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南方
王南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1,012,067
  • 关注人气:258,0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近期两次去301医院看望季羡林(组图)

(2008-06-11 23:34:06)
标签:

名人明星系列

文化

情感故事

分类: 戒网瘾

             近期两次去301医院看望季羡林      
  世上的事,有时候真的很奇妙。

从春节开始,我受理了一项特殊任务,负责全国重大典型人物黄涛的前期宣传准备工作。黄老今年88岁高龄了,一生从事红色经典的图书编辑工作,关于黄涛的事迹,敬请看本博客博文《惊动中共高层的一部书》。由于工作的需要,我要经常出入301医院,采访黄老。突然有一天,黄老的爱人马阿姨对我说:“隔壁住的就是国学大师季羡林。”得知这个消息,我就在心里盘算着要找机会看看季老先生。可我知道,季老97岁了,他在301医院已经住院五年,他的腿脚非常不便,只能以轮椅代步。五年来,季老的健康和生活牵动着我和许许多多国人的心。在热心的马阿姨的帮助下,季老身边的杨秘书终于答应让我们见面了,要知道,从春节后,季老的病房里除了身边的工作人员和医护人员,是谢绝一切人员探视的。我们能有这特殊的待遇,真的感谢马阿姨。

        近期两次去301医院看望季羡林(组图)

                    签名对97岁的老人来说,已经是不容易的一件事了

4月5日的下午,我们按照预约的三点准时敲响了季老的病房门。和我同去探望季老的有解放军出版社总编辑郑晖大校,有解放军出版社张良村博士,还有刘翎副教授。

为了帮助大家了解病中的季老,我特意和杨秘书进行了交流,得到了一些季老在301医院的近况。

                      千万不能叫脑袋闲着

杨秘书说:“季老目前病情比较稳定,而且心态非常乐观。”从2003年起,季老开始“三进宫”,有一段时间因为皮肤癌,手上脚上起小水泡,但他却以一种调侃的方式来描写疾病的顽固,说小水泡是“戳穿了一个,站起来两个”。五年来,照先生的话说,虽然身体有了毛病,但脑袋还是“难得糊涂”,即使躺在病床上,也一直是打腹稿。据了解,他的作品《病榻杂记》收录了季羡林先生自2001年以来,特别是自2003年住院至今撰写的90多篇文章,计20多万字。大部分是首次公开发表,其中季老叙述自己住院情况的内容,更是首次披露。
    季老先生在病榻上依然坚持写作令前去的后生个个敬畏,《病榻杂记》的大部分文章都是先生在病榻上写的。在《病房里的日常生活》这一小节中,他如实地写道:“我活了九十多岁,平生播迁颇多,适应环境的能力因而也颇强。不管多么陌生的环境,我几乎立刻就能适应。现在住进了病房,就好像到了家一样……几十年形成的习惯,走到哪里也改不掉。我每天照例四点多起床,起来立即坐下来写东西。在进院初,当手足上的丑类还飞扬跋扈的时候,我也没有停下。我的手没有问题,脑袋没有问题。只要脑袋没问题,文章就能写。”他说,他从来没有把脑袋投闲置散,到了医院,转动的频率似乎更强了。

                         

                     千万不能封我为大师

近期两次去301医院看望季羡林(组图)

           季老说:“我是一个杂家,样样通,样样松。”

由于博古今汇东西,才情纵横近一个世纪,季老先生常常被人冠以“国学大师”、“学术界泰斗”、“国宝”等称号,但他本人并不接受这些灿烂辉煌的帽子,在病榻上,他撰文昭告天下:希望能把“国学大师”、“学术界泰斗”、“国宝”这三顶别人加在他脑袋上的桂冠统统摘下来。
    说到国学基础,季老说他从小就读经书、古文、诗词,对一些重要的经典著作有所涉猎,但对哪一部古典,哪一个作家都没有下过死工夫,因为他从来没想过成为一个国学家,后来专攻其他的学术,浸淫其中,乐不可支,除了尚能背诵几首诗词和几十篇古文外,除了尚能在最大的宏观上谈一些与国学有关的自谓是大而有当的问题,比如天人合一外,自己的国学知识并没有增加。环顾左右,朋友中国学基础胜于自己者大有人在。季羡林先生在书中说,“在这种情况下,我竟独占‘国学大师’的尊号,岂不折煞老身。”
    他谦称自己连“国学小师”都不够,遑论“大师”了。为此,“特昭示天下,请从我头顶上把‘国学大师’的桂冠摘下来。”
    出于对溢美之词的“惧怕”,季老说别人写他的文章他是基本上不读的,现在因长居病房,长昼无聊,除了照样舞文弄墨之外,也常考虑一些与自己的学术研究有关的问题,“凭自己那一点自知之明考虑自己学术上有否‘功业’,尽量保持客观态度”。
    摘掉三顶“帽子”的季羡林先生戏称自己只是一个“杂家”,“样样通,样样松”。
                                千万不能不笑对人生

 在《病榻杂记》里,季老先生还介绍了自己生病的经过和治病的历程,并讲述了自己在医院的生活。然而,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别人住院都希望借机把身上的各种病都治治好,可他却怕给大夫找麻烦,耽误别人的治疗,干脆接受“教训”,讳疾忌医,争取相安无事。
    他写的《三进宫》文中有这样一段:“我已经九十二岁了。全身部件都已老化,这里有点酸,那里有点痛,可以说是正常的。有时候我漫不经心地披露出一点来,然而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瞒不了全心全意为病人服务的三位主治大夫。有一天,我偶尔谈到,我的牙在口腔内常常咬右边的腮帮子,到了医院以后,并没有专门去治,不知怎样一来,反而好了,不咬了。正如上面所说的,言者无心,听者有意。不知是哪一位大夫听到了‘牙’字,认为我的牙有点问题,立即安排轮椅,把我送到牙科主任大夫的手术室中。那一位女大夫仔仔细细检查了我的牙齿,并立即进行补治……又有一次我谈到便秘和外痔,不到一个小时,就来了一位泌尿科的大夫,给我检查有关的部位。所有这一切都让我既感动又不安。从此以后,我学得乖了一点,我决不再说身上这里痛那里酸。大夫和病人从此相安无事。”
    病中的季老先生还不乏幽默感,他写了一篇《我的美人观》,来讲述自己如何看待美人。他说:“我认为美人之所以被称为美人,必然有其异于非美人者,但是她们也只具有五官四肢,造物者并没有给她们多添上一官一肢,也没有挪动官肢的位置,只是在原有的排列上卖弄了一点手法,使这个排列显得更匀称更和谐,更能赏心悦目。”

我们在病房仅呆了十多分钟,起身告辞时,我提议大家合个影。季老坐在沙发的中间,我们分开坐在两旁。杨秘书帮我们按快门前,发现大家的表情没有笑脸,便建议大家笑一笑。季老乐了:“你不下命令,我们哪敢笑呢?!”所有的人都笑了。

第二次见季老是4月29日,见义勇为英雄徐洪刚从河南专程来看望黄涛。听我说季老和黄老住邻居后,也想去看望季老。早些年,徐洪刚的英雄事迹在全国传颂的时候,曾去北京大学做过报告,季老时任副校长,听过那场报告。所以,很快就得到了允诺。徐洪刚准备了两本书,想请季老签名,一不留神,季老签错了一个字。但老人很快回过神来,给改过来了。让我们所去的人都很折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