4192匹、皮货12300张,升都指挥使。次年(公元1448年),进升都督佥事。明代宗景泰元年(公元1450年)农历七月,以瓦刺使臣身份,与哈丹等至京师进贡马匹并参与议和事宜;农历九月,充当脱脱不花使臣,至京师进贡马匹,升都督同知,授以银花金带。次年(公元1451年),充任瓦刺使臣,率1652人至京师,贡马3363匹,升左都督。景泰六年(公元1455年),以麻儿可儿王子正使至京师朝贡。明英宗天顺元年(公元1457)年,以阿哈刺忽知院、孛来等使臣身份抵京师,表示愿“留京自效”,仍任左都督,并于后军都督府带俸。后随马政、哈铭作为明廷使臣往赐孛来等;农历五月,复以蒙古使臣身份至京师进献宝玺,受明廷之命,携彩缎表里回赐。归去之后,又率其族属70余人至京师,明廷赐以房屋器物,安插在锦衣卫任职,不久,赐名马克顺。

沈德符就以上情况曾说:

一时之间,朝廷的诛杀赏罚,不遵守祖制、不顺应人情,竟然到了如此的程度。

范广之事,一直到了明宪宗(朱见深)成化二年(公元1466年),才有了一点转圜的机会。

其时,范广的妻子宿氏向朝廷诉冤,朱见深知道其事之后,还为之恻然,哀叹道:

“范广骁勇,曾为一时诸将之冠,可怜他被朝廷内外的奸臣设计杀害了!”

随即,朝廷下令,命范广的儿子范升仍旧袭封世职,并返还籍没的范广的家赀

这个时候,范广的妻子儿女,在“匈奴”受辱已经十年之久了。

面对朱祁镇这样滥肆开赏、滥肆诛杀的情况,后来的忠义报国之人,谁又能够不丧气?谁又能够不自感心灰意冷呢?

(本篇结束)

【原创】明英宗朱祁镇夺门之变后,诛杀赏罚的泛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