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晋
唐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2,002
  • 关注人气:1,5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晋地汉诗】2018.09·孔庆根

(2018-11-28 22:53:00)
标签:

山西文学

晋地汉诗

孔庆根

唐晋

文化

分类: 西市/晋地汉诗
【晋地汉诗】2018.09·孔庆根


孔庆根诗选

 

 

 

 

 

 

 

 

入剡记

 

 

一路,溪水吟咏

天空与群山在杯底起舞

千年的传奇如一坛陈酒

也许,剡溪是青莲遗落的衣带

 

一路,莫名开怀

再上西白山,那座山里的山

苔藓爬在巨石之上,如雨珠堆积

展翅欢迎的绿树,挂着香榧

去年的香还在唇齿之间

日子已隔了三百六十五个日夜

 

山依旧,老友依旧

我们像一群燕雀,在山间叽喳

声音在山谷浮沉

一阵云雾正遮着山腰

 

深山,夜早

几团身影,如石头滚动

会有果实从树枝落下?

幽暗处响起一句:好久不见

 

 

 

 

转入西白山

 

 

西白山如一位老母,我们踩着秋霜进入

转弯处的翠树,几个随意的密码

像山间的细雨,时有时无

溪水哗哗,冲开迷雾

传说中的躯干已崩裂,乱石布满青苔

五月的花已凋谢,寒冷把空气收紧

 

持续的绕弯

把来时的云团延展成一条薄雾

随着树木摇曳,落下的果实

沉默的词语,摊于灰黑的地表

苦与甜的转换,谁能说清

 

绵延的山岭,割断尘世的喧嚣

千百年来,一个故事世代相袭

某天,大雁在石坑里埋下一粒天之眼

石缝中孕育,郁郁葱葱的榧林

一对对榧之眼,回望天际

 

此时相逢,轻叩院门

以一段唇齿留香替代言语

院外,溪流正穿过墙角

 

 

 

 

 

嵊州,被水袖击中

 

 

像一只蝴蝶穿过山坡

看浅水里的荷花

停歇于长亭短亭

 

掩映在绿色原野中的田埂

是孩时的坐骑

端坐着,听邻村的广播

楼台会,葬花,哭林,殷殷相送

一根细针在老唱机上磨着咖啡

 

一别经年,在艺人鹞子般翻腾的瞬间

昔日喷涌

如那杆长长的烟斗

把生活的五味点燃,绕成唱段

那么多腔调,我从小听得分明  

我知道双手抖一抖之后

会甩出水袖

把水韵散落在山野小镇

 

 

 

 

 

 

在杭州看云

 

 

在杭州看云,你得带点杭州的腔调

杭州的云是晶晶亮的镜子

凭着钱江潮不知倦的打磨

杭州的云薄如蝉翼,厚如棉絮

一针一线尽显杭绣手法

 

在杭州看云:早晨的云

如溪边浣洗的少女

漾起的波纹,恰似喷薄的青春

正午的云,被江花映红

插一朵戴在头上,那种飞翔的感觉

傍晚的云,是归去来的人群

脸上淡定,坚实的脚步丈量着一天的收获

晴时的云,一派莺歌燕舞

雨时的云,一番泼墨写意

夜晚的云,伴随虫儿的低吟

雪后的云,一束光穿过粉白的世界

 

在杭州看云,你可以立于双峰

如一只鹤悠游在山林

你可以荡舟西湖

数一数湖水的年轮

你可以在西泠看云

把双目化为刻刀和湖笔

你可以到御街看云

恍惚中,宽大的衣袍卷起风云

 

在杭州看云,你可以沏一壶龙井

剥一个莲蓬

听一阵古寺钟声

做千年等一回的梦

 

 

 

 

 

到富春江畔看油菜

 

 

一面江如沉默的停机坪,大鸟的翅膀已收

在江畔的高树上,有几个唱歌的石头

风中,我们是一茎茎飘动的草

四散在野地,新生的绿叶之中

紫云英米点大的红花撒开,白色的蝴蝶飞过

向着金黄的油菜,那些灌满春酒的高脚杯

触碰出脆响,肥大的土蜂在花蕊中搁浅

废弃的木船正在腐烂,花草钻出船板

 

都说春天是生长的季节,就短了点

我们信守去岁的约定,来富春江畔看油菜

时节刚好,或许明天花就谢了

而我们将被各自缠住,用一角窗探视风云

 

眼前的花,像在伸手

像在摆手,她晓得我们留不住

 

 

 

 

 

相对无言

 

 

渐渐的,我们连成一座山

山峰耸立

风从峡谷穿越

一路的长歌行

花开花谢

流水带走的故事

 

各自占据着山峰

天在我们的头顶

底下奔流的行影

世界不曾寂寞

 

然而,我们正在收拢双手

正在摆脱言说

正在眯缝着眼睛

 

 

 

过程

 

 

敲打文字的过程,

倾倒石头的过程,

灯和影子对话的过程

一步步向前的过程

 

树叶纷飞的过程

故人远离的过程

拾起和放下的过程

遗忘和记起的过程

 

被风干的过程

被边缘的过程

看热闹的过程

起波澜的过程

 

沉入冰山的过程

飘着幻影的过程

双臂垂落的过程

一个人退出的过程

 

 

 

 

 

儿时烤火

红的炭枕着黑的灰
晦明变幻
风改变了立场
土墙上有一片小树
长高长芽

破旧的铁锅
点点微弱的炭火
记忆里
有父亲温暖的手臂
也有一堆无可挽回的
冷却的白灰

睡吧,父亲说
挨过冬天
雪就化了
还有,山花
会同你们一起醒来
站满山坡

 

 

 

 

 

狂醉帖

 

 

醉后,狂吐

倒出昨日的夕阳和云彩

刮过的风,蝉的鸣叫

玻璃杯清脆的触碰,扑面而来的热情

 

倒出烧心的高粱

身体里游荡的不安定分子

积压的苦

腐烂在泥土里说不出的那些话

那些不能爱的人,那些不敢恨的人

那些远离我控制我的灵魂

 

倒出我的少年,青年和中年

像倒出一堆东倒西歪的叶片

我只有一口空瘪的袋子

一点可怜的希望

 

倒出持有的骨头和鲜血

像泥菩萨消融在水里

清兮,浊兮

游过一条鱼

 

 

 

 

 

 

父亲的酒事

 

 

父亲好酒,年过八十

他把身子弓成酒樽

收藏酒事

 

父亲喝家乡的土烧,在富春江里浮沉

端起酒,把金色的稻谷吞下

把汗水和泥土的气息吞下

默默饮酒,对着他的坐骑

瘫在一角的自行车

前轮朝阳,后轮落日

一副黑框眼镜,二颗浊泪

父亲的眼里没有星星与月亮

小时候缠着腿脚的一串子女,大了就飞

 

父亲喝酒,歇歇停停

高粱烧着他喉咙

点着他风风火火的往昔

读书、放牛、入伍、上机关、回乡下、进工厂、务农、晒日头

聋了许久的耳边响起风车吱呀呀的转

走路有风

风自何处来

追赶着他单薄的身子

烧了一路

 

父亲喝酒,爱在黄昏

外头一团黑

里头火独明

 

 

 

 

初遇秘色青瓷展

——兼致沈燕荣

 

陈列的瓷片,像散落的前朝秘史

他们被翻动,露出雍容的衣角

而高耸的砖窑已塌陷

沉潜于上林湖

冰冷的湖水拍击着暗红的炉膛

 

他们被拾掇,拼凑昔日辉煌的帝国

时光铺展为一张古琴,几柱琴弦

纤巧的手指捻抚

月下,湖面荡漾

兴盛与衰败,交织成水底的幻影

 

他们被描摹,勾勒青花的肌理

打捞起隐匿的故事

重铸风情万种的器具,聚集一堂

就像我们正驻足,观望迥异的命运

 

 

 

 

 

 

 

在托运前打开

 

 

就这样,在队伍前方

他们打开了行李箱,那些红色,蓝色的袋子

男孩的绿色裤衩下,露着一头不安分的黄头发

他取出两把伞,并排放在地上

取出丝滑的内衣,黑色的小裤衩

那个西方女孩,眉眼紧凑

黑色的长裙,贴着自己和男孩

他们把昨天翻起,比如相遇,亲吻,

比长夜更长,如一场死拼的通宵电影

我们活着,在整理中重活

 

队伍推进缓慢,像起家乡那条日益枯竭的河

芦苇静默,忠诚相守

趁人不备,有鸟飞回

这会儿,年轻人拉上拉链

锁住,转动密码

把箱子放上宽大的皮带

这会儿,我担心皮带的牢固度

作为过来人,我秉承所有的美好和狐疑

 

 

 

 

 

 

乌鸦振振其羽

 

 

乌鸦振振其羽

他的身后,愁云惨淡

最后,他落在了白桦树梢

我们来晚了,金色的大火燃尽

一杆杆白色的树木插在地上

守着缄默的灵魂

 

我们赶赴下一站

与前一站一样的陌生

圆穹顶的教堂,容纳着肃穆的面孔

他们轻声祈祷,诉说所犯的错

我不是教徒,我的对错等待裁决

等不及的人早已逝去

 

乌鸦振振其羽

一首传唱千年的歌谣

冥冥之中,我们被谁注视

又有谁被我们遗忘

 

简介:

孔庆根,杭城的一名小学教员。工作之余,喜欢读书写字。文字偶有获奖与发表。现为西湖区作协秘书长。

 

【小对话】

 

唐晋:为什么会有这一组诗?

 

孔庆根:一言难尽。眼前的诗歌像是花和叶,土壤里深埋的则是一个人对于岁月的辨认。在渐渐长大的过程中,我们会有意做一些事,也会离某些人事越来越远。我是小学教师,从教恰好30年。平时,我孜孜追求于做一个优秀的教师。教师的工作繁忙琐碎,不算空闲。这样,对于我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来讲,就存在着没有更多的时间用于文学创作的苦恼。于是,尝试着写诗。诗歌的语言,属于文学作品中的明珠。摘到它并不容易,我可能一辈子也难以登堂入室。可是,那奋力跳起来的姿态让人入迷,那是刺激且危险的过程。能不能写成诗,这一首那一首,对于我不那么重要。

 

唐晋:记游诗历史很长,但在诗创作中应该不能作为一个主体类型。从真实自然的角度出发,记游诗属于“看”的结果,其中视觉起决定作用。因为思考以及想象的时间属性,身处空间和面对空间时,它们通常后推,滞后产生。视觉直接唤醒情感,本能在瞬间成为第一反应,而这恰恰也是绘画与诗的区别之一。由点线色块千万种差别构成的空域与我们字词句法诸类技术手段组合的语言习惯是两种迥然不同的遭遇。因此,记游诗的“记”往往成为一首作品品质的衡量要素。对于阅读,这里面有着现场“消却”——“还原”——“遗失”——“变异”的流转。当然,如今越来越多的记游诗仅仅把“游”作为一种创作或训练的题材入手,而在“记”上拉开空间。《入剡记》《转入西白山》甚至《嵊州,被水袖击中》能够看到这样的技术努力,略显遗憾的是空间拓展的不够,或许你的倾向主要在词语的经营上。

 

孔庆根:与记游相仿的一词是行吟。是主体在位移过程中留下的符号的痕迹。此和彼,不仅是一种时空的关系,也是对于当下生活的出走,甚至可以称为生命的逃离。往往在别处,你更能感受惯性的强大力量,陌生的环境让你变得敏感,也敢于释放不为人知的某些侧面。这可以算是创作记游诗的意义。唐晋老师敏锐发现诗作在空间拓展方面显得不够,这是因为从小规规矩矩,形成了生活中的拘泥。自己也发现这不好,但要打破它,活出一个新的自己,还是很难。这也是我喜欢旅行,每次离开杭州,我就身心愉快的原因。

 

唐晋:这几首记游诗,连同我之前读到的一些,形成的美感很强。这与浙地山水之美不无关系。视觉的美在创作中既是动力,也是障碍,就是我们时常面对的主客体关系的处理问题。事实上,视觉是存在局限的,呈现中如果写作者主体准备不足或力量不够,或干脆意识失位,那么就会沦落为另外的话题。举个例子,在徽州写生时,视觉所见:蓝蓝的天,白白的云,青青的马头墙,黄黄的油菜花,真是美啊,你试着这样画出来看看,结果会是怎样?视觉的美有着遮蔽能力,会诱迎观者的情感惰性,所谓“欲辨已忘言”;但我们要做到的就是认识到“忘言”这一点,从而凸显人的主体价值。

 

孔庆根:其实,我们很清楚,美在那里,像你心心念念爱着的人。然后,你只能无限靠近而无法完全抵达。你在作品中努力想到达的地方跟你理想之境总有一定的距离。这像是冥冥之中有一双手摊开着,在热情地接引你。你也热切地呼应着,执迷一般追求着,有时筋疲力尽,却依旧无法让自己满意。你知道自己的东西有问题。你掌握着调色的原理和方法,你面对着各色颜料,你手足无措。那个在水中央的伊人呀!衣带渐宽,我愿意。

 

唐晋:《在杭州看云》《到富春江边看油菜》显现出你在创作中学习、变化,形成自我风格的过程痕迹。到富春江边看油菜,也就是看油菜花,一年一度,我参与过一次。这是一个值得回味的集体行动,大家观景、醉景,归来同题写景,美其名为“扫黄”,的确逸兴遄飞。你的这首诗想必也是同题而作所得。十几位诗人,各秉写法,尽倾潘江陆海,于彰显中交流,非常难得。如果说《在杭州看云》多少体现出一种单向的风格体验和学习,到了看油菜花时,你的诗作则有了多元性,显得饱满、深厚,技术性也更强。

 

孔庆根:谢谢唐老师的鼓励!有缘跟唐老师相识,在一起看花,度过时光,回忆起来,都觉得舒服。十几个人,围绕一个题目来写,写出来的各不相同。你仔细读读,想想,就会发现人家的好,会有“原来还可以这样”的感叹。渐渐的,你打开了自己,而更多人,好的作品就进入到你的身体。那情景,像在赏花时,看到肥嘟嘟的土蜂钻进了金色的菜花中,风把花枝震颤。好喜欢这肉感的一刻!

 

唐晋:《相对无言》这首诗可以视为你的代表作之一,简短,有力,尤其是结尾相当难得,可以说是神来一笔:“然而,我们正在收拢双手/正在摆脱言说/正在眯缝着眼睛”。我曾经反复回味“正在眯缝着眼睛”这一句。你可以聊聊这首诗吗?

 

孔庆根:这个时代,爱有些泛滥。不过,我还是想说,我爱诗歌。涉足一段时间,也大略了解某些病态的现象。到目前,我还是比较清醒的,写诗,是业余爱好,自己算练习生。所以,我不会觉得自己有什么代表作。当然,有老师夸自己,还是很开心的。这个时代,处处在秀肌肉,显示力量,活的很用力。我个人对此有所警惕,我觉得,活着,不妨缩缩手,不妨少说说,不妨冷一点,不那么有所谓一些。当我第一次读到“平和冲淡”这四个字,我就喜欢这如水的文字。

 

唐晋:《狂醉帖》有轻狂意,呵呵,但它的走向却沉重得很,尽管你的结尾比较空灵的样子。诗酒为俦,醉亦难免,酒后成诗,也是动力之一。可能大悲是人性的本质,往往醉酒后的诗作一般都有这个趋向。

 

孔庆根:哈哈,好酒的人往往说下次喝少些,往往下次还是多了。我也算好酒的人,我觉得骨子里,有借酒轻狂一把的冲动在。不是想借酒发疯犯错误,而是借机抖落身上的风尘,忘却活着的不易,脚步轻快一些。当然,居不易属于个人主观判断,会有人批评甚至不屑。清兮浊兮,鱼儿知道。

 

唐晋:《乌鸦振振其羽》,好题,好诗。这个标题让我想起你的从教生涯,想起你的校园,想起大暑天跑到你办公室给你送西瓜吃的孩子们。这是一个童话意味十足的标题,但你的生发并非童话。乌鸦自身是一个典型意象,“振振其羽”却是一个不为人注意的细节。因为是乌鸦自己在张抖羽毛,一旦被诗人发现,这个举动便与人间有了神秘的关联。关于乌鸦和乌鸦的叫声,诗文中的表述多不胜举,但“振振其羽”很稀见;这可能是你的专属发现。请就此谈谈。

 

孔庆根:这是写于芬兰考察期间的一首诗歌。那天,天色灰暗阴沉,我们的大巴行驶在原野上。两边的白桦树上,鸟儿在张抖羽毛,空旷壮大了它们的鸣叫。那一刻,我想到了古老的中国,想到了《诗经》中的那句:“振振其羽”。我觉得在这样的时空,振振其羽表示着某种生命的向度。

 

唐晋:关于诗创作我们在微信上有过简短的交流,一年多过去,你的作品丰富性越来越强,也越来越从容、成熟。碍于篇幅,从你的大量新作中选取了这些,或许并不能完全代表你的水平。望你理解。

 

孔庆根:一年前,唐老师对我诗歌指出了三点不足,可谓一针见血。至今我还清楚记得。一年中,读人家的诗,我会用这三点去套。自己在写的时候,也会有意寻求突破。借此,也特别感谢老师。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走在诗歌写作的路上,能遇到唐老师这般的一些老师,遇到跟我一般在跋涉的同道。世界很大,你不是一个人。这很美妙。至于诗作,反而成了一个平台。管她是玲珑宝塔还是露天草台,遇见,多么值得期待。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