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晋
唐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2,002
  • 关注人气:1,5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晋地汉诗】2017.09·合心

(2017-12-24 13:33:05)
标签:

山西文学

晋地汉诗

山西诗人

合心

文化

分类: 西市/晋地汉诗
【晋地汉诗】2017.09·合心

合心诗稿

 

 

 

途中

 

不去想所谓生活的结局

清风流云般往返于晨曦暮色

或者将自己当作一株植物

开极小的花,缀在道路两旁

它倾斜的方向,就是我要抵达的远山

时光易碎,每一条褶皱就是一条细小的河流

我也是其中的一条,慢慢晃动出

秋天空寂的味道

 

 

 “一首诗,容不下任何虚假”

 

没有必要含糊其辞地否认

词语凝于指尖

滴落时,纸上生出褶皱

那是思想流放人间的样子

真实的微光照着笔划间的空白

它的纯粹安抚着心灵

这是多么令人倾心的吟唱

你望着冰雪覆盖下的灵魂

悄无声息地苏醒、丰盈

洁白的躯体像密林里流动的月光

 

 

 

初夏,遗落一地光影

 

1

 

生活的风暴

一一暴露在初夏的气流里

患病的词语在裂变

逐渐占领了身体的至高点

吞噬着那些明亮的部分

寄居的我们无力

“疼痛多么寂寞”

高举的酒杯多么寂寞

短暂欢乐背后的灵魂

它的窘迫,多么的寂寞

 

2

 

我确信伤感与孤独有关

灰色地面上黑白分明

寂寞的是遗落在初夏的脚步

难以言说的灵魂陷入昨日

平静,瞬间幻灭

替代的是莫名的焦虑与颓唐

我的热爱坍塌在静寂面前

那么的轻,那么的不值一提

(伤感,游离于梦幻与现实之间)

 

3

 

日光下,内心的雨水滂沱

又一次触及时光的寒冷

黑暗里火焰颤抖

像没有盛开就将凋零的花瓣

白色墙壁上攒动的光影

是你疼痛却无法哭泣的诗章

词语分裂在忧思的季节

像镜子的碎片,飞进你空空的躯体

混乱,尖锐

 

 

 

 

我看见词语在心底燃烧

 

孤坐黄昏的日子

总会记起山里的秋天

和那一小片染红的山谷

我确信那是我内心的色彩

它,一点一点地

成为黄栌,成为青枫

或者一株无花的火杞

诗句的叶片如蝶

干枯的,碎落在地

火红的,轻撞着心壁

 

 

 

紧贴山坡的积雪

 

指在弦上

冬雪未融,枯枝细碎

遮挡了纯白的光芒

哗哗作响的是

冬天系在树梢的铃铛

城市伏于低处

灯盏连成闪光的飘带

雾霭顶起的天际,云烟卷曲

此刻,你必须相信

星光正轻轻照着心尖

像极了紧贴山坡的积雪

 

 

 

 

“懂得事物的情致,就懂得了物之哀”

 

樱花盛放之时

我正蹲在路旁与一簇野草交谈

说山下深霾,说霾里安居的亲人

说头顶纯然的月光和它照亮的山路

还有无法说出的那座人间

熙攘的言语与泪水拥堵了道路

内心生长的那些沉默啊

被冷冽削成了一茬矮矮的冬草

 

 

 

一切只是独白

 

唯有微醺时

才会紧紧拽住月亮的影子

如此渴望交谈

说辛波斯卡,说云水和她的熏衣草

这些蒙尘许久的词标本

我将以不同方式理解和描述

冬日的篝火,洁白的雪花

生命中遥遥相望的影子

剩下的虚无

是无数个写不出的字母

鸟雀衔着音节飞进了黑黝黝的山林

风熨平了那独白时的笑容

(“交谈如此必要,却被永远搁置”)

 

 

 

生活进行着,尚未被描绘

 

这些年

诗句如云朵,草木

缀于生活的场景之中

你依旧穿梭在人丛和四季

步履渐渐缓慢和均匀

并时常折返于内心

端详那些静默

点线之间反复移动的身体

渐渐弯曲成了纸上的一个逗点

 

 

 

那些明亮的物质

 

清晨的霾雾总是试图遮蔽明亮

譬如绵延的灯火,圆融的月色

我看到一座山挨着一座山

相望的语言里没有花的开落

越出迷雾的光芒一朵一朵

从这个树梢,飞往那个树梢

世间,我们无法拥有的事物太多

甚至无法坚定地说出内心的热爱

当稀薄的春风吹过

晨曦刚好落在你的肩头

此时,你就是

一首写也写不尽的诗

 

 

 

 

词语的边缘

 

1

 

词语的边缘,人迹罕至之处

是我将要抵达的,残叶落下时的春天

生活深处,一些物质开始浮现

混乱或者厌倦。或许

这一切都将不是词语的内涵

一些阻碍,就像眼前的这场雾霾

我不得不停下脚步

开始修正体内的语病

渴望那里能长出一树的春天

 

2

 

枝条,这冬日唯一的风景

泼洒出内心的水墨

风,衔来春色

每添一笔就渗出一珠红来

腊梅,山茶……簇拥而至

泉声清冽,楠竹遍生时

雨水亦紧紧相随

 

它弯曲成深色的线条

风霜里藏着时光的刻刀

我一度将此当作最美的风景

可以临摹或者默想

偶尔,鸟鸣落下

落进词语的冬眠

 

3

 

水里的建筑,风情更重

可以侧目,亦可以停下来

倚风而立

水面微漾,青草起伏

初春。料峭中生出薄暖

那湮没的,终究不够坚韧

 

4

 

相对于晨曦

我更喜欢闲坐河畔

看夕阳慢慢暗下

逆光中感受万物

似在人群之中,又似不在

找一个可以接近的灵魂

用默然交换思想

或者浮于半空,就像

一个沉思者指间

飘散出的缕缕烟圈

 

5

 

对事物的怀疑

包含内心太多的情绪

它以破坏的方式敲开你的身体

当它开片釉般成为时光的装饰时

簇拥在背后的物质

将呈现出滑稽的面目

供你消遣自己

 

6

 

对于周围的事情

你只可能看到一小部分

其余的将随语言变形消逝

当信仰和期望离你而去

你必须踏过词语的碎片

与它们一起躺进裹尸布里

困顿的苦痛长成黑夜的荆棘

 

7

 

像一场秋雨淋湿自己

心底留下一堆无法滤尽的石子

天空,亮过几次

却不足以照亮我的前额

残缺的听力,黑夜般的身体

这样的时光,于我来讲

是一个倒立的分数

是悬在水中的弯月

 

 

 

 

蒹葭

 

1

 

其实,除了山

我还爱着

那些匍匐于泥土之上的植物

它多像尘世的你我

俯身,相对

无言的苍茫如脚下的这片草场

秋风过早地吹过面庞

那深一下浅一下的痕迹烙上心头

当时间风化了关于尘世的记忆

那些影像将成为我们唯一相认的凭证

所以,今天起

让我进入你无垠的视野

就像屋顶长满青草的空房子

衰败的躯体上仍旧生长着蓝色的梦

 

2

 

不能走近

怕自己不忍离去

怕弯成风中的你

秋天来了

我一直没有停止沉默

没有做好热爱这个季节的准备

只是有些时候

我也挺拔在自己的水域

褪却层层腐叶

饱涨出一张芦花的脸

 

 


合心,本名吕建芳,现居山西太原。诗文散见《星星》《诗选刊》《山西日报》等各类刊物。


【小对话】 

唐晋:为什么会有这一组诗? 

合心:其实没有为什么。这些年,诗歌写作已成为我个人生活不可缺的部分,也是个人通过外物进行内观的一种方式。而这种内观,又促使我更加热情地投入生活。所以,诗歌于我,首先是满足个体需要。 

唐晋:印象不错的话,近几年你创作诗相对集中,其中有一些读后令人比较难忘,比如《断弦的耳朵》《边缘》等。你喜欢短章,句与句也不是很长,一些体察和感怀说到即止,笔法很是节制,却给读者留下回味的空间。或许这便是你的风格。显然这样写也是一种冒险,除非仅仅提供给个人心情记录,因为我们知道,操作短诗殊非易事。关于这个方面,你有什么体验? 

合心:感谢唐晋先生对这些诗行的阅读和关注。是,一直在写,行走中、阅读中、谈话中都会产生些许悸动,尤其阅读过程中,与文字中某个灵魂的相遇,我必须诚恳地记录下来。诗歌阅读和写作中喜欢短章,喜欢词语的张力、诗句的遮蔽或留白,这也是选择诗歌这种文体进行写作的原因之一;感觉明晰和长篇的表述,对文字更多的是伤害。诗歌给予写作者的空间类似绘画,是巨大和深邃的。至于冒险,我不担心,无非是废稿多些,就像画蛋。 

唐晋:我发现你似乎偏好一些表现事物非正常状态的词语,比如褶皱、开片、坍塌,还有搁置等等。对于诗来说,它们的包容性很强,值得狠狠挖掘,并且能创造出不凡的诗意。我想了解的是,你的诗中时常出现这样的词语,是源于本能,还是力量使然? 

合心:嗯,这些词语反映的恰恰是现实生活的正常状态。没有谁的人生一帆风顺,生命一直在裂变、思想一直在裂变;面对变化,有些东西必须沉寂搁置,或者坍塌重建,当认识到生活永远不可能设定为想像的模式,心会宁静下来,宁静的心具有强大的观察力。对这样词语的偏好,应该是生活的点点滴滴渐渐沉积于内心的颜色,是力量使然。遗憾的是,对于这些词语的挖掘,还远远不足以表达出生命的真实与光彩。 

唐晋:接着上面的话题,我还发现你在诗中喜欢用动词。有的地方,动词形成组合,一波一波产生效果。有的地方,动词嵌入某种氛围,形成比较独特的语境,或者将外物缩微,或者彼此转换,或者跳出到更远处。你是用手写还是电脑键盘? 

合心:诗人,是灵性者的事业。诗歌写作中,动词的准确运用,会弥补个体灵性不足的缺陷,因此在诗句中锻炼动词的运用能力,渐渐成了一种自觉性,它们在一点点地成长。感谢并欣喜您也看到了它们的成长。至于它们转换是否贴切自然、是否形成了一种独特的语境,读者比我更了解它们。作为个体,我永远是狭隘的。

    日常基本用键盘写作,喜欢边思索边倾听指尖敲击的声音和速度。 

唐晋:《紧贴山坡的积雪》显示了你足够的能力,平稳的叙述过渡,有温度的结尾,宁静致远。它肯定有一个比较奇妙的诞生。我见过你弹奏古琴时的场景照片,这一首的起句“指在弦上”,难免使人联想到“若云声在指头上,何不于君指上听”。

 合心:谢谢您对《紧贴山坡的积雪》这首诗作的欣赏认可。其诗绪,源于雪后登山途中。山间积雪,雾蔼之城、弦上之音,心尖的光芒……依然是由外到内、再经词语付诸于外的过程。万物皆有灵,有相通之处,这些都是生命的现时状态;我你他,都在其中。这些,恰好契合了“若云声在指头上,何不于君指上听”之境! 

唐晋:《“懂得事物的情致,就懂得了物之哀”》这首,有物哀情结。标题出自本居宣长,他强调“我”这一主体要与“物”这一客体建立起共振与同情的联系。你的诗作正是如此。因斯而觉,或许也应该给你的诗作与俳句建立一种联系,至少,你的诗作怀有俳句之心。事实上,这首诗也有着日本物语般的诡异。 

合心:“物哀”,是寂,是美,是无常,是本居宣长提出的文学艺术理念。初遇此句在茶歇间、浏览某个公众号文章时,内心被它狠狠蛰了一下,于是试着查阅并理解这种理念,才有了后面的句子。茗茶与登山,是属于我的“静与动的旅程”;阅读与思索中总有瞬时的碰撞,让眼之所见,诸如樱花、野草等物象和“内心构筑的人间”交织在一起,我深陷其中。这,除了用诗句,我不知道如何去表达。说到“俳句”,日本一僧侣云:“怀着平静心情长眠于新生的绿草丛中”,如果说到联系,这,确实也是我内心的愿景。 

唐晋:你在诗中提到辛波斯卡。一段时间内,身边很多人都在读在谈论她的《万物静默如谜》。你对她的作品怎么看,你觉得你们有相似的地方吗,比如诗句中体现的某种坚韧?另外,你平时还看哪些诗人的作品? 

合心:辛波斯卡的诗,是朋友荐读的。《万物静默如谜》和《我曾这样寂寞的生活》两本诗集都读过三遍。初读没多少感觉,回馈阅读感受时亦作如是观;而对于荐读理由的困惑一直存在着,于是有了第二次、第三次的阅读。当端然于诗集前、执铅笔头一行一行静读时,才渐渐发现:我们都是以类似自语的方式传达着生活感受,我们都喜爱并习惯着冥想与隐藏,我们对诗歌有着类同的执著与坚持。这,或许就是您提到的诗句中体现的某种坚韧。她的诗句,包含了太多我无法甚至无力说出的思与想。譬如:“全都是我的/但无一为我所有/无一为记忆所有/只有在注视时属于我”;“我们之间的熟悉是单向的 / 进展得相当顺利 / 我知道叶片花瓣穗子球果茎干为何物 / 四月和十二月将对你们做些什么/尽管我的好奇得不到回应 / 我还是特意向你们其中一些俯身 / 向另一些伸长脖子……与你们交谈是如此必要,却不可能 / 如此紧迫,却被永远搁置 / 在这次仓促的人生中”……

我在写作中曾引用过她的诗句,我和她之间的距离是显而易见的。但,还是要特别感谢朋友知己般的理解、荐读和期望,同时也特别感谢唐晋先生的细致与发现。

目前在读作品有《特朗斯特罗姆诗歌全集》《荷尔德林诗的阐释》等。还看生活中比较熟悉诗人的作品:潞潞、李杜、雷霆、唐晋、温建生、金汝平、宋旭、宋耀珍、孔令剑、冬箫、陈小素、赵襄敏、木头、悦芳……只是,其中一些诗人的诗歌作品更新渐缓,他们正默默进行着跨界创作,相信他们在散文、小说、诗剧、评论等领域上的成就,也是精彩的。 

唐晋:《词语的边缘》可能是你这一阶段很重要的诗作,它集聚了你几乎全部的优点。我想结合这首诗,请你谈谈你对“理想的诗”的认识。 

合心:再次感谢您对这些诗行的赏读和肯定。很长一段时间和词语纠缠着,徘徊在词语的边缘,想看得更真切些。它们总以虚无的形式存在着,我们常称这些词语为诗歌、知己、爱人,称这些词语为文学、哲学、道德、政治和宗教……这其中,有很多并不懂得,运用也不十分准确,我们只是偶然相遇。它们在指尖分解、凝固、再分解,以别于过往的面目填补着时光的裂痕,有的被认出,有的消散在风里。

    理想的诗,必定具有拯救和通灵的作用,它能倾听感受万物,它赋予生命朴素与真实;它具有指引和宗教的作用,是信仰、是照在心尖的一束光、是冰雪覆盖的河流、是内心缓缓燃起的火。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