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晋
唐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2,002
  • 关注人气:1,5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晋地汉诗】2017.11·王步成

(2017-12-26 16:56:43)
标签:

山西文学

晋地汉诗

王步成

文化

分类: 西市/晋地汉诗
【晋地汉诗】2017.11·王步成

七年之痒

    ——献给爱我和我爱的人。七年是过去,也是开始。

 

王步成

 

 

  

七年之前

 

 

对白

 

 

现在,我就这样坐着

靠在门槛上,阳光缠着我的腰

不停地抚摸脸盘鼻子和嘴巴

我还想和你说,闭上眼睛很想你

一个盲人的光明

不仅仅要燃烧骨头和血液

一个秋天设下的空城计

被雪山和河流轻松攻破

我说,在一群麻雀面前低头认错

我不会感到羞涩和耻辱

玫瑰是你,牡丹也是你

和平与战争都是你

现在,我这样坐着和你说话

和月亮一起在云间穿梭

还在大地冰山下,在这无底深渊

 

 

 

九月,我在黑河水边

 

  

九月,黑河脱去长长的风衣

挽起浅绿色的衣袖,敞开乳白色的

胸膛和手臂,紧紧的拥抱一匹河西马

 

九月,我在黑河水边

和一朵昙花谈一次生与死的爱恋

昙花一现,抑或,天长地久

然后,凋谢吧,静静地凋谢吧

请不要发出一滴疼痛的声音

 

九月,我在黑河水边

想起年轻时美丽的你

面容平淡,没有激起一片浪花

 

 

 

我在一棵芦苇胸膛找到故乡

 

 

这一刻

风还是没有停下来

头发失去方向,手心冰凉

我不知道

该以怎样的方式,面对你,面对整个冬天

面对一场突如其来的雪

这一刻

我在一棵芦苇的胸膛找到故乡

远方不停地飘来,阵阵麦香

我看到——

那么多的草,那么多的树,那么多的庄稼

不停地发出喘息,疼痛

不停地倒下

安静地结束自己卑微的一生

孤独,而辉煌

 

 

 

 

往日时光

 

 

我不停的说着老去

说着,你和我一起度过的时光

那些锈迹斑斑的往事

在黑夜里,不停的发出光芒

不停的疼痛,呻吟

一个像猫一样的女人,透明的眼睛

曾经穿透过我广袤的胸膛,轻轻地折断

第三根肋骨

 

我已经习惯了在人群中低头行走

不停的说着老去

不再回味——

深藏体内的爱,那些曾经被爱情消融殆尽的

粗糙和坚硬

 

 

 

十月库尔勒

 

 

水可以流得更快些,比如

一粒尘埃可以落得更加轻盈缓慢一些

天空可以更蓝一些

俯下腰身的影子可以更明亮一些

 

十月库尔勒,没有人想起你

梨花如雪

我在流水中怀念

等待深秋胡杨身体的最后一个孩子落地

归于我

 

山野的花草渐渐衰老,褪去鲜嫩

牛羊的胃不断缩小

虫鸟开始隐藏欢乐与幸福

奔波,忙碌

不停的搬运食物,草籽,麦粒和果核

反复清理,修筑巢穴

 

麻雀一次又一次的收紧羽毛,收紧内心的光芒

高山之上,独自眺望

等待一场来自西伯利亚的风

为我洗礼

 

 

 

 

 

          七年之后

 

 

六月十日,给唯一的你

      ——虚无而真实的生活

 

 

暴雨和闪电——

给唯一的你

麻木遮盖的。孤独而迷失的心——

给唯一的你

 

给你一个贫穷国王

给你一个赤子

湖水和沙漠都给你

欲望和贪恋都给你

 

去了一种。又是一种

重复无尽头。周而复始的生活

给唯一的你——

爱和无聊都给你

 

 

 

 

酒吧一夜

 

 

只有灯光在闪烁

音乐、啤酒和美女都在这里

 

这一生能放下的

放不下的

也许,都在这里

 

疯狂摇摆

身体和思想都应该在这里毁灭

然后,重生

 

夜夜失眠的人

明天会不会睡着

 

 

 

别小虫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没有火炉,有小太阳

整个冬天都要靠它获取温暖

手和脚才不会冰冷

 

这里没有雪,山上才有

山下有酒,我却无力畅饮。你知道

我不擅长白酒的

 

火锅吃起来吧

一个来自山西的汉子已经能够忍受

潮湿阴冷的山城

还有这燥热的一锅焰火

岁月和我们都在里面燃烧

 

想亲亲一定要唱起来

无论站在椅子上,还是桌子上

都要大声唱出来

心里的痛不要埋得太深

一杯酒湮灭所有的世事

 

 

 

二十二日小雪夜怀故乡

 

 

山上的风没有预报

吹乱了你的长发

地上的树叶以及脚下的尘土

长了腿快速奔跑

 

城市的灯光亮了起来

下山的人越来越少

有人坐下来休息,有人还在嬉戏

我们没有说一句话

一直向前走

 

一份大盘鸡。一场电影

夜深了

我们就熬夜聊一聊吧

这座迎来了小雪却不会下雪的城市

 

 

 

 

 

第一最好不相见

     ——兼致刘颖小朋友生日快乐

 

 

雾气遮盖了整个村庄

此刻,大庙村早晨的八点十分

梧桐树早已经醒来,路上行人二三

此刻——

鸟声清脆,大雪到来

 

我们并肩走着,缓慢而悠长

你没有说什么,说了什么也没有什么用

此刻——

田园青绿,蔬菜美好

 

路像一条线在前方不断延伸

我们都在寻找——

一个是断了线的风筝

一个手中还紧紧的抓住那根线

 

整个清晨我们都在雾气中行走

穿过废弃的老屋

穿过杂草丛生的小路

直到下山都没有走出来

 

 

 

 

写给冬至

 

一年中黑夜最漫长的一天

还没有到来。我却想给你写一封信

 

故事的开头是一只兔子撞在了树上

没有猎人。一具尸体开始缓慢的腐朽

 

小说中间的部分,晦涩,繁冗

无论怎么描写都是无趣的一生

 

一阵风吹来,带走了头发和皮囊

一夜的雨,掩埋了瘦小的头骨

 

一年中黑夜最漫长的一天

南半球阳光异常丰满。有人一夜未眠

 

       注:128日,与小虫性情所致,赶赴合川与左兄相聚,在大庙村爬山,行走,又有几个旧识参与,大醉合川不省人事,人生苦短,友情悠长。祝福兄弟们越来越好!

   

 

个人简介:

王步成,曾用笔名西北步子,1986年生于甘肃,现居重庆。有文字见于《人民文学》《诗刊》《诗选刊》《飞天》《星星诗刊》等,参加《人民文学》新浪潮第二届诗会。

 

 【小对话】 

唐晋:为什么会有这一组诗? 

王步成:唐晋老师好,您向我约稿的时候,我正在整理2011年毕业大学之前七年写的诗稿,还要接着整理大学毕业之后到2017年近七年的诗歌稿件,整理出来后都储存在自己建立的一个公众号里。所以,就有了这组《七年之痒》。我想把七年之前大学时代写的诗歌和大学毕业之后七年写的诗歌,放在一起,看看一路走来自己的诗歌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进步了还是退步了?或者通过诗歌审视一下自己的生活,这十多年我的人生经历了什么?我的人生过得有意义吗?也许这都是这组诗歌想表达的。 

唐晋:记得英国BBC请人拍过一个系列片《7up》,翻译过来就是《人生七年》。摄制者每隔七年完成一部,围绕英国不同阶层的一些小孩,记录他们每七年之后的各个变化,从七岁开始,一直到五十六岁。之所以以七年为周期,据说是依据一个古老的格言:把孩子交给我,只要7年,我就能还给你一个男人。从这个角度讲,我更愿意将你这一组《七年之痒》视为你的成长经历,而非通俗的情感异变所指。 

王步成:是的。唐老师所说的,也是我想表达的。一开始想到“七年之痒”就是因为这个词语可能有更多层次的理解。这组《七年之痒》中的诗歌已经可以看出我一个阶段的成长经历。七年之前的我像一个孩子,或者说就是一个小孩(25岁之前的我)。从小到大因为家庭经济窘迫,一直逼迫自己努力学习,初中成绩还好,后来离开家去镇上读高中,因为家里有弟弟也在读初中,为了省钱于是读了最近的很差的高中(高一免除一切学杂费),但还是因为没钱吃饭和住宿在学校里,所以,就租了附近农民家里的房子,买了煤气罐,面粉和油都是自己家里自带的,房租是农民自己家里的,很便宜,早饭、午饭和晚饭都是自己动手做,就这样开始了我的高中时代。一天做三次饭菜,早晨,中午和晚上,每天来回穿梭于出租房和学校之间。

其实,我从小学开始心灵深处早已经留下了很强的自卑和敏感的心理,大约三四年级时候,有两次开学上课后因为没有交学费被老师赶回家喊家长被学生笑话以及投来异样的眼光,初中也是不断勤工俭学抵消学费,高中虽然心中想着学习考大学,但始终无法抵挡学校和柴米油盐酱醋带来的身心疲惫,最终第一年高考只考了320多分。于是,便有了第二次高考和第三次高考(第三次高考我一个人住在出租房自学没有去学校听课,最终超过本科线30多分被录取),那时候小我两岁的弟弟也上高中,因为和我租住在一起经常为了做饭以及一些琐碎的事争吵不休,甚至大打出手。现在想一想,对于当时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来说,又怎样能处理好那么多事?太多的事情无法描述和表达,随着光阴流逝,记忆也慢慢模糊。终于考上了,大学四年是我的人生中最美好的四年。

《七年之痒》这组诗稿里有一半左右都是和感情有关,考上大学的时候都21岁了,大学里才谈了第一个女朋友,参加了中文系文学社团,后面又当了文学社社长,整个周末和假期不是在图书馆,就是和一帮文学爱好者骑自行车采风,爬山,行走。就这样四年光阴弹指一瞬间不在,狠狠爱过的人,疯狂爱过的人在大学毕业后都失去了联系。大学可以说是我无忧无虑的四年,激扬的青春荷尔蒙与知识都在这里,谢谢所有的经历,让我的感情得到了升华,诗歌成为我生命体验中最美好的一种表达方式。大学毕业进入社会后的七年生活的砥砺,同样让我的诗歌更多的倾向于日常现实生活的描写以及一个异乡人孤独的表达。七年后的现在的我刚刚组建了家庭,无论从心态,还是从现实中的自己,都能够面对和承担起该有的责任。 

唐晋:我注意到你把这一组诗按照“七年之前”“七年之后”分开,这里面有考虑到创作时间不同的因素吗? 

王步成嗯,是的,大致可以这么说。《七年之痒》这组诗歌是从跨度大约12年之中众多的诗稿中选出来的。“七年之前”主要指2011年大学毕业以前所写诗歌,“七年之后”主要是2011年大学毕业以后进入社会至今大约七年的稿子。

我想要说的是,有一首写于2013年的诗歌《2.2平方米》,这一次我没有投给您。原因是这首诗歌当时在很多刊物(《星星诗刊》《诗刊》《青年文摘》等)重复发过,也是被很多诗人朋友认定我诗歌之中最具代表的一首。这首诗歌是我在来重庆生活工作第二年最艰难时期写的,改天发给您看看。 

唐晋:《对白》或许是一次心情记录,意象纷呈,比较唯美。相比之下,在这一辑里,我更喜欢《九月,我在黑水河边》《十月库尔勒》这几首,可能它们表现得更为透彻,也更为开放。我不太了解你的诗创作历史,站在今天的风格立场上,你对自己目前为止的创作过程有什么样的认知? 

王步成:谢谢唐老师表扬。我也很喜欢《对白》这几首。这几首是都是收录于我的组诗《一个人的冬天》。是在大四去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小学实习老师半年期间写的,确实是一次心情的记录和体现,孤独而美丽。我的创作经历要从高中开始,恰好也是我情感和学业压力最朦胧和最困难的时期,上面讲到我高中五年都在校外租房住,所以有很多自由时间都藏身于小镇上的新华书店和一些私人小书店中,经常一看就是一下午,或者一天,高一偷偷暗恋一个女孩,而当时内心极度自卑和敏感的心理肯定没有勇气说给那个女孩,于是有了第一首“诗歌”,后面发现只有通过诗歌可以释放内心的压力和情绪,于是,一直坚持写下来,算下来也有12年左右的时间。

您问我“站在今天的风格立场上,你对自己目前为止的创作过程有什么样的认知?”这问到了一个诗人或者写作者,是否有清醒的持续的创作出意识和对自己的写作到底持怎样的态度。前一段时间经常去华岩寺和小虫聊天,最近有一个月左右没有写出过一首诗歌了,是不是不对?是不是应该想想办法写出几首?我们的共同答案是没有什么不对,顺其自然,没有写作灵感和冲动的时候,就停一停,看看书,走出房间,多走路,多爬山,多行走。到目前为止,我都是一个诗歌写作的新生儿,我能告诉我的,只有一句话:努力活着,努力生活,希望能写出更多具有现实意义的诗歌和文字。这是我目前为止内心有的一点创作欲望和方向。 

唐晋: 《六月十日,给唯一的你》,非常干净的抒情,也很见才华。我记得在你博客贴出的同时还有两首,《二十二日梦醒所作》和《十二日天朗气清,而心生厌倦》。三首诗均以日期入题,创作及修改完成时间也比较接近,我觉得可以把它们视为一个情绪保持阶段的心境记录。或许这恰好是你感觉较为疲惫的时候,调子低沉,缓慢,茫然自知。三首诗都有副题,基本上属于“有赠”。我想,此时你的状态显然是封闭的,内心希望却又回避交流;你更愿意向时间深处挖掘。 

王步成:是啊。这三首诗歌确实均已日期入题,写出时间相近。每年有四五个月时间,每天的工作就是从早晨6时多起床一直忙碌到晚上10时,不仅仅是上课,还要四处奔跑,最后一节课结束坐上最后一班公交,或者打车回到家就11时过了。这种重复日复一日持续的工作仿佛是拿时间与金钱做一种交换,但如您所说我只能“茫然自知”,每一种工作都有他的价值和意义,痛并快乐的活着。 

唐晋:古人多有诗词唱酬。唱酬,其实就是一种内心记忆和情绪波动状态的分享,非至交而不能得。虽然读者们也能看到,显然其中有不少“意会之处”将减弱甚至扭曲字面理解。《别小虫》便是如此。写作是孤独的,在我看来,你在生活中也有孤独的一面,比如《写给冬至》里的尾注,特意提到“大醉”。与“家家扶得醉人归”不同,你的“大醉”意味着一种“中止”,正如我前年看到的,一种交流的戛然而止。我认为,酒力某种意义上与心力等同;这也是我从你的诗作中感觉到行笔谨慎的一个重要原因。 

王步成:唐老师,真的很惭愧,我的酒量确实说不上“大醉”,您的这种理解我很认同,这里的“大醉”,其实更多的是一种“中止”,一种生活状态和情绪的“中止”。那段时间终于闲暇下来,身心疲惫的5个月上课终于结束,于是和小虫兴之所至去重庆合川与另一个诗歌兄弟相聚,才有了这几首。

还记得前年您和襄敏姐一起来山城,在“小酒馆”第一次相聚,好像坐下来喝了不到二两酒,就昏昏然醉爬在桌子上,基本没有交流。另一次是在步行街一个山城特色菜馆,那一次状态好很多,记得当时我喝的是啤酒,您和小虫喝的江小白,听到您和襄敏姐聊天,和小虫聊天,我很幸福。原谅我和您“戛然而止”的交流,期待您下一次您来山城。

《别小虫》是我写有关小虫诗歌的其中一首,不是最深情的一首,也不是最孤独的一首,但读起来就会理解。写的是小虫,其实,写得也是我自己。“孤独”大部分时间都属于自己,个别时候能够与他人分享,人生很短,也很漫长,希望有懂你的人和老师您一起分享孤独。人生得一知己,足以。 

唐晋:从甘肃到重庆,身边的一切都急剧发生着变化。在较为漫长而艰难的适应过程中,诗人势必比常人变得更加敏感。我读你的《二十二日小雪夜怀故乡》,城市的样子是模糊的,仅仅由“灯光”“大盘鸡”和“电影”勾勒;然而城市也是庞大无边、真真切切的,它将“我们”与“灯光”“大盘鸡”“电影”并置,同时露出“迎来了小雪却不会下雪”的面目。城市不会给你最熟悉、最需要的东西,自始至终在将你物化。 

王步成:同意您的观点。城市不会给我最熟悉、最需要的东西,自始至终都在物化着我。大城市给了许许多多有梦想有追求的年轻人一个机会,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适应这座城市,或者被完全物化。《二十二日小雪夜怀故乡》其实是我有一次和朋友爬山,爬上山顶俯瞰下面灯火辉煌,城市高楼林立,却异常孤独,那一天恰好是二十四节气的小雪,重庆这座南方城市却很少下雪,更可悲的是我的故乡甘肃老家也很久没下雪了,再也没有一场雪可以掩埋我的双脚和膝盖,也不会有机会在厚厚的雪地里撒欢的打一场雪仗。所以,回到故乡又能如何?我们没有了回头路,回不去了,我们熟悉的乡村早已经不是原来的美丽乡村,人心也都在变。唯有自己,要做的事,想做的事在眼前,或者责任还在肩膀上。活在当下,只有努力。 

唐晋:最近在读什么书? 

王步成:很惭愧,最近读的书很少。前段时间去一个朋友家里,他向我推荐了一本英国人写的《自私的基因》。他表达了自己对这本书的各种启发和想法,我正准备看看这本书。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