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史遇春之尘境心影
史遇春之尘境心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53,346
  • 关注人气:7,0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嵇康的魏晋风骨:从名士打铁到《广陵散》绝

(2019-06-04 22:15:33)
标签:

魏晋风骨

历史人物

嵇康

打铁

广陵散

作者:史遇春

魏晋时期,因为时局动荡和政治诡异而造成的社会氛围,完全是一种低气压的生存状况。

社会虽然乱了,但是,维系社会道德的规范并没有倒塌,所以,魏晋的“名士风度”里面,除了形体的潇洒之外,还有内质的纯真。

当士人们无法把自己的才学施展在安世济民的仕进之路、或者他们根本不愿意跟当权者合作的时候,他们的许多精力是无处发泄的。

在乱世之中,能够活着,是一种幸运;在乱世之中,能够平安地活下去,更是一件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

在那样的乱世之中,士人们活得前进无路、后退无门的时候,那许多的精力要如何派遣呢?

结果,便是神仙、修炼之道的大行。

回想一下,春秋战国,百家争鸣、诸子兴盛的时候,老庄之学就曾经风光过。

春秋战国之后,几千年间,老庄之学风起云涌的社会,大约以魏晋之间可称之为首屈一指吧。

 

【原创】嵇康的魏晋风骨:从名士打铁到《广陵散》绝
嵇康,就是这样的历史背景之下产生在魏晋之间的真名士。

后人曾说:“是真名士自风流”,用这句来总括魏晋间的名士,也算是贴切。

当然,这话也毫不例外地适合于嵇康。

关于嵇康的“风流”,后人可以从他遗世的文字中细细品读。

这里,就先说一说“嵇康打铁”的一段佳话。

嵇康是怎样一号人物呢?

此处,我们先从他的外形说起。

要说嵇康的外形,《世说新语》里面的描述最为精炼传神。

读者要见文字的简约之美,可以去看《世说新语·容止第十四》第5条的原文。

话说:嵇康身高一米八左右,风神姿态特别秀美。

当时有人说:他的举止潇洒脱俗,他的形容清静凝定。

还有人说:嵇康这个人,他的风神仪态,就如风入松的声响,逸致高远而舒缓悠长。

同是“竹林七贤”、有选贤用能之明、曾与嵇康相友善、后被嵇康遗书绝交的山公巨源曾说:嵇康这个人,他的为人处世,正直挺拔,就如同傲然独立的青松,他的醉态,更是绝倒,你看他倾颓的样子,就如同巍峨的玉山将要倒下来了。

就是这样的人物,似乎和“铁匠”、“打铁”没有任何关联。

但是,正是这样的人物,就偏偏会“打铁”;也只有这样的人物去“打铁”,才更增加了他的传奇色彩。

可惜的是,也是因为“打铁”,断送了嵇康的性命。

其实,嵇康和曹魏算是姻亲关系,他是曹魏宗室的女婿,曹操的曾孙女是他的妻子。

曹魏时期,嵇康曾经官居中散大夫。司马氏在曹魏横行的时候,嵇康就再没有做官。猜想,其间的原因,大致不过以下几点:

其一,从所谓家国的观念来说,忠贞不二,应该是士大夫阶层的传统理念和信仰,虽然不能在朝代交替的时刻杀身以成仁,但是,坚守自己的理念,以老庄为依托,避世、隐世,不和有心篡权的权贵苟合,也是坚守自我的途径之一。

其二,从个人亲情的角度来看,作为曹魏宗室的姻亲,与曹魏政权的那些统治者们多少是有些血亲关系的,这里面的情感是无法割舍的。

其三,从可能发生的政权轮替来讲,虽然曹魏取代汉室的手段不会比司马氏拉曹氏下马高明多少,但是,站在嵇康的角度、或者在嵇康的眼里,这种阴谋或者阳谋夺取政权的方式,多少是有些不光彩的、多少会让人不齿的。

其四,从当时的政治现实观察,权力者之间的明争暗斗,权势的瞬间倾覆,政治环境的险恶,也是不能不让人忧虑的。

其五,从当时的社会氛围分析,太多的名人异士是散落在民间的,猜想,“魏晋风度”里面的名士的老庄风习,也是以吟啸林泉为髙致的。

基于以上的实情,嵇康在司马氏实际当权的现实之下,怎么可能去做官?

理想是一回事,现实又是一回事。

作为社会的人,大家都有身不由处:

一是你要吃穿,你要生存下去;

二是作为统治集团下面的“庶民”,你会有意无意间被卷入政治的漩涡,管你愿不愿意,特别是嵇康这样的名士、高士,有很大社会影响力的人士。

面对生存问题,吟诗作赋写文章,是没有出路的。

还好,嵇康有一技之长,这一技便是打铁。

聪明的人,一通百通。

嵇康就是聪明的人,他的理论高深,文章高雅,人品高洁,即便是所谓的粗活打铁,他也可以称得上是高巧,甚至是高绝。

嵇康铁打得好,他也喜欢打铁。

当时,嵇康家里有一颗柳树,这棵树长得枝繁叶茂,嵇康环绕柳树挖了个水沟。每到夏天,嵇康就在这棵柳树下打铁。

遥想当年的图景,眼前是一副天然的画卷:

夏日火红,绿树浓荫之下,有清流环绕,炉中炭火炽热,一位身材魁梧,气质非凡的名士,在舞动锻锤,叮叮当当,火花飞溅……

如果历史至此便结束,似乎就成了一出田园诗篇的演出。历史毕竟就是历史,它的真实与惨淡往往都是发人深省的。

 

【原创】嵇康的魏晋风骨:从名士打铁到《广陵散》绝

打铁,是因为生活过不去,他是要通过自己的劳动补贴家用。

想当年,他在树下打铁,还有“竹林七贤”之一、名士向秀给他拉下手。

于是,经常有人可以幸运地看到他们两个在嵇康家的柳树下打铁自娱,嵇康掌锤,向秀鼓风,两人配合默契、旁若无人、自得其乐。

有一次,嵇康在打铁,司马氏的谋士、好友,权贵出身的才子钟会专程去拜访嵇康,嵇康只顾自己打铁,对钟会不理不睬,也没有所谓的礼数。等到钟会要走的时候,嵇康问他:

“阁下因为听到什么来到这里?阁下又看到了什么而离开这里?”

钟会素有才辩,他回答说:

“我听到了我听到的东西才来到这里。我看到了我看到的东西就离开这里。”

因为这件事,钟会记恨在心。于是,他回去以后就对司马昭说:

“嵇康这个人,才学卓绝,是个危险分子。还有,他可以左右舆论,影响力也不可小觑,留着他,始终是个祸患。”

山涛当年举荐,嵇康拒不出庐,还与山涛书面绝交;钟会亲自专门拜访,嵇康爱理不理;加之又为好友吕安辩护;这许多事体,终于酿成了杀身之祸。

其实,钟会说嵇康有左右舆论的影响力,并不是空穴来风。嵇康处斩时发生的状况,是最好的注脚。

嵇康即将上刑场前,有三千名太学生以请嵇康当老师为理由,希望保嵇康一命,没有得到当局实权派的容许。嵇康死后,天下之士,都为他惋惜,为他伤痛。

嵇康死后一两年之间,司马氏就废了曹魏,自己登基临朝。

嵇康虽死,打铁的事,还被作为美谈。

世间再无嵇康,世间再无如此秀逸的打铁名士了。

试问,嵇康之后,谁还能打铁?

呜呼,哀哉!

据说,临刑前,嵇康神色不变,如同平常一般。他看了看太阳的影子,知道离行刑尚有一段时间,便向兄长嵇喜要来平时爱用的琴,在刑场上抚了一曲《广陵散 》。

曲罢,嵇康把琴放下,叹息道:

“从前袁孝尼(袁准)曾请教我,想要学习《广陵散》,那时,我因为吝惜,故而不曾不教授与他,从此以后,《广陵散》要绝响于世了。”

哀哉,呜呼!

【原创】嵇康的魏晋风骨:从名士打铁到《广陵散》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