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晋
唐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1,148
  • 关注人气:1,5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晋地汉诗】2017.02·郭新瑞

(2017-03-04 13:46:00)
标签:

晋地汉诗

山西文学

郭新瑞

唐晋

文化

分类: 西市/晋地汉诗
【晋地汉诗】2017.02·郭新瑞

郭新瑞诗选 

 

 

当你老了

 

黄金的齿轮也无法阻隔

像蒿草悄悄来过,风越上斜坡

还有谁能记起,曾经的笑容

把欢畅交给思念,残留的动词

在睡意朦胧的晚上虔诚

蝴蝶的飓风留下的废墟

一些镜面上的白发,沾染尘屑后遗忘

剩余的姿态在一场大火中锈迹斑斑

我的一生被一粒花种劫掠成胞衣

从未绽放,像灰烬处飘洒的月色

你是我的墓志铭,你把抚摸交给低垂的头颅

某一夜交给长长的失眠,你的城市虚弱、疲惫

橘红色或橙黄色的婉转,掉进灰色迷雾

像一只蜗牛把无垠的漩涡纳入低嚎的喉咙

然后坠落,陨石般在童年的梦中惊醒

你的乳名横渡了整整一生

在嫩芽边缘、在花蕊深处凝重

投入焦燎尘土的瞬间灿烂春日的明媚

你是我手心里的大海,大地的棺椁优雅成汝窑

我们牵手走过第一滴水花

在明天的宋词里走过桃花的汪洋

在颠沛流离的航旅中用锦绣披盖你的兰舟

也许彼岸就是终点,大海的镜面找到初见

初见的齿轮跳动着童年的忧伤

满园春色的深处,你从未走来

此刻,风刚刚越上你笑容的斜坡

 

 

上邪

 

你抽刀断水,水便回到来时的地方

风来回地折腾,直到油菜花翻开曲卷的花蕊

你用小拇指轻轻掀翻桌上的地球仪

还有泰山,大海被填平

你的猛犸拉着车舆驶过

五彩祥云笼罩了银河

你是夜晚,你光滑的城市是夜晚

兰舟劳顿,你发出盛宴的邀请

灌木幼芽两开双手承恩

喜鹊新娘妆成,在路上啼鸣

雷神耽搁在寒冬(箭矢般奔跑的黎明)

用雪花比喻一生的夏天

多么无趣啊,我们……

我们始终会融化成一潭死水

……

你的青春迷失在山岗

疾风吹来更广阔的晨昏

沉默不语,带着辜负的心

………………

炙热在伤痕累累的余生熄灭

乱石割裂天空,乱石穿透大地的心灵

你的眼里满是等距离的混沌

你返回到宇宙尽头,你等待补天

 

 

 

一日长于百年

 

她的一句话,世界就陷入僵局

陨落的手等待触电,在适当的位置

紫青一触即发,漫漶地疼痛

梦寐之中渐渐清晰

肆虐,味蕾的斜坡滑落闲置的欲望

更深地陷入,浅吻的尽头是迷离的余波

黎明从趺坐开始,玻璃过早泛白

对应日常碰撞的杂音,水流的声音

她的河流等待倾泄,兰舟滞于内心

大段的空白需要描绘

糖果诱发甜蜜,初夏的整条街衢

散发异常的香味,她懒散地驶过

瞬间看到落英缤纷的寂寞

三万朵阳光都照不到他的黑舞台

而她的一声叹息闪烁到现在

绣着情绪,她的眉毛因为轻蹙游到河心

另一个人因此被囚禁,四处是惊雷

(没有服务天文,没有针刺的红晕

甚至没有战争。)

他的偏头痛伸向秋天……

像一个孤零零的锈死的锁芯

情不自禁地渴望开解?

她的黑山羊惊碎寂静,把时光推向深夜

他们在隔绝中苦苦追寻,一寸又一寸

奢侈的刻度,同题无解。

“但爱像泡沫,如果能够看破

有什么难过……”

世界更加黑暗,思恋比暮色更迟……

 

倒流

 

因为慢到极致

时间开始倒流

今天退回到昨天

河水奔腾着漫涉到源头

凝结成雪山

疏松成雪花

纷纷扬扬飘回天际

 

因为慢到极致

你我开始吵架

然后和好,亲吻

互相爱慕,倾心

回到初见,偶尔一眨眼

彼此成为陌路

心里空空荡荡

 

因为慢到极致

各种混合的花香

找出密径,擦肩而过

缓慢地没入花心

花瓣合拢,逆入寒枝

钟声从耳膜出发

像波浪一路涟漪

重返晨光

而光从眼睛开始

但这次迅捷

像灼烧一般返回太阳

 

一切都因为慢得极致

世界布满先知先觉

 

 

渡口

 

像是早已归来,却依然摇晃着等待

错过的前半生,慢慢忘记初见的怦然

舟楫丢失波涛,风帆撕开谎言

没有新海洋

远航不会更远,尽头玩弄在手心

一个人的城市距离三厘米

汞柱升上高处,河水习惯沸腾

思如泉涌,他的高血压一路飞翔

等待着杀死词汇,梦在摇椅上倾巢而出

被迫着爱上晚年,爱上迟暮的暖色

和熏的春风从颤颤巍巍的步履开始

在流星般地飞逝中领略,渡口曾送别过彩虹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后半生命悬一线,时间的悬崖坠落太多青春

衰弱部分涟漪着斑斓

渐渐变暖的离别时光不是等你

而是让一颗空空荡荡的心习惯等待

 

 

 

 

 

Angel

 

 

我的晴天。和晴天娃娃

在更多的战争中写下约定

用悲伤,用亲吻,用齿痕

赞美春天的深红,初见的飞翔

多少美妙一闪而过,奔腾中遇见彩虹

需要沉醉,享用空中的弧度

在不安中享用,她困于封锁了消息的城堡

而月亮随夜色来临睁开皎洁

 

我的清风,拂面,徐徐注入

掩盖脉搏跳动,Angel

(一切都由于大段抒情变得面目狰狞

不是更美,是秀美经不起等待

飞翔消耗翅膀最好的储备)

请你再次用深深的吻,重新缔造行程

 

请你再次用优雅的颤抖,为我的叹息

乘风飞到天际,从滚烫到冰冷

我的控诉反复扭动

……

但求羽毛,在拍击中找到大海的涛声

找到天空蔚蓝的疑问

……

 

时空需要断断续续地沉睡

灰烬烘烤着夏日

一切都遥不可及,你。

飘摇,忍受高处的风

 

微暗的火

 

让他怎么在眠睡中遗忘

金黄闪闪的安慰,超过长长来路

在烈焰的归途中陨落

晨光撕开单薄的相会

冷风化不开浓情,远山如黛

有时刀锋冷冷,但瞬间就微弱地消失

当我们相对无言的时候,让他怎么遗忘

暗夜的吻给予我们更多的痛

朦胧的容貌赋予彼此更深的裂缝

悲伤逆流成河,孤独足以证明

在豆色内衣或是紫色峡湾中涌出

凭什么让两个人关闭愤怒的苍空

不是梦境,不是履带追赶的焚尸炉

他仅仅怨恨,恨不得终止一生

就像用红色铅笔,在相同的姓氏上划下叉号

那些要命的音节,有时比铅笔更短

这不是他所要的,无法探知的世界

在无辜的清晨派生出法律效应

他的哭泣冲毁无数秀美山河

此刻,只需小小的头绳,就可以

捆绑千万条倾泻的河流,从一次偶然的梳洗开始

他相约出发,在紧紧地束缚中写下生死契约

直到疲惫的一天,直到橡胶的奔跑戛然而止

直到新生的胚芽重新被折断

我们,我们。

被决口的天河冲刷殆尽

在无坚不摧的誓言里成就雄心勃勃的衰亡 

 

 

 

简介:郭新瑞,山西寿阳人,生于上世纪70年代中期,现居太原。



【小对话】

 

唐晋:为什么会有这一组诗

郭新瑞:首先感谢唐晋老师多年来对我的支持和帮助,特别是在文学方面。源于对诗歌的热爱,断断续续也写了十几年,渐渐地在操作诗歌的路上有了自己的诗歌语法、规则,有了自己的诗歌习惯和诗歌价值,一步一步走到今天,便有了这组诗。这组诗是近两年来所写的一部分,介于真实和虚幻之间,它是我的气息和自由,是我的憧憬和信仰。 

唐晋:你的诗需要反复阅读,即使这样,我相信仍然很难捕捉你真实的用意。不过并不要紧,有气息就够了。我在阅读和感受中发现,你的写作“在场感”极强,细腻,敏感,想象汪洋恣肆,等等。方便介绍一下你的创作过程吗? 

郭新瑞:首先我要给这组诗歌贴一个标签,这样就会使它能归类到一个相对狭小的范围。有人思考人类的命运和终极价值,有人为民族和自由艰辛地吟唱,有人受到诗歌的诱惑,等等。这些标签在诗歌的宫殿里虽然显得繁冗,也只能为读者提供多种视角的一种,甚至不能涵盖一首神秘诗歌的宽度和深度,但我依旧要让它们安安静静地躺在一个归属于“爱情”的架子里,虽然常有例外的情况,并且这种情况使整个过程失去意义,但我懒得重新定义。

    事实是我在这丑陋不堪的世上努力寻找着美好,极力回避着政治、权力、恼人的纷争,这是危险的区域,这里不需要回忆先辈所受的迫害,大家可以蔑视我的回避,我们先“活着”。

我经常在一些不稳定的睡梦中产生模糊的幻觉,飘渺的残梦之网赋予我欢喜、忧愁、哀伤、疼痛,她从一个黑暗古老、飘着迷雾的森林里走来,手持着昏黄的蜡烛,用大病初愈的苍白对应我自己创造的前身——博尔赫斯曾说每一个作家都是在创造自己的前身——我的诗歌侥幸逃脱了现实,却又不幸地陷入了神秘的虚无,我像一个迷路的向导,艰难地指引着读者一次次步入歧路,为此,我极度焦虑又深感无奈。

唐晋:“场”这种东西确实有种神秘主义色彩,当然,势必与创作者的专注力有关。我读你的《当你老了》,这首与叶芝同题或同感的作品,所表现出来的却光怪斑斓,文字的铺排有着汉字组合奇异的美。这个倒也符合一种发展着的时代性,那种纯粹的、充满神学光芒的诗时代,与这种纷繁复杂、泥沙俱下、无处无物不指喻的诗时代,恰好给我们看到诗语境的某种不相容下的魅力。 

郭新瑞:喜欢叶芝的诗,但《当你老了》这首诗本体太过平面化,在同题这首诗的时候我特意地处理了一下,把现实、幻想和时间交织在一起形成一个网格状的排列,这使诗歌在阅读的过程中带上一丝危险的意味,至少旁人看来是对前辈的颠覆,而我更多的是致敬。 

唐晋:这些诗作基本符合冥想的结果。固然,你在其中充满激情,但依旧与冥想的持久力相关。或者说,你习惯于当下的语境,乐于也善于营造这种语境,而我也将之视为你的诗风。接下来作为读者,我想指出的是,一旦冥想出现停顿甚至终止,就像客人的到访终止了一首诗在梦中的诞生,你的作品将如何延续、如何完成? 

郭新瑞:确实如您所说,近几年来,我在写作过程中过分地沉溺于冥想,并且渐渐地习惯,或者说是我的偏见。

我用偏见创造的诗歌之形成不是因为构成它的一首首诗的选择,而是由于读者的反应。激情澎湃的表象和暗影并非我生活的轴心,冥想也不是如影随形,而这恰恰是我的诗歌的唯一特征,尽管这些诗歌偶尔也会涵盖生活的美满、对艺术的敬畏、对未来的憧憬、对历史的重新审判——这些统统不是我的——一旦被这些特征限定,诗歌就会受到奚落,甚至在诗坛的一些区域被驱逐……我渐渐地明白石头兄焚烧自己的诗歌时泪水婆娑的意外含义。

说远了。我的写作习惯和偏见对我的诗歌声音有一种古怪的效用,它曾带给我力量与混沌、激情与创意,如果有一天停顿甚至终止,我只能目送我的客人离开我的梦境,琴声再悠扬,也有曲终人散的一刻,未来的那个暮春黄昏,落英萎顿,面对中年的虚无与困惑,我不是我。 

唐晋:你是一位喜欢运用意象的人。在相对较长的创作实践过程中,你积累了属于自我的意象仓库。我想请你谈一谈你对意象的理解,请你具体到某一句诗或某一段诗,表述一下你对意象的选择、使用;例如《当你老了》中前后都出现过的“斜坡”。 

郭新瑞:说到《当你老了》中“斜坡”这一意象,我想起了几年前的一个场景。我们几个人在你家吃饭,那个表达欲过剩的我一再挑战别人对时间的看法,在酒精的推波助澜下争论得面红耳赤。我的观点是时间分两种,自然时间像一条河流不管不顾地向前匀速流动,而每个人内心的时间则是变速逆流,时快时慢。这里的“斜坡”就是每个人内心的时间。

    随着写作的不断延续,我储备了一些自我的意象仓库,同时也抛弃了一些传统意象,我的选择和抛弃都是围绕着“时间是宇宙中唯一的度量衡”这一原则,时间为现实的存在提供了依据,我的意象则是为时间的存在提供证明。 

唐晋:有时候我们说,一首诗充满意象,比如艾略特的,即使在同时期也会充斥着反对者的意见,比如说他晦涩、混乱,甚至过于学院等等。谈得稍微深入一些,对于一个酷爱意象的诗人,阐释无疑是重要的。关键在于意象本身在你头脑中、在你内心究竟有多明晰?而某个意象在诗句中以及全诗中的影响力、繁殖力,或者就算它是涟漪,你的掌控力又如何? 

郭新瑞:我的矛盾和症结就在于此,多重意象就是没有意象,主意象还没有阐释完成,派生出来的意象就又开始滋生,有时真是把一首诗写成一团乱麻,真渴望一把快刀;偶尔也有这种情况:首先我把意象对诗歌的影响说成是一种感觉,这种感觉被表达充分,表达的同时它又召唤其它感觉——不可能只是一种,有时召唤尽可能的多种——这时生成的诗歌具有相似感觉的组织存在,这些感觉互相呼应,多像微弱暗流中舞动的海藻。 

唐晋:说说《上邪》。长期相处,知道你骨子里有着深深的古典情结,这首诗算作旁证。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甚至到九十年代,借古典发意的诗人诗作层出不穷,特别是台湾诗界。你的做法和那些完全不一样,你用的是古典符号,行的却是自己的天马,而阅读起来并没有什么割裂的不适,反而形成了很大的内部空间,韵味很足。 

郭新瑞: 感谢老师盛誉!我常把自己自诩为反传统写作者,其实内心则是暗示自己通过反传统而被纳入正统。当心智想要理解这种渴望时,渴望便消失了。 

    随着文学的发展,古典文学越来越无法承担文学的意义,但依然传递给我一些惊人、独特甚至勇敢的东西。比如《上邪》。我把“枕前愿”绝对化处理,并用现代诗歌重构,力图把它们并置于同一世界,也许是污浊,也许会神圣,至少是我希望有一天死去以后,有个孩子不小心翻阅到,他说:“这是一首古典之美投射的不完美阴影。” 

唐晋:对于以创造为毕生创作宗旨的诗人,他的每一次创新和突破总会并生出一些不堪,正如从困斗中突围的猛士,势必遍体鳞伤、满脸血污。你的诗作显然不可避免存在着艰涩、生硬、语焉不详等问题,每个人都会有各自的问题,相信你会慢慢解决好的。 

郭新瑞:金汝平教授常说一个诗人的敌人太多,既有死去的又有活着的,既有古代的又有现代的。诗人们以参差不一的天赋企图在文学史上留下一笔,许多人失败了,但没有天赋不是罪过,在他的一次次创新和突破时,总会留下一群糟糕的诗句,它考验着我们的仁慈之心。 

    原谅我吧!在令人迷惑的意象与艰涉、生硬的词语面前发动一场诗歌战争,跋涉在各种主义和爱情的虚无边缘,带着语焉不详、词不达意的柔软武器,埋伏在一些抽象生硬的概念丛林里,利用贫乏、自以为理性的文字宣泄危险杀意,如果这样依旧能够存活将是一个怎样的奇迹啊!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