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位美丽少女的死亡日记(组图)

(2009-11-30 22:33:19)
标签:

名人明星系列

文化

分类: 我的世界

                       一位美丽少女的死亡日记

       

死亡毕竟是人们不太愿提及的词汇。昨天发完《一位美丽少女的美丽死亡》后,我就在心里想明天写一篇欢快一点的明星故事。不到一天的时间里,我的纸条箱里留有十多条留言,网友们希望我能够将田维的日记转发。今天,我还接到了五位认识朋友的电话,有广州的,有大连的,有济南的,有安徽老家的,都是说看了写田维的那篇文章流泪了。大家都很关注田维的母亲,我找同事李丹阳要来了田维写的日记。当我看到下面的文字时,我又一次泪水夺眶而出:“感觉着母亲的呼吸,感觉着她的心跳,我决定要有斗志地生存下去。我不可以轻易放弃,我要陪伴在她的身边,至少到我能照顾她的时候。 我不可以留下孤单的妈妈。我怎么可以,怎么忍心,让她的后半生没有了我,她唯一的孩子。”同事李丹阳专门开了一个纪念田维的博客,我把链接也发在此:一位美丽少女的死亡日记(组图)            田维和她生前留下的博客日记《花田半亩》

           提前的祝福

 我唯有,不知如何表达的感激。

早上醒来,手机的振动提示:220,妈妈的生日。忘记了是什么时候设定下这样的提醒。
    本是一个无须提醒的日子。怎么可能忘记或忽略?
    每一年,这一天,都令我疼痛地感知到,她又老去了一些。
    古人说,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
    我曾是那襁褓中的婴孩。我曾是你手心里盛开的一朵生命。
    你望着我长大。像你的感叹,不过弹指,便是人间的一次根迭。
    好多次,我们一起翻看旧时的影集,你对我讲起,我儿时的乖戾和顽皮。
    你告诉我,哪一年,我们去看了腊梅;哪一年,我们去观赏了灯会。
    照片上的妈妈,纯澈的脸孔,纤弱乌黑的发。
    那一切,已恍如隔世。
    喜欢父母的一张黑白合影。父亲的手,轻放在你的肩头,你微微侧身,坐在春天的石阶上。身后是如笑的春山,看不到斑斓的色彩,却有两个人温和的四目,暖似熏风。
    我就是在这样的目光间,萌生又孕育。
    我出生在一个春天。你说,你从产房的窗口望出去,树木刚刚生出细而黄的幼芽。
    接着花朵在怒放,你的爱在怒放,而我只静静地睡,缓慢却匆忙地成长。
    现在,我已经是20岁的人了。
    这个时候,我却仍无法令你放心,因为病。
    这时常令我感到不安和愧疚。
    暑假的夜里,和母亲睡在一处,紧握住她的手。很久了,我没有这样依偎在她的身边。
    是在得知了自己的病情后,我才发现,对于妈妈的眷恋和依赖,原是如此之深。
    也许,我所有的坚强,都是因为妈妈。为了她,我才有勇气,去面对我的命运。
    她为我扇蒲扇,她说不要开冷气,那对身体不好。
    她对我说,不要怕。她劝我多吃下一些食物。
    而我,常常对着饭菜发呆,一个人默默在深夜饮泣。她擦我的泪。
    我知道,她的心在碎。
    感觉着母亲的呼吸,感觉着她的心跳,我决定要有斗志地生存下去。
    我不可以轻易放弃,我要陪伴在她的身边,至少到我能照顾她的时候。
    我不可以留下孤单的妈妈。
    我怎么可以,怎么忍心,让她的后半生没有了我,她唯一的孩子。
    这样想着,于是,泪水又蒙住了我的双眼。
    我不敢让她看见。
    只有我知道,妈妈心中的忧伤。她从不让我看出,她的难过。
    她鼓励我,她微笑,她的眼神传达着明亮的希望。
    妈妈总是说,一切不幸都终将会过去,只要你敢于走下去。
    医院的傍晚,黄昏中有低飞的燕。它们飞舞,它们鸣叫,它们狂欢。
    我们并肩站在窗口。我已比你还高,却依旧倚住你的肩膀。
    妈妈,我只轻唤你,便已泣不成声。
    你抚摩我与你年轻时一般乌黑纤弱的发。你不发一言。我们就这样看黄昏中的燕。
    一场生命的飞舞,生命的鸣叫,生命的狂欢。
    恐惧是一张网,这个夏天里,我被它困住,不得自由,不得呼吸。
    夜夜的梦魇,却又失望于黎明的到来。
    我对你说,我怕着白天。在白天,我要真实的面对一切。夜晚,却不过是梦。梦,即使是险恶可怕的,也终于会醒。
    但现在不是,现在是这样清醒,真实得一览无余。
    妈妈说,如果能够再孕育你一次该多好。
    你仿佛是在怨恨自己,将我生成多病的身躯。
    你遗憾没有给我一副强健的肉体。
    你觉得,是自己造成了我连绵的苦难。
    妈妈,我却时常感谢你给我的生命,即使这身躯有许多不如意。但生命,从来是独一无二、最可宝贵的礼物。
    我感谢,今生是你的女儿;感谢,能够依偎在你的身旁,能够开放在你的手心。
    妈妈,不幸的部分,是我们共同的命运。我深知,我的疼痛,在你那里总要加倍。
    但幸福,却是更深切的主题。
    从这世上有了我,你便呵护着我;从我得到了知觉,便对你万般依恋。
    这人间,据说百年才能修得同船渡。那么,母女的缘分,该有千万年的修行。我是经过了许多的漂泊和艰险,才投入你的腹中吧。
    是你收容了我游移的灵魂,给了我温暖的家园。
    这缘分,是该令我们感激一世的。
    让我们并肩地站立,看落下的雪花,落下的风雨。你在这里,你在我的身旁。
    我于是不肯放弃,绝不放弃,丝毫生命的力量。
    我将飞舞,我将鸣叫,我将狂欢,如那黄昏时的燕一般。
    这一天,你对着镜子将白发染黑。
    我远远看你。妈妈,你又老去了一些。
    甜蜜和疼痛,交织在一瞬。
    过年的鞭炮已经响起。今夜,会有盛大的焰火,一样会有缤纷的色彩,流溢在深暗的天空中。
    一年年,经历着多少的爱,多少的辛酸和欢乐。
    它们都将在夜空里盛开,繁花之上,又生繁花。
    妈妈,让我们一起去看。
    妈妈,让我紧握住你的手,容许我有时间,望你的老去,如你望我的成长。
    提前的祝福,生日快乐。
    妈妈。

                 (作者:田维 选自昆仑出版社《花田半亩》,文章原名《妈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